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仙侠奇缘 > 缔约吧,妖狐大人

更新时间:2018-11-13 11:47:31

缔约吧,妖狐大人

缔约吧,妖狐大人

来源:欢看小说作者:玉衡暄琰分类:仙侠奇缘主角:夏秋欧阳小冷

《缔约吧,妖狐大人》小说简介火爆新书《缔约吧,妖狐大人》是玉衡暄琰所编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夏秋欧阳小冷,书中主要讲述了:现代少女爱上背负血海深仇的妖狐王,为了他闯进妖魔世界。“来吧,让我成为你的血盟缔约者!从此不再让你孤单一人!”神冰梅刃斩断宿命刀山火海生死相依她是他十年前的救命恩人,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当时救下的小狐狸竟是妖界之主妖王狐的后裔。他从出生起就背负着被诅咒的命运,尔虞...展开

《缔约吧,妖狐大人》小说简介

火爆新书《缔约吧,妖狐大人》是玉衡暄琰所编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夏秋欧阳小冷,书中主要讲述了:现代少女爱上背负血海深仇的妖狐王,为了他闯进妖魔世界。“来吧,让我成为你的血盟缔约者!从此不再让你孤单一人!” 神冰梅刃 斩断宿命刀山火海 生死相依她是他十年前的救命恩人,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当时救下的小狐狸竟是妖界之主妖王狐的后裔。他从出生起就背负着被诅咒的命运,尔虞我诈中孤独成长却无论如何也忘不了人类女孩对他的救命之恩。他们再次遇见竟是在高中校园.........

《缔约吧,妖狐大人》 第六章 梅刃 免费试读

离签订血盟只差最后一步,那就是获得妖界第一大长老欧阳勇的认可。因为像血盟缔约这样重大的仪式必须由他亲自主持,当年二代妖王狐欧阳雪夜与然素素缔约时也是由他主持的。为了提防王城中有可能潜伏着的那些已投靠青云的人,在签订血盟之前欧阳红叶并不打算公布夏秋的身份以确保她的安全。

欧阳勇是千年前初代妖王狐礼所收养的人类孤儿,在他四五岁时他的父母好心收留了两个经过他们村庄的旅人,却被见财起意的二人趁夜晚杀害了。母亲拼尽最后气力保护他从家里逃了出来,被行凶者一路追赶至悬崖边,恰好礼撞见救下他并杀死了旅人。

礼将他带回妖界抚养,由于经历父母遇害的一幕使他对人类曾一度产生了极端的恐惧和憎恨,他下定主意放弃自己作为人类的身份跟随礼学习妖法最后化为妖。他是礼成为妖界之主后的第一任王侯,兢兢业业,战功卓著。因为他经历了从初代妖王狐礼到二代妖王狐欧阳雪夜的两个时代,所以熟知妖界千百年来所发生的一切,而他的一派长者之风在妖界里有着不可动摇的威望,他十分宠爱欧阳小冷,就像爷爷一样让他在妖界体会到难得的亲情。

欧阳礼早就听说过夏秋这个名字,她作为欧阳小冷血盟缔约者的第一人选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这些年来为了恢复妖界政治的平衡,他不得不隐藏自己拥护欧阳小冷成为第三代妖王狐的真实想法,借着欧阳小冷能够顺利与夏秋缔约的契机,他也想和过去做一个了断。

两天后夏秋的双脚就再度踏上了妖界的土地,为了让其他人不注意到她,欧阳红叶刻意为她乔装打扮了一番。他为她准备了一件不太起眼的黑色袍子又为她戴上白色面具,并以妖法隐藏起她身上人类的气味。

