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古武兵王在都市》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 苏北柳寒烟小说全文

时间:2018-10-10 18:15:23

《古武兵王在都市》小说简介经典小说《古武兵王在都市》是二十七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北柳寒烟,书中主要讲述了:“你疯了!”苏北吓了一跳,他知道,在安琪儿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让她崩溃的事,才会选择自暴自弃的发泄方式,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这个女人给他的印象,还是很坚强的。不过,苏北也不回去过问,他不是什么闲事都管的......《古武兵王在都市》第13章两边为难免费试读“你疯了!”苏北吓了一...

《古武兵王在都市》小说简介

经典小说《古武兵王在都市》是二十七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北柳寒烟,书中主要讲述了:“你疯了!”苏北吓了一跳,他知道,在安琪儿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让她崩溃的事,才会选择自暴自弃的发泄方式,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这个女人给他的印象,还是很坚强的。不过,苏北也不回去过问,他不是什么闲事都管的......

《古武兵王在都市》 第13章 两边为难 免费试读

“你疯了!”苏北吓了一跳,他知道,在安琪儿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让她崩溃的事,才会选择自暴自弃的发泄方式,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这个女人给他的印象,还是很坚强的。

不过,苏北也不回去过问,他不是什么闲事都管的人,更不想和她有太密切的联系。

反观安琪儿,飙车喝酒发泄一通后,精神状态好多了,她也不清楚为什么要咬苏北一口,有些尴尬,又有些荒唐,说不定自己的这个过分的举动,让苏北对她产生了轻视自己的看法。

苏北开车把安琪儿送回市里,自己又打车回去,去公司接柳寒烟。

柳氏集团做的是日化生意,这栋大厦只是总部办公楼,各部门员工加起来,恐怕要超过千人。而公司内部也设有娱乐休闲场所,甚至还有咖啡厅和棋牌室。

今晚公司所有高管下班后,都参加了酒会,宴请来宾商务洽谈。这样一家大中型私营企业的高管,几乎都是社会精英,高学历高工资,西装革履谈吐自如,属于这座城市中的金领级别。

“苏先生,怎么下班了反而又回来了。”负责白天岗位的保安从工作室换好衣服,正要出来,碰到苏北连忙打招呼。

苏北笑着说:“接董事长下班也是我重要的工作内容啊。”

“呃,那个苏先生,您是不是得罪董事长了?那天她说给你开八百一个月的工资不会是开玩笑吧。”

保安注意到,苏北今天穿了一套价格不菲的名牌西装,不仅人很帅气精神,光是这套衣服,就不可能是八百块钱工资的人能买得起的。

苏北看出他的意思,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好好干,谁都有晋级的机会,我表现好,咱们董事长亲自给我买的衣服。”

保安瘪了瘪嘴,虽然是吹牛,不过这话听着很让人振奋人心。他虽然是个保安,属于公司的蓝领,但谁没有一个上进心,在私企工作就这样好,只要有闪光点,升职就跟坐直升机似的。

苏北进入大厦,大厅里已经是门可罗雀,和前台小妹打个招呼,问清楚宴会厅的位置,这才进入电梯。

踏踏踏!一阵高跟鞋的声音。

“请等等。”

苏北连忙卡住电梯门,等着女人进来。

女人抱着一摞文件,说了声谢谢,一转头,脸色顿时拉了下来,这个男的,不就是前天在电梯里顶着自己后面的猥琐男吗。

“谢谢。”

“不客气,都是同事,对了,你在哪个部门工作?”

“人事部。”

“喔,我叫苏北,是……”

“叮咚!”

苏北的自我介绍还没完,电梯已经到达十六楼。十六楼相当于公司内部的贵宾区,主要是承办商务宴会,还设有两间总统套房。

刚出电梯,女人又像第一次见面时一样,踏着高跟鞋,进入了人头攒动的宴会大厅,此时正在跳一直交际舞,灯光是昏暗的,分不清东西南北。

“苏北,苏北快来帮帮忙。”

周曼从另一侧的楼梯间里爬上来,怀里还抱着一些生日宴会上用到的彩带和装饰品。

一看是周曼,苏北马上想起那天晚上把她一个人扔在大街上的事,有些内疚,她今天穿了一套纯白色的套裙,搬着那些东西,对于她一个弱女子来说,还是挺重的。

“我来,我说领导,这种工作交给服务员干不就完了,还需要您亲力亲为?”

“没关系,都是些琐碎的事,让他们做,我也不放心。”周曼累得流汗,情不自禁的往领口里面吹了一口凉风,看的苏北心神荡漾。

苏北知道周曼在公司里,一般人没人敢使唤她,毕竟是董事长的秘书,纵使级别不高,但皇上身边的红人,要赛过一个边疆大员。

他仔细一想,心里有数了,心说,你背后骂董事长的坏话,真不是我泄密,而是董事长就在身边,估计柳寒烟那妮子故意折腾你呢。

“是不是董事长又骂你了?”苏北问。

“哪有……”周曼谨记柳寒烟的教导,闪烁其词,但是眼里明显有晶莹的泪花,她今晚就从来没有闲着过,干的都是一些琐碎的事,心里知道是董事长故意的,但敢怒不敢言。

“还说没有,擦擦。”苏北从她包里拿出面巾纸递给她。

周曼擦着汗,心里有些温暖,说:“苏北,你心胸真好,董事长这个臭脾气,你都跟没事人似的,宠辱不惊哈哈。”

“那是,保镖的自我修养。”

“哎,我就不一样了,董事长总埋怨我办事效率低,上天作证,我从没偷过懒啊。”

苏北干咳道:“周秘书,我觉得埋头苦干,总有一天会被那个女魔头认可的,呃,做出成绩,慢慢来,总会有柳暗花明的那天。”

周曼朝他努努嘴。

苏北拍拍她的肩膀:“要不我没事找女魔头谈谈,让她对你好点?”

