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主角是成曜夏以愿的小说 《曾许余生不相负》 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19-02-10 17:07:20

《曾许余生不相负》小说简介主角叫成曜夏以愿的小说是《曾许余生不相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墨子归所编写的悬疑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夏以愿昨天哭成那样成曜始终有些不放心,所以等忙完了手上的事情之后便直接来了她的公寓这边,只是过来开门的并不是夏以愿而是高素莲,似乎是都没有想到,两人皆是一愣。不过成曜很快反应过来,看着高素莲问道,“你......《曾许余生不相负...

《曾许余生不相负》小说简介

主角叫成曜夏以愿的小说是《曾许余生不相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墨子归所编写的悬疑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夏以愿昨天哭成那样成曜始终有些不放心,所以等忙完了手上的事情之后便直接来了她的公寓这边,只是过来开门的并不是夏以愿而是高素莲,似乎是都没有想到,两人皆是一愣。不过成曜很快反应过来,看着高素莲问道,“你......

《曾许余生不相负》 第十七章 照片 免费试读

夏以愿昨天哭成那样成曜始终有些不放心,所以等忙完了手上的事情之后便直接来了她的公寓这边,只是过来开门的并不是夏以愿而是高素莲,似乎是都没有想到,两人皆是一愣。

不过成曜很快反应过来,看着高素莲问道,“你好,我来找夏以愿。”

“你是?”高素莲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我是她朋友,我叫成曜。”

见他这样说,高素莲点点头,侧身给他让开,说道,“进,进来吧,元元她在里面。”

成曜朝她点点头,然后脱了鞋子进去。

高素莲给他拿了拖鞋,眼睛始终盯着他看着,总觉得有些面熟,似乎是在那里见过。

成曜自然是察觉到她的目光,略有些尴尬,看了看客厅,并没有看到夏以愿的人,也不确定她的身份,礼貌性的问道,“那个请问夏小姐人呢。”

高素莲忙反应过来,“哦,我这就叫她。”说完,直接就朝夏以愿的房间过去。

房间里夏以愿还在想到底要怎么跟父母将弟弟的事情,她原本是想等过几天找个合适的机会再想一想合适的说辞再跟父母讲的,可是他们这样突然到来简直弄得她措手不及,根本没有任何准备。

高素莲敲了敲门从外面推门进来,夏以愿看她一眼,还在为刚才的事情有些生气,其实关于要她跟夏江海离婚的事情她已经提过不知多少次了,可是每次她的态度都差不多,一点没有要离的意思,哪怕浑身上下早已经被打得没有一块好肉。

自己生的女儿高素莲多少还是了解的,知道她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尴尬的笑笑,避开话题看一眼外面说道,“外面有一位叫成曜的先生找你,说是你的朋友。”

闻言,夏以愿忙从自己的床上站起身来,问道,“他在外面吗?”

高素莲点点头,“在客厅呢。”

“你们说什么了吗?”夏以愿有些戒备的问道。

她担心关于夏宇威的事情自己这边什么都还没有讲,成曜那边就先说漏了嘴。

“没有啊。”高素莲摇头,不太明白她这样问是什么意思。

夏以愿这才放心,光着脚直接就朝客厅过去。

成曜看着她光着脚就出来,不禁皱了眉头,不过看见跟在她后面出来的高素莲,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夏以愿走到他面前,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成曜看着她,没有错过她脸上的疲惫,更没有错过她眼下的黑影,诚实说道,“我不放心。”

夏以愿明白他是因为昨天的事情,心里有点暖,但是一想到夏宇威的事情,心情不禁又有些沉重。

见他们站着,身后过来的高素莲说道,“元元,你跟成先生坐下聊吧,我去给你们道点茶。”

担心成曜会谈弟弟的事情,夏以愿直接说道,“妈,不用麻烦了,我们进去聊。”说着话,直接拉着成曜进了自己的房间。

看着他们进去,高素莲突然想起来了她为什么会觉得这个成曜有点面熟,这人不就是之前跟元元上新闻的那个男人嘛!

但是她好像记得前两天刚看到那个新闻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人看着有些眼熟来着的,只是一时还是想不起之前在哪里见到过。

摇摇头,高素莲还是朝厨房过去,虽然夏以愿说不用,但是来者是客,待客之道还是要的。

站在她的房间里,成曜一时间有些局促。

见他略有些尴尬的样子,夏以愿主动解释说道,“我妈他还不知道宇威的事情,我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跟她说,我怕在外面谈她听见了,一时间会没有办法接受。”

听她这样说,成曜了然的点头,但是还是要提醒她说道,“这个事情你还是尽早有个心里准备,就算你不说,警方这边也会联系家里人的。”

夏以愿点头,她当然知道,所以就在刚才他来之前还在想这个事情到底该怎么开口会比较合适。

见他站着,夏以愿说道,“你坐啊,别傻站着。”

成曜点点头,过去窗边的放着的梳妆台的配套凳子上坐下,才坐下,就注意到她放在梳妆台上的那张照片,先是一愣,然后是有些意外,盯着那张照片中的男女看了好一会儿,然后疑惑的朝夏以愿看过去。

夏以愿在他坐下的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见他看过来,有些尴尬的闪躲着眼睛,解释说道,“我,我只是觉得我当初拍这张照片的时候还是挺,挺好看的。”

那张照片上的男女并不是别人,正是这会儿在这个房间内的他和夏以愿。

他还记得当初是他们确认关系之后第一次出去旅游的时候拍的,两个人那个时候年级不大,很单纯,也很美好。

成曜没有说话,只是盯着照片看着。

见他一直盯着照片看,夏以愿有些尴尬的上前将照片拿过藏到了自己身边的床头柜里,说道,“你别,别想多了。”

“你觉得我在想什么?”成曜盯着她的眼睛问道。

夏以愿闪烁着眼睛没有接他的话,直接转开话题说道,“那个关于我弟弟的事情,我希望你能以你的专业和经验给我点意见,比如接下来我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最能帮得上忙的。”

知道她有意逃避问题,成曜也没有非要逼她的意识,就她后面的问题说道,“接下来你们可以去找律师,他们在这方面会更加专业点,你弟的态度还比较好,根据他提供的线索我们这边也有不小的收获,基于这点考虑,法官会有适当的减刑。”

听他这样说,夏以愿点点头,其实昨天从警察局回来之后她也想了很多,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而且结果也是已经不可逆转的,与其光知道哭,更重要的还是收起眼泪想想后面该如何解决如何面对比较实际。

还想开口问他有没有这方面熟悉的律师的时候,外面砰的传来一声响动,然后夏以愿听到夏江海在外面骂骂咧咧的声音,接着就是高素莲的惨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