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青楼妙女抹复挑

更新时间:2018-12-06 15:43:11

青楼妙女抹复挑

青楼妙女抹复挑

来源:袋鼠书城作者:木九言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叶轻衣皇甫瑄

《青楼妙女抹复挑》小说简介热门小说《青楼妙女抹复挑》是木九言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叶轻衣皇甫瑄,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叶轻衣东莱国卫国将军府大小姐,一无是处,却嚣张跋扈得让人叹为观止。甚得其父将军叶左侯的宠爱。从现代穿越而来的毒医圣手灵魂附在了她的身体里脱胎换骨。在青楼叶轻衣撞破未婚夫皇甫瑄与青楼女子肉搏,她丢给皇甫瑄一纸休书,却被皇...展开

《青楼妙女抹复挑》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青楼妙女抹复挑》是木九言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叶轻衣皇甫瑄,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叶轻衣东莱国卫国将军府大小姐,一无是处,却嚣张跋扈得让人叹为观止。甚得其父将军叶左侯的宠爱。从现代穿越而来的毒医圣手灵魂附在了她的身体里脱胎换骨。在青楼叶轻衣撞破未婚夫皇甫瑄与青楼女子肉搏,她丢给皇甫瑄一纸休书,却被皇甫瑄毁去。...

《青楼妙女抹复挑》 第五章 罗刹鬼王 免费试读

第五章罗刹鬼王

她心中哀嚎:没有想到刚刚魂穿异世,就要惨死在马蹄之下,还是被叶红绫这个**害死的!她真是不甘心呐!

叶轻衣琢磨着如今自己一身红衣装束,死后化成厉鬼是不是可以完虐叶红绫。

接下来出人意料的是一双大手蓦地揽住她的腰肢,旋即叶轻衣被带进了马车里。

惊魂甫定,叶轻衣发现所处的车厢异常奢华,里面有软榻矮桌,包括书卷棋盘,一应俱全,俨然是一间可以移动的小房子。

抬头间,一双冰魄寒眸印在了叶轻衣的瞳仁中。坐在雕花软榻上的男子身着金丝玄服,一张银色面具遮住了他的脸,无法窥其容颜。

只觉得他浑身都透着一股冰寒之气,活像一座冰山矗立在那儿,软榻旁则守着一个黑衣劲装、剑眉星目的随从,跟个冰块儿似的,脸上没有多少表情。

皇甫奕的目光在叶轻衣的身上转悠了一圈,眼前的女人皮肤黝黑粗糙,右边脸颊还有一块榆钱大小的淡红色印记,如此一副尊容实在有些丑陋,唯有一双眸子乌黑透亮,宛如黑珍珠一样,灵动纯净。

“多谢公子的救命之恩。”叶轻衣率先开口,打破了车厢里的沉默,

皇甫奕未发一语,刚才他透过车帘恰好看到紫衣女子用银针伤马,之后又想借刀杀人,而被害之人正是之前光顾过绮香阁的叶轻衣。

刚才认出这个女人后,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出手救下了她。他素有罗刹鬼王之称,冷酷嗜血,这一次竟会主动搭救一个陌生女人,说出去不仅别人不信,就连他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如此反常。

半晌没有等到对方答话,主仆二人依旧如冰雕一样,叶轻衣皱了皱眉头,耐着性子又说了一遍,“叶轻衣在此谢过公子的救命之恩。”

沉默,一如既往的沉默。

叶轻衣的好耐性瞬间被消磨殆尽,怒冲冲道:“喂,你还真跟个冰块儿一样,虽然你刚刚救了我,但也不用一直端架子吧。”

“喂,胡说什么呢!我家主子不顾寒毒发作救你,你竟然还这么说他,实在太没良心了!”

冷语恼火地开口,心里不禁思忖:一向冷酷淡漠的主子何时这么爱管闲事了,竟然会救这么一个不识好歹更没有姿色的女人?

