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天降夫君不自爱

更新时间:2018-12-06 16:45:19

天降夫君不自爱

天降夫君不自爱

来源:掌中云作者:弦外之音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粟薇薇纪程然

《天降夫君不自爱》小说简介火爆新书《天降夫君不自爱》由弦外之音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粟薇薇纪程然,书中主要讲述了:如果某天早晨你醒过来,突然发现自己床上多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口口声声说是你未来的老公,臭不要脸地赖在你家里,你会怎么办?粟薇薇一脚把“天降老公”踹到床底下,拎起来丢到垃圾桶打包,清理出门直接扔垃圾压缩站。纪程然:“老婆,娘子,baby,亲爱的你不能对我这么狠……”粟...展开

《天降夫君不自爱》小说简介

火爆新书《天降夫君不自爱》由弦外之音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粟薇薇纪程然,书中主要讲述了:如果某天早晨你醒过来,突然发现自己床上多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口口声声说是你未来的老公,臭不要脸地赖在你家里,你会怎么办?粟薇薇一脚把“天降老公”踹到床底下,拎起来丢到垃圾桶打包,清理出门直接扔垃圾压缩站。纪程然:“老婆,娘子,baby,亲爱的你不能对我这么狠……”粟薇薇:“……滚!谁是你老婆!”欢乐刑侦另类穿越文,带你们穿越带你们飞,且看女主用行动告诉你们:东西可以乱吃,老公不能乱宠!...

《天降夫君不自爱》 第四章 相亲 免费试读

粟薇薇抱歉一声,走到窗边,刚将耳朵贴近手机,那边二老的声音就争先恐后传过来:“薇薇,你跟小远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听隔壁陈阿姨说,小远都结婚了,你们两人偷偷去民政局领证了?”

姚真抢在丈夫之前,率先询问女儿,语气隐含愤怒着急。对于女儿居然敢私自瞒着父母去领证十分悲愤。

粟振东紧跟着老婆的话茬,严厉呵斥她:“薇薇,我知道你一直有自己的主张,你和小远的婚事我们也不阻止,可是你们两人怎么连结婚这么大的事儿都没有告诉我们。还有没有把父母放在眼里了?你现在必须马上给我滚回来,还有小远,真是太不像话了……”

粟薇薇无语凝噎,敢情家里二老还不知道方远哲那些**事,大嘴巴邻居没说?

她现在是在大老板办公室里,有些话不方便说,只能软言安慰:“爸,妈,这事你们着急上火,我回去再跟你们好好解释。”

“就一句话,小远是不是结婚了?”

“是……”不过,新娘不是她。

粟振东骂了句混账:“半小时内,都给我滚回来。”然后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将手机塞进包包里,粟薇薇走到林砚面前,面带歉意,“师兄,今晚不能陪你去听什么音乐会了,家里有点急事。”

林砚平静的俊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没事,你先回去,代我向叔叔阿姨问候。”

“嗯,那师兄你注意休息。”

如同她预料一般,回到家里后,二老脸色极其难看,一股风雨欲来的凝滞感。令粟薇薇皱眉许久。琢磨片刻,还是将方远哲出轨的事说了遍,末了还坚决表示自己绝对没有那个胆子敢先上车再买票。

原本怒气冲冲的粟振东愣住了,而已经准备好一大堆责备话的姚真,也怔忡了下。夫妻俩面面相觑,不能置信。

“你是说,你撞见小远跟那女人在一起,自己提出分手了?”姚真脸色颤了颤,低声问她。

粟薇薇并不想再次回忆那不堪入目的一幕,点点头,简单作了解释:“爸,妈,跟他分手并不是意气用事。在感情上,我就是眼睛里容不下一粒沙子。方远哲劈腿在先,我不会给他任何机会。”

“可是,你们有六年的感情……”

她冷笑,六年的感情又怎样?终究比不上其他女人三分钟的甜言蜜语。她和方远哲相恋六年,从大一开始,方远哲就对她展开追求攻势,红酒玫瑰,烛光晚餐,爱心告白,追求的方式俗不可耐,可她就是答应了。

