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游戏之恶魔霸爱

豪门总裁 | 主角:舒元希古月阳 | 137点击 | 2018-05-16 15:14:07 | 来源:微小宝

《契约游戏之恶魔霸爱》小说介绍

《契约游戏之恶魔霸爱》是一部阅读起来就会让人着迷的言情小说,这本小说作者释涧,是非常有名气的作家。书名舒元希古月阳之前的故事非常感人,主要讲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误会,他在她最需要帮助时夺走了她的贞操,只甩给她一张支票。三年后,她涅槃归来,只为查清家破人亡的真相,却再次沦为他的玩物。

《契约游戏之恶魔霸爱》精彩试读 第十一章 伤疤

“这个不是重点。”季展溪说道。

陈奇马上问道:“那个女人是谁?”

“秘密。”

“切!”

这一天夜深,古月阳喝了不少酒,有点微醺的时候回到了家。

“希希。”古月阳进门就喊。

可是屋子很安静,也很黑,他走上二楼,二楼走廊的灯是感应的,灯亮了起来,他就看见房间里没有人。

“希希?”古月阳拍开了房间里的灯,他扫视了一眼,床是空的,浴室的门开着,他走过去看了一眼,没有人。

古月阳找了一圈,都不见她,他也找不到她的手机和包。

难道她走了?

古月阳拿出了手机拨打她的电话,电话响了好久都没有人接。

本来不清晰的脑子一下子就清醒了。

古月阳转身走出了屋子,开着他的黑色宾利卷尘而去。

舒元希回到了原来的酒店,这房间她已经包了一个月了,本来打算慢慢找房子,哪知道这些日子一点时间都抽不出来。

舒元希回来就洗了个澡,正想上床休息的时候,手机突然闪了一下。

她拿起手机的时候才看见有几个未接来电。

她犹豫了一下,正想回拨过去,屏幕又闪了一下,收到一条信息。

她点开信息,就看到署名是小太阳的人来信:知道现在中国是半夜,但还是想告诉你,我想你了。

舒元希看着这条信息,淡淡的笑了起来。

她围着浴巾就坐在床上和他聊了起来。

元希:我也想你,小太阳。

小太阳:耶?你竟然还没有睡?难道在工作吗?

元希:不是的,我最近没有工作,在休息。

小太阳:休息?你才回去怎么就休息了?在中国混娱乐圈很累是不是?

元希:不是的。

小太阳:如果很累,你就回来吧。

元希:我只是受了伤,暂时不方便工作。

小太阳:嗷?我的女神受伤了?我要去看你。

元希:小心被打**,不要乱来,我真的没事。

小太阳:我不怕,为了你我被打死也要去看你。

元希看着这句话,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还想回点什么,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

一看来电提示,她就为刚才和她发信息的小太阳祈祷,一定是信息被某人发现了。

准是又挨打一顿了。

舒元希接通了电话。

“元希,小太阳说你受伤了?怎么回事?”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汉语不是那么标准的男人的声音,然后就有一个稚嫩的声音闯入。“你干嘛老是偷看我的短信!”

舒元希好笑的说道:“小太阳在旁边抓狂啊?”

“别理他,你回答我,你怎么受伤了?”

“我出了车祸,小腿骨折,没有什么大碍,过几个礼拜就好了。”舒元希说道。

“天啊,你一回去就受伤,那地方真是个不吉利的地方,元希,你还是回来吧。”

“好了,不要这么说了,这只是意外。”舒元希说道,知道他们关心,可是,她又怎么能这么轻易回去?

对方停顿了一下,才说道:“见到他了吗?”

舒元希含糊的回答道:“嗯。”

“知道答案了吗?”

“不知道,他不愿意听我解释,也不告诉我为什么离开我,我想,我还需要时间才能弄清楚,不过这次回来也不是没有收获,我知道我父亲公司破产是被人陷害的,我想找出真相。”

“这样子?需要帮忙的时候,你要告诉我。”

“好。”

“那你有时间,给大哥打个电话,他也很想你的。”

“嗯,我一定会的。”舒元希又和他说几句话就挂了电话。

他们三兄弟是她在美国的大恩人,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她舒元希,早就已经投胎去了。

“叮咚。”

房门突然响了起来。

舒元希奇怪的走到门后面,从猫眼看了出去。

这么晚,谁来敲门?

猫眼外就可以看见古月阳那张盛怒的脸。

他怎么找来了?

“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

舒元希想了想,还是开了门。

“月阳,你怎么……啊!”

门刚一打开,古月阳就大步闯了进来,舒元希没站稳,整个人往后倒去。

古月阳急忙抱住了她,顺手把房门关上。

她身上的浴巾掉在了地上,大好春色落入古月阳的眼里。

她的身上还有他留下的痕迹。

他把她横抱而起,大步的走向了床的位置。

舒元希闻到他身上的酒味,说道:“你去喝酒了?”

