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超级医圣

都市生活 | 主角:王哲 | 114点击 | 2018-06-13 10:42:18 | 来源:有书阁

《奇门超级医圣》小说简介

《奇门超级医圣》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王哲,作者是多笑天,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一本都市小说了,在被钱权包围的都市中,他医术超群,尤其对女人有致命的吸引力,他的秘密只有两种人知道,一种是死人,一种是女人。俗话说的好,医生会武术,美女挡不住!虽然他是一名医生,但很少救人,除非……,一定不要错过哟~

《奇门超级医圣》 第4章找工作 免费试读

刚进门,一股晒干草药味,让王哲忽然有些想家,想家里那个死老头子。

店堂不大,放眼看去只有区区不过30来个平米,一个L型柜台,负责抓药所用,上面摆放着几杆小秤,还有几包正在搭配的药材。

柜台后面是两行放药的百子柜,百子柜上面百个抽屉,每个抽屉上都贴着一个草药的名字,看百子柜的材料,应该是上好的沉香木,沉香本为药,以药存药,想必这店主也是个有品位的人吧?

店内没有客人,只有一个年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正在配药。

见王哲进来,手中的秤停下,笑脸相迎:“客官是来看疾?还是来购药?”

一身古朴布衣的中年人,满口客官的叫着,是有那么些意思啊。

“嗯……”王哲想了想,笑道:“你是这里的掌柜吗?”

“不是不是。”中年男子摇摇头,一脸笑意,感觉很亲和:“您是来看中医的吧?见您面生啊,在下不才,不知道能不能让我给你把把脉?”

“也好。”王哲点点头。

坐定伸手,男子三指轻轻搭在王哲脉门,头侧向一旁,眼珠子左右不停的来回动着。

王哲也不出声打扰,自己八岁那年,给老头子把脉用了四分钟,不过看这个中年男人,应该是才学不久,把一个没有病的脉也需要这么久。

大约5、6分钟,中年男子淡淡的开口:“您身体并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您应该是最近有些疲乏,要不开些定神的草药?本店可以代替煎药,手续费也相当的便宜。”

生意人就是生意人,王哲最近确实是有些疲乏,被赶下山之后就没怎么休息,也没有练功,不过这样子睡个好觉就没事了,还开定神汤?

笑了笑,王哲摇摇头:“睡一觉应该没事了,对了,我想找你们老板,他在吗?”

中年男子被王哲说破,摸了摸鼻子,尴尬的笑了笑,听到他后面的话,紧接着摇摇头:“师傅他出门了,您身体无恙,想开药也可以找我的,包您满意。”

“开药倒不用,只是,其实直说吧,我也是学中医的,今天刚到京都,无意间转到这里,又看门口有个招聘牌子,写着请打杂小工,所以过来试试。”

中年男子一愣,这才仔细的打量起王哲,王哲虽然是古铜色皮肤,但五官长的确实也算清秀,而且身高和体重均匀,一米八的个子,也能拿得出手。

“学中医的?现在年轻人学中医的太少了,学了几年?”中年男子微微一笑。

“十八年。”王哲不亢不卑道。

“呃!你今年多大?”

“十八岁。”

“这……”中年男子一怔,苦笑摇头:“刚出生就学啊?”

“也不算是,只是接触的多,耳濡目染嘛,可以说我是从草药堆里长大的。”王哲笑了笑,解释道:“爷爷跟我说,别的小孩吃奶,我吃草药,别的小孩玩玩具,我玩草药。别的小孩上学,我看《草本拾遗》,久而久之,就学中医了。”

“中医世家?”中年男子来了兴趣。

“算是,不过我没爹妈,只有爷爷把我带大,隔代传承。”

中年男子点点头,也不多说,伸出右手,撩起袖口,把手放在软枕上:“给我把把。”

王哲也不客气,两根手指放在脉门之上,从小老头子就说过,入门三指,十年双指,半生单指,一世悬丝。

说的就是境界和感觉,当然这也只是一个表面,还要看时间和对于脉象的阅历。很多厉害的中医,就拿老头子来说,只要手指碰到脉门,不出十秒就能探出一个究竟。

当然,那些庸医,说手指碰到瞬间就行,纯属扯蛋,别人脉搏还没跳,你就能探究?除非你是神……经病。

二分钟,王哲才收回手,故意拖延了半晌,如果按平时,40秒钟是足够了。

“上火这种小毛病也不能小看,火大伤肝,肝胆相为表里,开窍于目,最近是不是有的时候,视力忽然模糊,当然,只是片刻。”

从王哲的话里,还有他把脉的时间来看,中年男子暗暗心惊,比自己的境界高多了。

想到这,站起身来,走到柜台,指着配了一半的药材:“这是刚刚我配的药材,就是治肝的,你来瞧瞧,看看怎么样?”

