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你家夫人太嚣张 连载中

大人,你家夫人太嚣张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韦儿 主角:盛采薇萧景昭

盛采薇萧景昭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盛采薇萧景昭主角的小说

《大人,你家夫人太嚣张》小说介绍

人气火爆的古代言情小说《大人,你家夫人太嚣张》,主角是“盛采薇萧景昭”,是最近很火的一部小说,书中精彩正文节选:盛采薇不过二八年华,就被退过三次婚。第一任未婚夫直接去世,第二任未婚夫宁愿死都要取消婚约,第三任未婚夫踩着她平步青云,过河拆桥直言不愿意娶她这个除了脸一无是处的花瓶。未婚夫们:她只会花钱!萧景昭:那是你们没钱给她花。未婚夫们:她长得一看就不是个安分守己的性格!萧景昭:你们愿意找个貌丑无盐的安分人我也不介意。未婚夫们:她不读诗书!她胸无点墨!萧景昭:我又不是娶女先生,要她饱读诗书作甚?...

《大人,你家夫人太嚣张》小说试读

第十八章慧眼识珠

难不成他也是视觉动物?盛柯越这样想,越觉得有道理。但是他没说,将这事儿放在心里,乐呵呵的和萧景昭谈论了两句话,转头两人分开之后,萧景昭连忙爬上马车,回了永康侯府,将今日朝堂上面的事情告诉了卢氏。

卢氏挥挥团扇问:“那小萧大人当真是这么说的?”“我这不是也不敢相信吗?心里还反复斟酌了好几次才确定小萧大人说的是咱家闺女,这种对咱们家没有所求的人,也会觉得咱们家女儿好?”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卢氏没好气的扫他一眼,“咱们家姑娘那就是好姑娘,是他慧眼识珠。”

“是是是。”盛柯问,“你说他该不会是看上宝儿了吧?”

卢氏心想,也倒是有这可能。

卢氏为盛采薇择婿,实际上最好的人选应该就是萧景昭,萧景昭自幼丧父丧母,盛采薇若是嫁过去,还不用侍奉公婆。

萧景昭由皇帝抚养长大,年纪轻轻便是皇帝面前的宠臣,才华出众,品行端正,还是个读书人,长得还好看,比那不识好歹的聂安洲不知道好看多少倍,这样的人若是真心实意的喜欢盛采薇,卢氏倒是很看好二人的。

“再等等吧,你多多与他往来,好好试探试探,若是他真有此意,咱们宝儿的婚事便有底了。而且宝儿不是做梦说,将来咱们家会被人诬陷勾结吗?若是宝儿能嫁去萧家,将来咱家若是真的落得如此境地,起码陛下会看在小萧大人的面子上,不会多为难宝儿,宝儿也能保住一条性命。到时候咱们再把敏学的姓名隐了去,送他去前线当兵,或者给他点钱让他拿去隐姓埋名的生活,咱们二人死了就死了,左右一条贱命罢了,起码宝儿和敏学活着就好。”

盛柯叹了口气,算是赞同了卢氏的说法。

明知道自己有可能会死,但是还不知道啥时候死,还不知道怎么才能不死,着实让人煎熬啊。

盛采薇在朝堂之上被诸位大人拿来当做嚣张跋扈的典型代表讨论的事情,刚下朝就传遍了京城,敦和郡主一时间成了人们争相讨论的话题。原本这事儿应该是一个两极分化的话题,但是就因为萧景昭为盛采薇仗义执言,所以京城上下对盛采薇的风评也就好了起来。你可以说盛采薇千不好万不好,但是却没人去说萧景昭不好。

也有人说萧景昭是不是喜欢盛采薇,所以才为盛采薇在朝堂之上发声,不过这种说法很快就被淹没于众人之口,毕竟任是谁都无法想象萧景昭会喜欢盛采薇那样的姑娘。

盛采薇听说自己在朝堂上被人穿了小鞋,也不气也不恼,任盛敏学给她绘声绘色地讲述,也不见丝毫怒容。

巧儿给她不疾不徐地**头皮,盛采薇舒服的像只猫一样微微阖眼,悠悠道:“这有什么好生气的,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能把对我同样的评价翻来覆去颠三倒四的翻出来炒冷饭。翻来覆去就那几个词:骄纵任性啦,骄奢淫逸啦,不讲道理啦,目无规矩啦,诸如此类的,即便是他们不说倦,我听都听倦了。追根究底都没点新鲜的。”

盛敏学吃惊:“阿姐你心这么大的吗,外面那样说你你还觉得不够新鲜?那要什么才够新鲜?”

“说我妖颜惑众?”盛采薇想了想认真地说,“那起码承认我长得好看。”

盛敏学目瞪口呆:“阿姐咱能要点脸吗?”

“你这什么意思?会不会讲话?”

盛采薇白他一眼,但美人就是美人,即便是翻白眼都别样的有韵味。

巧儿也忍俊不禁,手下也失了轻重,揪了盛采薇几根头发下来,头发像是深棕色的海藻一样,绕在巧儿的指尖。

盛采薇头皮一痛,嘶了一声坐起身来,就连盛敏学也起身,道:“阿姐你没事吧?”

盛采薇揉着脑袋说:“没事没事,。”

巧儿脸霎时一白,连忙跪在地下说:“小姐,奴婢不是故意的!”

盛采薇摆摆手:“不怪你,是我和敏学玩闹一时没注意。两根头发而已,你这般作态做什么,我又不是就这几根头发以后都不长了,起来吧起来吧,我上次把梳子梳到头发里,那时候头皮就有些隐隐作痛了,不然今日以你的力道我是不会痛的,赶明儿还需要你再给我揉揉脑袋,不然我这头发要是都掉了,我会心疼死的。”

“阿姐你把梳子梳到头发里了?”

盛采薇瘪瘪嘴,先是让巧儿起来,蹙眉幽幽道:“上次入宫我看到清河在使一个滚梳,就那个滚梳。”

盛采薇指了指妆台上的那把滚梳,巧儿意会,去为她拿过来,盛敏学一看,是一把通体温润的玉石做成的滚梳,上面是略微粗一些的密齿看着梳在头上应该挺舒服的。

“你们姑娘家用的东西实在是千奇百怪,这物件有什么用,能干嘛?”

“上次我看清河的头发梳的很顺,还微微带卷,我就问她是怎么弄得,她就拿来这个滚梳给我看,说是和田那边进贡的东西,通体是用和田玉制作的,制作不易,但是功效却很大,玉质温润,能护养头皮,我就问她讨了一把滚梳来自己用,结果忘记我头发太长了,而且那时候还在沐浴,头发都是湿的,拿这梳子往里面一滚,就取不下来了,扯得我头皮生疼,但是我这头长发留了这么多年,我又舍不得剪掉,最后喊了五六个丫鬟同时把这梳子给我一点一点取了下来。”

盛敏学佩服:“你可真的是瞎鼓捣,那头发打卷有什么用啊,回头发髻一束,谁能看得出来你头发卷不卷。”

“你懂什么,我在家又不经常束发,在家我不得漂漂亮亮的吗?女为悦己者荣,现在不忙着鼓捣自己,难不成等我死了再去鼓捣吗?”

盛家人都知道那个抄家的潜在威胁,盛敏学让巧儿先退下,问盛采薇:“阿姐,你上次那个梦,你还记得一些别的细节吗?”

“感觉自己梦到了好多,但是都不大记得了,我最后一幕就梦到我喝了太后给的毒酒,没出宫门几步就吐了血倒在了地上,我记得我吐了好大一滩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