古月阳不回答,把她扔在了床上。舒元希滚了一圈差点掉下床。

古月阳满腔怒意,正要发作,却突然看见她后背上有一条巴掌长的丑陋伤疤。

舒元希转过头来,看见他正盯着她的后背,也想到了什么,她忙拉过被子把自己盖了起来。

那条伤疤太丑了,十厘米长,斜在了她整个后背上。

“为什么会受伤?为什么会有这么长的伤疤?”古月阳爬上了床,将被子用力的扯开。

“别看了,太丑了。”舒元希叫道,想要转身却被他一手摁住了后肩膀,她只能趴在床上转不过来。

古月阳摸着她那一条伤疤,这条伤疤绝对是这三年里才出现的,以前她根本没有。

“谁干的?”古月阳不悦的问道。

“我不知道,那只是意外,你放开我好吗?”舒元希扭头问道,他那么用力压着她的背,她呼吸都困难了。

古月阳放开她。

她从床上爬起来,抓过床上的衣服快速的套上。

古月阳见她这慌张的样子,不悦的白眼道:“现在穿衣服不觉得晚了吗?”

“你说话就不能不要这样伤人吗?”舒元希恼怒的说道。

“我伤人?”古月阳不以为然的问道。

舒元希把衣服穿好,扶着墙壁站在一旁,看着坐在床上的古月阳说道:“你觉得我骗你,你又不愿意听我解释,当年是你抛弃我在先,你有什么资格责怪我领了那五百万?再说了,就当我是真的骗你,你不是也已经报复我了吗?”

“报复你?”古月阳并不这么认为,他可什么都没做呢。

“对,我和你的交易已经完成了,你说过的一个晚上,把照片还给我,我也已经把照片删了,你也已经得到我了,我们之间两清,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舒元希叫道,她现在一点都不想解释过去了,因为那道伤疤的背后藏着太多秘密。

她不想他去查,因为如果是他,一定会查到很多事。

而那些事,都是她不愿意公开的,都是她不愿意被他知道的。

“所以,你白天那么欢乐的在我身下喘息,都是为了完成交易?”古月阳恼怒的问。

“没错。”舒元希回答。

古月阳看着她,突然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戏子果然是戏子,这戏演得真好。”

“你……没错,我想你也很满意。”舒元希说道。

“满意,满意,很满意,三年了,你从别的男人身上学到很多,和三年前的你比起来,简直完美极了。”古月阳讽刺的说道,他一双眼睛愤怒得好像要喷火一样。

他竟然忘记了,她第一次的时候那么生疏,连接吻都能咬到他出血。

可是现在呢?那表情,那声音,那身体,一点不比岛国电影的差!

想到她有可能在别的男人身下扭动,他就气得想杀人。

舒元希张口吐了一口气,差点被他这句话气死。

她强颜欢笑的说道:“对啊,我有过好多男人,他们给了我很多,我就这种女人,你生气?难道你还在爱我吗?难道你认真了?像我这种女人,你就应该忘记我,不是吗?”

“舒元希!”古月阳恼怒的吼道。

舒元希的心很痛,可是没有办法,她不能让他有冲动去调查她这三年的事,是她疏忽了,她不应该和他纠缠的。

有些事一旦被挖出来,她的演艺生涯,怕是要毁。

舒元希看着他,不甘示弱的勾起了嘴角。

古月阳气得牙痒痒的,放在他旁边的舒元希的手机正好亮了一下。

古月阳顺手拿起手机,拨开了短信。

他看了一眼,脸色阴沉沉的,抬起眼皮看着站在床边的舒元希。

“我万万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女人!”古月阳咬牙切齿的说着,将手机用力的朝她扔了过去。

“啊!”舒元希伸手去接,还是没接住,被手机砸到了肩膀。

古月阳生气的大步离去,把门摔得震响。

他没想到她竟然白天和他上完床,晚上就和别的男人,我想你,你想我的。

该死的女人,你死定了!

三天后。

古月阳的办工作上放着一个文件夹,文件夹里放着的,就是舒元希这三年的调查报告。

古月阳拿着报告,眉头皱着就没松开过。

她父亲公司破产自杀,母亲没几天也跟着去了,之后她就被舅舅送出国。

这些事,他为什么不知道?

他翻了翻后面几页,发现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东西。

古月阳生气的把文件一摔,瞪着站在面前的男人,怒道:“这就是你调查的结果?出了国以后的事情为什么没有详细的?”

“总裁,这很详细了。”秦忠说道,他已经把能调查的都调查了,也就这些了。

她出国之后遇到了星探,就被捧成了明星。

这报告里面连她培训时候的细节都有呢。

古月阳抓起文件扔了出去,吼道:“这些随便百度都能出来的东西,你好意思说是调查?我要是想知道这些,我何必要你?百度我不会?”

“对不起总裁,对不起,小的马上重新调查!”秦忠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今天总裁脾气好暴躁,他真是撞在枪口上了。

“滚!没用的东西!”

“是,是,是。”

秦忠急忙跑了,古月阳生气的坐在大沙发上。

他竟然不知道,当年她家里出了事,她没有告诉他,她竟然没有。

可是现在想起来,他当年离开她以后就回了本家,她就是想找他,也找不到吧?

古月阳给顾书里打了个电话,顾书里是惊域娱乐的继承人,他家里的关系,要找一个艺人的过去太容易了。

找他帮忙一定能够知道那三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几天后当顾书里告诉他,舒元希在国外三年的档案被人销毁过,现在百度能找到的全都是假的的时候,他就觉得事情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了。

“行吧,你帮我约她出来!”古月阳没有想到舒元希这么刻意隐藏她的过去。

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1. 豪门小说
  2. 总裁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现代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