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短篇言情 > 晴时有风

更新时间:2019-02-06 16:02:48

晴时有风

晴时有风

来源:微小宝作者:梅子分类:短篇言情主角:夏梦招杨勇康

《晴时有风》小说简介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晴时有风》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梅子创作的总裁豪门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订过婚,同过居,还怀过娃,婚期已定后,却亲眼目睹了未婚夫与发小的香艳现场,在回忆里搜索蛛丝马迹的同时,夏梦招还得细细思量一下,接下来该何去何从?...《晴时有风》第8章订婚日期已敲定免费试读“杨勇康他这算什么呀?只许州...展开

《晴时有风》小说简介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晴时有风》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梅子创作的总裁豪门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订过婚,同过居,还怀过娃,婚期已定后,却亲眼目睹了未婚夫与发小的香艳现场,在回忆里搜索蛛丝马迹的同时,夏梦招还得细细思量一下,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晴时有风》 第8章 订婚日期已敲定 免费试读

“杨勇康他这算什么呀?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么?如果谈了场失败的恋爱上了次错误的床有罪,那也是他有罪在先吧?凭什么他自身都不谨慎,还要用那一层膜去要求你呀?难道当初我们那凌同学的一条命,还抵不上一层膜来得重要?”

高二那年,杨勇康与同班一女同学早恋一场,后来这段地下恋情曝光,毫无疑问地遭受到老师和家长合力棒打鸳鸯,本来这也不算什么大事,但后来凌同学为这事想不开跳河自杀,这事想不轰动整个校园都不成了。

夏梦招不只知道这事,还知道自杀送命的那个凌同学,就是凌美娇的亲姐姐,悲剧发生后不久,凌母也因为悲伤过度积郁成疾不治身亡,从此,凌美娇只剩下一个烂赌醉酒珠爹和一个毫无温度的家,以至于她高中都没顺利毕业就离开学校开始打工挣钱了。

一度,凌美娇对杨勇康这个罪魁祸首怨恨极深,过了好几年那层怨恨的冰才慢慢融化掉。

不过,有一秘密,夏梦招今天才从赵一蓝忿忿的吐槽中得知真相——自杀的凌同学死前有了身孕。

这场踩着高压线的早恋,从始至终,都只是凌同学无辜牺牲而已,同是肇事者的杨勇康却该上学上学该考试考试,毫发无损!

难怪呢?难怪当时在学校倍受孤立的杨勇康只有孙明阳一个朋友?难怪赵一蓝一直都对杨勇康不感冒?

“夏梦招,在我看来你跟杨勇康分手是好事,早分早好,别说是他本人的态度有问题,就算他千好万好,你能确定将来受得了他那个厉害的妈么?”

“不是我小瞧你,就凭你这种性格直得一根肠子直到脚底板的傻白,连当人家下酒菜都及不了格!”

“你看看我姐,嫁到他们姚家去十几年,当了十几年的免费保姆和生育机器,直到现在三十六七了都还解脱不了,昨天又咬牙做掉一胎,老命都被刮去了大半条。”

赵一蓝言辞犀利不留情,但夏梦招越听越觉得,说出的话字字在理。

杨勇康的外婆一边生了八个女儿活下来四个,最终才在尾巴尖上得他舅舅这个宝贝疙瘩,赵嫁琴嫁给那个跑长途货车为生的男人后也是命苦,一连生了三个女儿也没生着儿子,这不,怀一个查一次,查一次流一次,这香火传承的压力,姚家四个大姑子功不可没。

夏梦招深思了又深思,又和远在外地念大学的弟弟夏梦杰做好沟通,得到了老弟的大力支持后,姐弟俩商量好决定一步一步给父母作好心理车垫,待他寒假回家姐弟俩一起找个合适的时期把分手这事向二老坦白。

周五早晨,杨勇康又发来信息一条:这周不加班,我回来后到家里找你。

——没必要了。。。

夏梦招不只回复了他,还特意连写上三个句号,郑重地表明自己分手的决心。

单位有个比夏梦招还小一岁的女同事周六结婚,按当地习俗,相熟的亲戚朋友婚期的头一天就要聚过去打打麻将凑热闹。

因为该准新娘属于既没本事又不性格傲娇不太会做人那一种,办公室的两同事闲谈中表示不大愿意去,询问夏梦招时,她也是犹豫的。

不过,当接到夏母的电话后,夏梦招的态度立刻转变,不只态度坚定的表示要去,还特别请两位游历于麻将江湖的同事姐姐务必当师傅,教她这只菜鸟建长城。

原因是因为夏母在电话里叮嘱她说:勇康来电话说晚上要过来吃饭,你下了班早点回家。

对于一个有基础的理科生来说,学会打麻将这门手艺并不难,夏梦招在师傅们一对一指导下,很快就能独挡一面撑起一方,并关掉手机兴致高涨地一战到半夜,直到年纪较大的一同事体力不支鸣鼓收兵,大家这才深夜撤离各回各家。

次日,夏梦招故意落下手机赶在父母买菜散步回家前出门,是所有同事里最早赶到婚礼现场的宾客。并且在喝酒闹气氛的时候,夏梦招作为年轻骨干,一力撑起了女子队的半边天,喝到下午的结果是靠两位同事扶着用专车运回家。

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一塌糊涂,第二天早晨九点多,才在夏母不歇气的念叨中醒过来。

夏梦招从母亲的碎碎念中获悉两个信息。

第一,周五被放了个大鸽子以后,杨勇康昨天前后来过两趟,第二次过来后,站在卧室的大床边守着醉了酒的她到夜里十点多。

第二,昨天中午一起过来的还有杨母姚满凤,订婚的事当爹妈已经作主替她定下来了,订婚日期是一个星期以后的元旦节。

订婚?!

这俩字儿就像威力悍猛的TNT,轰一声炸夏梦招外焦里嫩,猛地从被窝里弹坐而起,顶着昏胀的脑袋瞪大双眼:“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和杨勇康订婚了?”

坐在床边的夏母伸手捋她翘起的头发,笑着嗔怪:“看你这丫头说的,转眼年后勇康就29你也25了,本来就应该订婚结婚的时候了。”

“这根本就不是该不该的问题!”夏梦招心里那个急,就像一大片火烧在头顶上似的。

要知道,依小县城的风俗,订婚的男女其实就想当于结了婚,是可以堂而皇之名正言顺同吃同住的,只是还欠一张法律约束的证明和一场毫无悬念的婚礼而已。

可是,任凭夏梦招如何反对,父母都是一副‘事情已经定下了,你就不要任性不懂事’的态度,再不,就是二老轮番用‘我们老了不中用了,做父母的也就是图你们做儿女的稳定幸福’等话来进行煽情式辗压。

而且更悲催的是,不只杨家那边已经放出订婚喜讯,连夏家这边也一一打电话通知了几路至亲,连举行订婚仪式的酒店包房都已经落实好了。

夏梦招感觉像被一堆无形的绳索捆着压着,动不得,更翻不动身。

当然,事情并没有到绝望的地步。

猜你喜欢

  1. 生活小说
  2. 现代小说
  3. 豪门小说
  4. 总裁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