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谋妃倾天下》小说章节列表免费阅读 北念池纪清尘小说全文

时间:2019-04-15 12:38:32

《谋妃倾天下》小说简介热门小说《谋妃倾天下》是南山雪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北念池纪清尘,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咳.......咳咳.......”北念池不小心呛了一小口,李婉君轻轻拍着她的背:“慢点儿咽下去,不要呛着了。”这药汤真是十分美味,北念池其实还想多喝一碗的,又碍于本主的胃口较小,只得作罢。“孩子,......《谋妃倾天下》第十六章:亲情免费试读“咳.......咳咳.....

谋妃倾天下

推荐指数:10分

《谋妃倾天下》在线阅读

《谋妃倾天下》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谋妃倾天下》是南山雪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北念池纪清尘,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咳.......咳咳.......”北念池不小心呛了一小口,李婉君轻轻拍着她的背:“慢点儿咽下去,不要呛着了。”这药汤真是十分美味,北念池其实还想多喝一碗的,又碍于本主的胃口较小,只得作罢。“孩子,......

《谋妃倾天下》 第十六章:亲情 免费试读

“咳.......咳咳.......”北念池不小心呛了一小口,李婉君轻轻拍着她的背:“慢点儿咽下去,不要呛着了。”这药汤真是十分美味,北念池其实还想多喝一碗的,又碍于本主的胃口较小,只得作罢。

“孩子,睡吧。”李婉君将空碗放在床头的木几上,轻轻抚摸着北念池的头,北念池在这温暖的怀抱中沉沉睡去。望着北念池熟睡的面容,李婉君将北念池轻轻躺放在床上然后寸步不离的守在床边,不一会儿,也不小心睡去了。

纪清尘这边------

纪清尘一回来就马上开始写信,原先慌忙顾及北念池,都忘了禀报父王。写好信后随即吩咐自己的得力助手给皇上送信去。

天色已晚,纪清尘宽衣洗漱后躺在床上思考着白天的那些刺客,不解为什么会有人想要害他,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太子之位吗?那又会是谁呢?

纪清尘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得作罢,望向外面,天色已晚,还是别想了,本来白天就劳累了,就早点睡觉吧。

北念池在国寺中修养了几日,能下地了,就回了宰相府,此行凶险,差点儿害自己险些没了性命,还好休养了几日也就有了些气色,不过还了他一个恩情也算值得。

回国都的路上,李婉君在她耳边一直关心她:“念念,头晕不晕?念念,累不累?想不想喝水?娘给你倒点水喝。饿了吗?我叫人送些点心来。念念.......

北念池享受着李婉君对她的无限关爱,心里面一直暖暖的,虽然李婉君一直在她耳边不停地唠叨着,但是这也是母亲对自己子女的一种关爱方式。

到了国都的丞相府,李婉君刚刚下马车就准备吩咐下人道:“来人啊,给我准备好抬椅,把大小姐好好送回房。”

“母亲,不用了,我自己能行的,我还需要锻炼锻炼呢,得增强体质,御医也说了得多活动活动,不然我可成了个像是残疾了的废人了。”北念池连忙制止住准备去拿抬椅的下人。

“这.......念念,你确定能行吗?等下会不会头晕啊?你不想坐抬椅那为娘送你一起回房里。”李婉君刚开始还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顺了北念池的意向。

“念念啊,下次再遇见这种情况,一定要先回来给娘或者给爹爹禀报,不然再出现这种情况娘可是心真的会碎成渣了,听见了么?”李婉君语气微微严肃了一点儿,但是字里行间还是掩抑不住对北念池的宠爱。

“娘,我知道了下次一定先来报告母上大人!”北念池对李婉君说道。

母女两刚进门就碰见了匆匆赶来的北文政,“闺女!来让爹好生看看!我听说你左手为太子顶下一剑,受了重伤。”北文政差点儿没刹住脚,赶紧慢慢凑近北念池身边,轻轻拿起北念池的手,小心翼翼地抚摸着,眼底满是生气与对北念池的心疼。

“念念,我的念念受苦了。”如果要是我逮到了刺杀太子的幕后凶手,我定会让他们万劫不复!刺杀太子本就是重罪,竟还敢伤到我北文政的宝贝闺女!北文政心里暗暗想着,面儿上却不动声色。

“念念,快回房好生休息休息,一路舟车劳顿也累了吧。需不需要叫下人拿抬椅来。”北文政前面想着幕后凶手眼里还全都是怒火,可看向北念池的目光却温如止水。

北念池心里真的很开心,这一世竟还有对她如此关怀的人。北文政和李婉君想法也一样,也是还想着用抬椅把北念池送回去,李婉君随即便说道:“我已经问过了,念念说想多活动活动,抬椅就不用了,我们陪着念念走回房吧!”

“好吧,既然念念都这样说了,那我们一起走回房吧。”北文政只好依了母子两人的意愿。

北文政跟着母子两人,李婉君跟在左边,北文政跟在右边。两个人左右护着北念池,像极了左右护法。一路上,一家三口有说有笑,不一会儿就到了北念池的房间。北文政和李婉君嘱咐了北念池好好休息就一起走了。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在某个离他们不远的角落,一双眼睛悲凉地盯着这一切,放在拐角后面的墙上的那只手,无力地滑落。

北若初暗暗地看着这一切。虽然自己原来常常被北念池欺负,但其实除了被北念池欺负,穿得没有她好以外,自己还真没有被亏待过。

不过,她不甘心.......

从小北念池就养尊处优,北若初也知道自己比不上北念池。可是……可是......为什么父亲却不待见我?

北若初的母亲过世得早,狠心地留下她自己一个人生活在这充满罪恶的世界上。刚刚那副画面,是她多少年以来一直想象着某一天能实现的情景。

即使只是一家三口一起散步,也是她北若初梦寐以求的渴望!

我受伤生病了的时候,父亲有像这样关心过我吗?他像这样对我温柔过吗?似乎自己从来没有跟父亲一起散过步呢。

什么时候我也能这样和父亲一起散步呢?自己也只是做做白日梦罢了......

这样想着,北若初不禁留下了凄凉的泪水。

北若初虽说没有北念池的风华绝代,但她的脸也会给人一种清丽纯洁的感觉,是个男的看见念北初此时的这幅梨花带雨的面容都会心头一紧,都会为之所动。

可惜啊,北若初的母亲只是一个小小的婢女,而且北文政爱的是她北念池的母亲李婉君。而她,不过是一个阴差阳错而产生的一个卑贱的、可有可无的可怜误会而已.......

随着北念池与父母亲他们走进了房中后,北若初回到了自己的房中。望着自己朴素简洁,除了一点儿精美的木雕后再无其他华贵物品装点的房间,自己的房间里甚至没有一株盆景。而一转念再想到北念池那奢华的、就算是一张隔帘上也有些许金丝的房间。

若初......若初......恐怕父亲对母亲原来的态度,大概就是对我这样厌恶吧,所以才给自己取了这么一个名字,意思也估计就是对待的方式和态度像最初对待娘亲那样对待我-----对我不管不顾,对我极度厌恶。

北若初不由得感到自己命运的悲苦-----要是,要是我是北念池该多好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