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恃宠而骄

更新时间:2018-11-21 15:08:50

恃宠而骄

恃宠而骄

来源:暴风看书作者:紫云英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唐精儿赵凛

《恃宠而骄》小说简介主人公叫唐精儿赵凛的小说叫《恃宠而骄》,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紫云英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哭什么?这又不是第一次。”幽暗的地下密室中,男人压抑着喘息声冷冷道,那冷冰冰的声音就像是一条毒蛇,让幽暗的环境变得更加阴森起来。男人的嘴角勾起了玩味的笑意,他那冷冽的眼眸中毫不掩饰的释放着原始的欲望。“我恨你!我一辈子都恨你!”唐精儿绝望哭道,樱唇...展开

《恃宠而骄》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唐精儿赵凛的小说叫《恃宠而骄》,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紫云英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哭什么?这又不是第一次。”幽暗的地下密室中,男人压抑着喘息声冷冷道,那冷冰冰的声音就像是一条毒蛇,让幽暗的环境变得更加阴森起来。男人的嘴角勾起了玩味的笑意,他那冷冽的眼眸中毫不掩饰的释放着原始的欲望。“我恨你!我一辈子都恨你!”唐精儿绝望哭道,樱唇被咬出了点点鲜血,桃花水眸泪雾朦胧,娇媚百态的脸上泪痕遍布。...

《恃宠而骄》 第七章 自取其辱 免费试读

“哦?这天下真有这般长寿之人?”赵祺一听,不由得来了兴趣,“那又是为了何故?”赵祺本是喜欢打探天下奇事之人,他听唐精儿这么一说,一时之间将刚刚那些昭王府的问题都抛到了脑后,只顾着好奇的问起来。

“因为啊,”唐精儿斜眼瞥向赵祺,笑容明艳,眼中藏着几丝得意,“我那太祖爷爷他从不管他人闲事,呵呵。”唐精儿说罢掩嘴嗤笑,那看着赵祺的眼神中带着不屑,心里更是爽快极了。

那赵祺一听,顿时愣住了,摇着纸扇的手也停在了半空,怔着差点反应不过来,他没料到唐精儿原本是个不肯吃亏的人,看着她和善礼貌,便以为是个好拿捏的主儿,可是却不曾想被她挖了个坑反呛了一记。

“你!你、你——”待赵祺反应过来之时,那唐精儿早就挎着花篮子走远了,赵祺恼羞成怒的指着唐精儿婀娜款款的背影,气得说不出话来。

唐精儿呛了一口那多事的赵祺之后,心中甚是爽快,她悠闲踱着步,这皇宫里的牡丹园十分广阔,处处都是半人高的牡丹花丛,且园中亭台假山,景致曲迂别致,唐精儿在园中逛着,乐不思蜀的。

“方才他跟你说了什么?”忽然,唐精儿听到身后传来冷冰冰的声音,那声音好像是在质问。唐精儿惊得猛然一回头,却发现是那赵凛,那赵凛背手而立,神色冷峻,唐精儿不知道他是何时走到了她身后的。

“吓了我一跳,看起来是个人,走路怎么就没声儿。”唐精儿见是他,忍不住白眼哼道。

“刚刚聊得挺开心。”赵凛幽幽冷笑道,那眼中带着几分嘲讽,唐精儿早就习惯了赵凛的傲慢,不指望能从他嘴里说出什么好话来。

“那又怎么样,开不开心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唐精儿也不甘示弱的冷笑道,“我看你们兄弟俩个都有爱管闲事的毛病。”唐精儿毫不客气道。

“哼,最好别让我抓住什么把柄。”赵凛轻蔑笑道,说罢便朝前继续走去,方才张贵妃被皇后叫走了,皇上跟着张贵妃一同去了,留着三人自个儿在园子里闲逛,皇上本留了三人在宫中用午膳,但赵凛以有事推脱了去,准备打道回府时,发现唐精儿不见了踪影,便逛园子里找人,不巧却遇到了唐精儿跟端王赵祺说着话。

“把柄?赵凛你这是要捉奸不成哈哈哈”唐精儿听罢,不害怕反倒哈哈大笑起来,赵凛在前大步走着,神色冰冷,他这个人不笑的时候便是这一模样,难免被唐精儿称作煞神。

“你若是不放心,那我就跟你说了吧,”唐精儿笑着说道,不知道怎么的赵凛这一问她却有些开心了,“刚刚你那二哥哥啊是问我怎么抢了那沈姑娘的王妃之位呢,他说你跟沈姑娘情投意合、郎才女貌的,我却从中作梗,阻了你们的姻缘,为这事责怪我呢。”唐精儿一双水灵灵的媚眼盯着赵凛背影看着,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说道。

