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残颜皇后小说 连曦儿冷希在线阅读

时间:2019-03-15 14:19:13

《残颜皇后》小说简介精品小说《残颜皇后》是猫小七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连曦儿冷希,内容主要讲述:柳茹怨毒的看着消失在雨幕中的花轿,终是狠狠的一回身,一把掐在了自始至终都不敢出言一声的连城身上。“该死的!你这个没用的老东西!”“夫人!你别太过分了!”连城身上一疼,心下微恼,鼻间一声冷哼,竟是兀自甩......《残颜皇后》第三章新婚免费试读柳茹怨毒的看着消失在雨幕中的花轿,终是狠狠的...

残颜皇后

推荐指数:10分

《残颜皇后》在线阅读

《残颜皇后》小说简介

精品小说《残颜皇后》是猫小七 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连曦儿冷希,内容主要讲述:柳茹怨毒的看着消失在雨幕中的花轿,终是狠狠的一回身,一把掐在了自始至终都不敢出言一声的连城身上。“该死的!你这个没用的老东西!”“夫人!你别太过分了!”连城身上一疼,心下微恼,鼻间一声冷哼,竟是兀自甩......

《残颜皇后》 第三章 新婚 免费试读

柳茹怨毒的看着消失在雨幕中的花轿,终是狠狠的一回身,一把掐在了自始至终都不敢出言一声的连城身上。

“该死的!你这个没用的老东西!”

“夫人!你别太过分了!”

连城身上一疼,心下微恼,鼻间一声冷哼,竟是兀自甩了衣袖进了府内!

女儿出嫁他不敢言声,就已经够烦了,这会她竟是又将怒火发在他的身上,这让他如何不恼?

区区一个丫环受了气,难不成要他在女儿出嫁的当天甩曦儿一巴掌,为一个丫环掌威吗?

“你……反了反了!”

怒极的柳茹不住的原地跺脚,瞠目结舌的看着连城离去的方向,久久的回不过神来。

什么时候开始,她这个一向以她为尊的夫君竟是也有了脾气?

狂风肆虐,密集的雨点如同瓢泼般的下个不停,冷冷清清的冷宛大门口,上挂一黑底红底的大匾,上面龙飞凤舞的书着两个篆体大字“冷宛。

左右两侧的各象征性的挂着一只大红的灯笼,白玉砌成的石阶显示着主人的气势。

巍然而立的两尊石狮,威风凛凛的守在大门口,注视着每一个胆敢侵犯它无视它的人。

一袭孤傲修长的灰色身影就这么淡淡的负手而立,隐在这宽宽大大的门洞之下,极目望去,前后皆是绵延不绝的水线。

冷酷的唇角微微的勾起,深如星辰般的眸子闪着一抹嘲讽的意味,坚挺的鼻梁浓密的剑眉极为完美的长在脸上,竟是堪比一绝色娇娃般令人移不开眼睛。

再加上那墨黑的长发庸懒的披散在背后,衬着这张绝美到不似人间的脸庞时,又更多增了几丝危险邪魅的气质。

冷雨垂手侍立一旁,赞许的视线通过那双不住来回转动的丹凤眼,不停的扫视着他的主子。

看了多少年了,主子的美总是会令他心情大好,却是那些什么醉红楼的莺莺燕燕永远无法比拟的。

“看够了吗?”

冰冷的声音响起,冷雨展颜一笑,主子真是神,连头都没有回就知道他在看着他!

老神在在的踏前两步,想转过正面去对着他的主子,却是被冷希忽然涌出的杀气乖乖的阻在了原地。

“主子啊,这么做是否太不近人情了?属下只是想回答你的问话嘛!”

“滚下去!”

“呃?”

“迎亲!”

懒得再跟这见色就心喜的冷雨多说,心下已是暗暗有了计较,假如他再要推三阻四,他不介意一脚将他踢到雨中去!

冷雨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小心的探头张望了一番,又悄悄的将脖子缩了一缩,嘴里不住的吞着口水,那肠子都是快悔青了。

“555555,主子啊,属下不敢了,你瞧这么大的雨,那冷风代您娶的新夫人还没有回来,我这会出去迎什么亲?待会花轿一来属下就马上就去…….再说了,这新娘子也不是我的……”

“是吗?我不介意将她赏给你!”

冷雨的最后一句话几乎是用腹语来说的,可是,以冷希的修为,还是听到了。

面色愕然的冷雨终于垂头丧气的低下脑袋,再也不敢多半句废话了,从小到大,他哪次占得了主子的便宜?将新娘子送给他,借他十个胆也不敢要!

哭丧着一张脸,真是恨极了自个儿这张惹祸的嘴,为了避免当晚就搂着主子的新夫人入眠,他只得慢慢腾腾极其不甘的下了白玉的台阶,走近了瓢泼的大雨中。

或许,借这场大雨,可以让他记住什么叫祸从口出。

冷希一向冷若千年寒冰的脸上,悄悄的浮上了半丝笑容。

他没有骗他,迎娶新娘的冷风快来了,就在十里开外。

但很快,那半丝笑容便消失不见了,想到他要娶的这个新娘却是连府最不受宠的一位小姐,还是像被塞包狱一样的强塞来的,他的心中就万分的不甘。

即使是他再克死十个老婆,他也有足够的资本去迎娶第十一个,他对娶老婆没有太高的要求,只要是女人便是,只要能生孩子便可。

只要,不太丑能入得了眼即可,但是,这个被硬塞来的老婆……

哼!

