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夜话

都市生活 | 主角:江枫 | 180点击 | 2018-05-16 09:43:05 | 来源:掌中云

《女监夜话》小说介绍

《女监夜话》是一部阅读起来就会让人着迷的都市小说,这本小说作者饰戒,是非常有名气的作家。书名江枫之前的故事非常感人,主要讲述了我是一名狱警,女监里的狱警。过往的经历让我很清楚一件事儿---如果不能出人头地那么只有死路一条!我曾以为最爱的林芬在我尚未离开大学校园的时候就已踏上异国他乡的土地,这也让我清楚认知了人性的悲凉和劣根性。当我带着这种情绪来到沙山女监后,泼辣公安大女学生程瑶馨,狱政科一把手科长陈倩,买醉时偶遇的富豪**燕然以及绝世容颜的副监狱长岚监,还有如郝姐、小琴这些普通管教同仁,却让

《女监夜话》精彩试读 第9章 女人的悲哀

我脑海里忽然想起非洲大草原上雄狮家族的情况,还真像,特么基本上一头雄狮会带着几头甚至十几头母狮子一起生活。

只不过,在那里雄狮是王者,是能够让那些雌狮臣服的皇帝,可在沙山女监呢?我算什么?

轮到我打饭,盛饭的婶子见到女人堆里忽然冒出个大老爷们,那表情古怪到了没法形容。

大婶惊讶得大张着嘴,在我十分不好意思地催促三次之后,才慌里慌张给我打饭打菜,手忙脚乱的甚至将半勺菜直接浇到了地上。

我和瑶馨、小琴三人找了个角落坐下,说实在的,此刻我已经被食堂里各种议论声折磨得完全没有胃口,根本不知道饭菜的味道如何。

苦逼的挨过五分钟,也不管吃饱没吃饱,我三下五除二扒拉几口,拽着瑶馨和小琴落荒而逃。

“哎,枫哥,我还没吃饱呢!”

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小琴也已经开始跟着瑶馨喊我枫哥。

见她一付饥饿难耐的样子,我一狠心说道,“走,哥带你们出去宵夜!”

没想到,我们三个在监狱大门处被警卫拦住,我好说歹说对方就是不同意,坚持除非有领导的批条才能放我们外出,搞得我们倒成了犯人似的。

后来我才知道,沙山女监平时不允许随便离开,除非周六日或者国家法定节假日,无论管教还是武警战士回去住或者外出都要提前打报告,甚至需要领导特批。

至于其他文书、后勤这种性质的二线工作人员,倒是正常上下班,每天都可以出入监狱,只不过,每次都要进行严格的检查,防止夹带违禁物品的现象发生。

当然,副科级以上的管理层倒是不会受到这种禁锢,但由于沙山女监的位置太偏远,很多有家室的监狱中层领导也时常在监狱里住,直到周末才离开。

不知道为什么小琴并没和我说这些,事后她的解释是,一来自己饿坏了,二来认为我和瑶馨第一天上班,出去买点日常生活用品啥的是情理之中的事儿,因此她以为门卫那里应该会放行。

这也是因为小琴自己来的时间不太长,要是呆个三五年的,她绝对不会这么想。

看到瑶馨和小琴已经失望得准备向回走,我忽然想起,狱政科陈倩科长不是说有难处让我找她吗?现在正好试试看。

中层干部宿舍都有座机,在传达室拨通电话说明情况,陈倩倒是没多说什么,只对我说,“你们三个就在大门口不要动,我马上过来。”

不到十分钟,一辆蓝色的迷你库伯小轿车从沙山女监内部开了出来,陈倩摇下车窗,对我们几个喊了一声,“上车。”

她自己则下车去警卫室说了几句什么,于是大门开放,轰鸣声中小轿车冒出一股黑烟,扬长而去。

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心里有些迷糊和忐忑。

说实在的,我没想到陈倩竟然会亲自送我们去宵夜,原本她只要打个电话给门卫,明天我们再补一个外出的请假手续就可以处理的简单事儿,陈科长却开着车亲自赶过来,现在,似乎还要带着我们三个去吃饭。

我心里觉得很不好意思,偶尔偷眼瞥陈倩几眼,却发现她根本没看我,而是神情专注地转动方向盘。

陈倩带我们去的地方并不在东河县城,而是在三面环山,一水贯通的沙河镇。

听着陈倩的解释,我这才知道沙山女监的名称,实际上就是取自沙河镇。

监狱距离东河县城和沙河镇远近差不多,都是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我有点儿纳闷儿,为什么陈倩不带我们去东河县吃饭,却要来这里?

难道说沙河镇比县城还热闹?或者小吃、美味更多?

陈倩话不多,我们几个也没人乱吱声,气氛有点沉闷。

开了一会儿,陈倩打开车载收音机,里面正是调频音乐广播剧《女人的悲哀》播出的时间。

听了几分钟,陈倩忽然问我,“江枫,你知道女人最悲哀的是什么吗?”

我正听小说入神,忽然被她这么一问,顿时吓了一跳,这个问题,你让我怎么回答啊?

我想了半天,只好老老实实回答她,“陈科长,每个女人都有各自不同的伤心或者快乐,所以,我还真不好说!”

陈倩侧过脸瞥了我一样,似乎对我的回答很不满意,显然,我的说法太大众化,显得很圆滑,简直就跟没说一样。

本来么,我也说了我不知道嘛,你陈倩问我的问题就不是一个大老爷们能回答得了的!

“唉,”陈倩幽幽地叹了口气,“江枫,陈姐告诉你吧,女人最悲哀的不是没有漂亮的容颜,不是没有钱财,更不是没有权利和地位!”

“那是什么?”

我很好奇,想知道在这个妖媚到极点的美艳**口中,到底对女人的悲哀这个话题有什么特殊的、令人意想不到的解释。

“其实,我以为你能想到的……”

陈倩声音幽幽的,显得很伤感。

我不知道怎么就勾起她的伤心事了,立马紧闭双唇不再接话。

哎,祸从口出,古人诚不我欺也。

程瑶馨和张小琴也没说话,我们都在静静等待着陈倩的‘标准答案’。

“女人,最可悲的是没有人心疼,没有父母亲人,没有儿女,甚至没有老公的疼爱!”

我一惊,觉得似乎自己不经意触碰到陈倩心中的伤心处,只不过令我想不通的是,为何像陈倩这样一个能让世间绝大多数男人拜倒在石榴裙下的极品女子,怎么会没人爱,或者缺少人爱呢?

难道说,她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

只不过这已经牵扯到对方个人生活,算是隐私,陈倩不主动说,我当然不好开口问。

瑶馨和小琴估计也是类似念头,我们三个谁都没有接她的话。

“吱~~~”

陈倩猛地一踩刹车,迷你库伯发出一声凄厉的轮胎擦地声音,就像忽然被一股洪荒之力拉住似的,在路边戛然而止。

我的头向前一探,要不是挂着安全带,绝壁能把前挡风玻璃撞破,吓得我一身冷汗。

“江枫,陪我下去抽根烟!”

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生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