雏菊花开的暖阳

青春校园 | 主角:冷湛暖意 | 101点击 | 2018-09-26 11:52:50 | 来源:悠空网

《雏菊花开的暖阳》小说简介

主角叫冷湛暖意的小说是《雏菊花开的暖阳》,本小说的作者是筱婷籽所编写的青春校园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白色小雏菊的花语—埋在心里的爱……可是这份爱真的可以让它一直放在心里吗?即使不说,即使骗得了对方,可是骗得了自己的心吗?爱上你,是我的错,可是不爱你,是我一辈子都不想犯的错。我们的爱,谁能看清。我们的爱,又有谁能理解……爱到底有多远,伸手都无法触及,是真的距离,还是你不愿意让我走进你的心里。谢谢你的爱,但是对不起,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不可以在十一年前我们就相遇,原本应该是青梅竹马的爱情却被冠上了兄妹的定义第一次拉住你的手是因为无法选择,第二次拉住你的手是因为想要复仇,第三次拉住你的手是因为想伴你一生,再也不放开……雏菊花开的暖阳又能维持多久,能赶走多少黑暗……...

《雏菊花开的暖阳》 第六章:这是强暴 免费试读

就在这时暖意身后突然出现一个人影,从后面紧紧搂住暖意,头埋在暖意颈脖处轻轻磨蹭着。这种动作只有一个人会做,暖意突然之间不会动了,只是傻傻地站在那里,心里像是有两种感觉在冲撞着。一种是火代表了他们之间的爱情炽热如火,一种是冰代表了他们之间的爱情绝望如冰。冰与火的交接,最终定会两两伤亡,就如同她和冷湛。

现在的这种暧昧姿势是一对兄妹会有的吗?恶心,暖意觉得好恶心,这种亲密的姿势让她觉得恶心至极,心里一点点对冷湛的感情瞬间化为无穷的犯罪感包裹住暖意全身。而冷湛下一个动作更让暖意羞愧难当,他竟然在吻她的脖子,又痒又麻的感觉让暖意想把脖子缩起来,却又被冷湛用头挪开,在脖子处留下一个又一个印记。

“不……不要……”暖意用全身来抵抗,冷湛不可以这样对她,他是她哥哥,她是他妹妹。

“为什么不要,你是我的,我想怎么样都可以。”前夜他回房,在房里发了一晚上的疯,所有的东西全部都砸了也难以发泄他心里的恨。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他,他哪里做的不好,她知不知道他为了她承受了多少,内心又挣扎了多久,好不容易决定一切,而她却给了他什么。

“不,不可以。”暖意感觉冷湛在咬她的脖子,眼泪流了下来,他们不可以啊,兄妹之间不可以这样,这是不正常的。“求求你,不要,不要……”暖意一边哭一边求饶,可冷湛没有停下动作,更甚至于伸出舌头开始舔吻。

“叫啊,看谁会来救你。”今天家里一个人都没有,爸爸出差去了,林达子带着林夜影去日本看林枫影了,家里的下人也全部被他支走回家去了,现在整个房子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想叫就叫出来。”

“不,不要……”暖意发现事情不对劲,今天家里一个人都没有,难道冷湛都知道,所以在这里无所忌惮。“救我……夜影,夜影……”暖意下意识叫出夜影的名字,只有夜影知道她和冷湛的事,只有可以夜影救她。

林夜影,听到这个名字,冷湛的心被痛击了一下,雏暖意,这种时候你的心里还是在想他,贱人,既然这样就别怪我。原本对暖意的一丝怜惜瞬间崩塌,“我要你知道现在在你面前的人是谁?”冷湛把暖意转过来,手托着暖意的后脑勺倾身上前吻住暖意,前所未有的疯狂像是一头勇猛的狮子扑向暖意这只小绵羊。一边吻着,另一只手扯着暖意的衣服,想要解开暖意的纽扣。暖意,不要怪我,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怪就怪你心里除了我不应该有其他男人。

暖意意识到冷湛要干什么,拼命抵抗,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撕扯自己的衣服,他究竟想要做什么,做那种事吗?不……不可以,他们不可以,“不要,不要这样……”暖意一边哭一边求饶,可冷湛丝毫不给她说话的权力,纽扣怎么都解不开,结果一用力,暖意衣服最上面三颗纽扣就这样硬生生被撕扯掉了,衣服一下子被褪去了一边,暖意的肩膀露出了自己白皙的肩膀。

冷湛向前把暖意压倒在地,攻击从嘴唇转移到暖意的香肩开始啃咬起来,暖意,你是我的,我要留下属于我的印记。

暖意撞在地上觉得背好痛,可她现在根本就顾不了这个。“啊……”凄厉的吼叫道破,可没有一个人听得到。暖意好怕,她真的好怕,现在冷湛像一头失控的猛兽,看他的眼神,就像要把她推入腹中一样。“求求你,你不可以这样,不要这样对我。”暖意渐渐没有了力气,完全是被冷湛主导,暖意就这样平躺在地上流眼泪,眼睛空洞着看着上面。就像那晚一夜,整个人变成了木偶,嘴里念着,“不要,不要……”

发狂中的冷湛终于发现了暖意的不对劲,刚刚拼命抵抗的暖意,现在竟然一动不动,“装吗?装木偶吗?以为这样我就会心疼你吗?”冷湛看着他身下的暖意,可暖意没有看他,不知道在看哪里。“告诉你,想都别想。”冷湛不允许别人对他的背叛,这就是他,对于背叛者,就是这个下场。

衣服最后的纽扣也被冷湛撤掉了,两边全开,除了内衣,暖意等于一丝不挂在冷湛面前。暖意感觉到上身一下子凉爽,知道冷湛对她做了什么。冷湛,如果这样可以让你心里好过,那就做吧,无论有什么后果,我会自己承受。

暖意闭上眼睛,在冷湛看来暖意是视死如归,她已经不在乎了吗?冷湛的手拂过暖意的锁骨,暖意只是抿了抿嘴并没有阻止。混蛋,她现在是什么样子,等死吗?那他呢,他又是什么样子,是个要强暴不爱自己的女人的禽兽。

他受不了暖意这个样子,不得不承认他承认他又输了,在暖意面前他永远都是那个输的人。如果暖意顽强抵抗那他一定会继续下去,可现在暖意不吵不闹就这样躺着,竟让他不忍下下手了,一句话都不说还闭上了眼睛,是在默许他吗,还是在同情他。暖意,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我想要的是你的心。

冷湛帮暖意把衣服穿好,可扣子都掉了,冷湛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给暖意披上,把暖意裹得严严实实。“别以为我想碰你,你这身子不知道被林夜影碰过多少次了,我嫌脏。”虽然是心疼,可冷湛又如何会表达,只丢下一句会让暖意更加难过的话。

暖意用冷湛的衣服裹紧自己,然后整个人坐在地上环抱着自己,他又说她脏了,可是冷湛,你知不知道,只有你碰过我,我也只愿意让你一个人碰。

其实刚刚让冷湛停下动作的,不只是暖意的表情,还有他看见暖意脖子上戴着的项链,雏菊项链,林夜影送的。雏菊……看向前方,那一片雏菊花田,他此时觉得异常碍眼。这片雏菊花是他们一起种的,现在他们结束了,那么也该消失了吧。冷湛拿出可打火机,打出了火。

猜你喜欢

  1. 架空小说
  2. 贵族小说
  3. 宫斗小说
  4. 恐怖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