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情长纸短,吻你万千

更新时间:2018-11-07 14:30:28

情长纸短,吻你万千

情长纸短,吻你万千

来源:书丛网作者:佚名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林素竹沈昏酒

《情长纸短,吻你万千》小说简介主角是林素竹沈昏酒的小说叫做《情长纸短,吻你万千》,是作者佚名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结婚三年,于金鳞进这个别墅的次数屈指可数,而这一次,他居然把外面的女人带了回来,沙发上两人缠绵的身影像是一个毒刺,狠狠的扎在林素竹的心尖……夜晚,林素竹习惯性的摸黑上了床,一只大手霸道的朝着她摸了过来,奇怪,倒也不是那么讨厌,不对,林素竹冷不丁的坐起来,打开灯的时候被...展开

《情长纸短,吻你万千》小说简介

主角是林素竹沈昏酒的小说叫做《情长纸短,吻你万千》,是作者佚名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结婚三年,于金鳞进这个别墅的次数屈指可数,而这一次,他居然把外面的女人带了回来,沙发上两人缠绵的身影像是一个毒刺,狠狠的扎在林素竹的心尖…… 夜晚,林素竹习惯性的摸黑上了床,一只大手霸道的朝着她摸了过来,奇怪,倒也不是那么讨厌,不对,林素竹冷不丁的坐起来,打开灯的时候被吓了一跳,床上的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小叔,沈昏酒…… “林素竹,你就从了我吧,刚才不是还挺舒服的吗,嗯?” 沈昏酒霸道的吻落下来,林素竹双腿一软,只感觉自己在一个深渊之中,不断的沦陷。...

《情长纸短,吻你万千》 第四章 不是说不许任何人进来吗 免费试读

她嫁进来的时间短,但是也听说了一些,那小院被烧的乌漆麻黑一片,近两年才长出一抹绿色来,只是和那些污黑的房架相映在一起更加诡谲,但是从来没人动过哪儿,甚至保姆什么的都会绕开走。

“十年前起了一场大火,烧死了沈昏酒他妈,沈昏酒就走了,没想到这么多年又回来了。”于三叔有点不耐烦,拍了拍田心**:“你去洗澡,一会儿有个宴。”

听了一会儿墙角,林素竹才退回来,结果后退过程中,冷不丁撞上个人宽阔的胸膛,震得她浑身一僵,一回眸,正撞上沈昏酒的眼眸。

“侄儿媳妇?”

沈昏酒垂眸,足有一米九的个子牢牢实实挡着她,笑起来的样子,莫名的很恶劣。

“沈昏酒?你怎么进的我屋?”

林素竹一惊,面上不显,神色却冷下来:“请你出去。”

心中却开始腹诽,这人听到了什么?可是看他笑眯眯的样子,实在是不像——不对,这人不能按常理想,根本不按套路出牌,别说他傍晚出现在她屋子,就是半夜出现在她床上都有可能。

“我是来跟你谈合作的。”沈昏酒摊手:“公司找不到你,只能到家里来找。”

对方一边说,一边靠过来:“以前不知道,我还有这么一个‘貌美如花’的侄儿媳妇呢。”

他说起来的时候,语句里带着淡淡的恶劣和嘲弄,像是开玩笑,但是林素竹能够听到里面一点威胁的意味。

心里一紧,林素竹一惊:“你想做什么?”

卧室里,暮色的光有些暗沉,门紧闭,后面半开的窗透进来一点点凉风,男人微微垂眸,眼眸里掩着些许危险的光:“想跟你做个交易,我瞒下你的事,你帮我一个忙。”

夜色明媚,那天沈昏酒的眼眸清冷魅惑,唇角勾起太过诱人,林素竹自此踏上一条不归路,却犹不自知,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次日清晨。

早餐的时候,一家人还算是愉快,林素竹偶尔端起杯子,就会拿眼角余光去看沈昏酒,对方一身清浅西装革履,动作优雅魅惑,宛若天生贵族,她就看了一眼,就默默收回了视线。

她想起了沈昏酒办事儿的方式,她那么防备沈昏酒不是没有道理的,他办事多数都是阴暗而又夹杂着算计的,真是白瞎了这张脸,她想着,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冷不丁对上沈昏酒含笑的眸,立刻回过眼眸来——斯文败类衣冠禽兽!

但老爷子偶尔看向沈昏酒,却是带着浓浓的慈祥。

昨天半夜于金鳞抹黑回来,现在难免有些倦,老爷子问了他两句,他心不在焉的回答。

“啪”的一声,老爷子摔了筷子。

于金鳞一哆嗦,旁边苏容赶紧怼了素竹一下,冲老爷子笑:“爸,这段时间金鳞太忙了,公司抽不开身。”

老爷子看向素竹,素竹一手端着牛奶,淡淡的点头,老爷子脸色缓和了一些。

“最近公司的投资怎么样?”

