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鬼同行

悬疑灵异 | 主角:王林 | 118点击 | 2018-09-21 18:09:21 | 来源:暴走看书

《与鬼同行》小说简介

完整版小说《与鬼同行》是皇甫轩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王林,内容主要讲述:噩梦惊魂无底洞,甜梦醉人一场空。人生在世,半生是梦。花妖狐鬼,魑魅魍魉。狐狸精灵,亦幻亦真。一部超吓人的灵异小说《与鬼同...

《与鬼同行》 正文第六章恐怖的负尸 免费试读

你们坐公交车的时候一定见过提着大包小包即将奔赴一场旅行的人,也一定见过他们中最底层那个群族。

他们大多穿着多日未洗的衣服,脸上被生活的重担刻出了一道道褶子,手中紧紧抓着被撑得鼓鼓囊囊的麻袋,里面装着衣服和棉被,是他们奔赴下一个打工地点的所有家当。

而美怡每天上下班坐的那趟公交车上总会遇到那样的人,从美怡家到公司这一段路会经过一个长途汽车站,所以不论什么时候坐车,车上总有几个提着行李的人,如果碰上节假日,整整一个车厢挤满了人,行李大包小包堆在地上,几乎没有一点空隙,这个时候坐公交车很是痛苦。

美怡所在的公司很大,所以经常加班。

九点回家已是早的了,不过倒避开了下班高峰期,不用和人潮挤公交车,有时还能坐上为她一人开的专车,如此看来,也算是加班也是一大好处。

美怡记得很清楚,这一天是周五,因为隔天就是周末,所以公司一般周五不会加班太晚。

她出公司大楼的时候刻意看了看表,八点五十,正好赶上最后一班公交车。

和她预想的一样,公交车上已没什么人了,在倒数第二排的座位上坐着一个衣服脏兮兮的男人,看着约莫四十来岁,脚边的过道上放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麻袋,没错,就是装了衣服和棉被的麻袋,看样子,是这男人的全部家当。

美怡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就在那男人的斜对面,车子行驶了两站后,忽然肩膀被人拍了拍,美怡扭过头来,是那男人再冲她嘿嘿直笑:“姑娘,刚下班?”美怡点了点头:“是啊,加班了。”“你们年轻人呦,挺辛苦,工资高不高呀?”美怡其实挺讨厌别人问她工资一类的问题,因为涉及到隐私,所以她没回答,只笑了笑扭头看外面的风景。

“我是来这城里打工的,”男人倒也没觉得尴尬,自顾自说:“比不得你们,坐在大楼里,敲敲键盘就挣到钱了,我挣得可都是血汗钱。

在工地上干活,都靠自己小心,挣得也不多,还是有文化好!”美怡笑笑,不知该说什么。

男人见她不大理睬自己,又看车上除了司机和他们就没有第四个人了,索性站起了身:“姑娘,你帮我看会儿东西,我找司机聊聊天。”说完不等美怡答应,径直走到司机面前聊了起来,“这人还真自觉,我有答应他吗?”美怡觉得好笑。

扭头看看地上的大麻袋,微微皱了眉:“看样子是要去长途汽车站,可这个点儿了,还有车吗?”正想着,原本安安稳稳放在地上的麻袋忽然动了动,倒了下去。

美怡一惊,这会儿车子正停下来等红绿灯,那麻袋好好的靠在椅背,怎么就倒了呢?不止倒了,原先在袋子口缠了好几圈的绳子竟也开了,露出里面的东西,看上去黑乎乎一片,空气中开始飘散出臭哄哄的味道来。

那味道,像是腐烂的味道。

美怡觉得一阵恶心,忙打开了窗子,就在这时,公交车重新启动,司机开的挺快,由于惯性作用,麻袋里东西咕噜噜滚了出来,恰滚在美怡脚边,美怡低头瞧了瞧,瞬间血液凝固,跳到了座椅上,尖叫了起来。

那滚到她脚边的东西,赫然正是一颗头颅,而方才美怡在麻袋里看到的黑乎乎一片的东西,正是这颗头颅的头发,缠在她的脚踝,感觉痒痒的。

那是一颗女人的头颅。

美怡吓得哭了起来,脚不停的踢打,头颅被她踢的滚了几滚,蹦到了车厢前面去,正跟司机聊天的男人听见动静,扭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姑娘,你怎么了,叫什么啊?”

“头,地上有头……”美怡此时已经跑到了车门口:“司机,快停车,我要下车!”

“头,什么头?”男人走过来,突然惊叫:“哎呀!我的袋子怎么开了?”

