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爱在心口难开免费试读 安锦凉沈泽庭小说章节目录

时间:2018-10-10 15:31:36

《爱在心口难开》小说简介主角叫安锦凉沈泽庭的小说叫《爱在心口难开》,本小说的作者是梦里寻花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三年了。安锦凉站在机场看着人来人往,听着机场里熟悉地旋律,心里头却没有重回故乡的喜悦,有的只是沉闷,如果可以她不想回来。“阿凉,怎么傻站在这里?”苏子安推着行李箱看着站在身侧的安锦凉,微微叹了口气,伸......《爱在心口难开》第二章沈泽庭我们可以耗一辈子免费试读三年了。安锦...

《爱在心口难开》小说简介

主角叫安锦凉沈泽庭的小说叫《爱在心口难开》,本小说的作者是梦里寻花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三年了。安锦凉站在机场看着人来人往,听着机场里熟悉地旋律,心里头却没有重回故乡的喜悦,有的只是沉闷,如果可以她不想回来。“阿凉,怎么傻站在这里?”苏子安推着行李箱看着站在身侧的安锦凉,微微叹了口气,伸......

《爱在心口难开》 第二章 沈泽庭我们可以耗一辈子 免费试读

三年了。

安锦凉站在机场看着人来人往,听着机场里熟悉地旋律,心里头却没有重回故乡的喜悦,有的只是沉闷,如果可以她不想回来。

“阿凉,怎么傻站在这里?”苏子安推着行李箱看着站在身侧的安锦凉,微微叹了口气,伸手拦过安锦凉的肩膀,说道,“已经过了三年,你还放不下吗?你难道要在国外逃永远吗?”

安锦凉斜了眼苏子安,带上了墨镜,红唇轻轻勾起,“苏子安,你的手还想留吗?”

“我的小姑奶奶,小的全靠这双手养家糊口了,这手要没了,谁来养你?”苏子安夸张地在安锦凉身侧演绎着,那模样谁还能看的出,这是那个举世闻名的钢琴王子。

安锦凉摇了摇头,推着行李朝着门外走去,苏子安见此连忙跟了上去,望着安锦凉的眸子却透着诉不尽的宠溺。

若说沈泽庭是安锦凉的劫,那安锦凉便是苏子安心头的那颗朱砂痣,是他一生所追求的光,当年是他错失了安锦凉,如今他要将安锦凉捧在手心之中,谁都不能再伤害他的姑娘,哪怕是沈泽庭也不能。

安锦凉不知苏子安心中所想,只是上了苏子安准备的车,摘下了墨镜看着窗外,思绪有几分飘,一颗泪无声落了下来。

三年了,她在国外学习设计三年,取得了不小的成绩,但在这A市,她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失败者。

失去了爱情,失去了父亲,失去了……孩子。

“阿凉,沈泽庭跟夏季要订婚了,所以……”苏子安轻声说道,生怕打击到安锦凉。

安锦凉扭过头朝着苏子安看了一眼,伸手扯了扯苏子安的脸颊,唇边扬起了笑容,“子安,我已经不是三年前的我,他也不是三年前的他,你忘了我这次回来的目的了吗?”

苏子安心头一紧,甚至有些后悔告诉安锦凉那件事。

“开车吧,我想早点回家倒时差。”安锦凉揉了揉苏子安的头发,收回了手靠在靠垫上闭上了双眼,渐渐睡了过去。

苏子安看着安锦凉白皙的容颜,叹了一口气开动了车子,朝着安家老宅开去。

在苏子安开车后,安锦凉睁开了双眸,盯着前方,眼底划过了一抹阴鸷。

沈泽庭,我安锦凉回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欠我的,该还了……

机场的另一头,沈泽庭坐上车看着手中的文件,听着耳边秘书说着接下来的行程,微微皱了皱眉。

“夏季,要来公司?”沈泽庭斜了眼秘书。

秘书闻言低下了头,点头应答道:“夏小姐是这么说的,想要总经理的位置。”

“呵……”沈泽庭低笑了一声,将文件合上闭上了眼睛眯了一会儿。

嘭——

两车追尾,撞得车上正在熟睡的二人醒了过来,安锦凉歪过头看向了苏子安,还带着刚睡醒的迷茫,嘟囔道:“怎么了?”

“追尾了。”苏子安皱了皱眉,将毛毯盖在了安锦凉身上,对着她温柔道,“再睡会儿,不是什么大事。”

说完下了车,却正好看到了追尾的车子,里头坐着的正是沈泽庭,不由暗骂了一声晦气。

沈泽庭本没想理会,但看到了苏子安时,眸子微微闪了闪,下了车朝着苏子安走去,“苏子安。”

“沈泽庭,没想到你的车跟你的人一样,都那么令人……”苏子安看着被撞出裂痕的车尾,朝着沈泽庭看去,“我们也不算生人,赔偿就请沈总送去苏氏。”

沈泽庭点了点头,接着对着一旁的秘书,说道:“准备一辆车,送苏少回去。”

说完,便转身上车,却在上车之际被一声声音吸引住,转过头来,看到的却是那日思夜想的娇颜。

安锦凉揉了揉太阳穴,对着苏子安,问道:“子安,好了?”

“安锦凉……”沈泽庭轻喃道。

三年了,他以为再也看不到这女人了,没想到又回来了。

闻声,安锦凉看了过去,对上了沈泽庭幽深的双眸,微微愣在了原地,不过眨眼便收回了事态的神情,望着沈泽庭,道:“沈总,好久不见。”

“回来做什么?”沈泽庭问道。

安锦凉缓步朝着沈泽庭走去,眼底的笑意越发的浓了一分,道:“沈总,A氏的地都被你买了吗?我凭什么不能回来?还是说……你没脸见我?”

闻言,苏子安不由抓住了安锦凉的手,安锦凉见此回了一笑,在旁人看来便是一对,还是一对甚是恩爱的一对。

“安锦凉,你出息了。”沈泽庭漆黑的眸子落在了安锦凉与苏子安紧握的手上,一股无名的火不知为了升了起来,“三年没见,品味到是没涨。”

安锦凉嗤笑了一声,“比你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想到自己死去的孩子,与沈泽庭三年前对她做的一切,安锦凉心里头便有滔天怒火一般,想要将沈泽庭焚烧殆尽。

“阿凉与这种人有什么可说的,我们走吧。”苏子安冷凝地瞥了一眼沈泽庭,低头望着安锦凉,揉了揉她的脑袋,温声道。

安锦凉浅笑一声,“也是,与他确实无话可说。”

说完,安锦凉与苏子安转身打算开着车子走人,却再被沈泽庭叫住。

他说:“安锦凉如果你还想要安氏,明早九点沈氏见。”

安锦凉虚握着的拳头不由攥紧,回头看向了沈泽庭,却见他早已上了车,留下的只有一汽车的尾气与飘荡的落叶在风中打卷。

“阿凉你明天我陪你一起去。”苏子安有几分不安地看着安锦凉说道。

他担心安锦凉不是沈泽庭的对手,更担心安锦凉会与沈泽庭旧情复燃,当年他便是见证他们感情之人。

安锦凉摇了摇头,漆黑的眸中划过了一丝冷漠,“子安难道你忘了明天你还有一场音乐会?你放心他沈泽庭还不能拿我怎么样,而且……父亲的死,我也正好有事要问他,毕竟夏季可是最后一个见我父亲的人。”

“既然你坚持,照顾好自己。”苏子安说道。

安锦凉回了一笑,眸子盯着即将落下的求偶,夏季这事最好与你无关,不然……安锦凉眸子一暗,扭头上了车。

这时间还长,她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