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安锦凉沈泽庭by梦里寻花 爱在心口难开小说阅读

时间:2018-10-10 15:30:14

《爱在心口难开》小说简介《爱在心口难开》由梦里寻花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安锦凉沈泽庭,内容主要讲述:结婚前,安锦凉告诉自己,嫁给沈泽庭会幸福一世。结婚后,安锦凉告诉自己,嫁给沈泽庭要听话懂事。安锦凉还告诉自己……沈泽庭会爱上自己,直到她亲眼看到,自己的丈夫与人行鱼水之欢。一直紧绷的弦——崩了。“为什......《爱在心口难开》第一章沈泽庭,我爱了你整个青春免费试读结婚前,安锦凉告诉自...

《爱在心口难开》小说简介

《爱在心口难开》由梦里寻花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安锦凉沈泽庭,内容主要讲述:结婚前,安锦凉告诉自己,嫁给沈泽庭会幸福一世。结婚后,安锦凉告诉自己,嫁给沈泽庭要听话懂事。安锦凉还告诉自己……沈泽庭会爱上自己,直到她亲眼看到,自己的丈夫与人行鱼水之欢。一直紧绷的弦——崩了。“为什......

《爱在心口难开》 第一章 沈泽庭,我爱了你整个青春 免费试读

结婚前,安锦凉告诉自己,嫁给沈泽庭会幸福一世。

结婚后,安锦凉告诉自己,嫁给沈泽庭要听话懂事。

安锦凉还告诉自己……沈泽庭会爱上自己,直到她亲眼看到,自己的丈夫与人行鱼水之欢。

一直紧绷的弦——崩了。

“为什么?”安锦凉看着正在扣纽扣的男人,心头却似刀割一般。

这张脸一如往昔的完美,这个人还是往日躺在她身侧的男人,但他身上的痕迹却再也无法抹去。

安锦凉一步步地走向了沈泽庭,努力保持着自己端庄的笑容,可眼泪却不听使唤地落了下来,“三年了,我以为我可以打动你,我以为你哪怕不爱我,也会给我留一丝颜面,可你呢?沈泽庭你还是人吗?”

“安锦凉,你发什么疯?”沈泽庭冷眼看了眼安锦凉,抬步走出了房门。

“啧啧……”那与沈泽庭欢好的女人,下了床笑盈盈地走到了安锦凉的面前,弯起眉眼,浅笑道,“还真是要谢谢姐姐,替我照顾泽庭三年,往后他由我来照顾,至于姐姐您,想来也没得去处,到时候我会让泽庭为你留些补助的,也免得旁人说我跟泽庭不近人情。”

“你**!”安锦凉无法理解这世间怎么会有这般恬不知耻的女人,明明是她偷了她的丈夫啊!

谁知那女人却脸色忽然一变,对着她嘲讽道:“真正**的人是谁?安锦凉难道你忘了,你跟泽庭的这一桩婚约,是怎么来的?不也是**地利用你的家族,威逼来的?”

安锦凉闻言身子一僵,抬起手反手便是一巴掌,谁知在她打下那巴掌时,沈泽庭从门外走了进来,目睹了一切,安锦凉瞬间慌了。

她上前拉住沈泽庭的手,企图解释,却头皮一紧被沈泽庭抓着头发,甩在了地上,肚子直接砸在了茶几上。

“安锦凉我的女人,也是你敢打的?”沈泽庭搂着身侧的女人,转身直接走了出去,走时那女人回头看了安锦凉一眼,唇口无形地张开,无声地吐了几个字,却让安锦凉浑身一冷。

她说:“我叫夏季。”

夏季,那个沈泽庭的初恋,被她逼走的女人,是她回来了。

“泽庭!”安锦凉试图站起身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下一滩血水,不禁浑身僵硬,“孩子……我的孩子。”

