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运绣娘:带着傻夫种田去 连载中

福运绣娘:带着傻夫种田去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翡兮 主角:王初喜陈萧

《福运绣娘:带着傻夫种田去》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福运绣娘:带着傻夫种田去》最新章节目录

《福运绣娘:带着傻夫种田去》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王初喜陈萧的书名叫《福运绣娘:带着傻夫种田去》,内容情节十分精彩,非常好看不容错过。全文主要讲述的是:王初喜哼笑一声:“爹也不用在意这许多,反正陈萧和我整日在家里就像只干活不吃食的畜生一样,也不指望着分你们一粒粮食,咱们净身出户,以后过好过差都不赖你们!”...

《福运绣娘:带着傻夫种田去》小说试读

“嘶——”

她揉了揉撞得发酸的鼻子,暗暗瞪了陈萧一眼:“你干嘛突然站在我后头?还有,你这胸口是不是塞了石板?我的鼻子都要撞塌了!”

陈萧满脸无辜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娘,娘子,我没藏石头,没藏,不信,你摸摸!”

王初喜俏脸一红,躲开了他抓来的手,闪身去将门拴好,睡到了床内侧:“傻站在那干嘛?还不来睡觉!”

“哦……”陈萧悄悄松了口气,抿着带笑的薄唇钻进了被子里。

长这么大,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为他出面,心里不自禁暖暖的。

床上多了个人就有些嫌挤了,他悄悄往外挪了挪,想了想,又挪了回去,娘子身上的味道好好闻,甜甜的,他要靠近点……

王初喜翻了个身不理他,但手中还是握着那半把剪刀。

贴着大红喜字的纸窗破了一个洞,一双怨毒的眼睛自洞口一闪而过,可惜窗内的两人背对着窗子,并没有看见,只是贴在王初喜背后的陈萧似有所觉,抬起头满脸茫然地看了看身后。

提心吊胆了一夜,倒也没发生什么意外,她醒来的时候,枕边的位置已经凉了,陈家小院子里传来了陈家婆子姜氏的声音。

“太阳都快晒**了,还能偷懒呢!怎么着,还等着我这个做婆婆的给你烧火做饭呢?”

王初喜赶紧从床上爬起来穿衣洗漱,一推开房门,就看见姜氏板着脸,朝翻了个白眼就走开了,一边摆弄着菜地,一边和大儿媳闲磕牙。

小姜氏是姜氏的娘家侄女,关系自然亲厚些,不知道姜氏和她说了什么,她突然抬起头,阴恻恻地打量着王初喜的眉眼,转而又一声不吭地低下头。

王初喜抿了抿唇,进了厨房。

米面是早就从柜子里取出放在灶台上的,她翻了翻,皱起了眉头,这分量看着,好像不太够,可琢磨着这应该是姜氏拿出来的东西,多少分量她心里应该是有数的,也许是家里有谁不在家吃早饭呢。

她不作多想,卷了袖子就生火做饭,这些事儿难不倒她。

烧好了一锅开水,她将两个粗瓷碗洗干净,从房里取了两颗饴糖在水里化开,端着茶碗进了堂屋。

陈老爷子坐在堂屋里抽着旱烟,见到她来,只是轻轻抬了抬眼皮。

王初喜神色有些尴尬,恭恭敬敬地给他端了碗糖水:“爹,儿媳给您敬茶,您请喝茶。”

举在半空中的茶碗顿了好久,陈老爷子这才睁开眼,慢慢悠悠地接过茶碗,放到唇边抿了一口,突然重重地把碗撂下。

“这碗里放了好些糖,不要花银子的吗!持家过日子,最讲究节俭,往后可不要这般大手大脚了!”

王初喜满脸的愕然。

农家人喝不起茶叶她是知道的,但这饴糖是昨日新房里剩下的,更何况现在并非灾年,寻常人家日日喝也是划得着的,她就是想着总比一碗清水要味道好点,怎么就成了不会过日子了?

这才新婚第二日,公爹就指责儿媳不会过日子,传出去,她还要不要脸面了?

