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古武兵王在都市》苏北柳寒烟章节在线阅读

时间:2018-10-10 18:16:59

《古武兵王在都市》小说简介甜宠新书《古武兵王在都市》由二十七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主角苏北柳寒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啊!”柳寒烟一声尖叫,她脆弱的心灵实在不堪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击。她是个彻头彻尾的洁癖狂,对工作生活中接触到的男性更是如此。可这个极品保镖从天而降后,破坏了她所有的生活底线,甚至现在以这种无地自容的方式......《古武兵王在都市》第11章杀手风云免费试读“啊!”柳寒...

《古武兵王在都市》小说简介

甜宠新书《古武兵王在都市》由二十七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主角苏北柳寒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啊!”柳寒烟一声尖叫,她脆弱的心灵实在不堪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击。她是个彻头彻尾的洁癖狂,对工作生活中接触到的男性更是如此。可这个极品保镖从天而降后,破坏了她所有的生活底线,甚至现在以这种无地自容的方式......

《古武兵王在都市》 第11章 杀手风云 免费试读

“啊!”柳寒烟一声尖叫,她脆弱的心灵实在不堪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击。她是个彻头彻尾的洁癖狂,对工作生活中接触到的男性更是如此。

可这个极品保镖从天而降后,破坏了她所有的生活底线,甚至现在以这种无地自容的方式,坐在一个男人的旁边。

“董事长,你没事吧?”

“闭嘴!今天的事,如果你敢说出去,我活剥了你的皮。”

早上七点,两人别别扭扭的吃完早饭,柳寒烟给周曼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今天上午自己有事。

苏北老早就坐在大奔里等候,冲着别墅里走出来的柳寒烟招手。

“催什么催,早晚把你舌头割下来。”

“董事长,今天有什么指示,居然要去购物?”苏北可不觉得,她只是为了给保镖买个手机。

柳寒烟今天穿了一套休闲装,虽然没有职业装那么有型,却多了一份青春洋溢的特征,头发在脑后盘了个辫子,显得面部极其白净。“怎么?难道我就不能逛街?”

江海燕沙商厦,在东南沿海地区都是数一数二的商场。

柳寒烟不知道跟谁赌气,买衣服跟买卫生纸似的,看一眼牌子,直接打包。

苏北只好帮她一包包拎着,普通女人逛街只是耗费耐力,而和这妮子逛街考验的完全是体力,这里随便一件衣服就要上万块,几乎是普通人家一年的服装开销了。

柳寒烟却很随意的摸了摸看中的一件裙子,直接问店员:“这款裙子,你们店里一共有几件?”

“您好,这款是古奇**版的夏裙,总计有三件,有一款是绿色的。”

“我全要了。”

店员下意识的看了眼苏北,大哥你真有钱,媳妇这么造都沉得住气。

化妆品专柜前,柳寒烟拿过一瓶夏奈尔五号,掀开盖子闻了闻,喷一些在空气中,转头问:“好闻吗?”

“挺好的。”苏北瞥了眼价格,给你姐夫一个月开八百块钱工资,你买瓶香水够**好几年的了。

“还有几瓶五号,我全要了,打包。”柳寒烟干脆利落的说。

达芙妮女鞋专卖店里,柳寒烟从货架一端走到另一端,回头看了眼店员:“37码的,一样一双。”

说完,柳寒烟瞪了苏北一眼:“你傻了吗,跟着服务员打包去。”

终于,在苏北背着抱着一堆奢侈品来到八楼时,柳寒烟累了,但是还会变着法的折腾人,男装品牌专区,西装、晚礼服、运动服、休闲服、皮鞋、运动鞋、旅游鞋,让苏北去试穿。

当苏北穿着一套藏青色阿玛尼西装走出来时,连店员的眼前都是一亮,人是衣裳马是鞍,苏北是在部队里长大的,加上军事训练出来的精炼身材,穿上西装,特别笔挺。店员夸张的说,比她们的服装模特都像样。

柳寒烟鼓着小嘴,暗暗的切了一声,这样看去,极品哥还蛮帅的。

不知道是不是眼气,苏北试装时,也勾起了柳寒烟的想法,她拿出几双刚刚采购的鞋子,在穿衣镜前试穿起来。

这时,一个穿银色西装的中年人,也进了专卖店,在货架前翻看衣服款式,逐渐向柳寒烟靠近,半路上从衣架上拿起一件外套搭在胳膊上,张望着寻找试衣间。

当中年人和柳寒烟走到同一条走廊上时,他一只手从怀里拿出一把消音手枪,另一只手用外套遮盖住枪筒,十分隐蔽的瞄向柳寒烟的后脑勺。

就在他瞄准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一个穿银色西装的青年,那个人恰好挡住柳寒烟的后背,搂着她的肩膀朝柜台方向走去,他只好放下枪,等待下一个时机。

柳寒烟突然被苏北搂住,小宇宙马上要爆发了。

“苏北,你干什么,沾便宜上瘾是吗?”

