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古武兵王在都市by二十七 苏北柳寒烟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时间:2018-10-10 18:17:38

《古武兵王在都市》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苏北柳寒烟的小说叫做《古武兵王在都市》,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二十七所编写的都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光头再看赵经理时,两人的眼中都充满了惊疑。“光头,就当今晚的事情没发生过,我有种预感,今天我们要是真动起手来,可能谁都活不成。那个男人可能根本就没把咱们放在眼里知道吗。”“赵经理放心,我明白怎么做。”......《古武兵王在都市》第18章舒适的生活免...

《古武兵王在都市》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苏北柳寒烟的小说叫做《古武兵王在都市》,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二十七所编写的都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光头再看赵经理时,两人的眼中都充满了惊疑。“光头,就当今晚的事情没发生过,我有种预感,今天我们要是真动起手来,可能谁都活不成。那个男人可能根本就没把咱们放在眼里知道吗。”“赵经理放心,我明白怎么做。”......

《古武兵王在都市》 第18章 舒适的生活 免费试读

光头再看赵经理时,两人的眼中都充满了惊疑。

“光头,就当今晚的事情没发生过,我有种预感,今天我们要是真动起手来,可能谁都活不成。那个男人可能根本就没把咱们放在眼里知道吗。”

“赵经理放心,我明白怎么做。”

“还有,这件事吩咐兄弟们不要出去乱说,暂时让他们找个地方躲一躲,等有机会我向白少请示一下。”

……

大奔里,柳寒烟喝了些酒,加上这两天的疲惫,蜷缩在后排座位上昏昏欲睡,从眼缝中,看着开车的苏北,迷迷糊糊的骂了句**。

轻轻的夜风吹动着柳寒烟的面颊,苏北把车开得很缓慢,故意绕了一趟六环路,就是不想惊扰了柳寒烟的美梦。

凌晨四点钟,这辆奔驰轿车才驶回别墅。

抱着熟睡中的柳寒烟刚进别墅,二楼的灯就亮了,请假两天的钟婶从楼上下来。

“苏先生,二小姐……”

“嘘!睡着了。钟婶,怎么还没睡?”

钟婶看了苏北一眼,陪笑说:“我这不是正等你们吗,苏先生先送小姐上楼,厨房里有我做好的饭菜,我给您热一下。”

“那麻烦您了。”

苏北一直在暗中观察钟婶这个人,作为保姆她非常合格,而作为抚养柳寒烟长大的女人,她也非常慈爱。但谁能确定这不是表面现象呢,苏北几次三番想询问钟婶的底细,都被柳寒烟刁蛮的拒绝了。

进入房间后,苏北本能的检查一遍房间物品,确认没有人进过这里后,才将她轻柔的放在床上。

“嗯嗯……”熟睡中的柳寒烟性格的真实一面展现出来,撒娇似的撅着小嘴儿,双手环抱住苏北的脖子,想必是当成玩具公仔了。

“你大爷的,睡着了还知道折腾人,算我上辈子该你的。”苏北无奈的叹了口气,一只手充当枕头,另一只手慢慢掰开柳寒烟的胳膊,把她的身体展开,拉上蚕丝被。

柳寒烟小腿儿一蹬,将被子踹下床,嘴巴撅起的高度能栓一头驴了,怪不得这么刁蛮。

苏北知道她酒后身体发热,盖不住被子,只好将她的裙子解开,他还是第一次见识这种晚礼裙,把人的腰和胸勒得非常紧。

解开裙带后,柳寒烟脸上的表情轻松多了,白里透红的肌肤像婴儿一样,一口柔柔的酒气喷洒在苏北的脸上,让他觉得口干舌燥,虽说这是未婚妻,但让她心甘情愿的爱上自己,这比以往任何的任务都要困难。

叹了口气,苏北像哄孩子似的将发饰一点点拿开,以及捂出香汗的内衣,做完这些,好像经历了一场剧烈运动似的,苏北的额头上也沁出了汗珠。

刚要走,柳寒烟一翻身,说了句梦话:“极品哥……”

苏北吓了一跳,逃也似的关上门,迅速的离开。

楼下,钟婶还在忙着给苏北做夜宵,他从茶几下拿出一盒香烟,弹出一根点上,半躺在沙发上,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情不自禁的想起曾经的岁月,相比起入土为安的战友们,他是个幸运儿。

没人希望苏北要报仇,但是不证明他不会,他只是再等一个机会,处理好柳寒烟的问题后,这笔账会亲自算清,修罗雇佣兵?苏北冷冷的一笑。

当钟婶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走出厨房时,看到苏北已经睡着了,点燃的香烟都没有抽一口,轻轻放下碗,没有打扰苏北。

事实上,苏北只是浅度睡眠,对于周围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这是常年枪林弹雨中养成的作息习惯,甚至来说是一种病。

第二天清晨,苏北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出现一张比南瓜鬼脸的面具。

“啊!”柳寒烟想吓他一跳。

苏北没反应,揉揉眼睛坐了起来,看看时间。

柳寒烟自讨没趣很没面子,愤恨的骂了句:“没劲透了。”

“呃,你是说我吗?”

