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短篇言情 > 谋定心动祁少贪爱成瘾

更新时间:2019-01-09 10:50:43

谋定心动祁少贪爱成瘾

谋定心动祁少贪爱成瘾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悦已分类:短篇言情主角:祁铭米楚

《谋定心动祁少贪爱成瘾》小说简介主角是祁铭米楚的小说叫做《谋定心动祁少贪爱成瘾》,是作者悦已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当利刃刺入身体,四个月的胎儿被活活剜出,她倒在血泊里,笑的无比凄凉。“你说我欠你一命,现在,算还了吧!”...《谋定心动祁少贪爱成瘾》第001章嫌疑人免费试读审讯室。密闭的空间,灯光昏黄诡异,米楚手脚被手铐固定在了椅子上,苍白的脸上面无表情。男人冷...展开

《谋定心动祁少贪爱成瘾》小说简介

主角是祁铭米楚的小说叫做《谋定心动祁少贪爱成瘾》,是作者悦已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当利刃刺入身体,四个月的胎儿被活活剜出,她倒在血泊里,笑的无比凄凉。“你说我欠你一命,现在,算还了吧!”...

《谋定心动祁少贪爱成瘾》 第001章嫌疑人 免费试读

审讯室。

密闭的空间,灯光昏黄诡异,米楚手脚被手铐固定在了椅子上,苍白的脸上面无表情。

男人冷冽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你和死者什么关系?”

死者两个字,重重敲击在她的心上。

男人审视的看着她,酒店的睡袍,长发遮挡下,脖子上的暧昧痕迹若隐若现,这样的形象任谁都会错想。

“你是他未来儿媳?还是他的情人?”

米楚娥眉轻蹙,眼神冷了些。“祁队长,请注意你的措辞。”

祁铭靠在椅背上,长腿交叠,神情淡漠。“那你在订婚夜出现在未来公公房中,独处一小时的原因呢?”

米楚想笑,红唇微勾,眼角眉梢却是淡漠冷然。“我和祁队长独处了两个小时,我们算不算情人?”

祁铭眼眸微沉,到也没发作。

“我们在死者的血液里里有大量艾力可成分,而含有艾力可的水杯碎片上,有你的指纹。”

米楚惊愕抬眸,脸色苍白似雪。“不可能!”

祁铭将报告仍在桌上,冷峻的眉目间一派森冷的寒意。

米楚所有想说的话一下子就噎住了。

她喉咙发涩,嗓音沙哑低缓。“我不知道水里有艾力可。”

“所以,那水是你递给他的。”祁铭目光如刀穿透她的眼睛,看不清的情绪。

“是,可那水他打翻了,整个人状态很奇怪。”她撩开长发,白皙的脖颈上除了那暧昧的吻痕,还有明显被手指扼过的痕迹。

祁铭眼眸微眯。“是陈锦辉动的手?”

米楚并没否认。

“我挣扎时把他推倒了,他病发,我打了急救电话,进行抢救……”

她眼睑垂下,嗓音有些涩。

停顿了片刻,才再次开口。“后来,你们来了。”

祁铭握笔的手微顿,只因那清冷眸光中一闪而过的哀伤。

她在难过。

这个发现让祁铭有些意外,但很快也收回了情绪,看向她的眼神冷淡严肃。

“那陈锦辉为什么会给你百分之十的股份?”

“股份……”

祁铭凌厉的视线笼在她的脸上。“陈锦辉在遗嘱里给你留了股份,而立遗嘱的时间在三天前,你不觉得时间上太巧了吗?巧到,他知道自己马上会死。”

米楚喉咙发涩,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她不知道遗嘱的事。

“你是心外科的主治医生,对陈锦辉的病情应该很清楚吧!”

米楚浑身一僵,生生逼回氤氲眼底的水汽,倔强抬眸,眼神冷到了极致。

她不傻,祁铭的意思不言而喻。“所以呢?”

“我们查过你的账户,你收入不低,可每月都会向一个账户汇入大笔的钱,一家理疗院,你很缺钱!”祁铭语气冷硬。

米楚竭力压制住心底窜上来的怒意。“缺钱犯法吗?”

“不,可为钱犯法的事不少,你是本案嫌疑人和受益者,我们当然有理由怀疑。”

米楚咬唇冷笑,脸蛋苍白而寒冷。“祁队长破案的能力真让人大开眼界。”

“合理的猜测也是案情需要。”祁铭站起身,高大的身影笼罩下来,凌厉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更何况,你们医生想要杀人,比普通人要简单得多。”

米楚的脸色一下子黯了下来,她紧攥的手指骨节凸起,看他的眼神越发的冷。“那没必要谈了,我要见律师。”

男人弯腰,目光与她齐平。

灯光从他的额头照射下去,他的脸隐一般暴露在光里,一般匿在阴影中,目光犀利而锋锐,还有那眸低深处一闪而过的恨。

“你们能轻易决定一个人的是死是活,你们的一念之间,就是医生和刽子手的区别。”

米楚冷冷的看着他,他对医生有偏见!这是米楚的直观感受。

她知道,以祁铭的态度,多说无益。“我要见律师!”

祁铭站直身子,沉默片刻走了出去。

被捕后六个小时,齐溪出现在她的面前。

一身职业装将身材勾勒极好,干练的短发,踩着十寸高的高跟鞋如履平地。

她是霖市最顶尖事务所的律师,也是她唯一的朋友。“不是订婚吗?怎么牵扯到命案了?”她坐在刚刚祁铭的位置,精致的妆容上划过一丝担忧。

米楚自嘲笑笑,没有说话。

齐溪看着她,她的笑有些凉,有些落寞。

多年的默契,齐溪没有再问,只微微叹息,道:“先出去再说吧!”

齐溪起身离开,审讯室只剩米楚一人,密闭的空间里,接触不到半点儿传过来的光与声响,只剩下无尽的寒,争先恐后的渗进人的骨子里,逃不开,躲不掉……

而这种处境,五年前,爸爸也曾经历过……

不知等了多久,那扇铁门再次被推开。

进来的不是祁铭或齐溪,而是一个陌生的警员。

他把她的手铐打开,眼底的鄙夷毫不掩饰。“你可以走了,这段时间不许离开霖城,随时接受调查。”

她站起身,坐的太久,身体有些麻,她步子很慢。

到警局的大厅时,气齐溪已经等在那里了,见她出来,迎上前来,安慰一笑。“妞,没事了,我们回去。”

米楚默然点头,走到门口的时候,却突然停住。

总觉得有人在盯着她,那感觉,很不舒服。

她回头,长身玉立的男人倚着墙抽烟,那双带着探究眼在袅袅烟雾中愈发冷冽深沉,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那是猎人锁定猎物的眼神。

她有些苍白的薄唇勾起一抹类似笑的表情,转身,同齐溪离开。

看着那渐渐远去的背影,祁铭眼眸微眯,那一笑在他眼里,无疑是挑衅。

烟抽了一半,祁铭削薄的唇上浮起了一抹冷笑,掐了烟,转身离开。

车在米楚住的小区门口停下。

齐溪面露担忧。“你确定不到我那里去住几天?”

陈锦辉是陈氏集团董事长,他的死掀起的风波不会太小,不必要的麻烦还是能避免就避免。

“不了,天晚了,你早点儿回去。”

齐溪知道她决定的事很难改变,也不多说。“那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嗯。”

目送齐溪的车子离开,米楚才上了楼。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架空小说
  3. 都市小说
  4. 后宫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