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岁岁忘忧

更新时间:2019-01-10 17:23:00

岁岁忘忧

岁岁忘忧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钻石君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苏鹤行佟嘉敏

《岁岁忘忧》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苏鹤行佟嘉敏的小说叫《岁岁忘忧》,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钻石君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苏鹤行,当今堂堂的王爷,身份极其尊贵,不容得有一点闪失。但是他受到了袭击,是他的手下失误,支援太晚,幸好遇到了岁岁,才将他就起来。这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岁岁,她究竟是什么来历,这是苏鹤行重点关注的对象.........《岁岁忘忧》第九章免费试读虽然太后做了天大丑事,但小皇帝每天...展开

《岁岁忘忧》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苏鹤行佟嘉敏的小说叫《岁岁忘忧》,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钻石君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苏鹤行,当今堂堂的王爷,身份极其尊贵,不容得有一点闪失。但是他受到了袭击,是他的手下失误,支援太晚,幸好遇到了岁岁,才将他就起来。这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岁岁,她究竟是什么来历,这是苏鹤行重点关注的对象.........

《岁岁忘忧》 第九章 免费试读

虽然太后做了天大丑事,但小皇帝每天的朝还是要硬着头皮照上。

皇舅姚子仪早在前几日就称了病,好一阵子没瞧见了。朝堂上苏鹤行一派显得喜气洋洋,显然大家都猜到姚子仪觉得没脸见人了。相比下来,姚子仪那一派就丧气多了,各个垂着脸不言不语的。除了例行叙事,其他一概不应声。

散朝后,苏鹤行循例留下听了这一日太后动向。听到她妄图往自己身上泼脏水时,他没有任何反应,况且姚芊芊这对姐弟他历来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过。

出宫后苏鹤行上了早就守在宫门的官轿。

官轿是按品配的檀木蓝帘双抬轿,大小也就刚好够坐下一人。他阖上了形状好看的凤眸,轿内闭目养神。一丝摇晃也无的轿子默默行了几步路,耳边响起了嘚嘚马蹄声。

其实依照苏鹤行现在伸手的长度,他早就不需要顾及任何人,但他偏偏明面上又恪守着一切,让人无话可说。

他依旧维持着闭目养神的动作,轿子的侧帘被苏耀掀起一个小角。“主人,是苏挽过来了。”苏挽在苏鹤行身边的定位类似谋臣,一般不轻易出司命府。

骨骼明晰的大手将蓝帘缓缓撩起,轿外果然是苏挽那张显得有些局促焦急的脸孔。“主人。”

见苏挽焦急,他没来由的剑眉蹙起。“何事。”

“主人!属下有愧!”苏挽单膝跪地,一心只想负荆请罪。

“何罪。”苏鹤行清冷的问道。

“十四庄侍妾在半日前被姚子仪掳走!”苏挽双手撑地跪了下去,重重磕了个头。虽然姨娘已经被送去了庄子,却依旧在苏鹤行的势力覆盖下。他承认他是故意想要忽略这个人,所以对十四庄的信息总是不太管顾,哪里知道会出了如此大的纰漏!?

比起十四庄侍妾被捉一事,他更担忧的是姚子仪的下一步。虽然主人早已分了权柄给自己,让他代行很多事宜,但这桩事他不敢瞒着不报。强行掩盖也不是不行,怕就怕最终被主人知道自己犯了错还企图掩盖。

但这还不是更糟的。比这更坏的是姚子仪不旦掳走了姨娘,还大胆妄为的发了一封邀请函,邀请苏鹤行过玉芽楼一叙!