整整六年,两人甚至已经作了谈婚论嫁的准备,如果,没有杨姗姗横插一腿,估计年底两家父母就会准备结婚请柬。

可惜,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如果。

粟振东盯着地板发怔片刻,突然抬起头,神色冷厉,“这件事你做得对!这混账东西吃里扒外,趁早了断,幸好你们两人还未结婚。”

粟薇薇心里稍安,还好老爸明白事理。

姚真面带愁容,“我以前还以为那孩子对咱们薇薇专一深情,没想到却是个畜生。”

二老长吁短叹,感慨万千。粟薇薇交代事情缘由始终,便悄无声息离开了客厅,回到卧室里休息。粟振东与姚真对视了一眼。

“薇薇她爸,你看,我们要不要去找老方家说说?”

“说什么说,还有什么好说的?”粟振东一听到方家,就气血上涌。姚真连忙为他抚顺怒气,“好了,不说就不说,我这不是担心女儿想不开,毕竟是六年的感情啊,薇薇那孩子嘴上不说,我当妈的知道,她肯定是伤透了心。”

放学回家的粟笑笑正巧听到这番感慨,不禁脱口而出:“谁年轻时没遇到几个渣男呢,失恋再找个男人不就行了。”

对哦,他们怎么没想到。

再想想,薇薇今年也24岁了,正是女性结婚的普遍最佳年龄。夫妻俩互相对视着,旋即默契地点点头。

相亲!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相亲对象在面前高谈阔论,而她却在纠结晚饭是去吃陈记的麻辣香锅,还是李记的牛肉酱面。

“粟小姐,听说你是从事记者相关工作?”对面的瓶底四眼男在喋喋不休谈论时事政治后,见她目光呆滞,一声不吭,终于停下了自导自演的聒噪,将话题转移到她身上。

“啊?哦。”她回过神来,神色恹恹。

“不知粟小姐从事的是哪方面,民生?政法?工商还是战地?”

“娱乐。”

“啊?”

粟薇薇不耐烦瞥了他一眼,“狗仔。”

瓶底四眼男终于哑口无言。

一大早,粟薇薇就被老妈拖起来,说是今天为她安排了一门相亲,是对面陈阿姨的表妹的二侄子,据说是个学成回国的海龟,青年才俊,博才多学,并且富有深深地社会责任感。

半个小时内,这位瓶底四眼才俊已经从美台同时大选说到中日关系是否回暖,又从美元人民币大战谈到了国际油价能跌到多少。就在粟薇薇担心他接下来会不会聊到新兴经济体时,四眼男陡然刹住话题,问了个平庸到极点的问题。

于是,话题顿住,双双尴尬。

咳咳几声,为了缓解尴尬,瓶底四眼才俊呵呵笑道:“咳咳,粟小姐真是幽默。不知道粟小姐平时比较关注什么,比如新闻时事,或者民主代表等等?”

粟薇薇拧眉思考片刻,终于喜滋滋地说:“明星绯闻什么的,比如横刀夺爱小三上位啊,还有时下流行豪门恩怨,渣男**,出轨出柜等等。”

“呵呵。”瓶底四眼才俊笑容僵住,久久无法言语。

这顿饭,双方各自吃得不尽兴,结账的时候,粟薇薇将几张大钞拍在桌子上,尔后想起老妈吩咐过,要给男方一点面子,约会吃饭一般都是男方付账显得比较有面子,于是收回一半大钞,对他道:“AA制。”

瓶底四眼男面如死灰。

出了餐厅,粟薇薇看着远远走来的一对情侣,嘴边笑意戛然而止,一眨眼,方远哲已经携着杨姗姗来到面前,仿佛示威般,杨姗姗挽着他的胳膊,将头依偎在他的肩膀上,笑容满面,带着毫不掩饰的得逞且得意的笑。

“薇薇,好巧啊。”然后见到随后出来的瓶底男,杨姗姗捂着嘴巴夸张大笑:“原来你是出来相亲了,好惊讶,哟!这就是你的相亲对象?瓶底厚眼镜,西瓜大平头,薇薇啊,你这都找的什么男人,我记得你以前眼光没这么差吧?”