看着配了一半的草药,苦豆,小黄连,芫花、商陆、大戟、二丑等药材,王哲伸出手:“药方。”

中年男子一笑,摊开手:“没开。”

王哲瞟了他一眼,明摆的就是试探,就算是自己抓药,也要开药方的,许多药方都有50多种,就算记性再好,为了避免错误也要开方子的,除非你是想玩命。

华夏草药5000年文化,也有5000多种草药,各种药方更是多如繁星,怎么可能不开方子?

见他考自己,王哲也无所谓,拿起桌上一个药方单,提起旁边的圆珠笔,埋头开始写方子。

中年男子歪着脑袋看着王哲不停的笔,心中不断的点头,从他开方子的速度,还有配药的分量来看,绝对是个高手,至少比自己厉害许多。

等王哲一张药方开好,中年人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方子开始对比。

片刻,中年男子哈哈一笑:“行,就招你了。”

下午三点左右,中年男子的师傅回来,一个多小时的了解,中年男子叫于海波,也是从学徒过来的,而这个店的老板就是他师傅。

是个六十多岁,两鬓斑白的老者,也是一身古朴的行头,这个店的特色就是返古,称呼都是客官、您、在下等等。

老者姓周名天余,听到于海波的介绍,说王哲是世家的时候,也出手考了一遍,不知道是从王哲身上看到中医的未来,还是看他身手不凡。

反正周老笑的很开心,差点就认个干孙子。

堂内。

周老把脉治病,于海波配药,送走一个客人之后,周老看着正在碾药的王哲,开口道:“王哲啊,你刚到京都,有亲戚吗?”

“没有。”王哲双脚踩在碾子上,一边碾压一边摇头:“我也是北漂的小伙子,在京都这种地方,有亲戚就好咯。”

“正好,后堂有空床,你跟海波两个人守店吧,省的出去租房子,很贵的。”周老抚了抚白须,脸上红光直冒。

于海波赞道:“小王,听师傅的吧,我每天晚上一个人无聊呢,现在多个你,我们还可以切磋一下技艺,没事晚上还可以出去喝喝酒,吃吃烧烤。”

“不打扰吧?”王哲巴不得住在这里呢,一是省钱,二是一眼可以监视到天海大厦。

此时碾药的时候,也坐在门口,眼神有意无意的看着天海大厦。

周老确实是个热情的老头,虽然才见到王哲几个小时,可对这中医造诣颇高的小子,从心眼里面喜欢。

下午六点多,王哲坐在门口,看着天海大厦后面出来一个车队,三辆黑色的宝马,眼中灵光一现——就是你。

嘴角淡淡的笑意,不自觉露了出来。

……

李怀胜虽然是天海集团的大BOSS,但每天准时上班下班,今天开完例会就早早下班,今天是女儿生日。

车队里,李怀胜坐在中间的车内,刚刚出了马路,身边一个戴墨镜的男子忽然皱起眉头。

李怀胜观察入微,见他的模样,淡淡开口:“阿彪,怎么了?”

“身后有人盯着我们。”阿彪冷声说道,也许这就是他本色声音吧,他跟了李怀胜八年,就连李怀胜都没见过他笑,也许笑过,只是李怀胜没见过。

李怀胜一身西服,相貌平平,一张国字脸,眉毛很浓,眼中也很犀利,听到阿彪的话时,不自觉的向车后瞟去。

盯了半晌,李怀胜摇摇头,表示没发现。

阿彪眉头早已松开,声音持续冰冷:“出街道的一瞬间有感觉,过了一百米,就没有了。”

“对方很厉害?”

阿彪摇摇头:“不清楚。”

……

三碗盒饭,王哲有些郁闷了:“周老,您每天就吃这东西?”

