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那么执着 连载中

爱你那么执着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沈书颜 主角:黎可可傅尧寒

黎可可傅尧寒爱情曾来过28章_精品《爱你那么执着》小说在线阅读

《爱你那么执着》小说介绍

熬夜必看小说《爱你那么执着》是您的不二选择,该书是沈书颜的经典之作,小说讲述了黎可可傅尧寒之间一波三折的故事,为您精心推荐。《爱你那么执着》该小说讲述了:他宠了她三年,后来她才知道,原来只不过是一场报复。她陷入他给的宠爱,陷得越深,他报复的伤害力便越强。黎可可不禁感叹:人称商业传奇的傅氏集团总裁,玩起感情套路戏耍小孩,也这么得心应手。她努力逃出男人编织的牢笼,数年后归来。宴会上,那男人依旧矜贵,举止优雅,赢得众女倾慕。而她心如止水,捏着酒杯轻哂:“傅总,好久不见。”...

《爱你那么执着》小说试读

犹豫了几番,还是开口说了话:“先生,今天是您的生日。小姐给您准备了礼物,她花了一年的时间才准备好的礼物。”

吴妈一面说,一面从主卧的衣柜底下拿出那副刺绣图。

小姐让她放置在衣柜底下,大概就是不想让先生看到。她此时此刻违背小姐的意愿,也是没有办法。

她想小姐和先生和好如初。

“这副刺绣小姐一年前就开始做,前段时间特地拿去IFS一家刺绣店装裱,今天才弄好拿回来。”

“前几天?”男人稍稍蹙了蹙眉。

吴妈点点头,“我记得,好像就是两三天前。是您出差回京城,回梅园的那天。”

吴妈将那副刺绣交给傅尧寒。

“她去IFS,是为了装裱这副画?”

“对啊先生,夫人一般很少出门,除了去医院照顾她妈妈,便就是在三楼做刺绣。您回来了,她就陪您说话。”

好安静的姑娘,这也是吴妈第一次看见这么温柔的美人小姐。

吴妈又说:“夫人还给您做了一个蛋糕,从早上就在做。”

傅尧寒拿着那副刺绣,不算大,但也不小。

绣得很精美,很多地方应该是多次修改,花了不少功夫。

男人起了身,将手里的刺绣小心地交给吴妈。“您明天在主卧寻个地方,把刺绣摆好。”

吴妈连连应着,“好的先生。”

她伸着脖子看了一眼躺在床上依旧未醒的黎可可,硬着头皮很是谨慎地与傅尧寒说:“先生,小姐年纪不大,还是个小孩子。如果和您闹矛盾了,您让让她。不如服个软,哄哄她。女孩子最好哄了,更何况小姐这么爱您,您哄她一下,她就不生气了。”

“可可和你说的?”男人问。

“小姐没有直接和我说,但我能看出来。您这段时间和小姐闹得不愉快,她自己也过得不好。昨晚还与我说,想跟您服个软,以后好好过日子。”

浅黄色睡眠灯光落在女孩鬓角。

男人伸手拂了一下她鬓角的发丝,“是吗?”

“是啊先生。”

傅尧寒“嗯”了一声,“您先出去吧,我在这守着她。”

吴妈应了声“哎”,又说:“医生开了几副中药调理身体,我已经在煎药,大概要需要半个小时。好了之后,我再端上来。”

“辛苦您了。”傅尧寒说。

吴妈弯了弯腰,转身离开了房间。

卧室很安静。

月光经过白雪的映射,变得更加纯净明亮。莹莹地从窗户泄进来,落在地板上。

**

黎可可醒来时,脑子很沉,晕得人想吐。

她揪紧了被子,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吴妈进门时,便看见黎可可坐在床上。她立马走过去,将手里的那杯温水放在床头柜上。

左右打量着黎可可,关切地问:“小姐,哪里不舒服吗?是不是哪里疼?”见黎可可不说话,吴妈着急,“我去把医生叫来……”

“吴妈。”黎可可喊住了她。

睡得太久,喉咙很干。开口时,声音有些嘶哑。加上她生病不久,看起来气若游丝,十分孱弱。

“我没事。”她朝她摇了摇头,示意不用喊医生。“我只是觉得嘴里有些苦,所以有些想吐。”

吴妈听着她的话,突然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嘴里苦啊,那是因为昨晚您喝了中药,那中药很苦。”

那种药确是很苦。

昨晚先生亲自喂小姐的时候,将药含到嘴里,脸色都难看了几分。

“原来是药苦。”黎可可呢喃了声。

她想吐,并不是因为一碗中药。

而是因为,她自己。

昏睡的时候做了一个梦,反复地做梦,一直都是那一个场景。昨天在半壁江山,她亲眼看着傅尧寒和夏如许亲密接吻的场景。

她被自己恶心吐了。

“唔——”黎可可捂着胸口,整个人伏着身子趴在床畔,一阵干呕。

吴妈见着,吓了一跳。赶忙弯着腰轻拍着黎可可的背,“小姐您哪里不舒服告诉我,我立马去叫医生。”

“不用了……”黎可可拉住她。

黎可可起身的过程中,扫了一眼四周。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远处墙贴旁那副熟悉的刺绣装裱图。

“吴妈我不是让您……”

“先生回来了,您这个礼物做了一年,就为了送给先生。放在衣柜底下,不是太浪费了吗?我给先生看了,他说挺好看,就让我寻了个位置摆好了。”吴妈也知道自己是自作主张,便道了歉,“对不起小姐。”

黎可可的视线落在远处的刺绣上,“他回来了。”

“是啊小姐,先生昨晚回来的。我打电话告诉他您生病s发烧了,他就立马赶回来了。”

“您不该打电话给他。”她伸手指了一下远处的刺绣,“也不该把这副东西再拿出来。”

“小姐……”

“吴妈,既然我说的话您都不听,那以后也不用您留心照顾我了。您多休息,平时有关于我的杂事,让其他佣人做。”她说完,掀开被子走下床。

脚还没碰到床边的地毯,整个人身子一轻,被男人抱了起来。

傅尧寒将她抱在怀里,他让吴妈去拿件外套。

而后低下头,看着黎可可,“去哪?”

她说:“有些饿了,想下楼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