一旁惨遭池鱼之殃的瓶底四眼男悲愤欲绝,冷哼几声转头离开。看起来,一点都没有打算帮粟薇薇的打算。

杨姗姗笑得更加得意,就连方远哲,初见粟薇薇时脸上闪过愧疚,但看到她的相亲对象后,脸色又缓和过来,隐隐还有几分得意。

粟薇薇额头青筋凸凸直冒,又懒得跟他们纠缠,便要旋身走人。杨姗姗几步挡在她面前,怜悯不已:“薇薇,我知道你很着急嫁出去,不过缘分这种事说不定的,看在咱们同事一场,不如我给你介绍几个?”

粟薇薇忍无可忍正欲反驳回去,却听得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清朗男音。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老婆大人有我就够了,亲爱的,你说是不是?”

听到这个声音,粟薇薇重重叹了口气,暗道上天绝我,今天真是个好啊好日子,什么人都赶在一起碰上了。

纪程然从身后走出来,自然而然地揽住她的肩膀,高大笔直的身躯,将粟薇薇裹进怀里。后者小小挣扎一番,皆被他按压下去。这种情况下,粟薇薇看了下傻眼的杨姗姗和方远哲,索性不再挣扎,任凭他抱着。

“你,你叫她什么?”杨姗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纪程然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被粟薇薇一瞪,只好蜻蜓点水般划过,莹亮墨瞳绽放柔情蜜意,“老婆,这次是我不对,我不该没有经过你同意就擅自订了结婚戒指,我向你道歉,你原谅我好不好?”

粟薇薇张了张口,一时怔住。

结婚戒指,那是什么鬼?

“上次我擅自挑选的那款钻戒你嫌太大不喜欢,你瞧,这一款是你喜欢的水滴钻戒,我专程请法国珠宝设计师定制的,才九点九克拉而已,希望你会喜欢。”说完,果然从衬衫口袋里掏出一个玫瑰红丝绒盒子,取出一枚闪闪发光的超大钻戒,执起她的左手,套进了左手的无名指上。

她低头一看,尺寸正好,光华流转。

“这……”

从刚才第一眼见到纪程然时,杨姗姗就被他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矜贵气质以及那张棱角分明、俊逸非凡的脸震撼到,却没有失态,直至纪程然取出鸽子蛋为粟薇薇戴上时,她倒吸了一口冷气,脸色一下子刷白。

低头看了眼手上两克拉的钻戒,这枚戒指一直都是她炫耀张扬的资本,因为这是老公大方疼爱的证明,她只要看一眼,就觉得全世界都因它而亮。

可现在,这枚被她当做全部的钻戒,在粟薇薇无名指上那枚鸽子蛋的衬托下,萤火之光岂能与浩月争辉。而费尽心思争来抢来的丈夫,与之相比更是黯然失色。

这个该死的粟薇薇,为什么总是那么命好?

咬了咬牙齿,杨姗姗很不甘心,而她身边的方远哲低着头,早已没有刚才的得意,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粟薇薇默默半晌,终于反应过来,看了面前的人一眼,嗓子暗哑:“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薇薇,我——。”方远哲抬起头来,深深地看着她,几度欲语还休,被杨姗姗掐了一把,“方远哲,你看什么看,也不怕把眼睛看瞎了,还不快带我进去。”

她转身离开,后面的人已经被她抛诸脑后。除了死皮赖脸跟上去的纪程然。

确认不会再跟杨姗姗和方远哲相遇,粟薇薇终于停止步伐,抬起左手看了一眼,面无表情摘下钻戒,丢给后面的纪程然,“谢谢你的戒指。”

“老婆,我怎么觉得你这道谢很没有诚意啊。”纪程然笑眯眯接住她扔过来的戒指,左右看了看,“其实我觉得戴在你手上挺好看的。”

“谢谢,不过我不习惯炫富。”粟薇薇轻扯嘴角,想起他刚才一番媲美奥斯卡影帝的演戏,弯了弯嘴唇。

纪程然沉默了几秒,跟上她的步伐,“炫什么富啊,你觉得我一个月薪九千,还是税前的大堂经理买得起这么大的戒指么,这就是高仿的赝品。”

猜你喜欢

  1. 修真小说
  2. 宫廷小说
  3. 后宫小说
  4. 校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