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小说《弃妇田园将军宠妻》林曦上官钰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18-12-11 15:38:31

《弃妇田园将军宠妻》小说简介主人公叫林曦上官钰的小说叫做《弃妇田园将军宠妻》,本小说的作者是楚寻写的一本重生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转角时,碰地一声套着的麻绳断了,前筐地土豆散了一地。林曦一下子失去重心,向后倒去。这里一只手飞快地拉着林曦的手,用力一拽,林曦的脸撞在上官钰的胸口上,心脏不规则地跳动着。“你还要在我怀里多久?”头顶传......《弃妇田园将军宠妻》第十九章原来是美男啊免...

《弃妇田园将军宠妻》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林曦上官钰的小说叫做《弃妇田园将军宠妻》,本小说的作者是楚寻写的一本重生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转角时,碰地一声套着的麻绳断了,前筐地土豆散了一地。林曦一下子失去重心,向后倒去。这里一只手飞快地拉着林曦的手,用力一拽,林曦的脸撞在上官钰的胸口上,心脏不规则地跳动着。“你还要在我怀里多久?”头顶传......

《弃妇田园将军宠妻》 第十九章原来是美男啊 免费试读

转角时,碰地一声套着的麻绳断了,前筐地土豆散了一地。林曦一下子失去重心,向后倒去。这里一只手飞快地拉着林曦的手,用力一拽,林曦的脸撞在上官钰的胸口上,心脏不规则地跳动着。

“你还要在我怀里多久?”头顶传来一个冷冰冰地声音。她明显感到周围的气温一下子下降了好几度。明明是大热天,怎么此刻感觉在雪地里行走。林曦一震,顿时炸毛:“哼,我还没找你算帐,你怎么走路的,你眼睛长在头顶,没看到我挑着筐子辛辛苦苦地走路吗。。”

“无理取闹!”咬牙切齿伴着骨头咯吱咯吱响的声音。

林曦缩了缩身子,累得要死,半道碰到这温神心情能好吗?眼睛一闭,心一横,不怕死的伸手抱着上官钰的腰:“赔钱,你理亏,不赔钱,不给走。”

此刻上官钰的眉头能夹死一只苍蝇,额上的青筋直跳,双手紧紧握拳。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发火的前照。

暗处跟着的影一和影二惊得眼珠都快掉了出来,从来没人大胆地抱着主子的腰,更何况是一个女人。他们避得远远的,生怕殃及池鱼。又辛灾乐祸地等着看好戏。一个乡下女子,也敢抱主子的腰,嫌命太长了吗?

“放手!”上官钰加重了语气,每一个字似利刃扎向林曦。

“放手可以,先给钱。”林曦快速抱着上官钰的一条胳膊,伸着一只手,掌心向上,理所当然道。

“你——”此刻上官钰觉得自己这些年的好涵养都支离破碎,土崩瓦解。

今天偷闲难得来青山镇走一趟,特地捡一条人烟少的小道走。居然遇到个碰瓷的,看到她绳索断了,好心救她,居然讹上他。哼,这样的女人我见得多啦。

他不屑冷冷地问:“放不放手?”

“不放,谁叫你撞我的。”林曦挺了挺平坦的小胸,双手叉腰,凶巴巴地道。输人不输阵。这气势已经比他矮了一截。

上官钰后退几步,毫不掩饰地露出厌恶的眼神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林曦。

林曦刷地睁开双眼,顿时被惊艳到:原来是美男啊。只见他高八尺身穿深紫云锦,腰间系一块上好的羊脂玉。星目剑眉,头束玉簪。明明他站在那里,一个动作也没有,可凌厉的五官轮廓和那份上位者的霸气,使人从内心感到臣服。人长得到是不赖,脾气太臭。林曦撇撇嘴,小声嘀咕道。

上官钰听着嘴角直抽抽,手向外一伸朝空气喊:“拿来!”

刷地,他手上多了一张纸。

林曦看得目瞪口呆,完了,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他不会一不高兴,就把我刹擦掉吧。

她转身双手使劲地搓揉自己的僵硬的小脸,转回头笑嘻嘻地看着上官钰道:“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不用你陪啦。从此互不相欠,后会无期。”说着,蹭下身,跟着刘成一道飞快捡散落地土豆。

“姐姐,咱们快些捡,这太阳快到头顶啦。”刘成仰头抬手遮着眼睛,望了望太阳。

“好,咱们捡好快些回去。”林曦加快了速度。

“娘亲我帮你。”小家伙迈着小短腿把捡到的土豆放回筐子里,转身蹲着小身子捡了起来。

上官钰劲鬼使神差了帮忙捡着。

“谢谢叔叔,你真是个好人。”小家伙睁着一双黑玉般的大眼睛,抬头看着他奶声奶气地道谢。

好人?上官钰一怔,呵呵,居然还有认为他是好人,还是一个孩子?他努力扯了扯嘴角,想笑,但笑不出来。

“给你!”上官钰还是把银票递到林曦面前。林曦睛眼看着这面值一百两的银票,她已然没有动手接的心情,刚才她特意悄悄地检查了绳结,这绳用得太久老化稍加重力便轻易就断。

但让她道赚,面子放不下。

“不需要。”林曦冷漠地回绝。

“这位公子,谢谢你帮小妹捡土豆,我们赶时间,后会无期。”张启杰上前双手作揖行了一礼,俯身抱着小家伙走到林曦的身边。

几人一路小跑着回到香满楼后院,张掌柜擦擦额上的细汗带歉意道:“丫头,现在厨房交给你啦!”

“放心,教给我就好。但是张叔,你可以空一房给我吗,我儿子午睡到了,当然我会付钱的。”林曦眼看着就快到饭点了,儿子的肚子最重要。

“这?”张掌柜愣了一下

“不方便是吗,那算了。”林曦也不打算强人所难。

“不是,楼上的房间都订满了,贵客的隔壁倒是空的,只是你们说话声要小些。”他挑眉寻思了一会,开口道。

“好的,麻烦张叔啦。晚点三哥带我儿子去。哪个房间呢?”

“梅阁,千万别走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