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将之主 连载中

百将之主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鬼爷本尊 主角:陈长生叶初夏

战神殿陈长生叶初夏_陈长生叶初夏小说

《百将之主》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陈长生叶初夏的小说叫做《百将之主》,它的作者是鬼爷本尊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五年错爱。为报恩女友,替女友坐牢三年。出狱的时候,却发现那不是自己要报恩的女孩.........

《百将之主》小说试读

第二章补偿的机会

三年啊,自己整整爱错了三年。

甚至在这三年,好几次都是自己眼睁睁的看着她在宁婉儿面前受委屈。

叶初夏手中捧着宁婉儿砸到自己身上的贝壳项链,早已泪流满面。

她的心已经伤了,她对这个社会感觉都很失望,三年前莫名其妙被人欺负了,都不知道谁干的,报警之后,警方说对方是中州的大人物,不敢管。

现在自己不仅仅被家里嫌弃,还被亲戚看不起。

叶初夏转身蹲在念儿的面前,把小姑娘抱在怀里,眼神里满是愧疚:“念儿,妈妈带你离开这里,我们也不回家了,我们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妈妈一定让你快乐的长大。”

小女孩才三岁,现在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的妈妈哭了,粉嘟嘟的小手擦在叶初夏的脸上,发出奶声的声音:“妈妈,你不要哭。”

“嗯,妈妈不哭,我们这就离开这里,我买票带你去西藏,带你去大理,去看最美的河山。”

说完,叶初夏直接把念儿抱在怀中,准备转身离开。

她已经彻底失望了。

陈长生忽然拦住叶初夏:“等一下......”

叶初夏转过身看了一眼陈长生,眼眶已经红的吓人,看的陈长生心在流血。

陈长生走到叶初夏面前,当着所有人的面,跪在了叶初夏的面前,把兜里的那颗维塔斯之心钻戒拿了出来,递给叶初夏:“初夏,你愿意嫁给我吗?”

闻言,叶初夏突然愣住了,露出震惊的神情。

而宁婉儿听到这话,更是爆炸了,上前就要打陈长生:“陈长生,你是不是疯了,老娘打死你!”

宁婉儿冲到叶初夏的面前,扬手的瞬间,陈长生一把握住了宁婉儿的手腕,冷笑道:“你跟你的男人走吧,从今天开始,你我之间两清,互不相欠。”

“另外希望你好自为之,以后天南集团,不会再帮你了。”

听到这话,宁婉儿一下子就笑了:“陈长生,你好好照照镜子,你算老几,天南集团是你能接触的到的?好啊,我等着!”

“一个坐牢的,还真把自己当个人了,别以为拿着假项链就觉得牛了。”

“既然你愿意做接盘侠,那你做啊,告诉你,叶初夏可不一定是被谁玩了,说不定是个乞丐,是个流浪汉,你就是给乞丐接盘!”

说话间,陈长生的手已经紧紧握拳。

他真想一巴掌打上去。

可毕竟自己错爱了这个女人三年,看在这三年的份上,陈长生还是把手放了下来。

但宁婉儿却丝毫不退步:“好啊你陈长生,你还想打我是不是?”

“来啊,你打啊!”

说完,宁婉儿高傲的看向了叶初夏,冷笑道:“我知道了,是不是你早就跟陈长生搞上了,今天故意来羞辱我呢是吧?”

“你活该被人玩......”

宁婉儿的话刚说完,陈长生杀意爆发,直接一把推在了宁婉儿的身上,怒喝道:“滚!”

宁婉儿被推了个跟头,正要开口,却看到了陈长生杀意凌然的眼神,始终没敢开口。

这一刻,她感觉眼前这个男人有些陌生。

“你再说一句话,我就让你死。”

面对威胁,宁婉儿紧紧地咬着牙,气的浑身都在颤抖。

宁婉儿安静后,陈长生走到念儿的面前,蹲在地上微笑道:“念儿,你愿意让我当你的爸爸吗?”

年仅三岁的孩子,童言无忌,萌里萌气的回答道:“愿意。”

听到这,陈长生笑的更开心了:“那你叫我一声爸爸好不好?”