他三两步跑回自己座位,把麻袋重又扎好,美怡见司机没有开门的意思,而那男人转身正向她走来,她吓得又是一声尖叫,跑到了车厢前面:“司机,赶快停车,那个人一定是杀人了,他的麻袋里有一颗头……”

美怡跑到了驾驶座旁边,已是心惊肉跳,再一看司机,整颗心都要从嗓子眼儿蹦出来了。

坐在方向盘后面的司机竟然没有头,只身子安安稳稳坐在座位上,穿着一身连衣裙,是个女人,鬼!

美怡可以肯定,她活见鬼了!她想跑,可司机是个没有头的鬼,而后面有个杀了人的男人正朝她走来,塔北活活堵在中间,往哪里逃去?

情急之下,忽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美怡吓得又是一声尖叫,后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吓死我了,小姑娘,不要神神经经的好不好!”

车厢里开始响起报站的声音,这个女人便是在车子到站时上了车,同样的,她身后背着个硕大的麻袋,鼓鼓囊囊,像是藏了许多东西,美怡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车子压根儿就没有停,车门也不曾打开过,这个女人是如何上的车?

她背的那个麻袋里装的是什么,该不会是另一具尸体吧?

难不成今天自己就要死在这辆鬼车上了?

美怡此时才知道什么叫做前有追兵后有虎,司机那个没有头的身子俨然已经转向了她,后上车的女人站在她面前,饶有兴致打量着,就连先前那个男人离她也只有几步远的距离,她横竖是逃不了了。

美怡精神立刻就崩溃了,抱着头蹲在地上,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周围安安静静的,只感觉车子在行驶,没有一丝杂音。

美怡抬起了头,背着麻袋的男人和女人都笑嘻嘻的看着她,还是男人先开了口:“姑娘,吓着了吧!”

美怡身子吓得直哆嗦,警惕的看着他们,女人笑的更厉害了,手一挥,只听得“砰砰砰”几声响,先时所见的女人头竟然蹦了过来,跃过美怡的头顶,长发在她脸上扫了扫,都是腐臭的味道。

女人头蹦到了司机脖子上,俨然拼凑出了一个完整的人,司机脖子转了转,扭过头来看看美怡,嘿嘿的笑着,笑容在车厢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异常诡异,“其实我们还有很多头呢,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你要不要瞧瞧?”

女人说着,就去翻她背着的麻袋,被男人制止了:“小姑娘都吓傻了,你还要吓她?到后面坐着去!”

女人嘟囔了几句,极不情愿的向后车厢走去。

美怡望着她的背影,分明看见麻袋动了动。

似是有圆滚滚的东西在里面蠕动,美怡吓得赶紧又闭上了眼睛。

男人这时说话了:“姑娘,你上错车了,这车不是给你坐的,等到了合适的地方你就下车吧,待会儿还要上来好些人,再吓着你可就不好了。”

他说着转向了司机:“师傅,寻个有生气的地方放她下去吧!”“呦!她都瞧见了,还放她下去,没这样的事。”女司机尖声尖气的道,明显很不满。

“跟一个小姑娘计较什么,再说了,便是她告诉了别人,坐鬼车的事情谁信呢,人就爱听鬼故事,可若告诉他们鬼故事是真的,他们打死也不信,所以你放心,把她放了,安全得很。”

“横竖都是你有理!”女司机猛的踩了急刹车,车门霍的打开了,她没好气的赶美怡:“快滚快滚,不按时进站头儿要骂我!”

美怡人已经吓傻了,哪还反应过来啊,还是男人在后面推了他一把,她这才跌跌撞撞下了车。

车门“砰”的关上,呼啸而去,美怡看到昏暗的车厢里,男人和女人的面容一闪而过,似乎还有不断跳动的头颅和身体,在车厢里来来去去,在进行一场彻夜的狂欢,鬼车载着一车鬼们,要去往它们该去的地方。

自那以后,但凡晚上加班,美怡是再也不坐公交车了。

后来无聊时翻《聊斋志异》,看到负尸一则,是这样写的:“有樵夫赴市,荷杖而归,忽觉杖头如有重负。回顾见一无头人悬系其上,大惊。脱杖乱击之,遂不复见。骇奔至一村,时已昏暮,有数人艺火照地,似有所寻,近问之讯,盖众适聚坐,忽空中堕一人头,须发蓬然,倏忽已渺。樵人亦言所见,合之适成一人,究不解其何来,后有人荷蓝而行,忽见其中有人头,热讶诘之,始大惊,倾诸地上,宛转而没。”

美怡这才知道原来那晚在鬼车上所见的正是负尸,老鬼负着尸体,尸体到了时辰,生成新鬼,老鬼新鬼齐聚,在这趟驶往它们终途的鬼车上进行一场彻夜的狂欢,从今往后,将是一段暂新的鬼生,或许比人生还要精彩许多。

猜你喜欢

  1. 异能小说
  2. 惊悚小说
  3. 复仇小说
  4. 校园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