她深吸了口气,憋着一口恶气应了下来,端着另一碗糖水转身去找姜氏。

而婆婆姜氏就更可笑了,儿媳敬茶,不要回院子里喝,要在外面的菜地。

王初喜就跪在满是湿土的菜园子里,当着周围邻里各种意味的注目下,看着姜氏站在田头慢慢将一碗糖水喝完,而后再说出跟陈老爷子差不多的话。

王初喜当时那个心……

这陈家都是些什么人啊?

她匆匆应了两声,转身又回厨房烧早饭,一到院子里,就看见傻子陈萧换了一身粗布短打,身后背着两捆柴火,洗得发白的粗布衫早已被露水打得湿透了,他却恍若未觉。

而跟着他一起回来的是抄着两只闲手骂骂咧咧跟在他身后的陈茂,不说帮陈萧背一捆柴了,连柴火掉在地上都不捡,还逮着陈萧一通骂。

从睁开眼到现在,陈萧不知道干了多少活计了,可到了吃饭的点,王初喜看着姜氏分到自己面前的一碗粥汤,而陈萧已经自觉地到院子里劈柴时,她彻底忍不了了。

“哗——”

她端起面前的粥汤泼在地上,将手里的粗瓷碗砸在了饭桌上,从陈萧手里抢了斧子一斧子劈在了堂屋的桌上。

“婆婆公公这是要逼死我和相公吗?我和相公干了一早上的活,不说粥汤里连粒米都看不见,相公连碗都不用给了,这还吃什么饭?大家都别吃了!”

陈家的大儿媳和姜氏早就抱成了一团,哭得惊天动地。

“天杀的丧门星啊!这才进门第二天,就敢拿斧头劈桌子了,这要是再过两天,是不是就得劈我和老头子的脑袋了?”

小姜氏眼珠子一转,附和着姜氏的话,满脸愤懑地指着王初喜痛骂:“像什么样子?这像个什么样子!二弟这简直就是娶了个女煞星回来!娘别哭,待会儿媳就去找王家问问,他家是不是就这么教女儿的!”

姜氏像是被提点了一般,拍着大腿站了起来,拉着大儿媳就往外走:“我现在就去找王家算账去!当初我可是救了李翠花一条命,她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要算账是吧?好啊,”王初喜把斧头从桌边拔了出来,抱在怀里似笑非笑:“那咱们不如去请村里的乡邻们评评理,谁家儿媳新婚第二天就要因为一颗饴糖被公婆连着教训不会过日子的,谁家儿媳新婚第二天干了半天的活就只能喝碗粥汤!”

“你,你!”姜氏指着王初喜捂着胸口,一副要被气晕了的样子。

陈萧也像是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走到王初喜身边拉了拉她的袖子,满脸的不知所措:“娘子别,别生气,我力气大,多干活,多干活家里才有饭吃,多给娘子吃……”

王初喜一阵心梗,夺过自己的袖子狠狠瞪了他一眼。

姜氏一见自己的儿子竟然说出这种话,气得脱了鞋子就要打他:“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白养了你这么大,整天就知道在家吃闲饭,一点挣钱的本事都没有!我还不如打死你……”

“够了!”陈老爷子面上有点挂不住,一拍桌子怒声道:“一大早闹成这样,像什么样子!都给我安安静静地坐下吃饭!谁也别吵吵!”

姜氏和大儿媳小姜氏脸上讪讪,瞪了王初喜一眼,讷讷地回到桌边坐下,还没等继续分粥,就见盛粥的陶盆被人端去。

王初喜在陈萧手里塞了两个碗,捞了两勺盆底的米粒放进碗里,又拿了两块烙饼,这才推着他往外走:“走,我们回房吃去!”

“这!老头子,你看这两个不识好歹的东西!”

姜氏气不过,恨恨地指着离开的二人,一旁一直没有吭声的陈茂目光贪婪地盯着那窈窕的背影,眼中闪动着只有他自己才懂的暗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