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绝色风华

更新时间:2018-12-06 14:25:11

绝色风华

绝色风华

来源:掌中云作者:冰心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陆婕鸳轩辕墨

《绝色风华》小说简介完结小说《绝色风华》由冰心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婕鸳轩辕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上一世陆婕鸳被自己的夫君和妹妹害的死相凄惨,重生后为了不再和南宫岱曦有瓜葛,被迫和轩辕墨有了肌肤之亲。为了保住尹家不再被人暗害,陆婕鸳不得不利用轩辕墨,本以为两个人只不过是相互利用。后来知道轩辕墨为自己付出了很多,在轩辕墨身陷敌营...展开

《绝色风华》小说简介

完结小说《绝色风华》由冰心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婕鸳轩辕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上一世陆婕鸳被自己的夫君和妹妹害的死相凄惨,重生后为了不再和南宫岱曦有瓜葛,被迫和轩辕墨有了肌肤之亲。为了保住尹家不再被人暗害,陆婕鸳不得不利用轩辕墨,本以为两个人只不过是相互利用。后来知道轩辕墨为自己付出了很多,在轩辕墨身陷敌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早就喜欢上了他。只是,..........

《绝色风华》 第八章 无非就是想男人了 免费试读

陆婕鸳不再去管斗兽场里的情景,下楼拉着刚醒过来的尹清伊离开了这里。

陆婕鸳和尹清伊回复就听说轩辕墨曾来过尹府给外公尹青云送过寿礼,尹青云担心轩辕墨心思不正,本想把寿礼送回去,不过被尹清伊拦下了,无论轩辕墨出于什么心思,大家暂时只能静观其变。

次日一早,陆婕鸳和母亲离开了尹府,回了太尉府。

只是,陆婕鸳和陆夫人刚一进府门,陆斐然站在门口等她。

“姐姐,你回来了!”陆斐然看见陆婕鸳,笑得花枝乱颤,只是那笑意带着虚伪和算计。

“这是做什么?”陆婕鸳冰冷目光落在陆斐然的脸上。

看着陆斐然一脸虚伪的单纯,想起自己前世生不如死的生活,陆婕鸳恨不得把她掐死,不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一定会将自己上辈子受的苦千倍百倍的还给她!

“姐姐,宫里来了圣旨,半个月后皇上开始选秀,姐姐和我都会以秀女的身份进宫参选。”

陆婕鸳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这次圣旨下的这么快,可是无论如何,自己都不会走上辈子的老路,她段然是不会入宫的。

“能进宫,你很高兴?”陆婕鸳看着笑得灿烂的陆斐然开口。

“当然高兴,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进宫呢,不过我们姐妹俩一起参加选秀,皇上一定会留下姐姐,我到时候会是会回府来的。”陆斐然的语气淡漠,暗暗透着不满。

所有人都认为,如果陆婕鸳和陆斐然一起参选,论家世论相貌,南宫岱曦只会选择陆婕鸳,而陆斐然根本是没什么希望的。

上一世陆婕鸳根本没有参加选秀就直接入宫了的,倒是陆斐然废了好些心思才在众多秀女中留下来。

看着陆斐然一脸的失落,陆婕鸳笑得意味深长:“放心,你会就在宫里的。”

陆斐然看着陆婕鸳神色里的疏离有些奇怪,总感觉语气中有些诡异。

“我累了,先回去歇息了。”陆婕鸳说完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看着陆婕鸳的背影,陆斐然眼里闪过一抹算计,转身去找母亲单雪梅。

“娘,你可一定要想想办法不要让陆婕鸳入宫,有她在,我怎么有机会被皇上选中!”陆斐然一进门就对着单雪梅开口。

单雪梅将陆斐然搂进怀里道:“本以为这母女两个会死在半路上,没想到竟然毫发无伤的回来了,女儿一放心,娘一定想办法,不让那死丫头抢了咱们的荣华富贵!”

晚饭后,陆婕鸳有些焦急,不知道轩辕墨有没有回来,这次能不能进宫就看轩辕墨了。

反正她和轩辕墨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他不会眼睁睁看着她给他戴绿帽子吧。

“小姐,小姐,不好了!”

昨夜陆婕鸳辗转反侧严重失眠,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睡着,就在她睡的正香的时候,丫鬟兰香冲进了陆婕鸳的房间,一下子扑倒陆婕鸳的床前,用力摇晃床上的陆婕鸳。

“什么事!”陆婕鸳翻了个身,却没有睁眼。

兰香急得快要哭出来了:“有人来向老爷提亲,要娶您为妻呢!”

陆婕鸳一听,顿时睡意全无,上一世并没有什么人来向她提亲啊,难道是轩辕墨?

“是谁?”陆婕鸳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是刑部侍郎的三公子!”兰香开口。

陆婕鸳听了松了口气,又闭上了眼睛:“父亲不会同意的。”

刑部侍郎的三公子只会吃喝嫖赌,除此之外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废墟,陆震安可是唯利是图的人,怎么可能把她嫁给这么一个没有半点用武之地的人。

“可是这关乎到小姐的名声啊!”兰香哭出声来。

陆婕鸳一听变了脸色,急忙起床穿衣服:“放心,我不会让那些不安好心的人如愿的。”

陆婕鸳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做的手脚,她可要好好和她们玩儿一玩儿。

陆婕鸳一边穿衣服一边对兰香开口。“刑部侍郎家带了多少聘礼来?”

