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成曜夏以愿小说 曾许余生不相负(成曜夏以愿)小说阅读

时间:2019-02-10 17:06:48

《曾许余生不相负》小说简介热门小说《曾许余生不相负》是墨子归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成曜夏以愿,书中主要讲述了:倒后镜里夏以愿可以清晰的看到那辆跟了自己一路的白色SUV,她没有下车,那辆车子也没有动静,亮着车灯似乎是在她下一步动作。夏以愿从活动会场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有人在跟着她,开始她以为是狗仔队之类的,没在意,......《曾许余生不相负》第二章旧识免费试读倒后镜里夏以愿可以清晰的...

《曾许余生不相负》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曾许余生不相负》是墨子归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成曜夏以愿,书中主要讲述了:倒后镜里夏以愿可以清晰的看到那辆跟了自己一路的白色SUV,她没有下车,那辆车子也没有动静,亮着车灯似乎是在她下一步动作。夏以愿从活动会场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有人在跟着她,开始她以为是狗仔队之类的,没在意,......

《曾许余生不相负》 第二章 旧识 免费试读

倒后镜里夏以愿可以清晰的看到那辆跟了自己一路的白色SUV,她没有下车,那辆车子也没有动静,亮着车灯似乎是在她下一步动作。

夏以愿从活动会场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有人在跟着她,开始她以为是狗仔队之类的,没在意,但是这一路下来,但是这都进小区了,如果真是狗仔队的话,那跟得也太紧太明显了不会。

夏以愿没有忘记之前的恐吓信和那带血的破布娃娃,在车上待了好一会儿,见身后的车子一点没有要走的意思,重新发动车子,开离了停车场。

在街上绕了一圈,那辆SUV始终紧跟不放,索性也不饶了,夏以愿直接开着车朝公安局方向过去。

从十八岁开始在这个圈子里混,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什么样的事也都多少经历过,她可不会拿自己会自身安全去冒险。

公安局刑警大队办公室里,成曜正靠在椅子上假寐,昨天晚上带着底下的人在外面蹲守了一晚,今天下午刚刚收了线回来,打发了手下的那几个人回去,自己这会儿才得空眯会儿。

办工桌上的电话响起,那一声接着一声的**就跟催命似的。

成曜扒了扒头发从靠椅上坐起身子,伸手抓过话筒放在耳边,闭着眼皱着眉语气有些不耐的说道:“说话!”

“这电话还真是你的呀,我还以为你随便给我个号码打发我的呢。”夏以愿的声音隔着电话听起来很轻快。

成曜睁开眼,似乎是想了会儿,才对着电话那边开口道,“夏小姐?”

“难得成队长没忘记我。”夏以愿娇笑着,“那能麻烦成队长出来趟吗,我在你们警局门口。”

成曜皱眉,只冷声问道,“有事?”他并不想跟他们这种娱乐明星有过多的接触。

“我被人跟踪了,可能是上次寄恐吓信和娃娃的人。”

成曜从局子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斜对街夏以愿停着的枣红色奔驰,此刻驾驶座的窗户被摇下来,夏以愿戴着能遮住半个脸的黑超正同他招手。

成曜皱着眉抽了口烟,过马路前将还剩没抽完的那一半给丢掉碾灭。

上车后,也不废话,直接问道,“怎么回事,说清楚。”

他这直接明了的态度让夏以愿还真有些不适应,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看一眼倒后镜,之前跟着她的那连SUV还在,抬手转动了下后视镜,说道,“就那辆白色的越野,跟着我绕了大半个江城了。”

成曜转身看了眼车后面的档分玻璃,问道,“确定不是狗仔?”

“要是狗仔的话那技术太不专业了,跟得这么明显,能扒出什么好料啊。”这些年她跟狗仔也打过不少交道,一般想要挖新闻的藏得都很深很小心,如果是被发现了,他们也会打个罩面拍几张照片就走,不会这样紧咬不放紧跟不舍。

成曜收回视线,看着她说道,“下车,我来开。”

夏以愿没有拒绝,听话的解了安全带从驾驶座上下来。

而在夏以愿下车的同事,成曜也从副驾驶上下来,两人绕过车头互换了位置。

发动车子离开之前,成曜还特地看了一眼身后的车子。

就跟夏以愿说的一样,当他们的车子开动,身后的那辆SUV也动了,始终跟着他们身后慢慢开着。

成曜也不着急,保持着一样的速度,只是原本回夏以愿公寓的路在前一个街口打了个转弯,朝另一条路开过去。

白色的车子朝一条小巷子开过去,当发现前面没有路的时候再想往后面退,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原本一直在前面开着的车已经稳稳停在他的后面。

成曜熄了火,又重新开了电源,对夏以愿说道,“你留在车里。”

说完就直接开了车门下去,朝前面的那辆车子过去。

夏以愿按他说的没有下车,眼睛透挡风玻璃一直盯着前面看着,她看见前面成曜有些不客气的拍着车门让里面的人下来,等了好一会儿那人才从车上下来,似乎是被成曜那冷冽的表情给吓到,下车的时候那个人看起来唯唯诺诺的,朝成曜尴尬赔笑的同时还不停的朝她这边看过来。

隔着车门又隔着距离,夏以愿不知道成曜跟他说了什么,只看到那人最后讨饶的朝她鞠躬,然后才上了车,前前后后差不多就几分钟的时间。

成曜再回到车上,等发动车子离开后才同夏以愿解释,原来那个人是夏以愿的超级粉丝,这样跟着她主要还是想多看自己偶像几眼,并没有别的意思。

其实成曜不讲夏以愿光靠刚才在车里看到的一切就能猜到七八,真要是上次寄恐怖娃娃和恐吓信的人,应该不至于怂成那样。

“真难得我还有这样的粉丝。”夏以愿的话里话外带着些许自嘲的味道。

出道以来她一直都在演一些恶毒女配的角色,真的要说爆红起来还是因为前两年的一部古偶剧里的一个角色,相比起以前演得那些单纯的坏女人,那个角色心机深沉手段阴毒,最重要的是前期同女主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后期却在女主背后各种出阴招,当时剧在播的时候就引起了全民热议,而她也在那时彻底爆红,只是别人的爆红是万人喜爱的,她的红却是万人怒骂,嘲讽。

成曜开着车,眼睛看了她一眼,转过头继续开他的车子,临快到夏以愿的公寓的时候,才开口问道,“你们当明星的,不是都应该有个经纪人和助理什么的吗?”

他虽然不懂娱乐圈里的这些事情,但是这点常识还是有的,两次见面下来她身边没有一个人跟着,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

闻言,夏以愿转头看向他,半开玩笑的说道,“经纪人要分红,助理要工资,我辛辛苦苦赚点钱不容易,才舍不得给别人。”

“不容易吗?”成曜那表情和语气明显带着不相信。

“你不信?”夏以愿盯着他。

成曜摇摇头,将车子开进小区的地下车库,只淡淡的开口说道,“这些事情跟我无关,没所谓信不信的。”他不过随口问问而已,是真是假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关系。

成曜停了车,将车钥匙还给她,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被她叫住,“成警官不打算送我上去吗,毕竟我刚收过恐吓信和娃娃,而你们这个案子都还没破呢。”

成曜看着她,没有多说什么,点点头示意她先走。

夏以愿冲他笑了笑,然后这才拿这包朝电梯那边过去。

成曜送她到门口,片刻没有要多停留的意思,“既然你到了,那我就先走了。”转身就想要离开。

夏以愿伸手拉住他的手,“成曜,你打算还要装不认识我到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