周曼脸色煞白,一个劲儿的给他使眼色。

“要是生活中有什么困难就跟我说,咱们都是正常人,别总跟那个暴力工作狂过不去,开心点……”

一双手柔柔的搭在苏北的肩膀上,他回头一看,哑然失色,尴尬的笑了笑:“哟,这不是董事长吗,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柳寒烟气得已经无话可说,如果目光可以杀人,早就捅死苏北几百次了,背着自己和周秘书讲自己坏话,被自己听见了,居然还恬不知耻的献媚。她是董事长,也是个人类啊,哪个领导不喜欢下属拍马屁,又有哪个领导允许员工背后做长舌妇。

苏北的脸上有些**,这事闹得,他只是想安慰一下快被压力压垮的周秘书,说了些违心的话,但是真没有诋毁柳寒烟的意思。

“咦?呵呵,看来公司要开除两个人了。”

柳寒烟突然发现新大陆,用手指指着苏北的唇角说道,但凡有一点生活经验的人,都知道苏北的嘴唇是被女人咬的。

柳寒烟转投在看面红耳赤的周曼,火腾的就起来了,冷冷的说:“周秘书,我就让你买一些彩带来,你用了半个小时,请你解释一下,这半个小时之内,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匪夷所思的不可告人的勾当呢?”

“董事长,我我……没有,我刚上楼,才碰见的苏先生。”

“狡辩!”柳寒烟怒道。

“我没有狡辩,真的是实话。自从上次您批评我之后,我就一直和……”周曼瞥了眼苏北,喃喃的说:“和苏先生保持一定距离。”

苏北连忙打圆场:“董事长,您说这话可就是冤枉周秘书了,楼下保安可以作证,我刚上楼,人家周秘书是爬楼梯上来的,我帮她拎一下东西,合情合理对吧?”

“呵呵,这里有四架电梯,还有两部内部电梯给你们坐,为什么要爬楼梯?哦,我懂了,玩得挺狂野啊,楼道**吗?”

“柳寒烟!”

苏北本身脾气也不怎么样,她对自己耍脾气无所谓,自己压根就没拿她当回事,可是这么说一个女孩儿,还让不让人家活了。

柳寒烟冷笑道:“哟呵!敢直呼我大名,有种,不错,很好!我们公司就是缺乏你这种胆子大的人,呵呵……”

周曼吓坏了,她真没想到苏北为了她,会跟董事长吵架,而且直呼大名,心里又高兴,却又为苏北感到担忧。

三人僵持了半天,柳寒烟才冷冷的说:“周秘书把东西送进去吧,下不为例,一旦你让我抓到什么把柄的话,我肯定会修理你!”

“哦……”

柳寒烟等周曼走后,有些坏笑看着苏北,这个笑虽然很甜美,但是却杀机重重。

她走进了一步,苏北不知道她想干嘛,“董事长?”

苏北真怕她笑里藏刀,可毕竟这里是公司,她应该不会像在家里那么火爆吧。

“苏北,紧张什么,你胆子不是很大吗,难道怕我吃了你?”柳寒烟捏着苏北的领子,看了看他笔挺的西装,“进去吧,跟我跳一支舞。”

阴谋,必须是阴谋。苏北明知道她不怀好意,却不知道她打算从哪个层面暗算自己,看来刚才为了那三秒钟的热血,自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了。

“快点!陪我跳舞,听不见吗?”

不愧是董事长,总是拿权职来压自己,苏北心道还是逆来顺受吧,这个女人不知道会想出什么丧心病狂的手段来对付自己。

苏北踽踽地走到柳寒烟前面,两人并肩进了宴会厅。

酒会的规模不小,不单单是柳氏集团的高管,许多同仁也在,足有一两百人不止,有些人端着高脚杯,四处交际如沐春风的寻找商机洽谈。

苏北本身不喜欢热闹,更不会跳什么舞,难道说柳寒烟只是想让自己出丑?可是名义上自己是她的保镖,自己出丑,丢得也是她的人啊。

恰好这首钢琴曲停下来,宴会厅的灯光强度调到正常亮度。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柳董事长,柳氏集团能有今天的成绩,真是雏凤清于老凤声,你比老柳还要厉害啊。”

“哪里,王总过誉了。真没想到今天您也会来,我说我们公司蓬荜怎么有些生辉呢。”柳寒烟象征性的开了个玩笑。

王总瞥了眼她身边的帅气小伙苏北,笑问:“柳董事长,这位是?”

柳寒烟微微一笑,解释说:“这是我私人保镖苏北。苏北,这位是我们柳氏集团的大客户,中元商厦的王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