安锦凉跌跌撞撞地爬起来,正走到楼梯,却看到了在楼下拥吻的二人,身子一晃从楼梯上滚落下来,当她滚到楼下的那一刻,只剩下了一丝意识。

听到的却是,沈泽庭说:“晦气。”

她原来在沈泽庭眼前,只剩下晦气两字……

不知睡了多久,安锦凉醒了,看着雪白的房间,眼底只剩下了空洞,她的孩子没了,是她给作没了。

“安锦凉离婚吧。”沈泽庭说。

安锦凉看着砸在她面前的离婚协议书,呆呆地看向了沈泽庭,干涩的唇微微张开,“好。”

“我不会给你一分的财产。”他继续说。

安锦凉浅浅一笑,缓缓地坐起来,拿起了桌子上的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沈泽庭,安锦凉爱了你一整个青春,却斗不过夏季短短的半年,我……认输。”

沈泽庭垂下了眸子,没人看到他插在裤袋的里的手,早已攥成拳头,更没人看到他被眼睛遮挡住的双眸,泛着血丝,他仿若没听到一般,拿起了桌上的离婚协议书,转身打开了门。

“安锦凉,你自由了。”

风吹散了那句话,却还是传到了安锦凉的耳朵里,使得她喷笑出声,她如同一个疯子一般,在床上笑个不停,又如同疯子一般,哭的不成样子。

这一天,安锦凉失去了婚姻,同时也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也失去了自己唯一的……父亲。

……

这一天雨下的很大,当安锦凉从医院赶来的时候,安镇南已经下葬,而身为女儿的她却是最后一个人知道,看着自己的丈夫,哦该成为前夫的沈泽庭为她的父亲操办丧事时,安锦凉不知心里头是什么感觉。

只觉得倍感凄凉,而这份凄凉也在眨眼间被沈泽庭吹散。

“安锦凉,这是你父亲生前的医嘱。”沈泽庭将遗嘱交给了沈泽庭,而她也失去了一切,余下的只有这安家老宅与一百万的现金。

安锦凉一步步朝着沈泽庭走去,望着他笑问道:“安氏是你的?”

“安锦凉我只以为你蠢,没想到你还眼瞎,遗嘱不是很清楚?”夏季从一旁走了出来,抱住了沈泽庭的手,鄙夷的看向了安锦凉。

“因为眼瞎,所以我看上了你身边的男人。”说完这话安锦凉擦过沈泽庭的身边,朝着墓地走去。

夏季抬起腿,绊了安锦凉一脚,看着安锦凉狼狈地倒在了地上,转过身望着沈泽庭,柔声道:“泽庭我们走吧,你还欠我一个婚礼呢~”

雨很大打在了安锦凉的身上,打湿了她整个身子,也打碎了她为沈泽庭曾经狂热而固执的心,碎了就真的没了。

沈泽庭,你真狠……

夏季拉着沈泽庭没走几步,就在大门口,沈泽庭停了下来,斜了眼依旧抱着手臂的女人,薄唇轻启:“滚。”

夏季的脸色瞬间一僵,不可置信地看着沈泽庭,强撑着笑容,问道:“泽庭你是怎么了?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对?”

“夏季,我喜欢聪明的女人,而你……”沈泽庭扫了眼夏季,薄凉的眸子中划过了一丝冷凝,“聪明过头。”

夏季垂了垂头,咬着牙看向沈泽庭却见他的目光,却落在了那个在雨中跌跌撞撞,站起来的安锦凉身上,夏季笑了,“沈泽庭是你逼走她的,你现在还想把她圈禁在身边不成?”

沈泽庭没有回话,只是握着雨伞的手攥紧了一分,薄唇依旧紧抿着。

呵……安锦凉,你可真是个废物。沈泽庭想着,目光有几分飘,良久转过身看着依旧站在身边的夏季。

安锦凉转过头看着不远处的二人,问道:“沈泽庭,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沈泽庭看了过来,与安锦凉的目光交替在一起,两人隔着十米的路,看着对方,直至沈泽庭回了一句,“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