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爱在心口难开安锦凉沈泽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18-10-10 15:30:46

《爱在心口难开》小说简介主角是安锦凉沈泽庭的小说叫《爱在心口难开》,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梦里寻花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夏季闻言,愣了一下,随即道:“许是安锦凉的下属吧!”她并不知道安锦梁今天忽然带过来的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只是一味的想要防止安锦凉,再给她耍什么花招。可她身旁的方律师却觉得没有那么的简单,安锦凉他并不了解......《爱在心口难开》第十二章父亲的死因免费试读夏季闻言,愣了...

《爱在心口难开》小说简介

主角是安锦凉沈泽庭的小说叫《爱在心口难开》,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梦里寻花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夏季闻言,愣了一下,随即道:“许是安锦凉的下属吧!”她并不知道安锦梁今天忽然带过来的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只是一味的想要防止安锦凉,再给她耍什么花招。可她身旁的方律师却觉得没有那么的简单,安锦凉他并不了解......

《爱在心口难开》 第十二章 父亲的死因 免费试读

夏季闻言,愣了一下,随即道:“许是安锦凉的下属吧!”

她并不知道安锦梁今天忽然带过来的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只是一味的想要防止安锦凉,再给她耍什么花招。

可她身旁的方律师却觉得没有那么的简单,安锦凉他并不了解,也是第一次见面。但看那个女人一脸的自信,以及眼底的淡定,不由地令人有些胆怯。

这样的想法,还是他第一次有。

“夏小姐,您真的不认识原告人身边的那个女孩子吗?”方律师心中有一丝不好的预感,因此就又不确定地问了一下。

夏季点了点头,略有些不耐烦,但是想到这个方律师还是有几分刷子的,肯定地道:“是啊,方律师我们是合作伙伴,我怎么会骗你呢?不过,方律师为何会那么在意那个女孩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方律师点了点头,当他正要开口的时候,却听到一声脆响。原来是法官大人已经入座,各位公职人员也都入座。

不远处的旁听席上,甚至还有一些媒体。不过,这里确实法庭,不允许任何拍摄设备进来。记者又怎么样?

夏季看见了以后,皱紧了眉头,心中有些不悦,心道:看来安锦凉真的是有备而来。

不过,当她看到身边的方律师时,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

不过是违约而已,难道就是自己一个人的责任吗?

哼!

可似乎老天就像是故意在和她作对一样,先是安锦凉的辩方律师状告夏季违约,机关被方律师反驳了回去。

不曾想,安锦凉身边的那个女孩子突然站起身来,道:“夏季手中的设计图,不是她自己画的,是她偷了我的!”

此言一出,众人都惊呆了。

就连端坐在座位上的法官大人,也愣了几秒。他急忙翻看手中的资料,的确看到有一张是原告人状告被告人偷窃作品的一项。

夏季呆呆地望着那个看似文静的女孩儿,脸色苍白起来。

方律师看他的反应,顿时明白了起来。原来,这个夏季竟然对自己都没有说实话。既然她的设计图是偷窃别人的,那么这场官司肯定是输定了!

不行,他绝对不能输,若是他输了,那么肯定会在本市造成轩然**,不但影响律师事务所以后的名誉,就连自己以后的声誉也会被连带上!

唉,方律师此时后悔的不得了,后悔自己不应该被金钱所诱惑。这下好了,很有可能得不偿失。

“夏小姐,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张作品的来历呢?”方律师低声问道。

夏季脸色涨红起来,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话来。

方律师眼中闪过一丝焦虑,并向法官申请了休庭。

看着夏季和她的律师已经方寸大乱,安锦凉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只见她抓起身旁女孩子的手,并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说:“静雯,不要害怕。相信法律是正义的,你的作品,任何人都不能夺走!”

名为静雯的女孩儿抬起头来,眼中含着热泪,感激地说道:“锦凉姐,谢谢你这么帮我!”

安锦凉笑了笑,并摇头道:“不,我只是夺回一些属于我的东西,并没有帮你。而你,也是在捍卫自己的作品,你不用感激任何人,要谢就谢谢你自己,毕竟那张设计作品,是真的好!”

静雯闻言,心中一暖,眼泪瞬间掉落下来。

自从她的作品被夏季偷窃了以后,她求告无门。

夏季竟然还命人偷偷地跟踪她,只要看着她去报案,就会电话和短信威胁她,甚至还将她父母的信息以及照片发给她,以此来作为威胁。

整整一周的时间,静雯都是在担惊受怕的渡过的。

还好,还好老天爷是善良的,让安锦凉找到了她,还帮她,找回自己的清白。

当安锦凉一走进卫生间的时候,就看到夏季正一脸焦急地躲在角落里打电话。

“泽庭,你听我说,泽庭?”

夏季一回头,就看到安锦凉正透过镜子在看着自己,并且是一脸笑意,她顿时怒从心起,道:“安锦凉,你太过分了!”

“什么?”安锦凉像是听到了一句不可思议的话。“夏季,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你没有必要再在我的面前装下去。到底是谁过分,你的心里还不清楚吗?”

夏季被她的一句话堵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良久才说:“安锦凉,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你真的以为当初是我逼走了你吗?难道,沈泽庭半分责任都没有吗?你现在这般咄咄逼人,就不怕遭报应吗?哼,你不要忘记了,你父亲是怎么死的!”

她父亲的死,是她心口永远的痛,当初她便发誓,一定要找出真相。

安锦凉闻言,脸色顿变,立即上前一步,精明的凤眸里写满了愤怒,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夏季看她反应这么大,眼睛转了转,心中顿时有了计较,嘴角开始露出一丝冷笑,并道:“呵呵呵……什么意思?你这么聪明,怎么会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呢?”

“夏季,你给我说清楚,我父亲的死,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安锦凉心中有些焦急,不由地问道。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你现在这样对我,就算我知道些什么,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夏季冷笑着说道。

安锦凉闻言,立即止住了想要开口再问的想法,神色也恢复了正常,并道:“呵,不说也罢,父亲的死我会查清楚,也相信事情总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说罢,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夏季望着她的背影,心在一点一点的变得冰凉。

“喂,安锦凉,你难道真的不想知道你父亲的死吗?”夏季突然开口叫住她大声地道。

安锦凉停下了脚步,但并未回头,用冰冷的声音回答说:“真相我自查明,就不劳你费心了!”

夏季听了之后,气得差点把自己的手机给摔了。

静雯在法院还有些胆怯,并且一看到夏季的那些保镖,就胆战心惊起来。当她看到安锦凉从卫生间内走出来以后,急忙迎上前去,有些怯弱地道:“锦凉姐,你没事吧?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那个夏季欺负你了?”

望着眼前这个善良的女孩子,安锦凉笑着摇了摇头,并安慰她道:“你放心,她还没有那个能力!”

父亲的死他自会调查清楚,但是也绝对不会任由自己夏季利用。她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安锦凉了,早在自己的孩子死了之后,她唯一的想法就是,调查父亲的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