“掳走。”苏鹤行细细的咀嚼了这两个字,眼神霎时逸过一丝冷绝。他轻轻转了转手上的护指,做了个手势,苏耀立即附耳上来。他淡淡吩咐了几字,眸子又朝苏耀飘了过去,后者立即心领神会的抱了个拳,速速纵马离去了。

‘玉芽楼’的位置在胡商云集的胜利坊,也就是俗称的国都‘西市’。飞翘的屋檐上蹲着龙子‘嘲风’,门楣上卷曲着繁复的忍冬纹,没有人知道这座酒楼背后是姚家。这个时候小楼方圆几里已经被清场,原本临街叫卖的小贩和行人去得一个不剩,店铺里璇舞的卖酒胡姬也不见了,越接近‘玉芽楼’越是死一般的寂静。

苏鹤行的官轿在一刻钟以后出现在胜利坊。

姚子仪站在‘玉芽楼’的二楼沿街窗前,他一手背在身后滑弄着两枚玉髓核桃,一手持着支青铜望远仪远眺。

他满意的看着那只官轿接近,回头轻慢一笑。看来情报没错,苏鹤行确实还挺宝贝这个天奴的。虽然知道消息是一回事,但姚子仪也没完全寄予希望。毕竟谁能猜到苏鹤行还真有个心头肉,且藏在庄子里一年多时间了?

岁岁双手被绑在身后,用麻绳系了个死结。粉唇被一条淡粉纱巾横拦束起,颊边的嫩肉被那紧缚的纱巾迫得往两边微微溢出。她手脚皆被绑了死结,牢牢固定在一张太师椅上,又口不能言,偏一双水眸宛若星子般明亮清晰。

莫名轻笑一声的姚子仪忍不住开口讥讽道。“看你长得也不咋地嘛!苏鹤行这人品味还真与众不同,怪道谁都猜不到呢。”

如果岁岁这个时候能说话,她一定会大声叫着让苏鹤行千万不要过来!

今日凌晨她刚要起床做活时突然闻到一股怪诞香气,接着就人事不知了。待到她醒来时,已经被捆成个粽子塞在轿里。她疯狂挣扎过也尝试自救,但都是无用功。被人拉出来时她貌似安静,却寻了一个间隙偷跑。被抓回来时,这个一脸邪气的男人还屈尊甩了一巴掌给她,悲催的岁岁头眩耳鸣,半天都回不过神。

原本她并不清楚这个男人想做什么。但来到这里有一会了,听他和别人言谈间好几句都夹着苏鹤行的名字。按他说话口气的那个咬牙切齿,再加上抓了自己却又不避讳在她面前谈论,绝对不是找苏鹤行普通的喝酒聊天,搞不好她今天要交代在这里。

她心里明白自己根本就没有这个男人嘴巴里说的那么有用,她从来没有比此刻这么庆幸自己在苏鹤行心里什么都不是,这样他就不会为自己以身犯险,更不会因此暴露在危急下。

那顶官轿在姚子仪的视线下终于停在玉芽楼前,身着紫色仙鹤纹朝服的苏鹤行掀开轿帘躬身走出,他的窄腰挂着一把莲纹古朴长剑,长长的鬓发被寒风催动显得清隽异常,衣摆更是被吹得猎猎作响。

“大司命,你还是来了。”姚子仪站在二楼临街窗前,与楼底的苏鹤行摇摇对视着。

“姚国舅相邀,岂敢不来。”苏鹤行孤身一人,玉身长立的站在楼下,视线冷淡而自持。

“坊间传言大司命冷情,没成想还是个儿女情长之辈。小小一个天奴就让你这样乖乖束手,真是让人忍不住想要仰天大笑三声啊!”姚子仪手中的玉髓核桃转的劈啪作响,脸上的笑容恶意明显。

“叫人没想到的是,你还真敢孤身一人前来赴约?哈哈哈!此次定要叫你插翅难飞!”言尽于此,姚子仪使了个眼色,身后的几个暗卫瞬间显形,俯冲向苏鹤行所站的位置。

定定站在原地的苏鹤行不退不避,就连神情都没变过。他整理了一下朝服箭袖,长睫垂敛。

就在那几名暗卫冲过来之际,一排长风呼喝席卷而来。只听耳边扑簌声不断,那是箭镞入肉的声音。

姚子仪霎时变了脸色,对面临街屋顶上什么时候布置下的挽弓铁鹰?乌沉沉一片,他什么时候做的!怎么自己一点察觉到没有!姚子大惊失色时那几个暗卫出师未捷,抽搐着口角溢血,倒在青石长街上,连苏鹤行的衣摆边都没摸着。

戴着玉扳指的手遥遥指向苏鹤行,姚子仪脸上肌肉抽动。“言之无信的小人!你居然偷偷布置了弓手!就真的不怕我杀了你的心肝宝贝吗!”