于老爷子手底下的公司,一般都是于三叔和于金鳞在掌管,于三叔这几天忙着田心的二胎,老爷子就直接问于金鳞。

幸好,于金鳞答得还不错,有些问题答补上,林素竹就在旁边淡淡的提上一两句。

老爷子点头:“有空多跟素竹学学。”

于金鳞脸色微微变化,没说话,苏容笑着点头:“应该的,他们夫妻嘛。”

老爷子喝了口汤,放下碗:“你们安排好公司的事情,让老四也熟悉一下公司情况。”

一句话落下,饭桌一阵安静,素竹手一顿,猛地想起昨天晚上沈昏酒贴在她耳边说的话。

于三叔和于金鳞下意识的交换了一下眼神,彼此沉默了片刻,于三叔问:“爸,你是想让老四一起打理公司吗?”

“怎么?有问题?”

老爷子反问。

“不是,没什么问题,只是,只是——”三叔有些答不上来,勉强笑着:“不是说,老四回来不是也有自己的事业吗?”

“是啊是啊。”

田心在旁边跟着赶紧附和:“我还听说老四开办的是汽车销售,专门卖那种高端车型呢,前景无限呢!”

田心提到公司,林素竹捏着叉子的手顿了一下。

而沈昏酒正拿着刀叉在切一块面包,送到嘴里咀嚼咽下之后,才慢条斯理的吐出来一句:“爸,我公司才刚起步,很忙,最近可能抽不出时间来,不好意思。”

沈昏酒话音落下,对面一对夫妻明显松了口气,于金鳞也跟着微微放松了些,林素竹撇了一眼苏容,发现苏容依旧姿态端庄的坐着,没有任何变化。

她这个婆婆啊,在老爷子面前,永远是最沉得住气的,但是实际上呢?在暗地里,也是下手最狠最快的——林素竹想起昨天晚上苏容跟自己讲的事,就觉得头疼。

而于老爷子脸色不太好看,环视一周之后,把刀叉放下,沉着脸:“老四,送我回书房。”

早餐自然不欢而散。

而因为于老爷子带着沈昏酒回了书房,所以于金鳞和于三叔心照不宣的互相推迟去公司的时间,林素竹的电话响了几次,她也只能摁下。

她坐在沙发的最角落里,微微闭着眼,都能感觉到四周的暗潮涌动。

最后,田心忍不住了,坐到了苏容边儿上,有点埋怨的小声说:“你说老爷子是不是傻了?突然冒出来个孩子,认就认了,我们顺着老爷子的意思欢迎他也没什么,但是老爷子现在这意思,是要给他分一杯羹啊!”

说到后面,田心有些忧心忡忡:“我早就猜到了,老爷子好好的时候他不回来,现在老爷子身子不好了,他就回来了,可不就是为了那——”

苏容给自己沏茶,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

“大嫂!”田心有点按捺不住,急得跺脚:“你倒是说话呀,当初沈昏酒回来可是你先说同意的,到时候要是真分给那沈昏酒什么东西,可不还得从金鳞手底下拨?我都没工作的,又怀了孩子,以后处处都用钱。”

苏容沏茶的水珠迸出来,溅到拿着壶把的手背,苏容不动声色的刚放下,就听于金鳞一声冷笑:“三嫂好算计啊,真不愧是会计出身,贤内助啊。”

田心被刺了一下,横眉竖眼:“你!你怎么跟长辈说话呢?”

“田心!”

于三叔吼了一句,田心才不甘心地闭了嘴。

林素竹的手机又响了,她蹙眉看了一眼,起身:“婆婆,我要回一趟公司,有很急的会议。”

“好。”

苏容知道林素竹待了这么久已经很不容易了,起身就要送她,正是这时候,沈昏酒也从书房出来了,一边下楼梯,一边对于金鳞和于三叔说:“爸找你们。”

林素竹眸光和他对上,转身拎着包就出了门,急匆匆的坐上车,一脚油门踩下去,后头冷不丁就跟上来辆车。

从后视镜看,就是沈昏酒。

对方好像有话要说,一直跟着她,林素竹一个甩尾,在一个十字路口抢着绿灯尾巴迅速超车,把他甩在了后头。

金属色泽的路虎被红灯迫使停车,沈昏酒线条优雅的脸上露出几分笑容来,很淡,像是猎人被猎物挠了一爪子的感觉,有点痛,但是——更**。

猜你喜欢

  1. 武侠小说
  2. 言情小说
  3. 前夫小说
  4. 复仇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