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穿越架空 > 农女当嫁

更新时间:2019-01-05 14:05:51

农女当嫁

农女当嫁

来源:有书阁作者:沉二分类:穿越架空主角:沈元瑶柳安逸

《农女当嫁》小说简介主角是沈元瑶柳安逸的书名叫《农女当嫁》,是作者沉二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新时代白领沈元瑶一觉醒来变成了农家女,带着个拖油瓶附赠随身空间一个,爹不疼娘不爱,苦活累活全包了。怎么能忍!点亮技能,立志要赚钱养家,斗各种极品,行南到北生意遍布。扬名四海,奇葩亲戚纷纷冒出,带着儿子来过继。某公子: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身相许如何?...《农女当...展开

《农女当嫁》小说简介

主角是沈元瑶柳安逸的书名叫《农女当嫁》,是作者沉二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新时代白领沈元瑶一觉醒来变成了农家女,带着个拖油瓶附赠随身空间一个,爹不疼娘不爱,苦活累活全包了。怎么能忍!点亮技能,立志要赚钱养家,斗各种极品,行南到北生意遍布。扬名四海,奇葩亲戚纷纷冒出,带着儿子来过继。某公子: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身相许如何?...

《农女当嫁》 第八章 母子 免费试读

屋里一片乱糟糟,立于窗前的柜子大咧咧的展开着,里面一个老旧的木匣子也被翻了个彻底,垫在下边的布料也露出了大半。

覃正康僵硬着动作上前,里面的纸张早已不见,他顾不上收拾东西,一个转身就往外走去,步伐越来越快,最后还跑了起来。

沈元瑶手里捏着一张略微泛黄的薄纸,上头的字眼一个个往眼里撞来,看完后又顺着折痕把纸张折好。

她面上看着还算平静,但心里早转了好几个念头。

李春华见她细细看完,也不收回这张纸,开口道:“当初正康他爹还买了这上好的宣纸给里正写的婚约,我也不和你算这陈年旧事的帐,这份婚约我还给你们沈家,你们把正康的那一张婚约还我便作罢了。”

沈元瑶正求之不得,但这张婚约她还真不知道在哪里,刚要开口,就被贾秀丽给抢先了。

“亲家母说的这是甚么话,这婚约是覃沈两家到里正那儿订下的,就算是退亲也要等两家长辈在的时候,一同到里正那儿去退,才算得了数。”

贾秀丽这一开口就让李春华噎了个正着,沈元瑶也对这嫂子投去奇怪的眼神。

她这张嘴爱得罪人,心中自然也有自己的考量。她是看不惯这小姑子,一旦小姑子被退了亲,这一年两载的也嫁不出去,到时候还不是要留在沈家?吃的还不是沈家的口粮?

别的事情上还能犯糊涂,在对着自己利益前,谁来说道都没用。

“你混说些甚,这亲事结了的是覃沈两家,我们两家私下里推了也无事。”李春华一拍桌子,震得手心一阵酸麻,还是强忍住气势说道。

“我可没混说,婶子你这事做得可不地道,凭啥退我们沈家的亲事,你要真想退,找了里正来。”贾秀丽怎的会被她这纸老虎的气势给吓到,说出的话让李春华脸色都不好起来。

“覃大婶,这婚约没在我这儿,要不你在这儿歇着,等我爹娘回来再说?”沈元瑶也不想要这亲事,只能开口解释道。

李春华指着贾秀丽又指指沈元瑶,气都喘不直了。

在她看来沈元瑶就是故意这么说的,昨儿她也到沈家的田地里闹了,见沈厚牛黑沉着脸,怕他手里的锄头会往自己脑袋来一下,不敢多说就转身家去了。

想着今儿沈家家里的男人和长辈都下地去了,直接过来哄了沈元瑶把婚约给了自己就没甚的事儿了,却没想到沈家牙尖嘴利的大媳妇也在。

“你沈三丫甚么姑娘就想我们家赖,今儿你不把婚约拿出来,我李春华就给你们好看!”

最后一个字刚落下,院外冲进来个身材挺拔的男子,满脸通红,嘴唇半开喘着气,赫然是急匆匆赶来的覃正康。

“娘,你随我家去罢。”覃正康顶着三人的视线,等把气喘匀了开口道。

“正康,你来的正好,我们覃家不要这种媳妇,娘给你挑了个好人家姑娘。”

李春华见到儿子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连串话就脱口而出,等话说完了才发现自己说漏嘴了。

沈元瑶没多大反应,倒是贾秀丽瞪大了眼看着她,“敢情是找好了人家,急着上来退亲呢。”

“你们沈三丫甚么样的人,怎的配得起我覃家,赶紧的把婚约给了我们。”李春华见说漏了嘴,也不再遮遮掩掩直接道。

覃正康见他娘说话,上前两步扶着她,低声道:“娘,你别说了。”