已经停止了整理衣袖的苏鹤行依旧站在原本下轿的位置,长睫卷起。“既然你早就知道苏某言之无信,为什么还要有这种期盼。”

姚子仪敏锐的发现了苏鹤行规避了自己的问题,他在有意识的回避着这个天奴的存在!这个认知让姚子仪瞬间欣喜若狂。他拍了拍手,立即有人将岁岁押着推到另一扇临街的窗边。

苏鹤行的冷寂视线在接触到那道身影时,瞳孔霎时静静一缩,快到自己都没察觉。

此时天色已入酉时,冰冷的橘色太阳挂在玉芽楼廊角,挥洒着这一日最后的逢魔时刻。

岁岁被人强押着站在那里,这个姿势让她一动也动不了。她的嘴被纱巾覆住了,就连咬舌自尽都做不到。她焦急的注视着他,眉宇间一派震惊。主人为了她居然肯来赴这个危机四伏的约?

如果她能说话,一定是大声呼喊着叫苏鹤行立即就走。

从桌上取了个茶盏摔碎在地的姚子仪还在强撑着命令道。“废话少说!现在我要你立即命令弓手退后,然后——自断一臂吧!”其实他说这个话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但却又不得不说。

苏鹤行依旧盯着姚子仪,嘴角渐渐挂上了一抹残酷的笑容。“你们姚氏还真是蠢货云集,你姐如此你也是如此。”

“哈哈哈哈!”姚子仪不怒反笑出声来。“笑我蠢货?你当我真的指望你死在这里?我只是想要你带着你的人离开皇宫罢了!你猜猜我的人现在有没有杀了太后?”他从头到尾就没有期盼过让苏鹤行死在这里,他只是要太后那个蠢货的命而已!但如果可以一石二鸟他就更满意了!

“哦?就算给你杀了太后又如何。”苏鹤行摄魂般的凤眸视来,那容光出奇显得贵不可言。

“只要杀了那个蠢货……”姚子仪突然话音断了,额头冒出了点点星汗。

苏鹤行身后不再只是那几百个挽弓铁鹰卫,潮水般的涌现了另几百个带刀铁鹰卫,现正整齐划一的站在他身后列着纵队。

“怎么不继续说下去了。”苏鹤行声音浅淡,神情和语气一样的冷冽。

他一直在等一个突破口,没想到姚子仪主动撞上来。抓了自己侍妾是吗?来得正好!脑中是有一瞬间想到那张满是羞怯红晕的小脸,但也仅仅是一瞬就被他压了下去。

还想杀了太后让一切恢复到原本平分秋色的局面?他等了这么多年的一个契机,会让这个人轻易毁去?只要他现在一声令下,这个看似聪明实则愚蠢的姚子仪就会被射成刺猬。

“我赌你不敢杀我!我是朝廷命官!而你苏鹤行要清誉!你怕天下人嗤笑你名不正言不顺!你容忍我到今天,不也是为此吗!”姚子仪眯起狭长的眸子,他立即给自己开辟了条新的求生之路。说着又捡起桌上的一只茶盏扔在了地板上,四分五裂的到处都是。

所以说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爹妈,而是你的敌人。

姚子仪虽然喜欢自作聪明,但这一点他猜对了。苏鹤行确实是个很要清誉的人,他想要自己的登基完美无瑕。苏鹤行一直在苦等契机,哪怕自己一再挑衅他都坚持按兵不动。

想不到这次为了太后的丑事,也为了这个天奴,他居然带了这么多铁鹰卫来赴约!

苏鹤行到底是觉得自己等到了契机?还是他真的只是单纯为了天奴呢!?不!姚子仪宁愿相信前者多一点,这样一个和自己斗了近十年的冷静男人,怎么可能会为了女人昏头呢?还是个腿脚有残疾的跛子天奴!

饶是如此,姚子仪还是在心底留有一丝祈望。这个天奴最好是他的死穴,这样起码苏鹤行还是有弱点的。否则这个人就真的太可怕了!

