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一世:总裁早上好

都市生活 | 主角:苏瓷薄西玦 | 196点击 | 2018-05-16 10:26:41 | 来源:微小宝

《许你一世:总裁早上好》小说介绍

《许你一世:总裁早上好》是一本不可多得的总裁小说,韩小韵把苏瓷薄西玦之间的故事写的生动感人。这本小说主要讲了新婚之夜,丈夫却不属于苏瓷。无奈买醉,却上了陌生男人的车……一夜缠绵,苏瓷只留下了男人的一粒纽扣。隔天醒来,却发现这个男人是丈夫名义上的姐夫!薄西玦步步紧逼,霸道地将苏瓷禁锢在自己身边,“不准逃!”苏瓷:“放过我!”薄西玦却在她耳畔吐气如火:“你应该说的是——我还要!”...

《许你一世:总裁早上好》精彩试读 第十二章 你是不是非要害死他才甘心?!

叶覃晚不知道上来干什么,推开门的瞬间尖叫出声。

瓷瓶也应声而落,在地上碎成无数的碎片。

声音大的甚至连下边等着的顾夫人也听到了,一时间整个别墅都乱糟糟的,全都是纷扰嘈杂的脚步声。

苏瓷也怔在原地,她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做,耳边像是爆炸一样,整个脑袋都要爆炸。

“快,快,快,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死也不放过你!”顾夫人哭腔的声音骤然响起,各种尖锐哭泣的嗓音充斥了整个屋子。

一直到救护车的声音都逐渐消失,所有的动静归于沉寂,屋内除了苏瓷已经空无一人。

空气还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道,苏瓷顺着墙壁缓缓的坐下,双手抱着腿,整个脑袋埋在膝盖处。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去的,恍恍惚惚像是掉了灵魂,回到南华街的那栋楼,无意识的抬腿往上走。

脚下不知道绊到什么,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倒去,她闭眼,来不及挣扎,只能任由身体往下倒。

底下是冷冰冰的台阶,如果真磕一下的话……

“没事吧?”温润如水的嗓音,意料之内的磕碰没有出现,而是落入一个较温暖的怀抱。

苏瓷的腰肢被环着,鼻尖缠绕的满是淡薄荷和青桂的幽香,一挣扎起身的时候,脖颈却和他的薄唇交撞,一股电流猛的把她击中。

“薄……薄总。”

苏瓷后退了几步,捂着自己的脖子,脖颈处却传来隐隐的痛意,刚才太突然,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怎么那么慌张?”薄西玦长身如玉,皱眉看着她的狼狈,语气缓缓,刚才悬浮在半空中被她避开的手,不急不慢的收回去,带着一股子优雅矜贵的气质。

苏瓷的双腿快没了力气,堪堪的撑住,神情有些恍惚,避开这个问题,“薄总,上次的生意还没来的几感谢您,不如找个时间请您吃饭吧。”

她这番话说的客套疏离,只是嗓音带着些许的颤音,巴掌大的脸上血色褪的一干二净。

“那就今天吧。”薄西玦淡淡的开口。

苏瓷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下意识的抬头望进幽黑黑的眸中,“什么?”

她本来还以为薄西玦不会应约,毕竟两个人真的不熟。

薄西玦难得的好耐心,在她再度踉跄的时候,搀扶了她一下,不知不觉中,两个人之间陌生的隔阂似乎打破,“你可以随便做几个菜。”

他的话向来都是少,但仅仅几个字,苏瓷就会意了。

薄西玦的意思是在家里吃。

“好。”苏瓷站在门口,尴尬的无以复加,有些仓皇的转身,“那我先回去准备了,薄总。”

看着她几近于迫切的夺门而入,薄西玦也不急着进去,而是点燃一支雪茄,任由猩红点点闪烁,眸中的暗色加深,方才那柔软的触感还残余在唇间,感觉……好像还不错。

苏瓷站在盥洗池前边,望着镜子里自己苍白的模样,弯腰鞠一把凉水扑在自己脸上,恢复了片刻的清醒。

她今天都做了什么,竟然打了顾璟荀,自己的新婚丈夫?于情于理她都应该跟着去医院,如果不是要上救护车的时候被叶覃晚刻意推下去的话。

饭菜很快就做好了,可苏瓷不擅长做饭,她甚至连料酒的用处都分不清,只是做小点心做的好吃罢了。

在薄西玦的门口忐忑了半天,拧眉看着自己盘子里那些分不清楚姜丝还是肉丝的菜,萌生出了退意。

门却像有感知一样,‘吱悠’一声打开。

苏瓷再也没了退路。

“做……做的有点问题,要不我请你出去吃吧。”苏瓷格外拘谨,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甚至想把手里的那盘黑漆漆的菜挡在身后。

薄西玦唇角略上勾,修长白皙的手接过盘子,嗓音澹澹,“谢谢,这些就足够了。”

苏瓷还想说些什么,被扔在裤子口袋的手机阵阵响起,在楼道里格外的清晰,苏瓷的眼皮狠狠地跳动几下,对着薄西玦低声说了个抱歉,接通了电话。

果然,不出所料——

是顾夫人的电话,她的语气冷锐逼迫,让苏瓷即刻赶来。

也不知道是电话里的声音太大,还是楼道里过于寂静,顾夫人尖锐的嗓音清清楚楚的传递,苏瓷的眼皮有些沉重,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薄西玦。

而他仿若没有听到电话里的那些话,一派温和的样子,哪怕端着这样不堪入目的饭菜,优雅的也像是端着什么珍馐美食。

“那……那我先走了。”苏瓷的嗓音低低的,略带窘迫,身上的衣服都来不及换,急急地往楼下赶去。

一直到她走远了,门内才重新的钻出个脑袋,白荀吸了吸鼻子,“怎么了?我上个厕所的时间,又错过什么事情了?”

他摆头摆脑的看,却没有发现倪端,顶多就是看到薄西玦手里多出来的饭菜。

“咦?这是对面的小白兔送来的?”

薄西玦抿着薄唇没有说话,哪怕白荀顺着看过去,也没有看到他眼里有什么波澜。

仿若任何的人都不曾能够在他心上留下涟漪。

对面是小白兔?薄西玦骤然失笑,倒是不如说是带着利爪的小野猫。

“我先尝尝。”借鉴于上一次甜点太好吃,白荀下意识的忽略了它的长相,迅雷不及掩耳的夹起一块肉块一样的,塞进嘴里。

不过片刻,他捂着嘴,痛苦的跑到垃圾桶旁,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酸甜苦辣……味味俱全,唯独没有正常的味道。

等他想吐槽的时候,抬头却看到薄西玦优雅的坐在桌前,眉头都没皱的吃着,每个动作都如同油画里中世代的贵公子一般。可白荀的视线移到盘子里的时候,牙齿一酸,再也没了胃口。

苏瓷赶过去的时候,本来空荡的病房已经满都是人。

她刚深呼了口气,推门进去,顾夫人的眼睛像是淬了毒,大步走过去,抬手一巴掌狠狠地扇在她的脸上,质问道:“你是不是非要害死他才甘心?!”

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1. 豪门小说
  2. 总裁小说
  3. 现代小说
  4.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