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霸爱:娇妻拒承欢

豪门总裁 | 主角:季诺傅席宸 | 182点击 | 2018-06-13 10:45:30 | 来源:有书阁

《前夫霸爱:娇妻拒承欢》小说简介

七月女巫精心创作的豪门总裁小说,书名《前夫霸爱:娇妻拒承欢》主角是豪门总裁,这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精品小说,书中主要讲述铁窗外阳光刺眼。季诺死死的护着肚子,蜷在角落里,试图避开那些拳打脚踢。...还有各种精彩的情节等待你的发现,让我们来一起欣赏精彩的大结局内容吧!

《前夫霸爱:娇妻拒承欢》 第四章 :我腻了才算结束 免费试读

她颤抖的越来越厉害,似乎深层的恐惧都被激发出来了。

“这个世界上,最不值钱的就是为什么。”傅席宸松开她,用指腹给她擦拭了下眼睛,黑眸依然冷沉。

可这样的话,却让她瑟缩的更厉害。

“我家都被你弄垮,该还的都还了,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季诺的眼睛哭的红肿,一次次的再问,肠胃绞的疼,胃里翻江倒海的,只想吐。

“你觉得那么容易就能偿还了?”傅席宸低头看着她,“当初你爸妈害的我家破人亡,我只是把同样的还回去了,这样你就觉得受不了了?”

他的每个字都阴沉。

傅家和季家从来都是冤冤相报,她明明知道,他娶自己只是为了报仇,却义无反顾的嫁过去,以为爱情能化解一切。

可到最后,不过是场笑话。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才结束?!”

那些情绪垒压的,季诺抬起头来,眼睛通红的看着他。

被压在心底最深处,以为会被忘记的记忆,重新的被翻起来,甚至比之前更加猛烈的袭来,她脑子嗡了几声,继续站不稳。

季家破产,她孩子没了,甚至还被割了一个肾去。

为了这场所谓的爱情,她已经丧失了足够多的东西了,为什么还不肯放过她!

可能她眼底的情绪太过于浓烈和悲哀,傅席宸没说话,只是看着她,眉心皱起。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我还剩下一个肾,还有这条命,你要的话,全给你,全给你好不好?”

她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几乎说不全,若不是箍住她腰肢的话,现在指不准就磕倒在地上了。

声音都喊得哑了,还在不停地哀求。

“我真的什么也没了,这条命你要的话,就拿走,求求你,我真的错了,我不会纠缠你了,也不会奢求什么,放了我。”

情绪波动的太厉害,她胸腔都跟着不停地颤。

明明在监狱的那段时间,学会了收敛情绪,可是再看到他的时候,却依然忍不住的波动,依然忍不住的撕心裂肺的疼。

“求求你——”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整个身体也是往下滑。

在晕厥过去之前,傅席宸把她打横抱起,快步的往外走。

怀里的人瘦的不堪一握,好像轻轻的一捏,或者风稍微的一吹,她整个人就会被吹散的一干二净的。

怀里的人依然在本能的在挣扎,低声的呢喃像是在说‘放过我’。

他的步子很快,声音愈加的冷,“要想放过你,除非我腻了。”

包间内其他的人不敢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失态的离开,有些惊愕他们的关系。

车子开的很快,原本的路程被硬生生的缩短到了一半。

熟识的医生匆忙看诊的时候,看着床上躺着的人,眼神有些奇怪。

“你这是玩小姐,把人给玩昏迷过去了?”医生嘁了一下,拿着听诊器过去,“这得是做的多狠啊。”

也不怪他不认识,躺在床上的季诺,单薄的身上穿着最普通的服务员的衣服,面色消瘦低微,根本看不出来这就是当初季家张扬跋扈的大小姐。

“她是季诺。”

傅席宸看着床上的人,说道。

医生手里的听诊器差点没拿住,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再度的看向床上的人。

“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当初季家大小姐谁不认识,在圈子里都是出了名的肆意,可好在张扬归张扬,心地却比较善良,也没做出很过火的事情,顶多就知道名媛圈里出了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大小姐。

可现在——

瑟缩恐惧的样子,跟记忆里的人根本重叠不起来。

“你不会是认错了吧?”检查完基本的指标,医生才抬头,狐疑的说道。

这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有两个极差的性格,根本解释不通。

“安静。”傅席宸没解释,只是不虞的皱眉说道。

医生才讪讪的闭嘴,把被子给她盖好了。

“这身体素质太差了,本来身体这么虚还喝酒,其他的等着她醒了再做个全身检查吧,今天就好好的休息。”

叮嘱完之后,医生才离开。

偌大的房间内,重新的恢复了安静。

床上沉睡的人一直是蜷缩的状态,保持婴儿的睡姿,死死的环着自己。

秀眉一直拧着,喉咙发出不成音的音调,额头上全是汗,似乎在经历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

“没事了。”傅席宸的手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部。

眸色却越来越暗。

当初娶她的确是因为要重新夺回傅家,为自己死去的父母报仇,那种恨意支撑着他夺回权势,亲手的毁了整个季家,然后又把她扔到了监狱里。

本以为就此结束,可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碰见。

心底的烦躁也是莫名的出来,不想放她走,只想继续把她锢在身边,哪怕继续折磨下去,这似乎是他内心唯一的想法了。

他,也顺从内心。

季诺睡的不安稳,梦中都是断断续续的片段,似乎看到她爸妈在冲着她招手。

诺诺,来这边啊,诺诺。

手里还拿着她最喜欢的棉花糖。

踉跄的跑过去的时候,脚底下却全都变成了血水,都是小孩子的胳膊在不停地伸着,不停地啼叫,远处她的父母也是消失不见,身体逐渐的往下沉。

耳边是哭诉的声音,妈妈,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了?

季诺猛然的惊醒,一下子坐起来,后背上都被浸透了,手死死的掐着胳膊,心脏依然震的疼。

孩子,她的孩子!

黑浓的梦境还没消散,她屈膝环着,把整张脸埋在膝盖里,眼泪却出不来。

极致的悲痛下,似乎宣泄的途径都要没了,只憋屈在胸腔处,几要爆炸。

“吃点东西。”

突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季诺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抬头,才看清楚周围的环境。

满眼的白色,这里是医院,等涣散的眸子落到床边的人身上的时候,才狠狠地收缩,下意识的往后退,却没坐稳当,身体猛然的往后倒。

七月女巫的其他作品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