她跟随欧阳小冷与欧阳红叶由一条小路向着宸极宫辅星殿后独立的入口走去,行至一半抬起头便看见金色屋顶下巍峨耸立气势磅礴的黑色墙壁,还有主建筑上层层叠叠的红色窗棂。

在他们进入妖界之前,欧阳红叶向夏秋介绍了宸极宫的结构。整个宸极宫分为三座正殿和四座偏殿,分别由北斗七星的名字命名,每座宫殿又都拥有自己独立的院落。最前面的是天枢殿,通往正殿两侧分别是天璇殿和天玑殿,接着是正殿天权殿,连接内殿玉衡殿的是另两个侧殿开阳殿和他们正要去的辅星殿。天枢殿是举办各种仪式的地方,天权殿是议事的地方,内殿是属于妖界之主的居所,而四个侧殿则分居着四位最德高望重的长老。现今仍在世的仅剩下大长老欧阳勇和二长老狮王诚,而欧阳勇正是居住在辅星殿中。

通向辅星殿的小路实际上只是一条狭窄的阶梯,阶梯是由许多未经雕琢的石头铺成的,高高低低的每级台阶都不太一样。在阶梯的尽头处出现了一座红色大门,门上从右往左刻着“辅星”两个字,欧阳红叶伸手在门上轻敲了三下。

不一会儿,里面传来门栓拉动的声音,大门被缓缓打开了随之一阵炙热感也从里面腾地冒出来。门后站着的是一只周身被红色火焰包围的巨鸟,巨鸟看见他们伸展一下翅膀对着他们行了个礼。虽然夏秋早已为可能会看见的各种各样了不起的妖怪做好了准备,但还是被眼前这家伙吓了一跳。

“这位是荆棘,原是我父王的部下,现在跟随勇爷爷了,他的工作是在人间和妖界各地传递信息。你别被他现在的样子吓到,其实他性格非常单纯甚至有些腼腆,可做起事来却是使命必达。”欧阳小冷看见夏秋略带惶恐的表情解释道。

“荆棘老兄你也真是的,明知道有小姑娘来为什么不换个摸样出来相见。”欧阳红叶对着荆棘摇了摇头。

被欧阳红叶这样一说荆棘慢慢收敛了周身迸射的火焰,化成一位五官粗犷中带着几分稚气的红发青年、他的身材十分高大健壮,肩膀上披着满是利刺的荆棘让人有种望而却步的感觉。

“请跟我来吧,勇大人早已等候多时了!”

荆棘的声音和他给人的印象大不相同,婉转清脆又富有磁性好似夜莺刚一开口就能把听者的耳朵牢牢抓住,他迈着厚重的步伐引导欧阳红叶他们自小路向辅星殿内走去。

夏秋终于一睹了在高墙内主建筑的真貌,主建筑的墙壁虽然也为黑色但由于有层层叠叠的红色窗棂点缀而显得不那么压抑,内院中精致的亭台楼阁相互错落极具古代皇家风范。

“我爷爷礼成为初代妖王狐的时候正是人间的宋朝,所以整个宸极宫以四神柱为中心由专司筑造的黑蜂妖一族仿造宋代建筑而建。”欧阳小冷看夏秋望着身边的建筑出神便对她说道。

“哇!”夏秋为黑蜂妖巧夺天工的技艺所深深震撼。

荆棘带他们进入辅星殿,宽阔的长方形主殿由六根两丈左右的立柱支撑着。两边整齐摆放着一排排的架子,一面陈列的是长短不齐形状各异的各类兵器,另一面则条目分明地存放了欧阳勇所收藏的各种书籍。其中除了有关人间和妖界历史的书籍,还有各种兵器的使用方法和武功秘籍,甚至还有古琴谱,书法集和画集,都是欧阳勇素来最感兴趣的东西。

厅堂尽头紫檀木桌椅后面竖立着巨大的沉香木屏风,四页屏风上分别画着孔雀、野鸭、老鹰及仙鹤四种禽类,连羽毛等细微处都刻画的十分传神,惟妙惟肖。绕过屏风即是通向欧阳勇居所的连廊,连廊内满园红梅散发出迷人的幽幽暗香,明明已是傍晚时分,鲜艳夺目的橙腹叶鹎和太阳鸟却仍在枝头不知疲惫的鸣叫着。

欧阳勇的房间在连廊的对面,还未踏进去就闻到一股木器的清香。进门迎面摆放着深褐色檀香木桌椅和一整面画满梅花的巨大屏风,若不是屏风角上有印章和题字它倒更像是映照出园中梅花的镜子,屏风后面隐隐传来老者和女孩儿的说笑声。

还未等荆棘进去禀报欧阳小冷就走向屏风后面,平日里他的声音本和他的面部表情同样没什么感**彩,但今天听起来却不大一样。

“勇爷爷!”