李春华一把甩开儿子的手,环顾沈家的屋子一圈,语气带着讽刺道:“沈家卖女儿盖了这屋子破破烂烂的,下次卖的还不知是甚的,这亲家可不能做,是要拖累你的。”

她这一番话说出来,覃正康更是低垂着头不敢往沈元瑶身上看,再次去拉着自己的娘,低声劝道:“娘,这亲事是我爹订下的,断没有退亲的理,要不你让爹来退,我是不会退的。”

李春华还想开口说话就被覃正康带着往外走,手劲极大到挣不开,只能大声呵斥儿子:“正康,沈三丫都给你灌了甚么迷魂汤,她前儿还去私会男子,这亲事说什么都要退了。”

“娘,你混说甚的,元瑶不是你说的那种人,随我去罢。”

覃正康被自家娘亲说的话臊得慌,他昨儿家来就听娘念叨了两句,但也没想到他娘会真的到沈家来退亲,脸上憋得通红,嗓音大到把他娘都给唬住了。

贾秀丽见拉拉扯扯地人都走了,撇撇嘴嘀咕了句甚么转身进屋子去了。

柳安逸偷偷探头出来,见人都走了才出来,刚刚人来的时候他就被沈元瑶哄着回屋去了。一声不吭地走到沈元瑶身边,**地小手往沈元瑶手掌里塞去。

这边覃正康和李春华回到家中,气氛凝滞,两人都不曾开口说话。

李春华觉得最惬意的生活就是在覃正康他爹去世之后,虽说覃正康他爹也没给她受甚么罪,但也不太得劲,甚么事都说不上话,只要他爹说了就是定下了。

这几年覃正康一人赚钱养家,对她也是言听计从,偶尔觉得寂寞儿子这么贴心也就过去。

今儿在沈家被一直老实听话的儿子给驳了脸面,现在更是觉得气恼。

主要是一想到儿子为了沈元瑶不肯退亲,这帐就往沈元瑶身上算,毕竟儿子是因为她才给自己没的脸面。

“娘你要真闲得慌,就到梁大婶家去。”最后还是覃正康先开口说了话,毕竟是他母亲,但想到沈家还加上一句:“这亲事退不得,就算是爹也不会同意的。”

李春华见儿子服了软,作为母亲还能和孩子翻脸不成,火气刚消了大半,这后一句话就像浇了把油。

“我们覃家欠的早还了,他们沈家凭甚么还要你娶那丫头,你要不退亲我也不乐意这丫头进门。”

覃正康知道他娘不会说出甚么好话,索性不听,拿回那一纸婚书转身就回了屋子。

留李春华一人在厅前胡咧咧。

覃正康回屋收拾东西,把他娘给翻乱的东西一一收好放回原位,老旧的木匣子就摆放在桌上,一时出了神。

那年冬天很寒冷,他娘受不得天寒未曾起身,他爹背着他深一脚浅一脚的往里正家中去。

里正就坐在柳叶村祠堂前的高椅上,寒风吹拂垂至衣襟上的胡须。那时沈元瑶还是个奶娃娃,而他已经能帮她娘烧火了,沈元瑶圆滚滚的身子在沈大婶怀里转来转去,他看着就觉得眼热。

他娘身子骨不好,生了他后也差点没了,修养了大半年,后面也没能给他生个弟弟或者妹妹,看别人家兄弟姐妹成群的都觉得眼热。

“这是覃家哥哥。”覃花见覃正康一下下往这头看,拉起沈元瑶的小手点点他,逗着怀里的奶娃娃,“让覃家哥哥抱抱,来。”

他感觉身子里的寒气一扫而空,伸长手臂就要把人抱怀里,屋外又进来一个和他年岁差不多的伢子。

沈弘伟飞快地上前把沈元瑶抱住,不顾覃正康伸出地手臂,对覃花道:“怎的不给妹妹多拿个袄子?”

覃花还没来得及惊讶二儿子突然出现在这里,就被他这话问得哭笑不得。

覃正康就站在一旁看着沈弘伟逗着沈元瑶,半点都没能插上手。

他爹颤抖着粗糙的手接过里正递过来地宣纸,大人说的话他都听不懂,但从那天过后,总会有人胡咧咧的问他,怎的没带小媳妇出来玩耍。

时间过得很快,沈元瑶被沈家卖了出去,从小与他不对盘地沈弘伟一走了之,父亲也因一场风寒没了,中间空白地时间能把记忆都磨损掉。

但不懂为何,他死死守住这匣子里的东西,等着她家来。

覃正康把手上的婚约放回去,老旧的匣子在他面前慢慢合上,半吊着的心才落到了实地。

李春华上沈家退亲的事还没来得及传开,村口又来了人。

这马车看着不显眼却又华贵异常,拉车的马皮毛光滑线条流畅,村里人打眼往这一瞧就知道是有钱人家,就连坐在前头赶车的小厮都有种说不出的气派。

“大伯,可知沈元瑶家住何处?”

猜你喜欢

  1. 仙侠小说
  2. 古言小说
  3. 热血小说
  4. 情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