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天天要休夫 连载中

医妃天天要休夫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尘烟 主角:白晚舟南宫丞

白晚舟南宫丞免费阅读无弹窗_医妃天天要休夫全文免费阅读

《医妃天天要休夫》小说介绍

独家小说《医妃天天要休夫》是尘烟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晚舟南宫丞,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风光无限的医药生物学三料博士后被个医闹一刀毙了命,落落魄魄穿越成了淮王府弃妃。丈夫不疼,小姑子不爱,还有绿茶等级十八级的白莲前女友。身怀绝世医术,救人被误会,不救人等着砍头,日子从未这么憋屈过!“咱俩三观不对、八字不合,勉强在一起不会幸福!”“女人,是你使诈逼迫本王娶的你,现在主意一变又要和离,有那么便宜的事吗?”...

《医妃天天要休夫》小说试读

啪!

阿朗想都没想就打翻了白晚舟手上的碘伏,又将白晚舟从床边迅速拖开,若不是碍着她的身份,阿朗恨不得也狠狠扇她几个耳光。

这个女人,太狠毒了!

拖拽的过程中,白晚舟的后脑勺被扯到,头部血管丰富,原本已经结痂的伤口顿时又开始血流不止。

可白晚舟注意不到自己的伤势,她只是心疼那瓶碘伏,也不知药箱会不会再给药了,那瓶碘伏是多么珍贵啊!

阿朗看到床边还有几粒丸药和一包药粉,夺到手中,意欲全部毁掉。

白晚舟心提到了嗓子眼,那可是给赖嬷嬷救命的消炎药和止血药!

要是被毁了,赖嬷嬷铁定熬不过今晚。

她也顾不上解释,扑到阿朗身上就开始抢,阿朗见她披头散发疯疯癫癫的样子,越发气愤,狠狠将她推倒在地,恼怒的道,“我真是瞎了眼了!”

说着,便将药全部扔到窗外。

白晚舟伏在地上,痛得难以动弹,不流泪,可情绪根本压不住,只能紧紧咬着唇瓣,很快一股咸腥钻入口中,唇被她咬破了。

“王妃既然心术不正,这屋里就别呆了,还是出去跪着忏悔吧!”阿朗愤愤道。

“朗侍卫、王、王妃是在救老身啊……”赖嬷嬷不知什么时候又醒了过来,看到眼前情景,便猜到发生了什么,她急得要命,既担心白晚舟为了她再次受伤,又怕自己的救命药被丢了。

阿朗怔了怔,“嬷嬷,您说什么?”

赖嬷嬷无力的捶了捶胸,“王妃是在救治老身啊!太医来之前,也是王妃替老身先缝合了伤口,要不老身早见阎王了。你们鞭笞王妃的时候,老身想起来阻止,可是眼睛怎么都睁不开呀……”

阿朗这下彻底懵了,王妃,竟是在救嬷嬷?

他不禁回忆起昨晚的事,他去请太医的时候,嬷嬷腿上伤口又深又长,血流不止,可是带着太医回来时,伤口确实不流血了。

难道,真的误会王妃了?

阿朗看向趴在地上沉吟的白晚舟,滚了滚喉结,“王妃……”

白晚舟用虚弱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道,“把药捡回来,红色药丸口服四粒,白色药粉敷在伤口……”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很快就听不见了,竟是昏迷过去。

阿朗隐约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错怪了人,连忙到院外找回了药,放在灯下研究,想确定药是真是假,只是看半天也没看出什么门道来。

赖嬷嬷急道,“快拿来给老身服用,若有问题,老身自负生死。”

阿朗只好半信半疑的按照白晚舟所言把药给赖嬷嬷用了,弄好赖嬷嬷,他才想起看地上的白晚舟,手刚碰到白晚舟,就被烫得缩了回来。

这哪里还是个人,根本就是个火炉!

