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纸上令:娘子要离家》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精彩章节未删节)

时间:2019-04-15 12:39:43

《纸上令:娘子要离家》小说简介主角叫豆蔻二柱的小说叫做《纸上令:娘子要离家》,是作者旧琳琅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哎我说,我就想问一下,你说除了像你娘他们那种没事儿,绣个手绢儿,做个鞋啥的,那我又不会别的,还有啥能没事换点钱花,你也知道,我家现在就这样,除了我们三个人吃穿用度这田里多一分钱出不出来,我想干点别的......《纸上令:娘子...

《纸上令:娘子要离家》小说简介

主角叫豆蔻二柱的小说叫做《纸上令:娘子要离家》,是作者旧琳琅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哎我说,我就想问一下,你说除了像你娘他们那种没事儿,绣个手绢儿,做个鞋啥的,那我又不会别的,还有啥能没事换点钱花,你也知道,我家现在就这样,除了我们三个人吃穿用度这田里多一分钱出不出来,我想干点别的......

《纸上令:娘子要离家》 第五章 开荤一时爽 纠缠火葬场 免费试读

“哎我说,我就想问一下,你说除了像你娘他们那种没事儿,绣个手绢儿,做个鞋啥的,那我又不会别的,还有啥能没事换点钱花,你也知道,我家现在就这样,除了我们三个人吃穿用度这田里多一分钱出不出来,我想干点别的,一般地方也不要啊。”

聚精会神抓着鱼虾,王青山头都不抬,小声说道:“就你们家,你也别指望赚啥钱,你说连点儿没有,还要啥没啥,能干啥?你说要是真让你去山里跟人家似的,采个药啥的,”说这话她抬头看了一眼豆蔻,又低下头去:“也拉倒吧,你这身子骨,往山里的大山崖上钻,早就拍死你了。”

豆蔻有些泄气,别人这么说,她还有将就,可连王青山都这么说,看样子暂时真是没什么出路,一想起以后暗无天日,成天嚼着粗糠窝窝,穿着破布烂衫过的日子,家里别说钱了,连吃碗白米饭都难受,这可啥时候是头。

“还想跑!过来吧你!”王金山猛的耸着肩,把草篓整个压得有些变形似的,一把扣在了水草中,随后飞速的翻转了草篓的口,整个人三步两步跳到岸上来,往远远的草滩上跑了几步之后,一翻手,把里面才弄出来的一条大黑鱼,给扔到了地上。

豆蔻两眼精光一闪,飞快的也往那边跑哇,这鱼可真大,他低头看着地上,像酒杯那么粗似的小蛇一样的大黑鱼,还在张牙舞爪在地上来回扭动,抬头看看王青山,眼神里是遮掩不住的崇拜:“你可以呀你这么大一条鱼,可够我吃一顿好的啦,要不然,给你剁一半拿回去,你毕竟是你弄的,我还想着就弄点虾得了。”

满不在乎的拍拍手上的草叶,王青山一抬手:“快点拿回去吧,看你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这东西我们家啥时候能吃,我娘说了,词怪多的,万一扎着怎么办,你吃的时候也小心点儿啊。”

撇撇嘴哼,无时无刻不忘记炫富的狗男人。豆蔻心里鄙夷的对他伸了伸中指以后,满脸欣喜,从旁边的树上拽下一小枝柔软的树枝,用尖锐的一端插到黑鱼的嘴里,把鱼整个挑了起来,随后拿到长木杆上吊起来,王清山看她这么做,扑哧一笑。

“别这么整了,我跟你说这家伙活的时间可长了离水一会也死不了,你这么走一会竖着断了他又跑了,你草篓呢,你就放在娄里面,直接拎回去得了。”

说的也是,听人劝,吃饱饭,豆蔻把鱼重新扔回草篓里,别到腰上,这鱼力气还怪大的,她走的时候在里面扑腾扑腾,扑腾的她走路都有些踉跄。

这条小河就在村子的一端,离自己家也不远,而且现在已经是入了秋天边,各色的花儿开得正好,今天有这么大收获,豆蔻心里开心极了,一边走路一边随手折些野花野草编成花环戴在头上,顺路看看,那一簇一簇开的正好的野菊花什么的,她就多摘了一点,等回去放太阳底下摊干了,烧开水放了两朵喝着也行啊,要不然他们家现在喝白水,那只能就灰喝。

王青山今天过这边来,本意根本不是专门为了找她,而是家里面养的几头猪,这两天吃食不太好,娘让他来河边采点野薄荷什么的,回去给猪下火。

俩人你采你的我摘我的,忙得不亦乐乎,偶尔回几句嘴,小河边上倒是也一派和谐气氛。

不过,豆蔻当时在这之间发现了点什么,这时候的人们还不知道薄荷菊花这些东西,除了看着好看还能拿回家给家畜吃一吃以外,其实还有很多别的作用,她心里有个大胆的想法,萌生着,但是一直没说出来,现在先自己试试看能不能做,要是能的话,往后也许还有点用,这么想着她也挤到了王青山身边,毫不客气滴头大把大把薅着薄荷叶子。

王青山满头雾水:“不是你属土匪的,我刚看着哪片肥又大的,你就跑到旁边薅,怎么的,你们家那猪它也需要下火呀。”

“别那么小气吗?大男人家的我薅点咋了?你在找一片不就得了,这河边,喏,你看这边那边这不都是。”

其实他还挺喜欢豆蔻,现在这模样,虽说张牙舞爪,可是也更显得活力不是,总比整天死气洋洋的强。

“得得惹不起你,不惹还不行吗?我去那边摘,你整这么多一会儿拿得回去吗。”

“你还怕我累死在路上啊,都是给自己用的东西,再怎么样一趟不行我两趟吧,对了我问你个事儿,这黄二寡妇到底怎么个意思啊?这两天总跑我家嚼舌根,你说你娘他们不会也跟他穿一条裤子吧。”

一边忙活着,一边回应她:“就那个破烂货,我娘她们平时看着他恨不得捂着鼻子走,谁会跟他一起整你,不过这娘们也是,总想着鼓捣你,你们两家离得近不假,明天二柱子有点出息,上城里也不假,你说她一个寡妇人家的,还想要两家的房基地呀,干嘛。”

房基地吗,豆蔻,有点迷雾顿开的感觉,她一直都想不通,真要说什么的话,她是个外来的,为什么总跟她过不去,现在好像有点想通了。

这要是张老太太和二柱都走了,她再给整走了,这个又没有守家的那难不成黄二寡妇是想要她们家的地盘吗?

这女人让她有点儿小看原来心里格局还挺大,她突然觉得,这货不会也是穿越来的吧,房基地这个概念,这么早就有了吗?

接下去应付王青山,那就打岔呗,两个人胡说八道了一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啥的话之后,到了村口,一分开各自往各自家走。

青山娘正好从一家出来,带着新的鞋样子,远远就看到自己儿子和那个小童养媳,两个人有说有笑背着一大堆东西往回走,她心里腾的一下,有些警惕。

看到两个人分开之后,儿子屁颠儿屁颠儿抱着一大堆东西往家走,她抬手叫住儿子,快步的赶了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