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穿越架空 > 狼情妾意:娘亲,爹爹呢

更新时间:2018-12-03 16:49:16

狼情妾意:娘亲,爹爹呢

狼情妾意:娘亲,爹爹呢

来源:微小宝作者:春花姑娘分类:穿越架空主角:潘瑾瑜周隐煜

《狼情妾意:娘亲,爹爹呢》小说简介主角叫潘瑾瑜周隐煜的书名叫《狼情妾意:娘亲,爹爹呢》,本小说的作者是春花姑娘所编写的穿越架空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朝醒来,竟成饱满艳丽的俏寡妇,这也就罢了,怎住在隔壁的俊相公对她心怀“鬼胎”?堂堂金融系博士后,看着家徒四壁,还有短命丈夫的尸体,连棺材都买不起,如何是好?成婚后,堂堂荣王妃竟然带着小肉包儿子,仓皇逃跑?娘亲,到底谁是我爹爹?.....展开

《狼情妾意:娘亲,爹爹呢》小说简介

主角叫潘瑾瑜周隐煜的书名叫《狼情妾意:娘亲,爹爹呢》,本小说的作者是春花姑娘所编写的穿越架空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朝醒来,竟成饱满艳丽的俏寡妇,这也就罢了,怎住在隔壁的俊相公对她心怀“鬼胎”?堂堂金融系博士后,看着家徒四壁,还有短命丈夫的尸体,连棺材都买不起,如何是好?成婚后,堂堂荣王妃竟然带着小肉包儿子,仓皇逃跑?娘亲,到底谁是我爹爹?...

《狼情妾意:娘亲,爹爹呢》 第六章 :药材 免费试读

周隐煜的臂膀不由自主的紧了紧,那紧挨着的柔软温热的峰峦,无不让他皮肉僵硬。他亡命天涯这么多年,自控力最是引以为豪,可自从遇上这女子,就总是屡屡失控,在自控奔溃边缘咬牙压制。

热闹的人流来来往往,潘瑾瑜早就被吸引了目光,没有察觉到分外僵硬和隐忍的周隐煜。走到一家肉铺头,周隐煜一股脑把肉全卖了,拿了银子就走,潘瑾瑜看在眼里,心里便明白,周隐煜平时应当都是把猎到的东西卖给这家,不然不会这般娴熟,话都不说,一手交肉一手拿钱就走。

一路上虽十分好奇,但潘瑾瑜依旧很好的控制着自己的行为举止和神态变化,以免暴露出不妥。许是谨慎,潘瑾瑜感觉到了一股隐隐的不安,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看着她。

手臂不由得紧了紧,压低了声音道,“周大哥,有人跟着我们。”“......”周隐煜回过神,这才察觉到了背后的一个隐隐力量,不由得懊恼,他的身份本就微妙,今日却是心猿意马了,若不是她提醒自己,怕是要出事。

只是没想到,她竟是这般惊醒的人。“莫慌。”好在药铺子就在前面,周隐煜低哑的声音里满是坚定。但潘瑾瑜心里清楚,她一拐媳妇,自然不会有仇家,是以必是冲周隐煜而来。

若只是周隐煜一人,脱身应当是没有问题,只是加上自己,怕是不妙。她虽懂得防身格斗,可毕竟天外有天,亡命之徒可不会跟你讲规矩,凶器剧毒信手拈来,周隐煜必会因她而分心,到时候两个人怕是要成为一对亡命鸳鸯了。

想到这,潘瑾瑜的目光不由得紧了紧,打量之间,她看到了一阵花红柳绿,酒醉胭脂......竟是花楼。潘瑾瑜莞尔一笑,她知道怎么脱身了。两人走进药铺子后,不等周隐煜开口,潘瑾瑜便不动声色的掐了一把周隐煜手肘内的软肉,故作眩晕道,“头好晕......”

周隐煜一愣,随即从善如流的低头问道,“哪里不舒服?”潘瑾瑜摇了摇头,虚弱道,“躺一会儿会好,老毛病了。”一旁的掌柜和伙计对视一眼,纷纷松了口气。这一看就是个穷酸的,别故意把病赖在铺子里才好。

周隐煜抬起头,目光里是不容拒绝的冰寒,“可否让内子进去小栖片刻?”掌柜翻了个白眼,这是来碰瓷的?“去去去,你......”不等掌柜的把话说完,周隐煜便面无表情的将碧云根全部拿了出来,放在柜台上。

掌柜这一看,乖乖!竟是这般多的碧云根!“你......”依旧是不等掌柜的说话,周隐煜将随身携带的匕首不轻不重的拿出来把玩了一番。

“......”“相公,咳咳...别......”潘瑾瑜轻柔的按了按周隐煜的手,歉意的看了眼掌柜。这一刻,早就被吓得两股战战的掌柜和伙计们只觉得潘瑾瑜真是观音菩萨!