阿朗想起从驻府大夫哪里拿回的退热药,房中有现成的药罐,连忙煎出浓浓一碗灌白晚舟喝了。

赖嬷嬷说什么也不让白晚舟再瘫在地上,将床让出一半,命阿朗将白晚舟搬了上来。

阿朗很郁闷,本来只要看一个病号,现在变成两个,还都是重症,不管哪个出了问题,都是他兜不起的,难啊!

这一夜,兵荒马乱。

好容易熬到了天亮,赖嬷嬷一觉过后竟退了热,气色也回了三分,倒是白晚舟睡得昏昏沉沉,高热也退不下去。

阿朗也不敢向南宫丞禀报,只打了毛巾把子不断给白晚舟擦拭额头,擦到日头爬上树梢之时,白晚舟终于醒过来了。

“王妃,您好些没?”阿朗颇感愧疚的问道。

白晚舟烧得头痛,身子上的痛楚也一阵阵的,只张了张嘴,“渴。”

阿朗连忙去倒水,白晚舟见赖嬷嬷还在睡着,便摸了摸腰间,药箱果然应声出现,里面多了退烧药,止疼药,还有几支注射用高效抗生素。

白晚舟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这药箱,是会更新的。

这就意味着,不怕药物用完就没有了。

火速往嘴里塞了几粒退烧药和止疼药,阿朗便回来了。

白晚舟就着水把药咽了下去,便把头偏到里面假寐,不再理会阿朗。

阿朗知道王妃是记恨自己昨夜误会她,也不好意思解释,只挠了挠头,站在床边守着两人。

等赖嬷嬷醒了过来,白晚舟才起身,拿出一根针管,“嬷嬷,我现在要给你打消炎针。”

赖嬷嬷看到那针头,有些怵得慌,但白晚舟昨夜给她治疗后,现在她确实感觉好了许多,便想也没想道,“打吧,随便打。”

白晚舟一笑,不知是不是因为苍白,笑容显得有些凄楚,“也不是随便打的,你把袖子卷起来,得打胳膊。”

给赖嬷嬷打完,白晚舟硬着头皮给自己也打了一针。

阿朗在旁看着白晚舟手起针落,惊得嘴巴都张大了,这是什么古怪医术?

但是看起来,两人确实都比昨夜好了很多……

为表心中的亏欠,阿朗道,“王妃,对不起,大家都误会你了。属下这就去向爷解释清楚,您是在救嬷嬷,不是在害嬷嬷。”

白晚舟摆摆手,“不必。你要是真觉得对不起我,我救赖嬷嬷之事,就帮我保密。”

阿朗愣了愣,“为什么?”

被人冤枉的感觉很好吗?

白晚舟冷冷道,“你家爷对我的偏见不是一天两天,他更愿意相信我是害嬷嬷的人,多解释无益。”

白晚舟的话让阿朗无言以对,因为她说的是事实。

爷是极聪明的,昨夜的事,仔细想想,便有很多疑点,可他并不追查,只凭赵二家的几句话,就狠狠责罚了王妃,可能,只是借此机会给白晚舟一点教训吧。

“那属下送您回轻舟阁休养,爷那头,属下就说您重伤在身,跪了一夜昏迷过去,相信爷不会再为难您。”

白晚舟“嗯”了一声,留下几粒退烧药和止痛药,对赖嬷嬷道,“起热就吃这个,止痛药一天三次,晚上我会来再给你打针。”

赖嬷嬷知自己两脚已从鬼门关拽回来了,对白晚舟感激涕零,“王妃是老奴再造父母,待老奴好了,定拿下半辈子好好报效王妃!”

白晚舟不置可否,前世,在她手下乞命的病人不计其数,事后有送钱的,有送礼的,也有送人情的,她从未收过任何,这也是她的原则之一。

可是这一次,她决定先收下赖嬷嬷的承诺,这个时代,这个世道,不是她凭一身医术就能安然无虞的,多些保障总归不会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