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校霸总是偷窥我》魏子坤林待章节精彩试读

时间:2019-03-15 11:57:08

《校霸总是偷窥我》小说简介完整版小说《校霸总是偷窥我》由妖妖灵灵最新写的一本耽美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魏子坤林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林待的脑袋有些转不过来。什么叫见不得我?他……他有什么不方便示人的难言之隐吗?以为只是那人的语法错误,所以林待便自作主张地接受了自己心中的猜想。他很抱歉:“对不起,如果您觉得不见面比较好,那我们还是就......《校霸总是...

《校霸总是偷窥我》小说简介

完整版小说《校霸总是偷窥我》由妖妖灵灵最新写的一本耽美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魏子坤林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林待的脑袋有些转不过来。什么叫见不得我?他……他有什么不方便示人的难言之隐吗?以为只是那人的语法错误,所以林待便自作主张地接受了自己心中的猜想。他很抱歉:“对不起,如果您觉得不见面比较好,那我们还是就......

《校霸总是偷窥我》 校霸总是偷窥我第39章 不要再说抱歉 免费试读

林待的脑袋有些转不过来。

什么叫见不得我?他……他有什么不方便示人的难言之隐吗?

以为只是那人的语法错误,所以林待便自作主张地接受了自己心中的猜想。他很抱歉:“对不起,如果您觉得不见面比较好,那我们还是就这样说话吧。”

“只是现在不见面比较好……”那边传来压抑的、模糊的呢喃,“见你,我会变得不太正常……”5

对讲机终究是没有面对面说话来得清楚,林待只听到了一句模模糊糊的“不正常”,蹙起了眉头。

最近似乎有太多人,对他说了这三个字。

他恍惚地问道:“您说,要是有一个人说他变得不正常了,这是什么意思呢?”

压抑的呢喃没有了,那人换上了惯常的冷淡声音:“你说的是你那个朋友?”

“您还记得!”

林待有些惊喜,但转瞬又因为徐意带来的不愉快回忆而变得低落,“是的,他……跟我说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话,还说他变得不正常了,我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很在乎他。”

对方下了结论,还藏着一些不易察觉的愠怒。

林待低下头,用手一下下地摸着柔软的地毯:“说不在乎……是假的。可我更在乎的,是想要死个明白。想要他告诉我,为什么他会变成了现在这样。”

他在乎徐意。徐意是他大学最好的朋友,他不想这样莫名其妙就失去了。

那人发出一声冷笑:“我不想听这个。”1

林待吃了一惊,不明白男人为什么会突然发怒。他慌慌张张地叫道:“对不起对不起,我老是说自己的事情,是我自私了,很抱歉……”

“不要再说道歉了!”那人陡然抬高了声音,“我不想听你的道歉。”

林待浑身一抖,噤若寒蝉。

他很困惑,对方明明是很好的人,今天为何会变得这么喜怒不定。

他僵在原地,甚至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良久,那边才传来一声懊恼的叹息,声音里是满满的疲惫:“我今天有些累了,你还是先回去吧。”

“哦……”林待呆滞地站了起来,有些手足无措地拿起自己的书包,脸上是满满的失落。

他原本以为今天他可以和那人聊上一会儿,将他这段时间遇见的所有困难、疑惑还有犹疑,全都向他倾诉。

可他却把一切都搞糟了。

“抱……”他张张嘴,抱歉的话却滚不出来。

那人说了,他连他的道歉都不想听。

林待落荒而逃。

直到门紧紧地关上,二楼最里面的那个房间里,才传来震耳欲聋的巨大声响。

*

林待彻底陷入了自我厌恶的情绪之中。

他厌恶自己失去了徐意,厌恶自己没能让同寝三年的张晓晓相信自己,厌恶自己在魏子坤面前没了脾气没了勇气,厌恶自己在别墅里的种种糟心的表现……

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loser。

林待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就算半夜唐娜喝醉酒回来猛敲屋门,他都一动不动。

他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直到白花花的天花板变了颜色,变了形状,变成一张张脸,变成他的奢望和幻想,他才沉沉地睡去。

梦里,有人在他耳边喃喃,小待,小待。

这一觉林待睡到了第二天的下午两点。林待起床草草吃了个午饭,闲得没事,决定提前去别墅那边。

林待一到了别墅,就将食材全部放进冰箱,然后就拿起清扫工具,开始打扫。

唐娜这份工作之所以被她经理称作为肥差,就在于她的工作,也就是做饭,和清洁是分开的。

唐娜不需要做任何清洁的工作,但现在,林待却不管不顾地开始清扫整栋别墅。

一方面是因为昨天惹恼那人的愧疚……一方面,大约是因为只有在忙碌之中,林待才能勉强忘却那些令他疼痛的事和人吧。

别墅很大,光是用扫地机器人和吸尘器清扫地面,就花了林待许多时间。他仔仔细细地将一楼所有的角落都打扫得干干净净,阳光洒入,整个别墅显得透亮和澄静。

紧接着,林待提来一桶清水,拿着抹布,开始擦拭家里的家具。

不得不说,那人家里的家具和他的性格一样,都是沉静低调,却蕴含力量。林待擦拭着那座由一整方大理石砌成的吧台,神情有些恍惚。

不知道他回家后看到一尘不染的家里,会不会稍稍消气……

“咣!”

林待回头间,不小心踢翻了那桶用来洗布的水。污水高高地溅起,浸湿了林待的衣裤。

林待顾不得身上,惊呼一声就急急忙忙地拿来了拖布,细细地将水全部吸干。

待到地面恢复明亮,林待这才沮丧地发现身上的衣服全都湿了,好死不死地今天还穿了一套浅色的衣裤,水和着灰尘,在上面晕开难看的痕迹。

身上黏糊糊的,难受极了。

这可怎么办?

林待有些洁癖,身上这么脏他有些受不了。更何况,他身体算不得好,从以前的经验来说,这样湿着他很有可能会感冒。

不行……得洗个澡。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林待就绝望地意识到,别墅的一楼只有卫生间,却没有浴室。

这可怎么办?

他不禁看向通往二楼的楼梯口。

从他的方向望去,只能看见楼上黑乎乎的一片。他记起来上一次他去给那人送药的时候,的确有在二楼见到过一间浴室。

我可以去吗?

只是洗个澡……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林待想了想,还是拿起纸笔,写下事情的缘由,说自己需要借用一下二楼的浴室。

写完之后,林待便起身地往二楼走去。二楼很暗,走廊里挂着林待看不懂的画作。转过一个弯角,林待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林待轻轻地呼出一口气,将门关上,开始脱身上的衣服。

T恤、牛仔裤和**全部剥除干净,林待连忙钻到了花洒之下。在陌生的地方洗澡,这种滋味让林待有些窘迫,他重重地搓洗着身子,想要将那种难受的滋味全部清除。

“哒、哒、哒……”

忽然,外面传来由远及近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