“呃,随便你怎么骂,我不生气,你不想在商场吵架,破坏您的董事长形象吧?”苏北的余光瞥向右后方的男人。

即便是世界上顶尖的特种兵,也不可能察觉到有人带枪这个细节,但是苏北修炼的是古武,能够感觉到附近的杀气。

“你有病吧!放开你的爪子,不然我报警抓你。”

“好好,我放开你,咱们出去再说。”

柳寒烟渐渐从苏北的表情中察觉到了什么,他很焦急,不像是在开玩笑,反正我再相信信你这次,如果离开商场还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我不开除你都说不过去。

苏北让柳寒烟走在前面,他拎着大包小包跟在屁后,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但这只是一个特种兵的自我修养,实际上他的心情也比较急切。虽然知道危险正在逼近,他却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是通过什么方式知道柳寒烟在商场的。

毫无疑问,公司内部有内奸,不然柳寒烟的动向不会这么快就暴漏。

走进地下停车场,内侧有一间贵宾车库,苏北一努嘴,柳寒烟机警的走了进去,随即,苏北也隐藏在一根柱子后面。

柳寒烟想到昨晚在别墅附近的几个混混,不寒而栗,小声的问:“要报警吗?”

“嘘,等等。”

苏北并不是想逞能,相反他不想卷进什么枪击案里,为了能确保柳寒烟的绝对安全,不单单要抓住凶手,幕后指使者才是关键。

这一等,就是十几分钟,停车场有人进来有人出去,却没人靠近柳寒烟的那辆奔驰。

终于,柳寒烟失去了耐心,这会已经下午两点钟,两点半还要参加董事会。

“极品哥,我能出来了吗?”

“出来吧,今天他们应该不会再出现了。”

杀手越是不出现,苏北就越是担心,难道说杀手看出来自己的警惕了。如果刚才在商场里,柳寒烟反应不那么激烈,或许对方不会起疑心,这样看来,他们绝对不是小混混级别的。

不满的神情爬上柳寒烟的脸,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调侃道:“极品哥,就这点胆量,还敢给本董事长当保镖?还煞有其事的样子,你不就是怕我开除你,想找个借口吓唬我,来显示你的存在感吗!”

苏北一阵无语:“你还真敢猜,我不至于那么无聊,我只是站在我工作的立场上替你着想罢了。”

“苏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苏北看着她发怒娇嗔的样子,笑道:“柳董事长,您别忘了,我在柳氏集团天经地义,你似乎没权利决定我的去留问题。毕竟我是柳寒雪委派的。当然,董事长要是利用某种手段,逼迫我主动辞职的话,那您就省了这份心吧,那种小儿科的把戏真心没意思。”

没等柳寒烟发火,苏北便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哼!我自己打车走!”

柳寒烟冷若冰霜的朝外面走去,苏北缓缓的开着车跟在后面,在商厦门口,看着她上了出租车,才露出一个微笑,眼睛一瞥,刚才那个穿黑西装的中年人,居然在商厦旋转门附近打电话。

苏北用刚买的手机,给柳寒烟发了一条短信:下午请假。

柳寒烟飞快的回复:求之不得,最好永远别让我看见你。

苏北把手机一放,看见那个杀手上了一辆卡其色沃尔沃,驱车跟上,保持一定距离。

沃尔沃拐进一个很旧的小区,几分钟后,苏北才跟着那人的脚步声,进了一个单元楼。

嘎啦啦!六零一锈迹斑斑的防盗门打开,屋里另外两个西装男迎出来。

“阿坤,为什么没动手?”

“还不是时候。”名叫阿坤的中年人说。

“为什么?”

阿坤皱了皱眉头:“在我要动手的时候,有一个青年突然挡住了目标,我起初以为是巧合,不过那个人和柳寒烟争吵几句后,就从人群密集的地方离开了。”

“那就连那小子一起干掉,你害怕逃不掉吗?”另一个男人埋怨道。

阿坤摇头说:“我总感觉那个年轻人很不简单,不然,你觉得我会在这时候心软吗。”

苏北缓缓的从楼梯口走出来,拍了拍巴掌,笑道:“承蒙夸奖,不胜感激。”

屋里,还没关门的三个杀手一阵惊讶,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冷静了几秒钟,三个男人对视了一眼,他们都是专业的,还不至于害怕,何况苏北只有一个人而已。

阿坤的右手刚要拔枪,他自信,以他的拔枪速度,如此近的距离,对手不可能反应过来。

“别动,别动。在动手之前有几句话请教诸位,坦白的说,我很不喜欢被人用枪指着头,如果你选择那样做的话,可以挑战一下。”

阿坤感觉背后有些发凉,他的手只是略微浮动一下,这个青年居然就能看透自己的动向。

另外两个杀手却不这么想,既然已经暴露了,就不能让这个人活着离开,两人几乎是同时举起枪,嘴角还露出一个得逞的微笑,可是这抹笑容很快就变得僵硬了。

从门口到客厅,三米的距离,苏北的身形像鬼魅一样,出现在他们面前。

噗噗!两颗消音子弹打出来,却射中地板,子弹经过反弹后,居然射穿了玻璃窗。

下一刻,苏北就抓住两人握枪的胳膊,嘎巴!嘎巴!

两个杀手清晰的听见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连吼叫都没来得及,苏北一个最间接的过肩摔,将左手的人扔出去几米,撞在墙壁上,重重的掉下来,当场人事不知。一只手卡住另一个人的脖子,咔嚓一拧。

短短的几秒钟,两个高价杀手生死不明。

阿坤木讷的咽了口唾沫,他从商场就对苏北很抵触,所以没动手,他跟踪自己来到这里后,就更加抵触这个人。即便阿坤如此高估苏北,到最后才发现,还是低估了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