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短篇言情 > 惹火记者俏佳人

更新时间:2019-02-04 16:16:05

惹火记者俏佳人

惹火记者俏佳人

来源:百阅书盟作者:梦痕分类:短篇言情主角:沈佳梦冷浩天

《惹火记者俏佳人》小说简介主角叫沈佳梦冷浩天的小说叫《惹火记者俏佳人》,是作者梦痕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爱上了一个被他折磨了五年的女人,而她被他伤至千疮百孔,十步是伤,百步是痛,她只想好好的照顾自己的孩子,将之抚养成人,他却偏生要揭她伤疤,断她退路……...《惹火记者俏佳人》第六章我要让你上头条免费试读至今她都想不通为什么一向和谐的双亲会突然刀剑相向。沈佳梦一直以为被父母...展开

《惹火记者俏佳人》小说简介

主角叫沈佳梦冷浩天的小说叫《惹火记者俏佳人》,是作者梦痕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爱上了一个被他折磨了五年的女人,而她被他伤至千疮百孔,十步是伤,百步是痛,她只想好好的照顾自己的孩子,将之抚养成人,他却偏生要揭她伤疤,断她退路……...

《惹火记者俏佳人》 第六章 我要让你上头条 免费试读

至今她都想不通为什么一向和谐的双亲会突然刀剑相向。

沈佳梦一直以为被父母当小公主宠着保护着,什么都不懂,浸在蜜罐里,活在自己的象牙塔里,不知人间疾苦,不懂世间冷暖。

她那时候多小啊,十三岁的小姑娘,却突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母亲,还能淡然的转过身来跟她说那么无所谓的话!沈梦佳看着母亲的倒在血泊中的身体痛苦的大喊一声便双眼一黑从楼梯上栽了下来。

再醒过来已经见不到母亲的身影,父亲说她入土为安了。

她哭,她闹,她折腾,刚开始几天父亲还会哄她,后来直接就不理她了,把她关在屋里任她哭闹。她摔凳子砸桌子屋里所有的东西都被她砸的稀巴烂,不吃不喝不睡。沈昌业让人给她打镇定剂,可她睡醒了还是继续哭闹。

眼前的屏幕上魅影的脸庞特写,整个人都躁动不安起来,她如坐针毡,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如此惶恐过,下意识的就要逃开。

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双臂撑着扶手噌的一下从椅子上弹起来,拔腿就要跑,可惜冷皓天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用力将他扯到了自己的面前,他的声音很僵硬,就像是让原本冰冷的声音带上些温柔的色彩却又无法融合一般怪异:“怎么?不喜欢?”

是曾经太喜欢了,导致现在生恨。

“放开我!”沈梦佳甩开他的手,声线颤抖中带着冰冷和愤怒:“关你什么事?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做这种没有意义又无聊的事情。”

“哦?”冷皓天嘴角带着丝不明的笑意,上下审视着她。

“如果你要是想要报复我,那就放马过来,我不怕你,如果你要是想要约我,那么抱歉,我不喜欢你这个样子的!”沈佳梦毫不示弱,如果是平常她肯定没有这份胆量,但这会儿她大脑一片混乱,根本就来不及想太多。

冷皓天微微向前跨近一步,声音低沉,带着调侃:“如果两者都不是呢?”

“你到底要干嘛?”沈佳梦向后退了一步,双手下意识的握成拳头。

“你猜……”冷皓天突然俯身,贴着她的侧脸在她耳垂上舔了了一下。

麻酥酥的感觉立刻从耳朵上传来,热气呼在她的耳边,沈佳梦顿时感觉压力无限,也不顾不上什么形象气势了,尖着嗓子大叫一声死变态拔腿就要跑。

冷皓天长臂一伸勾着她的腰把人揽到怀里抱住,低着头直视她的眼睛,在她脸上轻轻的吹了口气,声音极其魅惑:“我只是,单纯的,想你……”

话音刚落,性感的双唇就压了过来,在她额头上轻轻的亲了一下之后便迅速的移向她的双唇。

沈佳梦的大脑出现了片刻的空白,当初她也曾亲眼目睹父亲和林芳华做这样的事情,她接受不了,对这种事情下意识的抗拒。

林芳华是她的后妈,**妩媚,漂亮的一塌糊涂,走到哪儿都带着一股飘出十里之外的香风,说话温柔的能滴出水来,背地里却心如蛇蝎。当着沈昌业的面总是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背地里对她却是百般虐待,不断的在父女之间挑唆是非。

沈佳梦每次跟父亲讲林芳华的所作所为沈昌业总是一语带过,说她是对这个阿姨有偏见,那时候他对林芳华疼爱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听沈梦佳的肺腑之言。她不懂的收敛自己的性格,再加上林芳华精湛的演技和伪装,沈昌业很快就不耐烦起来,觉得她老是无理取闹没事找事,昔日慈父的面容早就不知所踪。

沈佳梦如梦初醒,开始死命的挣扎,双手按着他的双肩想要用力的推开他,一边躲避他的嘴唇一边大叫:“你放开我……你这是非礼……我要告……你……给你登在……报纸上……头条……”

听到她这段话冷皓天不再追逐她的双唇,就像是听到了一个十分好笑的笑话一样不由笑出声来:“告我?拿什么告?你有证据么?再说了,像你自己这样……”

冷皓天松开她,上下打量了一下她,接着说道:“就算是说你自己爬上我的床,我睡了你,大家估计都不会信!”

“鬼才想往你床上爬呢,你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你呢!”沈佳梦都要气死了,一边整理自己的衣服一边大骂:“自以为是的**家伙,如果不是为了拍到新闻我都连看都不愿意看你一眼!”

冷皓天气的脸都绿了,转身坐回椅子上,沉声说道:“既然这样我也不强迫你,但是你这么说就是恶意中伤我,想要离开这儿……”他停下来,点了根烟,抽了一口再轻轻吐出:“就留下点东西吧!”

冷皓天这番话的本意是想威胁她,意思是说既然你恶意中伤了我,我就不能轻易的放过你,想要从这里走出去,就留下个一手一脚什么的!

结果人姑娘心大,盯着他的脸看了半天,骂了一句不要脸,紧接着做了一个让冷皓天目瞪口呆的举动。沈佳梦弯腰把自己的**脱了扔给他,把高跟鞋脱了扔给他。

冷皓天:“……”

沈佳梦也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这么多年做记者做的胆大脸皮厚,冷傲不屑的在冷皓天脸上是扫了一眼,然后,大摇大摆的,光着脚,走出了演播厅,站在门口的几个马仔没有接到命令,也没拦她。

她穿的是长及脚踝的百褶裙,就算是没穿**也完全看不出来,但是**鞋就太明显了。沈佳梦走到路边立马就后悔了,早知道鞋子就不脱了,害的现在脚疼。

第二天早上她就被大力的敲门声给叫醒了。她身边没什么朋友,平常就和报社里的同事来往比较多。谁这么一大早来敲门?沈佳梦双眼惺忪,穿着睡衣,顶着一头鸟窝起来开门,这边门刚打开个缝就吓了一跳,门口又是一群黑衣人!

做梦?

沈佳梦捏捏自己的脸,疼。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架空小说
  3. 总裁小说
  4. 热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