“即是开门做生意,岂有不惜命的。”周隐煜将匕首贴身放好。“是是是,客官说的是,这些碧云根,三千两如何?这位夫人,快进去休息片刻罢!”掌柜的不敢拿乔,只得狗腿的扯着僵硬的笑容。

周隐煜接过三千两银票,面无表情的扶着潘瑾瑜进了内室休息。那掌柜这才抹了把脑门的冷汗,好在自己说话不快,不然估计今个儿这身家性命就没了!想起那双阴寒如罗刹的眸子,就觉得背后发凉。

小心翼翼的收起柜台上的碧云根,一旁的伙计们这才回过神,后知后觉的咽下一直梗在喉间的唾沫。可惜,一口气还没松下来,一群凶神恶煞的人走了进来。“......”

“刚刚进来的两个人,去哪了!”领头的是个右脸有一道刀疤的魁梧壮汉,手里提着的弯刀泛着凌厉的光。

掌柜吓得话都说不清楚了,指着内室的手颤颤巍巍,指节泛白。

一群人立马冲进了内室,却是没有刀剑的声音。“娘的!跑了!”半晌,才传出了气急败坏的怒吼。

怡红楼二层包厢内。

重新易容的潘瑾瑜慢条斯理的放下手里的眉笔,铜镜里俨然是个英俊的美男子。一旁满头白发,垂垂老矣的周隐煜不由得眯了眯眸子。他千想万想,却从来没想过,她竟会易容!

想起在药铺子那一刻,她机敏的在他掌心写的花楼两个字,那双风情万种的眸子里,坚毅的仿佛像个男子一般。两人一进内室,她便打开了窗户,和他一块溜了出去。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里车水马龙,各种铺子数不胜数,若是逃跑,必会引起注意,因而去了不远处的怡红楼。老妈子见钱眼开,给了点银子便顺利的开了个房间要了两套衣服,一切仿佛早就计划好一般。

“周大哥,接下来就委屈你一下。”潘瑾瑜起身,笑起来仿若翩翩少年,鲜衣怒马。老实说,她在现代的时候曾因为兴趣,报了个彩妆培训班,没想到误打误撞,在这封建时代竟是易容术,也是没谁了。

“若非你机敏过人,怕是今日难以脱身。”周隐煜起身,佝偻着背,声音粗哑。周隐煜微微移开目光,胸口如擂鼓般很是不平静。“急智罢了。”潘瑾瑜看了眼天色,上前搀扶周隐煜,两人一路顺风顺水,从后门走了出去,待出了镇口,周隐煜便背着潘瑾瑜用轻功赶回了村子。

许是默契,两人都不再提及今日发生的事,躺在床上,潘瑾瑜回想这一天的经历,只觉得像梦一样。从前在电视剧里看到花楼,心中还怀揣几分有趣的心思,可当她真正的走进花楼,看到那些真实的交易在她面前,却觉得胸口发堵。

如果武大没有买下她,兴许她下一步就是要被卖到花楼里,被人鱼肉完后,人老珠黄,只得做奴做婢来熬完一辈子。如今,她来到这个时代,如果不想办法谋得傍身的倚仗,怕是也会有不输于花楼的下场。明日,她定要买下那座山头。

她如今是个寡妇,一个人做生意难免惹是生非,但如果把个人利益和大众利益捆绑一起,会好上许多,这个村子十分清贫,大家伙们都依靠着几亩地苦苦劳作存活,这样的固有思想,想要说服他们去种药材,怕是不易。

看来,还是要和周大哥商量一二。说来也怪,她对他,总是莫名的信任。松下心头种种,潘瑾瑜缓缓闭上眼睛。

这一晚,潘瑾瑜怀揣三千两银票,睡得极为踏实安稳,有钱,才有底气。

猜你喜欢

  1. 武侠小说
  2. 情感小说
  3. 宫廷小说
  4. 异术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