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出没请关照 连载中

萌妻出没请关照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不是秦小缺 主角:余小溪湛时廉

《萌妻出没请关照》余小溪湛时廉章节列表免费阅读

《萌妻出没请关照》小说介绍

余小溪湛时廉是小说名字叫《萌妻出没请关照》里的主角,作者是不是秦小缺,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他是高高在上的商界帝少,冷口冷面,不近女色。她是饱受欺凌的落魄千金,遭渣男背叛,被继姐欺压。一次意外,她在路上捡到了他,从此开启了“大叔宠妻,法力无边”的外挂。绿茶出阴招?大叔鉴婊技能100%;渣男找上门?大叔虐渣指数200%!“大叔,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呀?”小丫头仰着头问。“傻瓜,因为你值得这世间最好的。”谁能想到,冰山如他,在遇到小丫头之后竟画风突变,狗粮成吨撒,宠妻甜掉牙。...

《萌妻出没请关照》小说试读

“我开会回来,顺道过来看看你。”白晟良笑着说道,“刚才你和伯母在聊什么呢?”

“哦,刚才我们在说昨天的电视剧呢。”余雅媛听他这么说,顿时放下了心,朝母亲甄丽萍使了个眼色。

甄丽萍会意起身,朝两人说道:“瞧我这记性,厨房还煲着老火汤呢……我下去看看,晟良啊,一会儿你留下吃个晚饭,明天就是周末,晚些再回去也没事的。年轻人,工作别这么拼命,总是要休息的嘛。”

白晟良眼底涌起一丝疲倦,笑了笑道:“公司最近不太平,我晚上还有个会议,就不在这里吃晚饭了。”

“不太平?”甄丽萍脚步顿了一下,狐疑地问,“怎么个不太平法?”

“有笔货出了问题,被扣在海关了……只是小事,应该很快就能解决。”白晟良道。

之前这样的事情从没有过,这还是头一遭。

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如果处理不当,很有可能让公司遭遇前所未有的损失。不过这些,白晟良是不会跟甄丽萍说的,他毕竟还没真正成为余家的女婿,公司机密不能轻易透露。

白晟良大学毕业不久,刚刚接管家族企业,正是急于证明自己能力的时候,每天不是在公司,就是在外头接见客户,多少有点冷落了余雅媛。

余雅媛脸上闪过不悦:“你这都多久没陪过我了?我想好好和你一起吃个饭,就这么难吗?是不是我怀上了你的孩子,你就觉得我跑不掉了,可以随便冷落我了?”

白晟良听了这话,有些头疼。

看着眼前妆容精致的余雅媛,他眼前竟鬼使神差浮现出余小溪清秀的脸。

余小溪从没为这种小事跟他拌过嘴,他毕业那会儿正是最忙的时候,没空去见余小溪,余小溪就经常打车去找他,给他送便当。

天气冷,她把便当盒捂在胸前,巴掌大小的脸颊被冻得红扑扑的,交给他的便当却总是暖的。

心泛起一丝细微的酸涩,白晟良晃了晃头,努力想把那道娇小的身影从脑海中抹去。

余雅媛见他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愈发不依不饶:“以前每次我生气,你都会好声好气地哄我,现在连话都懒得对我说了吗?”

“不是,”白晟良回过神,苦笑了一下,“我是在想该怎么弥补你,上次你不是看中了HarryWinston的钻石项链吗,我明天就买下,当婚前礼物送给你好不好?”

余雅媛心面上的薄怒一下就烟消云散,娇气地嗔怪:“这还差不多……”

对白晟良来说,能用珠宝摆平的女人,总归不算太难哄。

只是他没心思再在这里逗留:“你怀着孩子,不要总为了这些小事生气。把公司的事摆平之后,我会过来好好陪你吃一顿饭。乖,早点睡,我先走了,一会儿还有事要忙。”

余雅媛点点头,目送他推门而出。

想到那条HarryWinston的钻石项链,她涂得艳丽的唇勾起得意的笑容。

也就是余小溪那个蠢货,才会什么也不图,跟白晟良谈了整整一年恋爱,到头来还是两手空空一穷二白。

她可不是余小溪,她喜欢的就是白晟良的有钱有势。

现在只是一条项链而已,等嫁过去之后,那些名贵的珠宝首饰,还不是白菜似的任她挑任她选?

离开余家,白晟良坐进自己的车里,不知怎么,心竟然有点空落落的,像是缺了一角。

手机电量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耗空,他打开副驾驶座的手套箱,拿出了备用手机,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瞥见了被揉成一团塞在那里的一条围巾。

围巾是深灰色的,并不怎么起眼。

他记得,这是一年前他和余小溪刚确定恋人关系的时候,她亲手织的。

她自己也有一条款式一样颜色不同的,每次去看他的时候,她都会系上。

触摸到羊绒毛线的温软,白晟良眼里浮现一丝憧憬。

可那憧憬像是触及光明的黑暗,只一瞬就消失不见。

他缩回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抽回一支点燃,深吸了一口。

烟雾在车里弥漫,白晟良安慰自己,现在这样也挺好,自己接管了公司,一切正在步入正轨。

只要余雅媛结婚之后能收敛些,不变着法子作,自己也还是勉强能忍受的。

而此时,汉景别墅。

余小溪看着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没电自动关机的手机,吓了一大跳。

充上电开机之后,好几通未接来电跳了出来。

看到那个备注名为“爸爸”的号码,余小溪犹豫了一下,没有回拨过去。

她纤瘦的手指继续往下滑,看到闺蜜裴卉卉给自己发了不下十条短信后,连忙给裴卉卉打了个电话。

电话只嘟了一下,就被接通。

“喂,卉卉……”

“小溪你去哪了,我都快急死了!”

裴卉卉已经整整两天没听到余小溪的消息了,辅导员说有人替余小溪请了病假假,可余小溪如果生病要请假,又怎么会不告诉自己一声?

裴卉卉怎么想都觉得这件事情不对劲,她特地打车去了余小溪的出租屋,然而出租屋里空荡荡的压根不见半条人影。

只有碎花的小窗帘在风里轻晃着,晃得裴卉卉愈发着急。

她急得都只差没报警了,而余小溪这时突然打来了电话。

“我……我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余小溪结结巴巴地解释。

她不知道该怎么跟裴卉卉说这整件事,说自己去余家参加爸爸的生日宴会,险些被爸爸送给那个肥头大耳的老男人?

提及这一点,就略不过大叔救了自己,把自己带回了汉景别墅的事。

她不知道该怎么跟裴卉卉说起大叔这个男朋友,除了一个名字,她对大叔一无所知。

“你怎么不在家?手机为什么会自动关机?”裴卉卉语气焦灼地接着问。

她生怕余小溪被余家给控制住了,听说余弘扬那个老不修,为了得到资金填补公司的财务漏洞,想把余小溪嫁给一个叫卫炎彬的人。那人已经离过五次婚,还好几次因为家暴被前妻告上法庭,显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后来听说卫炎彬出事,裴卉卉心里的不安愈发明显起来。

卫炎彬出事,余小溪却不见了踪影。

余小溪到底在哪,会不会已经被余家人给害惨了?

她迫切地需要知道余小溪现在是安全的,这可是她最好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