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逍遥医神 连载中

绝世逍遥医神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白兔白 主角:陆逍遥顾晓柔

陆逍遥顾晓柔小说无删节 《绝世逍遥医神》新书在线阅读

《绝世逍遥医神》小说介绍

小说作者白兔白为大家带来的《绝世逍遥医神》是一本很不错的都市生活小说,小说内容动人心魄。《绝世逍遥医神》这本小说讲述了:当年我落魄,你收留了我,你和你全家因此一无所有。现在我回来了,我把全世界都捧到你的脚下。...

《绝世逍遥医神》小说试读

陆逍遥整个人就像是**下面装了弹簧一样。

一下子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逍遥哥哥,你要不要紧?”

“是不是昨天晚上,那些打手把你打内伤了?”

“我们赶紧去医院吧!”

顾晓柔一脸关切,伸过手要给陆逍遥止血。

陆逍遥脑袋往旁边偏了下,动作迅速地点了自己身上的某个穴位。

瞬时,狂飙的鼻血,就止住了。

顾晓柔这才拍了拍脑袋:“我怎么忘了,逍遥哥哥自己就是很厉害的医生。”

“晓柔,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这都几点了,怎么衣服还没换?”

一直在厨房忙活的谢玉华,听到客厅的动静,在厨房里嚷嚷了一声。

“咔嚓!”

从外面买菜回来的顾益生,正好用钥匙打大门。

他站在门口,对着顾晓柔道:“要不别去了,咱们已经把周氏集团得罪了。”

“再去上班,怕是要吃亏的。”

陆逍遥这时候也适时地插了句:“不然,我陪你去周氏集团,把工作辞了。”

然而,顾晓柔却是倔强地摇了摇头。

家里的情况,她很清楚。

这些年,爸妈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

大伯打压、亲戚看不起。

他们一家顶着宁州三流家族顾家人的头衔。

却从来没有享受过任何顾家人该有的待遇。

顾晓柔眼睁睁地看着父母为这个家操劳辛苦。

如今,她已经长大了,必须扛起家里的担子。

“爸妈,你们放心吧,我就是周氏集团一个普通的员工。”

“周正楠这种公子哥,就是图个新鲜。”

“昨天逍遥哥哥已经教训过他了。”

“他肯定不敢再骚扰我了。”

说完,顾晓柔直接回房间,动作迅速地换上一套淡蓝色的工作套装。

然后,“噔噔噔”一路小跑着来到玄关。

将皙白小巧的脚儿,塞进一双白色高跟鞋里。

临出门时,顾晓柔转头对着陆逍遥甜甜一笑。

“逍遥哥哥,我上班去了。”

“陪爸爸接收药店的事情,就劳烦你了。”

……

步行三百米,来到公交站台,顾晓柔倒了两趟公交车,三次地铁。

总算是赶在上班打卡前十分钟,抵达了周氏集团三十层的总部大楼。

“等一下!还有人要上!”

她一路小跑,朝着快要关闭的电梯冲过去。

结果,里面的人对她视而不见。

电梯门直接关闭,启动上楼。

顾晓柔又连忙按下其他三部电梯的上楼键。

但是,无论她怎么按,电梯始终不下来。

顾晓柔上班的楼层在二十六层。

如果平时坐电梯,算上电梯隔三差五在各楼层停留的时间。

也需要至少五分钟,才能够到达。

时间来不及了,上班不能迟到,不能被人抓把柄。

于是,顾晓柔贝齿轻咬了下柔嫩的红唇,连忙朝着楼梯间奔去。

与此同时。

三十层总裁办公室。

周正楠翘着二郎腿,双手打开,一脸惬意地坐在宽大的黑色真皮沙发上。

秘书毕恭毕敬地站在旁边,禀报出声。

“少爷,已经照您的吩咐,跟集团所有员工打过招呼了。”

“顾晓柔只要来上班,就不会有好日子过。”

周正楠这时候指了指茶几。

秘书连忙弯腰,将茶几上的画板拿起来。

上面写着:“往死里整。”

“顾晓柔这个**,敬酒不吃,那就给她吃点罚酒。”

“没了本公子的庇护,看她怎么在集团里活下去!”

“少爷英明,顾晓柔肯定很快就会受不了折磨。”

“然后哭着喊着,跑来求少爷的。”

秘书几个马屁过去,拍得周正楠舒坦极了。

这时候,秘书眼珠子转了转,小心翼翼地转移话题。

“少爷,你这喉咙失声,什么时候能好?”

“后天就是星海五星级度假酒店的现场招标会。”

“要拿下这个三百亿的大项目,每个集团负责人必须要亲自上台演讲……”

“砰!”

这时候,办公室大门,突然被人推开。

周成洪挺着大腹便便,一脸兴致高昂地走了进来。

“后天的招标会,我们周氏集团肯定势在必得。”

“国内耳鼻喉科的权威专家,明天就到宁州来会诊。”

“儿子,你很快就很够重新开口说话了。”

听到这话,周正楠脸上立刻浮现出肆无忌惮的得意笑容。

秘书连忙拍马屁,对着周正楠父子一口一个“少爷威武,董事长英明”,退出了办公室。

秘书刚走出办公室,直接喊来了业务部主管王海。

他把一份合同丢到王海面前:“找人把这份合同续签一下。”

王海狗腿地上前,拿起合同一看有效截止日期,居然是今天。

当下,他立刻心领神会地拿着合同离开了。

……

王海立刻喊来了顾晓柔,把合同摔在了她的面前。

“你去东海集团,把这份合同续签一下。”

顾晓柔对王海的颐指气使,视而不见。

她翻了一下合同,看到截止日期的时候,好看的柳眉不由皱了起来。

“主管,合同失效期是今天。”

“按照正常流程,续签合同至少要提前一个月跟甲方进行书面沟通的。”

“这份合同,今天就是最后截止期,续签根本就不可能。”

王海眼睛一瞪,猛地把桌子一拍:“我是主管,还你是主管?”

“我还需要你来教我怎么做?”

“顾晓柔,你以为自己还有周少爷罩着呢?”

“你要是还想在这个公司上班,就少他妈废话。”

“如果这个合同续约你拿不下来,也别回公司了。”

“直接卷铺盖给老子滚蛋!”

办公室里,王海的咒骂声特别大,直接传到外面公共办公区域的员工耳朵里。

“主管这招真够绝的。”

“东海集团在宁州的城西开发区,咱们集团在城东开发区。”

“就现在这个时间点,正是宁州交通最堵的时候。”

“不别说打车,根本就打不照。”

“就算打着了,横穿整个宁州市区少说五个钟头。”

“等顾晓柔到了东海集团,人家早就下班了。”

“活该,谁让她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连董事长儿子的求爱都敢拒绝。”

顾晓柔抓着合同书,从办公室出来。

这时,兜里手机响了起来。

一看来电显示,是逍遥哥哥打来的。

按下接听键,里头就传出陆逍遥浑厚磁性的声音:“现在上顶层。”

“晓柔啊,你怎么按了电梯往上键,你得按下啊。”

等着看好戏的同事们,不由起哄。

顾晓柔没有搭理他们,自顾自走进电梯,按下顶层键。

“呦,她该不会是想不开,上天台跳楼自杀吧?”有人嚷嚷了一声。

这下子,所有人都不嫌事大,紧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