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穿越架空 > 农门小丑妻

更新时间:2019-01-31 11:47:28

农门小丑妻

农门小丑妻

来源:微小宝作者:佛系女分类:穿越架空主角:薛四月楚卫

《农门小丑妻》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薛四月楚卫的小说叫《农门小丑妻》,是作者佛系女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衣冠楚楚的贵公子竟见死不救?很好,任谁都有求医生的时候,你要求我,上门提亲!极品奶奶,恶心亲人,整治!家徒四壁没米下锅?种田!一夜暴富不是梦。京城首富勾引她红杏出墙?贵公子打翻醋坛子?且看农女如何发家致富,驯服冷血男!...《农门小丑妻》第4章再见冷血男免费试读看母女俩有矛...展开

《农门小丑妻》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薛四月楚卫的小说叫《农门小丑妻》,是作者佛系女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衣冠楚楚的贵公子竟见死不救?很好,任谁都有求医生的时候,你要求我,上门提亲!极品奶奶,恶心亲人,整治!家徒四壁没米下锅?种田!一夜暴富不是梦。京城首富勾引她红杏出墙?贵公子打翻醋坛子?且看农女如何发家致富,驯服冷血男!...

《农门小丑妻》 第4章 再见冷血男 免费试读

看母女俩有矛盾,钱氏痛快了:“我早就说她是个祸害,就你当个宝儿似的。现在连你也不愿意认了,我们老薛家的脸也让她败坏了,还留着她做啥。我看庄子上正招女工呢,把她送去,还能赚点银子贴补家用。”

孙氏愣住了,这是要把四月送走呢。连忙将四月护在身后:“娘,我这说的都是气话,闺女再不听话也是亲的,那庄子上都是啥活,咋能把四月送到那去。”

薛四月对那庄子有些印象,据说是京城有钱人家的产业,主要是种药材的,里面的工人负责药的采摘、烘干、分级、运输。累是累,但一月一两银子呢。

要说为啥先前钱氏没这想法,还不是那庄子对工人有要求,十三岁以下都不要。前几天薛四月过了十三岁生辰,可算够岁数了。

孙氏不反对还好,这一反对,钱氏更加火大了:“啥活?啥活还不都是人干的,别人都能干,这赔钱货咋就干不了。要是不去,那就送尼姑庵去,家里肯定不能留!”

撂下这话,钱氏气冲冲的带着田氏走了。

孙氏怔愣片刻,无力的哭了,边哭边拍打着薛四月:“你这孩子咋这么不让人省心啊,那陈春是啥人,你咋还能和她混到一块去,你是要气死我啊。我把你拉扯这么大,眼看你要成人了,却要被送走了。娘的心都要碎了……”

撕心裂肺的哭声诉说出无限委屈与苦楚,听得薛四月阵阵心酸。

到晚上吃饭,钱氏还惦记着这事儿,更当众宣布要把薛四月送到庄子上。美其名曰四月到了为家里分担的年纪了。

薛四月冷眼看向薛金花:“奶,那为啥小姨不用去,她都十六了。”要说分担重担,不应该是年长的带头吗。

薛金花乃是钱氏的小闺女,之所以十六还在家,那都怪她眼界高,村里这些泥腿子她都看不上。

钱氏对这小女儿给予厚望,更因她有几分姿色,天天做美梦。听薛四月这么说,自然不乐意:“你是啥命,金花是啥命,有可比性吗?她去干活,手都不细嫩了,以后怎么嫁好人家。你就是个不值钱的命,明儿个就把你送走,省的在家惹我心烦!”

薛四月握紧筷子的手用力手紧,骨节泛白。同样是命,自己就活该受苦受累?

“明儿个我走了,奶你也就眼不见为净了,”转头看向薛金花,“你长的这么漂亮,村儿里男人都配不上,得去城里找,加油啊,让奶过上富贵日子。”

薛金花刚要笑就顿住了,这话听着咋阴阳怪气的。

孙氏脸上笑容快挂不住了,私下里扯着四月的袖子:“四月,你咋说话呢。”

薛四月拍着孙氏的手:“娘,你放心,我到了庄子上,还能赚钱贴补家用,在家干这么多活,我去了那边肯定能习惯,您放心啊。”

薛家老二老三都才知道薛四月要被送到庄子上去,一个个幸灾乐祸的看戏,可听到这话,都觉得不是滋味。

一顿饭到最后,孙氏也没吃几口,看着人都回去了,连连叹气:“四月你若是去了,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

若真赚钱,她都宁愿不回来。薛四月宽慰道:“娘,要是赚到钱了,我把你与接过去,咱俩不在这住了,受气。”

孙氏只当她哄着自己呢,被逗笑:“你这孩子,净胡说。”

薛四月表现笑嘻嘻,心里盘算着怎么离开这儿。

村东头陈家。

“哎你听说没有,薛家要把薛四月送到庄子上去了。依我看那也是个好去处,还能赚钱,一个月一两银子呢。”

村妇站在陈家门口八卦着,也是村里唯一和陈春能说上话的人了。陈春听这话,脸色大变:“你说真的?薛四月真要被送走了?”

这哪行,薛四月还答应帮自己调理身子,找到第二春呢,她这一走,自己的春天去哪儿找。

陈春不信邪,第二天蹲在薛家家门口等,见庄子上真来人接了,皱着眉头回家去了。

一连下了三天雪,庄子上的工人都休息了,但雪积上三天是不可能的,于是新来的薛四月就成了苦力,见天的扫雪。

薛四月双腿夹着扫帚,搓着双手,放在嘴边吐着哈气。小脸冻的通红,朝住宅区竖着中指:“就知道欺负新人!”寒风吹过,她抱着肩膀发抖。

寒风吹来一阵马蹄声,薛四月扭头朝庄子入口看去。但见一辆暗紫色马车披着风雪驶来,从她身前疾驰而过。

“主子,您坚持住,马上就到了!”

路过的瞬间,车夫开了口,薛四月大脑响起警铃。靠,这不是那个见死不救的组合吗?马车路过的瞬间,薛四月敏锐的嗅到一丝腥甜的味道,加上车夫这被狼撵了的架势,莫非车里的冷血男快挂了?

薛四月忍不住笑出了声音,恶有恶报,让你见死不救,自己要挂了吧,哈哈哈。她欢快的把剩下的路扫了,顺着地上的车辙,追上马车。她要看看这冷血男死的有多惨。

庄子最内围事几间大院子,男工一院,女工一院,几个管事儿的一院,有间院子空出来,却每天都要打扫。直到今儿个,薛四月才看见院子的主人。

车夫赶马车到院子门口,呼啦啦围上一群人迎接。一壮丁慌忙上前,背朝马车,弓着腰,等两个丫鬟搀扶着马车里的人,放到自己身上,再迅速背去房间。

壮丁路过薛四月身边时,她看见了张鬼脸。确切的说,是冷血男的侧脸。

惨白的肌肤上,有些年头的伤疤像蜈蚣似的盘在他脸上,血淋淋的五官甚是冷硬,嘴唇发紫,乍一看像是中毒颇深。

薛四月盯的紧,冷血男猛然睁开眼,眼中寒如冰川,戒备万分,只一瞬便无力阖上。人都走过去了,她还心有余悸。

车夫跟在后面,老脸皱成一团:“神医请来了没有?主子中毒颇深,要请不来,怕是活不过三日,族长已经知道到庄子上治病了,若主子有事,咱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猜你喜欢

  1. 情感小说
  2. 架空小说
  3. 总裁小说
  4. 惊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