店堂内,三人把卷帘门拉下一半,然后摆着一个小桌子吃饭。

于海波听到这话,微微一笑:“我觉得挺好啊。”

“是啊,你还年轻,吃点苦没关系的。”周老也点点头。

“我不是这个意思。”王哲笑道:“我是说,我和海波大哥吃这个可以,毕竟我们都才2、30岁,您都花甲之年了,还天天吃盒饭?”

“习惯了。”周老哈哈一笑,把盒饭放在小桌上,从口袋拿出一个酒壶,拧开之后,一阵醇香散出。

“哈,今天高兴啊。”周老大灌一口,看了看于海波,又瞧了瞧王哲:“二年前海波拜师,以前都是我一个人撑起这个店的,有了海波之后,我也清闲了不少,现在又多个你,想来以后我更加清闲,但就这个盒饭的习惯,已经好多年了,我算算啊。”

周老搬起手指开始计算,一个白须白发老头玩手指,样子有些滑稽。

于海波对着王哲微笑摇头,对于这个师傅,于海波又爱又敬。

“哦,今天星期五了?明天就改善伙食,你小子来的真巧,有福气了。”

王哲不解道:“什么意思?”

于海波解释道:“超五星级大厨师过来给我们做饭,每个星期六和星期天都来,所以师傅说你福气好。”

“超五星级?”王哲被两个人弄的稀里糊涂,看他们也没打算解释,王哲耸耸肩,心道,五星级又怎么样?有老爷子做的好吃?有我自己做的药膳好吃?哼。

内堂不大,跟外面差不多,也就三十多平米。

听于海波介绍,这本来就是一个6、70平米的门头店。

周老觉得不需要这么大,就把中间砌了一面墙,以前他没来的时候,都是周老守店,中南路还不是商业街的时候,大半夜都会有人敲门就诊。

二年前于海波拜师之后,周老也回家里住了,内堂就省于海波一个人,里面只有一个电视和对应的两张小床。

夜里,王哲稍微有些不习惯,以前在山上虽然是跟老头子住一起,可懵然跟外人住,而且还是个中年男的,多多少少有些不习惯。

“小王,来根烟。”夜里,于海波倒掉暖瓶里的水泡脚,看着王哲收拾自己那个破布袋,掏出烟询问道。

“不会。”王哲微笑拒绝,其实抽烟谁不会?记得十四岁那年下山,见别人抽烟自己也学了几次,可对这东西不是特别的偏爱,所以婉言了之。

于海波也不多说,想起王哲才18岁,淡淡一笑,看着他翻腾着那个布袋,疑问起来:“进门就见你拿个袋里,里面是什么?看上去不像是衣物吧?”

“嗯,衣物没带,这些都是来的时候,从家里带来的药材,路上以备不时之需,有个头疼发热的话,也好应急啊。”王哲也不多解释,继续检查着药材。

泡好脚,于海波一根烟也抽完,整理了一下身边的被子:“小王,路上也辛苦了,早点洗洗睡,明天带你去买身长衫。”

“我也要穿长衫啊?”王哲一愣,中医长衫,自己不过才18岁,穿起来估计是不伦不类的。

于海波忽然也想到了,微微一笑:“明天再看吧,反正是把你这身运动服给换掉,怎么说也要穿个白大褂吧,行了,睡吧。”

次日,商业街开铺早,于海波起了一个大早,刷牙洗脸,叠被健身。

搞的准备睡懒觉的王哲,都不好意思的爬起床来。

平日里三大爱好其中就有睡觉,不过现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起床。

周老来的也早,9点钟就带着几份早饭,油条豆汁,还另外提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着一个白大褂和一个灰大褂。

放下早饭之后,周老交待了一句:“你们两个看着店啊,王哲啊,你虽然年纪不大,可你入行比较早,来了客人多注意着点。”

交待完之后就风风火火的走了。

于海波一脸苦笑:“你小子一来就抢了我的位置,我不管,来了客人我先看,不行再换你。”

王哲也是一脸的无奈:“海波大哥实践比我深,自然是你看啊,对了,周老大清早这是干嘛呢?”

“去通县,每个星期六上午都去通县,看看药货什么的,有好的就顺便进货回来。”

多笑天的其他作品

查看更多
  • 美女的超级家教

    美女的超级家教

    《美女的超级家教》小说简介《美女的超级家教》是一部阅读起来就会让人着迷的都市生活小说,这本小说作者多笑天,是非常有名气的作家。书里天鹤之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