“小冷来了!”

“小冷哥哥!”

夏秋和欧阳红叶也随荆棘走了进去,屏风后面罗汉床上端坐着一位面容安详的老人。老人看起来七八十岁,满头鹤发高高束成一个发冠,发冠上插着的梅花簪子很是惹眼,虽年过古稀却仍目光炯炯,花白的胡须好似仙人,身上一袭藏蓝色寿绒缎面上佩有金丝绣花的长袍,腰间扎根褐色带子。

刚刚同样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女孩儿已挽上了欧阳小冷的手臂站在他边上,娇小玲珑的她一身桃粉色裙袍衬着吹弹即破的雪肌分外好看,因过于白皙而显得模糊的五官使那双和望月一样的深红色瞳孔更加艳丽。女孩正盈盈含笑的望着欧阳小冷,看起来两个人的关系亲密无间。

“勇大人,人我已经带到了。”荆棘上前向欧阳勇轻鞠一躬说完便退到后面去了。

“勇大人!”欧阳红叶也微微鞠了个躬。

“红叶不必多礼了,请坐吧。”欧阳勇让欧阳红叶坐在罗汉床边的椅子上,然后对不知所措的夏秋点了点头笑容可掬地说,“小姑娘,你就坐在我旁边吧!”

“谢谢!”夏秋坐到勇大人的身边,眼神尽量不去看和欧阳小冷依偎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儿。

“气氛怎么搞得这么严肃,都是你们一个个又鞠躬又行礼的把小姑娘都吓到了。”勇大人见无人应声,抱歉地笑了笑,那样子在夏秋眼里和自己的爷爷没什么两样,“荆棘,望月又跑到哪去了?不会是又在偷喝我的酒吧,告诉他红叶他们已经到了。”

“是!”荆棘应了一声便退了出去。

欧阳勇的酒窖里酒香四溢,望月今天已经连续品了三种酒仍未尽兴。这里的酒和妖界别处不同,大多是欧阳勇自人间收藏的陈酿,存了百年以上的不在少数,许多连他自己都舍不得喝。望月一回到王城就执意要住在欧阳勇这里,起初他还不明白其中的缘由,直到发现他的藏酒在不断减少才恍然大悟。

听荆棘说欧阳红叶他们已经到了,望月强打起精神,他对谋事向来不感兴趣,少时凡事都有哥哥听月张罗。后来哥哥娶了雪女妙雪悠后他便开始四处云游,由于妖力不凡运气也颇佳,倒也没陷入过什么危机更让他变得不习惯思考,凡事皆是任性而为随遇而安。再回到妖界王城哥哥听月已经不在了,他就选择凡事听从欧阳红叶的安排,在他眼里欧阳红叶和自己的哥哥没什么两样,比起哥哥更多了些睿智和圆滑。

望月小晃着步子走进欧阳勇的屋内,二话不说坐到红叶旁边的椅子上,由于已和夏秋见过一次又喝了酒这回倒没有了上次的腼腆,这会儿夏秋正被欧阳勇问起对妖界的感受。

“我不知道该怎么用语言来形容这里的美,也许是我做梦也梦不到的吧。紫色的天空,漫无天际的曼珠沙华,壮丽的宸极宫,飞翔的感觉,还有从山顶望下去看见的那多白莲……但是,怎么说呢,虽然美可总有些寂寞。”夏秋未经思索便脱口而出,因为这就是妖界给她的最初印象,可随后她又有些后悔是不是应该表达得再委婉一些。