兰香拼命的摇头:“刑部侍郎家根本没下聘礼,只带来了一样东西。”

“别绕弯子,直接说!”陆婕鸳看了兰香一眼感觉事情我有些蹊跷。

“是一个肚兜……”兰香有些欲言又止。

陆婕鸳一顿,感觉事情不妙。

刑部侍郎家的三公子来提亲,没有出任何聘礼,只带来了一个大红色绣着牡丹花的肚兜。

兰香说,那个肚兜是陆婕鸳的。

陆婕鸳听了顾不得洗漱,直接去了花厅。

“你个孽女,还不跪下!”

陆婕鸳的腿刚迈进门槛,陆震安脸色阴沉的厉害,一拍桌子冷声怒喝。

坐在一旁的刑部侍郎三公子孙贵函看见陆婕鸳那张清丽的脸蛋后眼里直闹贼光,这下他可赚大发了。

陆婕鸳跪在一旁面色如常:“不知女儿做错了什么,还请爹爹明示。”

一旁的陆夫人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刚要开口却被单雪梅打断:“大小姐,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能做出这种败坏门风的事情呢,这要是传出去,我们太尉府的脸可往哪放啊!”

“单姨娘,有话就说,别拐弯抹角。”陆婕鸳看着单雪梅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淡漠的道。

“单姨娘,你别这么说,姐姐不是这种人,或许姐姐有什么苦衷。”一旁的陆斐然替陆婕鸳开口。

单雪梅嘲讽一笑:“有什么苦衷,无非就是想男人了呗。”

单雪梅说话如此难听,陆震安竟然没有制止,任由她为所欲为,陆婕鸳的心凉透了,陆震安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爹爹,我根本不认识这位公子,更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还请您明察。”跪在地上的陆婕鸳面无表情的给陆震安磕了个头。

“对,对,老爷,这一定是误会,你可别冤枉了鸢儿!”陆夫人带着哭腔开口。

陆震安冷哼一声,指了指一旁的孙贵函:“人证物证具在,我怎么冤枉她了!”

陆婕鸳的目光朝着孙贵函望去,孙贵函一脸得意的朝着陆婕鸳晃了晃手里的肚兜。

陆婕鸳有些懵,那个肚兜的样式的确和自己的很像,孙贵函怎么会有她的东西。

“这位公子,我根本不认识你,你为什么陷害我?”

孙贵函听了一脸的伤心:“婕鸢,我们都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你现在怎么能这么说……”

“哼,所以你就陷害我?”陆婕鸳似笑非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我哪舍得陷害你,不过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该办婚事了,父亲为官清廉,没有钱给我下聘礼,所以我只能如此了,我也是迫不得已啊!”孙贵函一副为难的样子,手里不停摩擦着那块红色布料。

陆婕鸳从来没见过这么变态不要脸的人,想用一件肚兜就娶她进门,真是异想天开。

看着对面嗯陆婕鸳,陆震安脸色铁青,此时此刻恨不得把这个不要脸的女儿逐出家门,可是陆婕鸳的背后是尹家,而且还有皇上托付给他的事情,他不能这么轻易的了结此事。

陆震安有些焦头烂额,想了想便下了逐客令:“这件事老夫会派人调查,孙公子请回吧。”

“岳丈大人,这物证可在我手里,您今天如果不把您女儿许给我,说不定哪天我喝多了酒,就把这件事儿说出去了,那您太尉府的脸面……”孙贵函话说的欲言又止,语气中是明显的威胁。

陆震安气的吐血,他从来没被这么一个小辈威胁过,本想爆发,可是孙贵函毕竟是兵部侍郎的儿子,所以暂时只能隐忍:“你放心,如果这件事是真的,老夫一定给孙公子一个满意的答复,如果是假的,孙公子可要承担的起后果!”

孙贵函一听,不禁有些心慌,目光焦急的朝着单雪梅望去。

一旁的单雪梅和孙贵函曲目相对,两个人在目光中仿佛在交流着什么,这一切都被陆婕鸳看在眼里。

陆婕鸳心中了然,单雪梅让孙贵函污蔑自己,无非就是搞臭自己的名声,倒时进宫选秀的时候皇上会嫌弃自己,这样陆斐然就会有机会留在宫里享受荣华富贵。

陆婕鸳本来就没有进宫的心思,她可不想再和南宫岱曦有任何关系,就算有,那也只是仇人。

但是,薛雪梅这么污蔑陆婕鸳,陆婕鸳又怎么会让她好过呢?

看着自家女儿受委屈,一旁的陆夫人抹了把眼泪,替陆婕鸳开口。“老爷,鸢儿可是咱们的亲生女儿,妾身用性命担保,鸢儿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一旁的单雪梅见事情有转机,心里有气,所以发在了陆夫人的身上:“大姐,你话别说死,谁没有犯错的时候,万一老爷查出大小姐和孙公子真有这事儿,那你还好意思活吗。”

“行了,这件事等我调查清楚再做定夺吧。”陆震安叹了口气开口。

陆婕鸳冷冷一笑,通过这件事,她看清了所有人的真面目:“不必查了,那件肚兜根本不是我的!”

大家一听,都有些震惊。

“你怎么知道?”陆震安问道。

“很简单,上面有名字。”陆婕鸳笑得诡异。

孙贵函一听拿起手里的肚兜仔细检查,他怎么没有注意到上面有名字呢。

当他看见肚兜角落里的小字后惊讶不已。

“我看看。”一旁的陆斐然坐不住,直接走过去拿了孙贵函手里的肚兜。

只是看见上面的字,脸色惨白,顿时感觉天旋地转。

猜你喜欢

  1. 前夫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风水小说
  4. 宫廷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