叶轻衣愣住,旋即仔细一看,发现面具男嘴唇苍白到近乎透明。

寒毒发作起来那绝对比要命还痛苦,冰寒渗入骨髓,绝非常人可以忍受下来。眼前的面具男如此淡定,叶轻衣对他实在刮目相看。

冷语眉头深锁,着实不忍看到他家主子饱受寒毒的折磨。每次寒毒发作,主子都会服下医圣柳如玉的秘制药丸。

虽然不能清除寒毒,但很大程度上可以缓解寒毒之苦。可惜最近药丸吃完了,偏偏柳如玉行踪不定,眼下主子寒毒发作只能硬熬了。

叶轻衣一向恩怨分明,有仇必报,有恩必偿。

刚才幸得面具男出手相救,她才保住了这条命,在现代她可是闻名天下的毒医圣手,所以她打算先诊断一下面具男的情况。

谁知叶轻衣刚挪到软榻边,冷语充满警惕地瞪向她,语气不乏敌意,“你想干什么?”

叶轻衣蛾眉挑动,没好气道:“不是说你家主子寒毒发作了,我会医术,帮他看看。我叶轻衣不喜欢欠人恩情。”

“你会医术?”

冷语一脸的不信任,将军府叶轻衣一无是处,臭名昭著,他早有耳闻。

主子身体里的寒毒令天下名医都束手无策,这个女人竟然脸不红心不跳地说自己会医术,他没有听错吧?

叶轻衣懒得多费唇舌,直接拉过皇甫奕的手,然而下一瞬她便觉得对方的手宛如在千年寒潭里浸过一样,冻得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冷语先是一愣,等回神正要喝退叶轻衣时,“皇甫奕这时开口,语声清润如珠玉碰撞,尾音带了一丝性感的暗哑。

冷语,让她试试。”

“是主子。”冷语压下心头的错愕,应声道。

冷语神色复杂地看了他家主子一眼,心里一阵纳闷。主子一向不喜与女子交往,从来没有女子能靠近他三尺以内,更别说是这种肌肤相亲了。

原本他已经觉得主子够怪异了,如今偏偏只有这个臭名昭著的叶轻衣可以亲近,简直就是匪夷所思了。

事实上连皇甫奕也不能理解为何自己会选择相信眼前的这个女人。

他多年虽在关外,但叶轻衣的名声实在太响,关于这个女人各种不堪的新闻他也听过不少,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向其他人那样讨厌。

他不由得想起当时在绮香阁听到这个女人和皇兄的那些对话,他和皇兄一向不和,这个女人慧黠如狐,和皇兄叫板,更懂得赢取百姓舆论给皇兄施压,如此女子当真如传言中的那般不堪么?

皇甫奕凝视叶轻衣的眸光一时间含了几许兴味。

与此同时,叶轻衣稳了稳心神,手指探上皇甫奕的脉搏,随着时间的推移,叶轻衣的脸色越来越凝重,皇甫奕倒是不以为意,而旁边的冷语大手收紧松开,如此反复,说不出的紧张。

叶轻衣迟迟没有说话,冷语终是按耐不住心里的担忧,询问道:“我家主子情况如何?”

叶轻衣撤回手,并没有回答冷语的问题,而是顾自说道:“寒毒侵体至少有十年了……”

“对对,你说得没错,主子七岁染的寒毒,如今已有十一个年头……”

冷语说到这儿,遭了叶轻衣一记白眼,他霎时反应过来,尴尬地轻咳两声,说道,“请继续说下去。”

冷语人如其名,平日话不多,谁让叶轻有着衣真才实学,让他喜出望外所以才会抢言。

皇甫奕也有些错愕叶轻衣的医术,原本以为对方只懂一些治疗头疼脑热的粗浅医术,倒是出乎意料。

当他恰好捕捉到叶轻衣丢给冷语一记白眼时,他那毫无血色的薄唇微不可见地勾了一下,忍不住在想:这个女人真会记仇。

叶轻衣略一沉吟,对皇甫奕说道:“你体内的寒毒会随着你年龄的增长,发作得越来越频繁,而且一次比一次厉害。”

猜你喜欢

  1. 架空小说
  2. 都市小说
  3. 生活小说
  4. 恐怖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