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不渝

豪门总裁 | 主角:顾漓纪桥笙 | 166点击 | 2018-11-07 17:57:56 | 来源:掌中云

《婚情不渝》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顾漓纪桥笙的书名叫《婚情不渝》,本小说的作者是白生米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错爱渣男八年,却不知也被人爱了多年,离婚后某高冷男穷追不舍,顾小姐冷漠开口:“纪先生,我们不合适。”“我看挺合适的。”“哪里合适?”“哪哪都合适!生辰八字,五官看相,样样匹配!要不你说,哪里不合适?”顾小姐:“……”...

《婚情不渝》 第5章 守好,妇道! 免费试读

“你没事儿吧?”顾漓怕纪桥笙吃亏,担心的问了一句。

纪桥笙闻言松开手,冲顾漓笑笑,“没事儿。”

程铭手腕通红,男人的自尊心受到到挑衅,再看顾漓担心的模样,心里恼火,说起话来更是难听,

“外面都已经有了男人,就别再霸着程家少奶奶的位置,趁早离婚!”

顾漓闻言本该解释,可她发现连跟程铭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原来她对他已经淡漠至此了。

谁会知道她曾爱他爱的轰轰烈烈!

心被揪的生疼,却不肯表现出来。

同是女人,她不愿被温暖心怜悯嘲笑。

她的倔强不允许。

顾漓不温不火爱答不理,程铭的火气一点都没消减,他瞪着她像是在诅咒,

“顾漓,天天端着你不累吗?!相信我,这辈子你都不会幸福!我不会给你任何幸福!如果老天让你这种女人幸福了,那就是瞎了眼!”

顾漓的眼眶微红,若不是被纪桥笙撑着,她可能会倒下去。

这就是她爱了整整八年的男人。

她以为八年来她早就被磨的百毒不侵,可被自己爱着的人诅咒,心还是很疼。

纪桥笙蹙眉,抓住她的肩膀,带着她的身体往自己怀里搂了搂。

顾漓赶紧咽下那一腔怒火,警惕的后退了一步,跟纪桥笙保持一个礼貌距离。

可纪桥笙欲要搂顾漓的动作还是被程铭看在了眼里,愤怒,却又不敢轻易招惹,都是豪门圈子里的人,他懂得在不了解这个男人之前应该克制自己的情绪。

于是攥了攥拳头,黑着一张脸对顾漓说道:“想立贞节牌坊就守好妇道!”

顾漓看着程铭,嘴唇动了动却没说出一句话来,她暗暗咽了一口唾液,倔强的不让泪水流下来,主动忽视掉程铭跟温暖心的存在,抬头看着纪桥笙道:“先去看医生吧。”

她怕停的越久越难堪。

程铭冷哼一声,呵护着温暖心与顾漓插肩而过。

却被纪桥笙挡住了去路。

“弱者总会找各种理由为自己辩解,一个丈夫不能带给妻子幸福,叫无能!”

程铭顿足,回过头,一脸的嘲讽,“我不能,你以为你能?”

“我能!”纪桥笙姿态从容,看不出丝毫敷衍。

话落,低头看向顾漓,“离婚吧,我娶你!”

顾漓猛的抬头,恰好对上纪桥笙狭长的眼眸,那双深邃的眼部轮廓下,一双如墨的瞳仁倒映出她很是诧异的面容。

顾漓看着,仿佛那瞳仁里有一个巨大漩涡,她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心脏不受控制扑通扑通一阵乱跳,不知是因为惶恐不安还是诧异。

纪桥笙冲她笑笑,顾漓赶紧移开视线。

程铭的心像被什么戳了一下,他看着顾漓跟纪桥笙一起走开,脸色乌黑。

就像自己心爱的玩具被人抢了一般。

温暖心也是被纪桥笙的话惊到,可看向程铭时,秀眉不自觉的拧在了一起。

程铭眉头紧蹙,那墨色瞳仁里,不知道在酝酿着怎样的狂风暴雨。

温暖心隐隐不安。

“阿铭……”

程铭这才收回视线,一言不发……

诊室门口,顾漓想了想,还是说了一句‘谢谢’。

她觉得刚才纪桥笙是在帮她解围,说娶她是为了打程铭的脸。

她和他素不相识,只有一面之缘,到现在连名字都不知道,无论如何也到不了谈情说爱的地步,更不用提婚姻。

而且看的出来,他是一个有身份地位,出身很好的男人。

这样的家庭,最在乎名声。

怎么可能会娶一个二婚女人?!

岂料,纪桥笙却笑着回了一句,

“我是认真的,如果你继续你的婚姻,我祝福你,如果你离婚,我娶你。”

顾漓的瞳仁瞬间放大好几分,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纪桥笙。

纪桥笙嘴角的笑意浓了几分,他继续说着,像是自我推销,

“我年纪不小了,家里催的紧,我会干家务会挣钱,不沾花惹草感情专一,不喝酒烟抽的也少,你回去好好考虑考虑,前半生稀里糊涂,后半生我照顾你。”

纪桥笙说完诊室的房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拉开。

顾漓还处在蒙圈中。

蜀风和关辰早在诊室等候,看见两人,关辰先走上前,他是这家医院的主治医生。

关辰看了顾漓一眼没说话,扶着纪桥笙坐下。

蜀风斜睨着还在门口发呆的顾漓,调侃道,

“过来这么慢,我还以为你们太累,中途去酒店休息了呢!”

顾漓闻言,回过神,好看的秀眉瞬间拧成了一条直线。

酒店,休息!

蜀风这话调戏的意味十足。

顾漓虽不爱开玩笑,却也不是一个无聊至极之人,可一个陌生人这么说,还是让她恼羞成怒。

第一次见面就去酒店,这人把她当成了什么?!

纪桥笙的朋友如此,他又能好到哪里去?

虽然救了她,可是一个男人向已婚妇女表白,本身就不光彩。

顾漓压制着心中的不满,“我留下帮不了什么,先走了。”

她这话是对纪桥笙说的,只是不等纪桥笙回答她已经转身走向电梯。

纪桥笙抬眸,只看到顾漓消瘦倔强的背影。

关辰瞪了蜀风一眼,责备他这玩笑开过了头。

蜀风无辜的耸耸肩膀,他说话向来口无遮掩,没想到这次却捅了篓子。

可还没等他开口道歉,顾漓就突然倒了下去。

猜你喜欢

  1. 异能小说
  2. 乡村小说
  3. 鬼神小说
  4. 古言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