他命由他不由天!什么命带煞星,统统是放屁!

不得不说冷希修为惊人,在这大雨滂沱的嘈杂声中,竟是听得到那曲被雨声打得变了调的零落的喜乐。

“天哪!我亲爱的爹娘,你们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冷雨啊,为什么要给我取这个名字?”

雨,继续在下着,冷雨一脸苦瓜相的站在这冰冷的风雨之中,像一个会动的活体路标一样,浑身上下水淋淋的,连带着那张原本不俗的俊颜也丑了三分。

丹凤双眼眨啊眨的,可再怎么眨那雨水还是会见缝插针的顺着眼敛间的缝隙流了进去,忍不住的左右甩头狂抖着,却是架不住这雨水的源源不断。

抖了一会之后便满心怒气的停了脑袋,一手指天,一手指地的,竟是开始大声的赞美着他的爹娘来,只是这声赞美,听进来并不是那么的真心罢了。

冷希淡笑,深邃如星辰般的双眸射出一股冷酷的笑容,耳听着冷雨的赞美之词,又怎是不知这小子是对他有意见了?

当下用内力将声音凝成一条直线,无视连接天地间的密集珠帘,直接清楚的送到了冷雨的耳中。

“什么?”

才刚刚出了一口胸中闷气的冷雨当下心中一凉,就如同那冰凉的雨水直接下进了心中,拔凉拔凉的让他再也提不起半分搞怪的念头来。

这贼老天,肯定是嫌他受的苦不够,所以才会又让这个主子不分场合不分时间的来捉弄他,折磨他。

“主……子……”

困难的转身,他真的不想接这个差事,却是在回头的一瞬间,刚好看到一抹孤傲修长的灰色身影淡淡的消失在接天连地的清一色雨帘中。

“这个差事,好像很……难……啊”

苦笑着一张脸,任凭着雨水刷刷的浇下,这次他不止是悔青了肠子,更是连带着那记吃不记打的心肝肺都悔青了。

静静的站在瓢泼的大雨中,神情悲愤的反思着自己的自作自受,不知过了多久,零零落落严重走调的喜乐终于隐隐的入了耳中。

冷雨心下一惊,这才恍然记起他的那个俊美的主子给了他个怎样的任务。

“咦?天怎么晴了?老天爷还真是厚待我啊!”

后知后觉的抬起头来,冷雨说得是咬牙切齿,望着雨后那既刺眼又明艳的阳光,再看看自己的四周围,皆是一片清新亮丽的雨后景色,再反观自己,整个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比那新鲜的刚出炉的热馒头,还要光滑顺溜,貌似,这场大雨就是专门为了他而来。

但是,转首在看到那个出现在视线中的花轿时,冷雨的心态瞬间又平衡了许多。

瞧这顶还在不停往下滴着雨水的花轿,瞧这班冒雨迎亲的可怜虫。

除了为首的冷风神情气爽疑是刚刚用内力烘干了衣服之外,所有的人,包括哪个轿旁的娇美娃儿,无一不是全身上下湿淋淋的,裤裙下的鞋子衣角哪个不是沾满了泥水?

倒是比他还要狼狈许多呢!

这么一想的时候,心下不由得就舒服了许多,至少,他再不用苦命的长途跋涉,也再没有恶心的沾上那些颜色像大便的泥水。

“雨?主人呢?”

利索的跳下同样被雨水淋了个透湿的心爱马儿,冷风那长年不变的倨傲脸上终是闪过了一抹微不可见的温柔。

却是在瞧见马头上那个滑稽的以大红绸缎做成的红花时,眼角又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冷雨将这一切都看在眼底,尤其是看到冷风那双墨玉般的眼中,闪过的一抹无奈时,心下又更是平衡了一些,至少,他的爱马,没有这样的“荣幸。”

“看够了吗?”

冷冷的闪眸迎向冷雨那欠扁的幸灾乐祸的脸庞时,冷风终是狠狠的压下了心中的怒气,继尔以一种极其危险的口气,双眼微眯的刺向他。

冷雨心中一颤,这个冷风,一向跟主子的脾气差不多,都是又臭又硬,像是茅坑中的臭石头一般,不过那身功夫也跟那臭石头一样,让他愣是抗不住。

心中微叹一声,冷雨讪讪的摸摸鼻子,终是从这对惹不起的人马身上转回视线。

无奈啊,形势比人强,比不上人家便要乖乖认输,可他又偏偏喜欢招惹这两个人,于是,他便是一直处于受压迫最低层的那一个人。

至少,那冷霜冷雪也都是比他的处境好上太多了。

想到他受压迫的悲惨处境,脑海中不由得就浮现出主子的那一番交代,眼神在触及雨水滴答的花轿之时,终是无力的低下了脑袋。

“主子呢?”

虽是奇怪一向鬼精如怪的冷雨也会有如此颓废的表情,但冷风心内的职责却告诉自己,他必须要见到主子,将这代娶来的新娘双手奉上才算是完成了使命。

“不必了!”

有气无力的挥了挥手,冷雨说得冷汗淋漓:“主子说,这个新娘子,除了入洞房之外,其它的由我全权代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