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宠妻入骨:总裁是棵回头草顾梦一江易凡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时间:2019-04-15 12:39:48

《宠妻入骨:总裁是棵回头草》小说简介主人公叫顾梦一江易凡的书名叫《宠妻入骨:总裁是棵回头草》,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橙子姐所编写的总裁豪门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嗯?”江易凡最喜欢看段思哲这幅被他逗得说不出话的样子,一脸调戏的看着段思哲。段思哲抿了抿嘴,“好,我不问了。”“呵,怎么,还坐在这里干嘛?”江易凡又低下头去看文件,“没事做吗?”“还是想去非洲了?非......《宠妻入骨:总裁是...

《宠妻入骨:总裁是棵回头草》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顾梦一江易凡的书名叫《宠妻入骨:总裁是棵回头草》,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橙子姐所编写的总裁豪门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嗯?”江易凡最喜欢看段思哲这幅被他逗得说不出话的样子,一脸调戏的看着段思哲。段思哲抿了抿嘴,“好,我不问了。”“呵,怎么,还坐在这里干嘛?”江易凡又低下头去看文件,“没事做吗?”“还是想去非洲了?非......

《宠妻入骨:总裁是棵回头草》 第十八章 不速之客 免费试读

“嗯?”江易凡最喜欢看段思哲这幅被他逗得说不出话的样子,一脸调戏的看着段思哲。

段思哲抿了抿嘴,“好,我不问了。”

“呵,怎么,还坐在这里干嘛?”江易凡又低下头去看文件,“没事做吗?”

“还是想去非洲了?非洲那边的分公司可是忙得很啊。”

“谁啊?谁没事做啊?我可是忙的很,还有一堆文件等着我看呢。”段思哲连忙就跑了,生怕江易凡一狠心,就让自己去了非洲。

段思哲出了门,江易凡才有低下头来处理着手头的工作。

咯噔咯噔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传进江易凡的耳朵里,“凡,在忙吗?”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有人推开他办公室的门,他抬头一看,怎么是她?

只见一个女人,浓密金色的**浪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万种风情,超短款披肩小外套更加衬托出她一等一的绝佳身材,再搭配一条嫩黄色chanel天鹅绒齐膝裙,踩着高跟鞋,更显得她的妩媚动人。

抬头看了一眼所来之人,江易凡又埋头工作起来,冷淡的回应她“你怎么来了?”

来人是家里给他安排的未婚妻安娜,他一点也不喜欢那个女人,可这个女人似乎对他有些许爱慕,他已经跟她说的很清楚了,可这个女人就是缠着他不放。

要不是她的家里跟他们有生意上的往来,不好做的太绝,他又怎么会给她机会缠着他。

安娜看着自己的心上人,眉眼中尽是温柔,看得人心都化了。

“我听哥哥说,你来了这里,正好我在家里呆的也无聊,所以就来看看你。”感觉到江易凡对她的态度,她内心闪过一丝不悦,但是她不能在江易凡面前表现出来。

“嗯,你也看到了,我很忙,没时间陪你。”江易凡头也不抬,平淡的说道,“你走吧。”

听到他平淡的语气,声音里没有一丝情绪,她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不过,怎么说她自己是他的未婚妻。

虽然心里有些委屈,但是脸上很快陇起一抹笑容,她笑着朝江易凡走过去,甜甜的叫了一声:“凡~”

听到安娜对他亲密的称呼,他只感觉浑身不舒服,这声音换做其他男人听了,早都酥了,可是江易凡对她毫无感觉,听到她做作的声音,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安娜,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你不要这样子称呼我,容易让别人产生误会。”江易凡说话已经很客气了。

安娜的家中安氏跟江氏合作,给江氏这些年获取了很大的利益。目前,两家的关系不能闹僵,现在的江氏在商界还离不了安氏的支持,安娜心中清楚这一点,所以她认定江易凡逃不过她的手掌心。

“易凡,我们怎么会只是普通朋友呢?”听到江易凡说两人只是普通朋友,安娜带着委屈的语气说。

安娜这副样子,只会让江易凡感到更加的厌烦,就算安娜长得很漂亮,他也对她没有感觉,他的心里现在只有顾梦一一个人,完全容纳不了其他的女人。

所以每次面对安娜的时候,他都没有什么好态度。

“你现在也看到我了,我再说一次,我很忙,没时间陪你玩,你看也看了,赶紧走吧。”他压根不打算理会安娜,一直低头看着文件。

安娜彻底装不下去了,笑容僵在脸上,死死盯着江易凡。

从她进门起,他就看着她一眼,然后就埋头一直在看着文件,跟她说话的态度也不冷不热,她这么大老远的从京城来到这个三线小城市来看他,他居然就对她这个样子,安娜怎么能受得了这个委屈?

“我是你的未婚妻,你不觉得你这样对你的未婚妻很过分吗?”面对江易凡冷漠的态度,她脸上的温柔早已不复存在,满脸怒容,对江易凡大声吼道,想提醒他他们之间的关系。

听到她这么说,江易凡才有抬起头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出口:“我从来没有承认过我有未婚妻。”

安娜听了他的话,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认为自己没有未婚妻,可是他们两个的事情两家早已经私下定好了,虽然没有正式举办过典礼,但是圈子里的人基本都知道了两家的事情。

她感觉自己被侮辱了,“江易凡,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工作好似现在很吸引他一样,他说完这句话,又低头看着文件。

江易凡是谁?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人,他向来不留情面。

他当初已经很坚决的拒绝了这门亲事,至于家里怎么认为,跟他没关系,如果家里人真的非要和安氏联姻,那他们去娶安娜好了,总之他是不会娶一个不爱的女人。

他的心里只有顾梦一一个人才是他唯一的江太太。

他再也不会允许五年前的事情再次发生,不论是谁,这次,他绝不会允许任何人在毁掉他的幸福。

“你!”安娜气的完全说不出话,指着江易凡,气的直发抖,完全没有刚进门是那副温柔妩媚的样子。

江易凡实在被安娜缠的烦了,冷冷的笑了笑,他根本没有心思理会安娜,该说的他已经全部都说清楚了,该怎么做,如果她有自知之明的话,她就知道该怎么做。

于是他开口叫来了自己的助理,“何秘书,你进来一下,送安小姐出去。”

何秘书立刻推门走了进来,看着安娜,对安娜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安小姐,请。”

安娜一直知道江易凡不喜欢自己,但她觉得,只要她一直包容着江易凡,她跟江易凡结了婚,时间长了,不怕守不住他的心。

谁知道,江易凡就像是一块千年寒冰,她使劲她的浑身解数还是捂不化这块冰。

安娜看到江易凡已经开始赶她走了,她还有什么脸面继续呆在这里,愤愤的转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安娜越想越不对劲,江易凡为什么要离开京城,来到一个鸟不拉屎的三线小城市,还收购了一家公司,这个地方难道又什么大生意的利润很可观吗?不行,她一定要查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