“难道是我,对了,昨晚上……你要是敢说出去,我杀了你,还有那个保安是什么人?”柳寒烟蹙着眉头说。

钟婶做好了早餐,招呼两人吃饭,她没想到不在家的几天里,二小姐和苏北的关系居然缓和了许多。

钟婶笑着说:“小姐,你看这样不是很好吗,你的性子也该收一收了,和苏先生和睦相处。”

“鬼才和他和睦相处呢。”

两人用餐,钟婶很有眼力见的去二楼,擦拭着楼梯,偶尔向下面看一眼。

柳寒烟的早餐吃的很少,让她郁闷的是,自己的原则居然发生了改变,默许苏北跟她一张桌子吃饭,不其然的想起昨晚上在西餐厅里,他亲手喂自己吃东西,就觉得脸上一阵发烫。

柳寒烟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快吃,一会儿送我去一趟中元商厦,我赶着参加一个投资商务会议。”

“我先吃,你给周秘书打个电话,我们过去接她……”

不等苏北说完,柳寒烟冷冷的说:“呵呵,我头一次听说董事长接秘书上班,你到底是为了工作呢,还是为了私人关系?”

“晕,我说一句你一百句等着,爱接不接。”

趁着清晨交通不拥堵,苏北载着柳寒烟来到中元商厦。

看着驾驶座上的苏北,柳寒烟还是第一次觉得有个保镖还不错,既能做挡箭牌,还能保护自己,即便是开车都比公司的司机技术要好。

下了车,在大楼台阶上走下一个昨晚参加宴会的中年人,柳寒烟跟他打了个招呼,趴在车窗外,对苏北说:“等我电话,开完会你来接我,先回公司陪你的小秘书去吧。”

“是你的秘书。”苏北无奈的说。

“早晚是你的。”柳寒烟说完这句话,脸腾地就红了,她的本意是周曼和苏北定有**,可是说完觉得这句话的歧义太大了。

回到柳氏大厦楼下,刚停好车,保安张志刚就跑了过来,兴高采烈的说:“苏先生,早啊!”

“哦,是张志刚啊,昨晚上我走了之后,那个经理有没有为难你?”

“没有没有,他还给了我一个红包奖励,一万块啊,苏先生昨晚要是没有您的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苏北摆摆手往大楼里走去:“要说谢谢也该我说,是我连累了你。”

“呃,其实即便昨晚您没有来接董事长,我怎么可能看到她被那些人欺负呢。算了,我嘴笨就不跟你客气了,苏先生,什么时候有空,我想请你吃顿饭。”

“来日方长,好好干。”苏北拍拍他的肩膀,折身进了电梯。

苏北在公司里的时间很短,对柳氏集团的运营管理很不熟悉,所以多认识两个人,还是有好处的,并没有因为张志刚是个看门的保安,而觉得他低人一等。

进了董事长办公室,里面空空荡荡的,客厅茶几上放着一个笔记本,苏北随手打开,冲了一杯茶,悠哉悠哉的上网。

没过十分钟,周曼拎着包来上班。

“周秘书早啊,咦,昨晚上睡得不好吗,都起黑眼圈儿了。”苏北抬头说。

周曼朝着里间瞥了一眼,神神秘秘的问:“董事长呢?”

“开会去了,我送的……”说完,苏北意识到不对味儿,但覆水难收。

周曼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她不知道昨晚上自己走后,她的董事长还去了酒吧,还险些闯出大祸。但是董事长开会,为什么没有通知自己,我可是她的贴身秘书,反而是苏北知道的这么清楚。

苏北干咳了两声,解释说:“为了工作方便,董事长给我配了一辆车,哈哈,我还以为是好事呢,结果今天早上就打电话让我送她开会,我问她为什么不叫你,她说昨天周秘书太累了,让你好好休息一下。”

苏北也很吃惊,他从来不说谎,但现在说起慌来居然是信手捏来。同时,心里也很感叹,就连最亲密的周秘书,和柳寒烟之间都有格格不入,想必这个公司不服从她的人很多。

周满将信将疑的点点头,将房门关紧,居然从包里拿出一个食品袋来,里面装着生煎包和豆浆。

“还好董事长不在,昨晚上你回家也很晚了吧,肯定没吃早餐,快点吃吧。”

“呃……这多不好意思。”苏北的饭量属狼的,吃一顿和吃十顿都行。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我只是吃早点的时候,顺便想起你来,然后给你带了一份。”

苏北感谢一番,就着热豆浆,将两份量的生煎包消灭掉,满意的擦了擦嘴。

周曼很会照顾人,看着苏北狼吞虎咽的模样,比她自己吃饱了都要欣慰,捂着嘴咯咯的笑,开玩笑说苏北是饿死鬼托生的。

“哎呀,这个笔记本电脑是董事长的,她有洁癖,你别乱动,用我的吧。”

周曼忙不迭迟的回到自己办公室,不一会儿拿出一台粉色的戴尔,连上电源线后,接通无线网络,放在苏北的面前。

这个姿势差点让苏北喷了鼻血,在周曼弯腰连网络的时候,从白衬衣领口看下去,简直是大饱眼福,一大清早就来这种诱惑,苏北浑身有些不自然。更要命的是,周曼习惯穿超薄的**,两人挨得太近,无意间触碰到丝滑舒爽。

苏北今天穿得是西服,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翘起二郎腿,假装伸懒腰往沙发后一仰,可是这一躺,周秘书**完美的臀形被她的职业套裙紧紧包裹着,甚至能够洞悉其中的形状,一时间他有些看呆了。

“当当当!”一阵局促的敲门声。

“请进!”周曼站起来。

“周秘书,苏先生今天有没有上班,洪总请他过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