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主角是沐颜陆琛的小说 《爱你是我最深的痛》 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19-06-12 09:39:10

《爱你是我最深的痛》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沐颜陆琛的小说是《爱你是我最深的痛》,它的作者是应欢欢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陆琛坐在沙发上一手揽着我一手抽烟,神色晦暗。我从他怀中坐起来,揉了揉眼睛。他发现我醒了,偏头看过来,开着玩笑说。“上班时间睡觉,罚钱。”我们离得很近,我能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打在我脸上,这种感觉极其不舒......《爱你是我最深的痛》第九章我希望你听话一点免费试读陆琛坐在沙发...

《爱你是我最深的痛》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沐颜陆琛的小说是《爱你是我最深的痛》,它的作者是应欢欢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陆琛坐在沙发上一手揽着我一手抽烟,神色晦暗。我从他怀中坐起来,揉了揉眼睛。他发现我醒了,偏头看过来,开着玩笑说。“上班时间睡觉,罚钱。”我们离得很近,我能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打在我脸上,这种感觉极其不舒......

《爱你是我最深的痛》 第九章 我希望你听话一点 免费试读

陆琛坐在沙发上一手揽着我一手抽烟,神色晦暗。

我从他怀中坐起来,揉了揉眼睛。他发现我醒了,偏头看过来,开着玩笑说。

“上班时间睡觉,罚钱。”

我们离得很近,我能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打在我脸上,这种感觉极其不舒服。其实在内心深处,我是拒绝与陆琛有太亲密的接触的。

我抬手看了一眼表,三点一刻。“还没到你吃饭的时间,现在是该我休息。”我被他的烟味呛到了咳了两声。

他对我的话未做评论,探出身子把烟掐灭扔在烟灰缸里。

“你和煜霖还在联系吗”陆琛问得波澜不惊,话中却暗含风起云涌。

如果联系指的是互换信息,我没有。如果指的是陆煜霖一厢情愿的给我打电话,发短信,那就是有。

陆琛为了斩断我和陆煜霖的关系,连那样下作的手段都使出来了。他如果知道我还和陆煜霖有联系,不知又会发什么疯。

“没有,”我斩钉截铁的说,“他就是个渣男,再说他老婆上午还说我是送外卖的。”

“没有就好。你不想举办婚礼我同意了,我希望你也听话一点。”他依然很平静。

他的态度让我有些害怕,是一种夏日暴风雨将来的感觉,“怎么了,突然你这么问?”

“他要和子婕离婚,希望不是因为你。”

我直视着他的目光说,“我自认为不是绝世大美人,不至于让他念念不忘到现在。你们有钱人的女人那么多,几个月他身边不知道又换了多少人了,你为什么还在认为是因为我?”

他转过头去直视着前方,“因为你太鲜活了,物质得到了极度的满足后,人就会变得麻木。和你谈恋爱,或者说你的整个人整个世界都让他觉得十分新奇,直接刺激着他的所有的感官,让他有一种这才是活着的感觉。可是他又害怕你的世界,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和周子婕结婚,是他自愿的。我控制了他的经济,他就抛弃你慌忙的回到富人的世界了。”

我皱眉说,“我小时候特别喜欢一个洋娃娃,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它的样子。可是我妈觉得它太脏了就偷偷把它藏起来了给我买了一个新的,据我妈说我也很喜欢那个新,但是我对那个新的没有一点记忆。你……”

我还没说完,他突然转过来,眼中带着笑意,“你是想说不应该强行分开你们,而是应该等他玩腻了自己把你忘了,不然他会一直想得到你。”他话一顿,“男朋友结婚,新娘不是自己,你好像并不怎么难过。”

我白了他一眼,“我又不是在拍电视,以情爱为生活的唯一主题。白天要吃要喝要挣钱,难过这种事情留到晚上就好了。”

陆琛整个身都侧过来,手搭在靠背上,饶有兴致的说,“你白天可以努努力把陆煜霖勾回去,钱的事情不就解决了吗?”

“你,陆琛叔叔,聚美集团的总裁,会让我,沐颜一个你们说的穷人家的姑娘,成功勾引到你侄子,陆煜霖,聚美集团的接班人吗?”我没有好气的说。

陆琛回答的很干脆,“不会。”

那不就得了,不想再看到他。他掰回我的脑袋说,一本正经的说,“沐颜,我们结婚的时候没有公证财产,也没有签任何婚前协议,现在我的财产是夫妻共同财产。”

我一时反应不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愣愣的说,“所以我们不是协议结婚。如果你这是为了那件事才这么做,大可不必如此。虽然那对我真的很重要,但是在这个时代男欢女爱是很正常的,而且我怎么都不会把它变成一场物质的交易。一开始我只是想报复陆煜霖,不然我什么都不会选的。”

陆琛嘴角上扬,他很少笑,就算笑也只是带着微微的笑意,他笑起来衬得眉眼更加好看。“我刚才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现在看起来我一点都没错。”

原来他只是为了试探我,亏我还说的那么认真。怒气上头,我没忍住,“陆琛你这个王八蛋。”

“还是跟在煜霖身后的那个低眉顺眼的小姑娘可爱些。”他莫名其妙的揉了揉我的头发,像一个充满疼爱的长辈。

他总是一副成熟内敛的样子,我不禁想二十多岁的陆琛是什么样子,是不是有年少冲动和青春热血。

他从西装里拿出一张卡片递给我,“密码是我电话号码的后六位。”

我不知他何意,摆手拒绝,“我不要你的钱。”

“我的一切消费都从这里出,你不要就算了。”作势就要收回去。

当然要了,他半个月的饭钱都快把我掏空了。要不是碍于情面,我早就问他要了,我一把把卡抢了过来。

他站起来了理好身上皱褶说,“走吧,去拿衣服。晚上有个宴会,你和我一起去。”

我正在做为生活助理到底有没有陪老板参加宴会的义务,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我以什么身份去这个宴会?”

“你随意。”他无所谓的说。

随意,很好。

“陆总,地址是什么,店叫什么名字。”我掏出我的小本本准备做笔记。

“我和你一起去。”

没有想到他说的拿衣服是给我拿的,礼服简约大方,是我喜欢的风格。

只是这布料,分明是和他的领带是一块布料。

这不是摆明了说我和他关系不一般。

“我不想……”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陆琛便做了噤声的动作。

“我刚说了希望你听话一点,不可能事事都由着你。”

我不知道该怎么反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抗拒和他以暧昧的关系出现别人面前。

“我不想去面向民众曝光率特高的宴会。”

“是学术界拉赞助搞的,没有曝光。”他解释道。

这种被人控制的感觉真的太不好了。

宴会来了不少商场上的大佬,陆琛刚一露面周子婕就笑吟吟的迎了上来。

看见到挽着陆琛的我,她明显愣了一下,笑容瞬间僵硬在脸上。

“叔叔,你怎么把她带来了?”

小说《爱你是我最深的痛》 第九章 我希望你听话一点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