“苏鹤行!现在让我离开的话,我保证不伤害你的小天奴!”他的暗号下了一个又一个,却始终没有任何反应。这么冷的天他汗流浃背,汗水很快又变冷,映得背脊冰凉凉的,像是一条湿滑的小蛇攀附而上,粘腻而让人惊惧。

苏鹤行微微勾着唇,笑容残酷。“我不认为你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在他眼里,姚氏姐弟从头到尾都只是跳梁小丑。姚子仪此人刚愎成性偏又好命,父亲是天下第一大族姚氏的族长,母亲是下降的郡主,唯一的姐姐又是太后。

此人少时就强权在握,有数之不尽的财富和兵马强壮的私军,儿皇帝登基时年少,母亲又只懂吃喝淫乐,只能依靠他这个舅家。如果让姚子仪的出发点换做自己这般不受人重视,恐怕那性格会叫他连头都出不了!

“这么说你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我离开?”姚子仪阴恻恻的开口,脸颊的肌肉控制不住的颤栗着。他再一次摔了个茶盏在地板上,其实姚子仪一开始准备了很多人手在附近,从刚才就一直在施暗号。

静静的注视着姚子仪动作,苏鹤行尊贵无比的面容没有表情。“是在召唤他们吗?”随着这句话落,近两百多把染了血的长剑被铁鹰卫扔在了长街石上,发出泠泠的声响。

大惊失色的姚子仪已经完全失语了。虽然早就隐隐有这个感觉,没想到事实真的展开在眼前时如此难以接受。他最精妙的一支家兵!居然在铁鹰手下败得这么无声无息?!

他已经放弃了维持表面的和气,神色转为癫狂。“竖子岂敢!?”

薄唇轻启的苏鹤行语速缓慢而冷漠,明明是他在下,姚子仪在上。却叫人不自主地心生仰望。“我说过,我不认为你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

姚子仪‘哈哈’的开口冷笑,他一把扯过在身旁的岁岁,疯癫一般逼迫着她和自己站在一起,俊目凸出形同恶鬼。“来啊!那你就杀了我啊!但在此之前你会先杀了她!”

一动不动的任由姚子仪挟持着,岁岁已经完全听明白了两人的对话。她的存在和姚子仪一样,根本就不是阻止苏鹤行前进脚步的理由。她终于放下了心,原来并不是她曾想象的那样,这样最好不过了!

苏鹤行的视线缓缓从岁岁面上掠过,对方正柔柔看着自己。那双美丽的月眸此时竟是弯着的,她居然在笑!?

这个认知让苏鹤行没来由的剑眉蹙起,他的视线缓缓下滑,拾起了身边兵卫托在手中的那把角弓。“苏某生平最恨的就是被人威胁。姚子仪,你犯了苏某的忌讳。”

“哈哈哈!有胆你就来啊!”姚子仪强撑着大笑,其实挟持着岁岁的手却在颤抖。

岁岁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她微笑着。看见苏鹤行左挽右持,左手平伸,右手中指,食指齐眉。他怎么做什么都这么好看呢?她的月眸弯的更厉害了,随着他缓缓拉满弓弦的动作,紫色的仙鹤纹朝服卷着劲风翻飞而起。

这一切在岁岁眼里都宛若慢动作,一帧帧的翻动着页码。

与此同时,他左手已松开了绷紧如满月的弓弦,那一道尖锐的寒光借助着弓弩迅捷无比的射出,一路撕裂了空气,惊破了黄昏,呼啸着直扑向岁岁!

岁岁站在那里,弯弯的月眸掠过一抹满足的笑意。只听‘噗呲’一声,箭镞入肉的细小声音。

姚子仪大惊失色的往后退了几步,因为他不相信苏鹤行真的亲自动了手!而无人挟持的那道纤细的身影宛若新雪初降般,缓缓自二楼翩飞落下,犹如一片没有重量的羽毛般清幽,随着坠地声响之后,一切又再次归于沉寂。

姚子仪颤抖着,此时苏鹤行的第二道长箭已经自满月的弓弦间射出,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它穿过了空气,向下一个撕裂的目标飞去。

猜你喜欢

  1. 武侠小说
  2. 异能小说
  3. 风水小说
  4. 古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