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穿越架空 > 待君回首渡南国

更新时间:2019-01-10 16:43:00

待君回首渡南国

待君回首渡南国

来源:掌中云作者:九歌分类:穿越架空主角:陆锦棠秦云璋

《待君回首渡南国》小说简介主角叫陆锦棠秦云璋的小说叫《待君回首渡南国》,它的作者是九歌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爷,请挪挪,你的病我治不了。他戏谑一笑,“不求天长地久,只为曾经拥有,你放心,我死不用...展开

《待君回首渡南国》小说简介

主角叫陆锦棠秦云璋的小说叫《待君回首渡南国》,它的作者是九歌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爷,请挪挪,你的病我治不了。他戏谑一笑,“不求天长地久,只为曾经拥有,你放心,我死不用你陪葬!”这大概是陆锦棠这一生,听过最真挚的情话……...

《待君回首渡南国》 008求娶 免费试读

“拜堂之事,也是由姐姐代劳,姐姐一身大红的嫁衣真是漂亮。且她已经怀了身孕,想来世子爷是真心疼爱姐姐的,我撕了婚书,让姐姐留在岐王府,也是为姐姐考虑。”陆锦棠话一出口,院子里又是一惊。

“你说什么?”陆老爷瞪大了眼睛,“明月怀孕?”

未出阁的女子,却怀有身孕,这在大夜国简直是奇耻大辱,是要被浸猪笼的!

“当年的婚书,于年少有为的世子来说,无疑是个枷锁,也是耻辱……”陆锦棠惋惜轻叹,“就当我今日是专程为了送姐姐入岐王府,给姐姐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名分吧。”

陆老爷气得仰倒,听了这话,又微微一愣,“当年的婚书,究竟为何而立?为何岐王极力促成,岐王世子却一直推拒不肯?”

“爹爹还是不要问了……”陆锦棠垂下头去,遮掩自己眼眸中的潋滟光芒,“今日几番折腾,还险些被人陷害,污了清白,实在是累了……”

陆老爷的眼刀子狠狠向方氏扫来,方氏惊得一抖。

“你且回去休息,此事明日再说。”陆老爷烦闷的摆摆手。

陆锦棠从地上起身,出了院子不远,便听到陆老爷责骂方氏的声音。

“她何时勾引了岐王世子?竟珠胎暗结!”

“是那丫头胡说……老爷不能信她……”

“世子会往自己头上戴绿帽子?仆妇为何说锦棠屋里进了男人?这不是你母女的安排?”

“定是误会……”

“和世子有婚约的是锦棠!让明月替她拜堂究竟是谁的主意?此事若是惹恼了岐王,你以为你兜得住吗?”

方氏渐渐没了声音。

……

陆锦棠轻笑着走远,陆家人还以为她是那个肚子里有话,却倒不出来,会被几句话哄骗的团团转的二小姐呢?

既然她已经穿越而来,谁都别想欺负到她头上来!

“小葵,你去耳房睡吧。”陆锦棠习惯了一个人睡觉。

可她进了闺房关了门,却立时察觉到不对。

她伸手就要开门。

门栓却被人一推,当的闩住了门。

“你若现在叫喊,便坐实了你屋里藏有男人的罪名了。”有个身影,在黑暗中靠在门框上,戏谑轻笑。

陆锦棠向后退了两步,顺手抄了一只细口葫芦瓶背在身后。

黑暗的房间里,她这细小的动作似乎也落入那男人的眼中,颀长的身影处传来一声轻笑,“一只小花瓶,对我没用。本王只是很好奇,你如何知道陆明月怀孕?”

他说话间向她靠近。

陆锦棠借着窗外月光,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襄王爷夜探女子闺房,就是为了问这个?”

“不全是。”襄王轻笑,“更多的是好奇。”

“我姐姐是否怀孕,与你有什么相干?”陆锦棠眯眼轻嗤。

“与本王无关,却与你的品性有关。若是你信口胡说,在你父亲与家仆面前,诬陷她,败坏自家姐妹的名节,说明你这个人品行不端,令人嫌恶。”襄王说。

陆锦棠不屑的轻嗤一声,“我品行如何,似乎也与襄王爷没有关系吧?”

“怎么会无关呢?”襄王轻笑着抬脚,一步步走向她。

陆锦棠退无可退,一步步被他逼得背抵在墙上。

她捏紧了手中的花瓶,虽说现在这副身体差了些,但她对人体穴位软肋了如指掌,一下子砸下去,让他不省人事,还是很轻松的。

“你我已有肌肤之亲,你若品行端正,又恰好会医术……我娶你过门不是正好?”襄王轻笑着,抬手勾起她的下巴。

陆锦棠一抖,挥手将花瓶轮向他脑壳。

襄王闪身避过,凝眸道,“本王喜欢温柔贤淑的。”

“抱歉,我不是王爷喜欢那款!”陆锦棠冷冷说道,“至于肌肤之亲,你我都是被人暗算,王爷不提,就当没有此事。”

襄王眼神略暗,“你若是怕被本王拖累,本王就求一道圣旨,在本王死后,不叫你陪葬。”

陆锦棠抬手握住襄王的手腕。

在襄王翻手要抓她的时候,她又立时放手,缩手回去,“襄王爷不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我虽会医术,但襄王爷的病,我治不了。”

襄王爷微微一僵,忽而轻笑,“陆家二小姐突然会医术,还会失传已久的针灸之术,这件事本身不就很有意思么?即便还是要死,临死前,多些趣味不是更好?”

陆锦棠暗暗皱眉,她不想招惹襄王,只想完成了任务回到现代。

“明日本王就来提亲。”襄王笑眯眯说。

陆锦棠大惊,“不行!”

襄王不悦,“还没人敢对本王说‘不行’。”

陆锦棠有些着急,这襄王的样子,看起来是说的出做得到的,且以他的尊贵身份,才不会在意自己是不是刚刚退婚……可是她的任务,必须呆在陆家才能完成啊!

“我不能离开陆家,起码暂时还不能。”陆锦棠低声说。

“为何?”襄王的目光落在她满头青丝之上,脑中却莫名想起她身上的柔软甜香。

他身上的**分明早已经解了,可这会儿他却觉得身上莫名一热。

“我弟弟他……他年纪还小……”

“一并接来襄王府。”襄王说。

“不行,我爹不会同意。而且我们姐弟之间还有许多误会,我希望能与他冰释前嫌……”陆锦棠皱眉道。

原主就那么一个亲弟弟,是她最亲的亲人了,这个理由应当说得过去。

“这与嫁人并不矛盾,”襄王说,“我要他在襄王府读书,你爹爹想来求之不得。”

陆锦棠恍如牙疼一般,嘶了一声,话虽不错,可她不能离开陆家啊!否则也不用那么着急退婚了!

“不如我们打个商量,我帮你治病,虽说不能除根,起码叫王爷您能少受些罪,运气好,或还能多活两年……”

襄王眯眼看着语气随意的陆锦棠。

“王爷就不要再提求娶之事了,如何?”

“你竟这般不愿嫁我?!”这语气,怎有种风雨欲来之感?

猜你喜欢

  1. 情感小说
  2. 仙侠小说
  3. 现代小说
  4. 宫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