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顾梦一江易凡by橙子姐 宠妻入骨:总裁是棵回头草在线阅读

时间:2019-04-15 12:40:45

《宠妻入骨:总裁是棵回头草》小说简介《宠妻入骨:总裁是棵回头草》是由作者橙子姐所著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宠妻入骨:总裁是棵回头草》精彩节选:顾梦一瞬间紧张的紧抓着江易凡的衣服,原本被忽然停掉的电梯吸引注意力的江易凡,又被顾梦一抓着他的手拉回了注意力,于是又将头转向被自己圈在怀里的顾梦一。在黑暗中的江易凡想松开本来抓着顾梦一包包的手想要让顾......《宠妻入骨:总裁是棵回头草》...

《宠妻入骨:总裁是棵回头草》小说简介

《宠妻入骨:总裁是棵回头草》是由作者橙子姐所著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宠妻入骨:总裁是棵回头草》精彩节选:顾梦一瞬间紧张的紧抓着江易凡的衣服,原本被忽然停掉的电梯吸引注意力的江易凡,又被顾梦一抓着他的手拉回了注意力,于是又将头转向被自己圈在怀里的顾梦一。在黑暗中的江易凡想松开本来抓着顾梦一包包的手想要让顾......

《宠妻入骨:总裁是棵回头草》 第十七章 电梯风波 2 免费试读

顾梦一瞬间紧张的紧抓着江易凡的衣服,原本被忽然停掉的电梯吸引注意力的江易凡,又被顾梦一抓着他的手拉回了注意力,于是又将头转向被自己圈在怀里的顾梦一。

在黑暗中的江易凡想松开本来抓着顾梦一包包的手想要让顾梦一站到电梯后方,不要在黑暗里撞到其他东西受伤,可他刚想松开手的时候,顾梦一却紧紧拉住了他的胳膊。

“别,我…我害怕。”顾梦一用颤抖的声音告诉江易凡,不要松开手。

江易凡听到她说怕,心里也揪了起来。

怎么会怕黑?她之前可从来没有这个毛病,这些他不在她身边,究竟发生了多少他还不知道的事情,顾梦一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他一想到自己不在她身边时,她会被人欺负,会受伤,会遇到很多她自己处理不了的事,她一个人会无助,他就想把整个K市炸平。

“我不放手。”江易凡的一句话算是让顾梦一安心了些,原本紧抓着他胳膊的手也微微松开了些,“来,我扶着你,你站在这里。”

江易凡用另一只手轻抚着她的背,发现她不止是说话声音颤抖,连身体都在微微发抖,他心疼的摸了摸顾梦一的头,带着顾梦一靠在了电梯的一个角落里。

顾梦一蹲在角落里拽着江易凡的衣袖,不松手。江易凡直接环着她,让她靠在自己的怀抱里,在他的怀抱里,他更能明显的感到她在不住的颤抖。

他掏出手机,“喂,我是江易凡,小区三号楼的电梯出问题了,我现在跟我太太被困在这里了,快点解决。”不等电话那头人说话,他就挂断了电话。

给段思哲发了信息,收起了手机。

然后,他就跟顾梦一两个人待在那个角落里。

他时不时的轻轻抚摸她的脊背安慰她。

“别怕,别怕,我在这里。”

顾梦一之前是从不怕黑的,经历了那件事情后,她对黑暗的密闭的空间有了抵触,只要让她一个人在密闭的空间待着她就浑身不舒服,何况电梯又是黑暗又是完全封闭的空间。

这让她完全慌了,她已经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了。

在黑暗里,她只听到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引导自己走出这片黑暗,不断地安慰她,“你不是一个人,我在这里。”

这个声音温暖又充满力量,她在那片黑暗里不断的寻找,寻找这个声音的来源,可是她却怎么也找不到。

江易凡看着怀里已经慌了神的顾梦一,心疼不已,他只好不停地安抚她,想分担一些她的恐惧。

怀里的小女人每颤抖一次,他就把她拥的更紧。

终于,一丝亮光透了进了,接着电梯门打开了,江易凡贴心的将手遮住顾梦一的眼睛,怕亮光伤了在黑暗中停留时间长的眼睛。

看到亮光,顾梦一清醒了过来,拿下江易凡遮在自己眼前的手,看见自己正躲在他的怀里,她在江易凡的帮助下,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

看着眼前慌乱的情景,一群人在电梯口,有工作人员,有段思哲和他带来的医生护士,转头她才看到江易凡一脸担心的看着她。

想到自己跟他两个人在电梯里,和出电梯是两人的姿势,她脸上浮起一抹红晕。

“一一?一一?”江易凡担心的晃着她,看着顾梦一苍白的脸,他生怕他一个不注意,顾梦一会倒在地上。

“我没事了。”顾梦一低着头,支支吾吾地接着说:“刚刚在电梯里谢谢你没松开我的手。”

顾梦一大概想起了在电梯里发生的事情,感觉自己的表现可能也吓到了江易凡,她也不想对自己的事对江易凡解释太多,于是就给他道了谢。

之前他是最听不得顾梦一对他说谢谢的,他总觉得因为一些不值一提的小事,两个人相互客气拉远了彼此的距离,可这次,他听到顾梦一的一句谢谢,心里却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可能是在庆幸,还好在一一脆弱的时候,他可以陪在她的身边,顾梦一的事情,既然她自己不愿给他说,那他就慢慢查,他总有一天会知道她这些年发生的所有事情,总有一天她会自己心甘情愿的告诉自己,他会等。

散了眼前的众多人后,江易凡开着车带着顾梦一去了公司。

到了公司楼下,两人分别进了公司。

顾梦一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开始处理在公司的后事,把自己之前所有的业务全部整理起来准备交给下一任经理,她走是要走,但是最后的交接一定要做好,不能对公司的利益不负责任。

当然,她暂时是不会告诉别人她要离开的事情。

江易凡进了公司,直接来到了总裁办公室,处理着公司的事物。

段思哲看着早上在电梯里两人的阵仗,两个人暧昧的姿势,就想知道这两个人是不是…于是就跟在他**后面,一直想问问他关于他们两感情的事情。

“易凡,你就告诉我吧,你们俩是不是和好了?”段思哲坐在江易凡面前,满脸期待的看着江易凡,等着他给自己一个答案。

江易凡专心的看这文件,连一个眼神都不给段思哲。

“江易凡,我可是最关心你们两事儿的人了,你怎么能什么都不告诉我呢?”段思哲看江易凡不理他,他就开始了苦肉计,说自己为了帮他们有多么多么不容易。

实在是被缠的烦了,“段思哲,我就发现你怎么这么爱八卦,你是那些天天说别人闲话的大妈的化身吧。”江易凡给了他一个白眼。

什么也挡不住段思哲那颗八卦的心,不论江易凡怎么损他,他都是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过河拆桥是不是?利用完了就扔?”段思哲装作一副心里很受伤的样子。

江易凡终于放下手中的文件,看着段思哲认真的说:“非洲那边缺个管事儿的,有没有兴趣啊?”

又是这样,每次都用这个威胁他,好吧,谁让他最怕的就是一个人被发往非洲,这下他可不敢再八卦了,这要是去了非洲,别说是八卦江易凡了,他去八卦非洲土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