“很多年前,小冷的母亲和你说过一样的话,这里虽然美但总有些寂寞。那时候的王城堪比人间繁华,可在素素眼里却并非如此,这里的人因为活得太久反而失去了许多宝贵的东西,比如人类因只此一生而更显珍贵的情感,做事情的热情和对未知事物的探索精神。”

听到勇大人说出然素素的名字,欧阳红叶的肩膀随着他的心颤抖了一下,表情也有了细微的变化,夏秋一抬头正好捕捉到了这个细节。

“夏秋,小冷肯定没和你说吧,紫空白莲是他的父亲送给他母亲的礼物,只为他们一起后素素的第一个生日能够博她红颜一笑。纯白而高洁的雪莲就是雪夜心中素素给他的感觉,在他们认识之前我从没发现雪夜还有这样的浪漫细胞。”欧阳红叶为了掩饰自己刚刚的窘迫之态刻意地将话题接了过去。

紫空白莲的由来一下子将夏秋深深吸引令她无法自拔,该是多么深爱着的人才可能为她这般煞费苦心,当一盏盏街灯被点亮,照亮的绝不仅仅是王城的夜还有相爱着的两颗心。

“既然望月来了,闲话就暂时放一放,开始说正经事吧!”欧阳勇闻着望月一身的酒气皱了皱眉头说,然后向依偎在欧阳小冷身边的女孩儿微微一笑,“雪兔,你先去别处玩会儿吧!”

“是!”

雪兔恋恋不舍的松开欧阳小冷的手臂,走出屋子前她故意对着望月捏紧鼻子,望月并不生气只是很温柔的看着她。

“雪兔是望月哥哥的女儿,因为从小就和小冷认识所以像亲兄妹一样!”欧阳红叶才想起还没有像夏秋介绍雪兔。

雪兔离开以后,欧阳勇放下手里的烟袋然后又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当他把茶杯放下的一刻屋子里也跟着安静下来。

“现在坐在这儿的虽只有我们几个但也是目前王城唯一能够完全信赖的人!今天召集大家前来不为别的,只为明确我们共同的目标!首先,我必须要表明我的态度,虽然这些年来因为小冷尚年幼和为平息王城内各方的矛盾我只得对小冷继位一事缄口,但我作为初代妖王狐礼所立下的第一大长老支持妖王狐的态度却从未改变过。十六年前大战之后青云虽销声匿迹,但近来关于他的手下又开始活动的诸多情报都已得到证实,为了迎接随时可能来临的又一场血雨腥风我们不得不未雨绸缪,而当务之急就是助小冷登上妖王之位,红叶你有什么想法呢?”欧阳勇收起一脸的慈祥义正言辞地说。

“正是!王城内关于妖王之位推举暂分两派,一派为以二长老狮王诚为首的维老派,他们主张由您或狮王诚成为妖界之主,旗下支持者众多,狮王诚的义子王侯豹妖风火和王侯石妖言鸣自是不用说,还包括大多数王侯和贵族;另一派就是推新派,也就是支持小冷继承王位的,在座的几乎就是全部了……”

“这样悬殊的差距,那岂不是毫无胜算了?!”看起来昏昏欲睡的望月突然打断了欧阳红叶。

“但我们却有三张王牌!第一张就是勇大人您,作为妖界第一大长老您的地位和威望无人能及;第二张是我,作为二代妖王狐的义弟我在王侯中的地位自认也是举足轻重的;最后一张就是东尧水城之主琥珀龙王!”

“和我想的一样,琥珀龙王虽已多年未离开过东尧半步,但他对妖王狐的忠心绝不输给你我。”欧阳勇赞许地说。

“夏秋与小冷签订血盟开启小冷体内银狐神君的力量,此为力;再由我、望月陪伴小冷亲自前往东尧寻求琥珀龙王的支持,此为义;妖王之位历来是顺位继承,此为理。有了这力义理的支撑,相信我们一定能在妖王推举大会上赢过那些维老派!”