赵凛不吭声,只是继续走着,似乎是懒得理会唐精儿聒噪似的。

“然后我就说啊,昭王爷只不过念及沈姑娘曾救过他一命就把她留在府中报恩罢了,王爷真正中意的是唐甄我,我才是八抬大轿迎进门的王妃,那沈姑娘在府上住着,等她身体好了,遇到合适的人家便会风风光光把她嫁了,呵呵。”唐精儿故意一本正经的胡诌道,但那脸上的笑却有几丝苦涩的味道,她一边说着,一边却自嘲起自己的无聊多事来,她这一番反话倒是自揭起伤疤来了。明明是人家情投意合,而她成了低贱的试药工具,名义上是昭王妃,可是却只能住在那几步地的偏院里。而赵凛听了她那话,眼神却忽然发紧。

“呵,看来你倒是真把自己当了王妃了。”赵凛讥诮道,那语气中带着几分的嫌恶。唐精儿虽然已经做好准备,可是当听到他的话时,心里还是忍不住一抽,她神色黯然,但她很快便又重整好笑容,强颜作笑起来。

“呵呵,我既跟你拜了堂成了亲,也有了夫妻之实,你说我怎么就不是真的王妃了?”唐精儿故意调戏道,赵凛听罢站定,他缓缓转过身来看向那唐精儿,她亭亭站立,红唇轻抿,巧笑颦颦,头上那朵艳丽的金牡丹竟不如那张脸蛋娇俏。

唐精儿直视着赵凛的眼睛,他眼神中带着鄙夷与玩味,而她却故作得意娇媚,只是眼中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隐约闪动。

“夫妻?”赵凛回过头来盯着唐精儿,一字一顿道,脸上神情满是嘲讽,那眼神中的鄙夷与玩味刺痛了唐精儿的心,她此番不过是自寻欺辱罢了。

虽然唐精儿的话是没错,可是不巧的是赵凛并非是个有情之人,对他来说,昭王府的王妃是谁他都不在意,无论这王妃是唐精儿还是沈沉月对他都没什么影响,不过唐精儿这番话却让他觉得有几分意思。

“算了,无趣。”短短几秒的对视,唐精儿便败下了阵来,她匆忙收回视线,不再有勇气看那赵凛,原来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她自寻烦恼罢了,她果然是得到了自己预料的结果。唐精儿心里烦躁得难受,可是眼睛却不知道怎么的有些湿润了起来,她匆匆低下头,大步越过赵祺身侧继续往前去,不想让赵凛看到她的惊慌失措。

自从唐精儿跟着赵凛从皇宫里出来之后便再也没有再说过任何一句话,唐精儿一路上沉默着,丫鬟珠儿也不知是何缘故,看到一向活泼好动的唐精儿进一趟宫回来之后便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心里犯着难。唐精儿回到昭王府也默默的自己下了车,回到偏院里,赵凛瞥了一眼她的背影,也冷淡无话。

是夜,赵凛到正苑中陪着病中的沈沉月用晚膳。

“王爷,这些都是您爱吃的,多吃点吧。”沈沉月穿着一身素色的纱裙,脸上不施粉黛,也无任何金银珠玉饰物,那头上只插着一支用久了的木簪子,她面色有些苍白,但一双细长的丹凤眼依然神采奕奕着,她是个温柔娴静的人,不爱热闹,相对聒噪又带着稚气的唐精儿,沈沉月却是像一个成熟稳重的大姐姐一般,性格温顺的她,颇有楚楚惹人怜的气质。

“嗯,你也多吃点,好不容易病好了些。”赵凛声音温柔许多,说着亲手也为她夹了她爱吃的乡野小菜,当年他们便是在一座乡野村落中相识的,那时候沈沉月是渔夫家的养女,勤劳善良,浣衣时碰巧遇到了在河水中漂泊、身受重伤的赵凛,沈沉月将赵凛救下,并细心照顾其养伤,俩人在乡间的小院中度过了一阵时光,可后来不幸的是,赵凛的敌人寻来,为了保护重伤未愈的赵凛,渔家夫妻俩被残忍杀害,沈沉月拼死带着赵凛逃了出来,虽然距相遇之时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了,可是沈沉月却一直怀念着那时的日子,也让下人们寻得了当时村里爱吃的野菜。

“姑娘今天好不容易身子好些了,便非要急着亲自下厨,给王爷做王爷您最爱吃的酒酿鸽子蛋呢。”这时站在一旁伺候的丫鬟绿衣笑着说道,脆生生的模样十分的得意,有几分故意讨好的样子。沈沉月听罢低眉微微笑着。

猜你喜欢

  1. 异术小说
  2. 惊悚小说
  3. 生活小说
  4. 仙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