“爸爸......”

“哈哈哈哈哈!”

陈长生直接把念儿抱了起来,举在头顶上,大声道:“我有女儿了,我有女儿了!”

“哈哈哈哈,我陈长生有女儿了!”

这一刻,叶初夏愣住了,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这么高兴......

这是散发内心的高兴。

“你放手啊,别把念儿吓到了,我还没同意,什么你的女儿啊!”

陈长生把念儿放在地上,直接拉住了叶初夏的手,保证道:“从今天起,天塌了,我帮你顶着。”

尽管叶初夏还没同意陈长生的求婚,但在陈长生的心里。

不管她同不同意。

她就是陈长生的一切。

不管叶初夏同不同意,陈长生都牵起了叶初夏的手,朝着远处的车子走去。

身后的宁婉儿都快气疯了,朝着身边的江彬疯狂的大喊:“**,全是**!”

“老公,你帮我弄死叶家,我要看到叶初夏彻底完蛋!”

......

陈长生开着车,在马路上没有方向的驾驶着,却有一种莫名轻松的感觉。

“初夏,我们的女儿全名叫什么?”

见陈长生这么问,叶初夏一脸茫然,紧紧地皱着眉头:“什么我们的女儿啊,这女儿不是你的。”

陈长生也觉得自己问的有些明目张胆了,赶紧往回收了收,故作不经意间问道:“对了,孩子的爸爸不在了吗?”

叶初夏摇了摇头:“孩子没有爸爸。”

听到这,陈长生的心脏狠狠地抽了一下,尽量克制自己握着方向盘的双手不颤抖:“可以讲给我听听吗?”

叶初夏看了一眼陈长生,最终摇了摇头,看了一眼窗外:“算了吧,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好了你把车子停在路边,让我下去吧。”

陈长生不明白叶初夏为什么这么说,疑惑道:“为什么?”

“戏已经演完了,你难道还要跟我回家吗?”

陈长生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对啊,我就是要跟你回家,我说过今后我要为你遮风挡雨,你想要天上的星星我都摘给你。”

陈长生的话,叶初夏那一瞬间竟然有些感动,但更多的还是对自己命运不公的心痛。

很快,叶初夏便冷静下来:“停车吧,我要下车。”

陈长生十分不解,情绪有些激动:“为什么?叶初夏你告诉我为什么?难道你就这么看不上我吗?”

叶初夏对视着陈长生,几秒种后,叶初夏实在受不了陈长生真诚的眼神,咬着嘴唇,抱着自己的双腿痛哭:“不行,真的不行,我不配拥有爱情,五年前我都不知道自己被谁欺负了,念儿也是一个孩子,你跟我在一起,会遭受很多流言蜚语,下辈子都活在被别人错脊梁骨的生活中。”

“我已经受够了这样的生活,我不能连累你一起过这样的生活,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叶初夏的话,字字扎在陈长生的胸口。

此时陈长生的浑身都在颤抖,狠狠地咬着牙。

他已经能感受到叶初夏这几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活在了流言蜚语之中,孩子也被骂野孩子。

甚至陈长生追求宁婉儿的时候,很多次看到叶初夏被欺负。

当时陈长生打死都想不到这才是当年的女人。

自己欠这个女人的太多了,现在自己回来了,他一定千倍万倍的保护这个女人。

想到这,陈长生直接抱住了正在痛哭的叶初夏:“我不在意,我什么都不在意,以后的流言蜚语让我们一起面对,以后的路让我们一起走行吗?”

叶初夏的情绪还没有稳定下来,被陈长生抱住自己,叶初夏拼命的挣扎:“你有完没完,你滚开,滚啊!”

就在这个时候,陈长生也疯狂大喊道:“叶初夏,你听我说!”

一声巨喊,吓了后面的念儿一跳,叶初夏也停下来,红着眼眶望着陈长生,等待着他的下文。

陈长生的语气也温柔了下来,心疼道:

“初夏,如果我就是五年前的那个男人,你能给我一个补偿你的机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