欧阳红叶正说着情绪有些激动起来,觉得离自己的理想又近了一步。这些年来虽然欧阳勇对欧阳小冷一直十分疼爱,但一旦关乎拥护他成为妖界之主的事时态度却总显得暧昧不清,像今天这样明确坚定还是头一次。

“就按你说的办吧,两天后由我主持他二人的血盟仪式!我还有些话要单独和夏秋说,你们先留在这里!夏秋,随我到庭院里来!”欧阳勇边说边起身引夏秋往庭院中走去,在梅花中的空场站住,随后他抬手将头上的那支梅花簪取下来递到她的手中说:“这支梅花簪子就送给你了,它将成为你的武器。”

夏秋小心翼翼地接过它,握在手中掂量觉得它的分量很轻,拿在手里既纤细又精巧,形状就如同一根黑色的梅花枝,簪头有一朵红梅,她实在想不出它和武器有什么关联。

“可别小看了这根簪子,尽量让你的心平静下来,握着你手中的这根簪子,你感觉到了什么?”欧阳勇有恢复了先前的慈祥鼓励夏秋道。

夏秋试着静下心来,渐渐地她感觉到手中的簪子给她的触感发生了变化,本来纤细的簪子里似有力量在涌出,通过她的手源源不断地传入她的身体、她的神经、甚至是她的大脑,她感觉到它在试图与她连接起来,这种感觉像什么呢?

“刀?!”夏秋脱口而出。

“不错!这根簪子叫作梅刃,对于凡人它与普通簪子无异,但对于能超越它的外表而体会到它所蕴含的刀的气息的人才能将它在手中具像成为一把刀。这把梅刃是初代妖王狐礼的宝物,是曾败在他手下的一只万年梅树妖自愿投身火海,以自己的妖骨和灵魂所铸成的。整把刀身漆黑如梅树干,轻盈若梅树枝条,但却具有极大的威力。它与别的武器最大的不同之处是它仍保有梅树妖的灵魂,它只在自己所认可的主人需要时才现出刀的本体,而且它对于自己主人曾使用过的招数和自己曾抵御过的攻击,都保有记忆,这也会大大增加使用者的战斗力和防御力。将近二十年前,它遇到了自己所向往的主人,就是小冷的妈妈然素素,之后它伴随了她几年,现在它选择了你。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教会你基本的刀法,而在你使用它的过程中,它也会不断将自己的记忆和搏击之法传递给你。”

虽然对于欧阳勇的话夏秋还是似懂非懂,但手中的梅刃却在渐渐成形,这着实让她兴奋不已,她又想到它曾属于欧阳小冷的妈妈然素素,心里更有种说不出来的触动。

“待到你们签订血盟以后,你体内所蕴含的力量也将被完全开启,但它究竟会变得多么强大是需要根据你的天资和以后的锻炼而决定的。而基本的能力,如力量、速度和感知力则将立即大幅提升,感知包括听觉、视觉、嗅觉、味觉和触觉,不仅如此,你更会慢慢学会超越事物表面去感知事物更本质的东西,就像你会透过这支簪子感受到它的刀气那样。我们与人类在能力上最大的区别就是感知力,我们能够体会到事物的本质并且加以利用将它们转化成力量,无论是风、水、电、空气等等自然界的物质里所蕴含的力量都可以为我们所用。”

欧阳勇继续说下去,仿佛是第一眼看到夏秋他就明白了为什么她会是天神选定的血盟缔约者之一,她眉宇之间透出的那一股灵气和即使身处妖界仍方寸不乱,泰然自若的那份沉稳都像极了当年的然素素。这也许正是梅刃会选择她的原因,她就好像是梅花即使在寒冬腊月仍能傲雪开放。

夏秋手握梅刃用心地听着欧阳勇所说的每一句话,两天后她将成为他口中所说的他们中的一员,拥有他所说的超越凡人的力量,虽然她的表情看似平静但内心却已掀起波澜。她已顾不上回想当看见依偎着欧阳小冷的雪兔时她心中的隐痛,命运之轮旋转的太快似乎每一秒都会带她去到另一个她完全不了解的世界。

猜你喜欢

  1. 仙侠小说
  2. 都市小说
  3. 后宫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