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若爱只是一厢情愿

更新时间:2019-02-07 13:48:02

若爱只是一厢情愿

若爱只是一厢情愿

来源:微阅云作者:春春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郁灵溪薄晋琛

《若爱只是一厢情愿》小说简介主角是郁灵溪薄晋琛的书名叫《若爱只是一厢情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春春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结婚五年,丈夫没碰过她。母亲偏心,姐姐欺负,丈夫负心,财产被霸占……他迈着黑暗优雅而来,救她于苦海。“离婚吧,我娶你。”他宠她,疼她,捧她到天上,是她最有强的后盾。直到后来的后来,事实的真相却是……...《若爱只是一厢情愿》真相免费试读郁灵...展开

《若爱只是一厢情愿》小说简介

主角是郁灵溪薄晋琛的书名叫《若爱只是一厢情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春春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结婚五年,丈夫没碰过她。 母亲偏心,姐姐欺负,丈夫负心,财产被霸占…… 他迈着黑暗优雅而来,救她于苦海。 “离婚吧,我娶你。” 他宠她,疼她,捧她到天上,是她最有强的后盾。 直到后来的后来,事实的真相却是……...

《若爱只是一厢情愿》 真相 免费试读

郁灵溪还想说话,可是电话里却传来阵阵忙音,郁灵溪却仿佛置身于万丈深渊,整整五年,她都像个傻子一样的蒙在鼓里。

原来五年以前,她就陷入了一场蓄谋已久的算计。

可是,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一晚她为什么会被下药,又为什么会爬上薄晋琛的床?而薄晋琛又为何说她这么做是为了拿到实习的机会?

郁灵溪不敢让自己再胡思乱想下去,她匆匆收拾了一下自己。

打了车到了自己和周青岩的家,但是很意外,周青岩并不在,郁灵溪找不到周青岩,干脆把自己的东西打包收拾了一些,拿了昨晚遗落的包和车钥匙离开。

回去的路上她的师父范姐打来电话,说今天晚上的大赛组委会的评委在金色酒吧会有一个聚会,要她收拾一下去碰碰运气,探探口风她到底有没有进决赛。

一提到倾城之恋的比赛,郁灵溪就想到昨晚薄晋琛跟她说的话。

这场比赛,她确确实实倾尽心血,如果因为人为的原因进不了决赛,那她该有多遗憾?

如果她不但进不了决赛还有亲眼目睹郁灵珊拿到大赛金奖,她该有多懊悔?

没有丝毫犹豫,郁灵溪便答应下来。

为了给评委们留下好印象,她特意化了淡妆,换了一条火红色的紧身长裙,红裙的胸口开的很低,郁灵溪的胸型很漂亮,圆润饱满格外惑人……裙摆很长,大腿开叉的地方若隐若现,那双白长直的美腿在轻盈中晃动……轻易就能让人口干舌燥。

但没想到。

酒吧包间里的人根本就不是大赛评委。

偌大的金碧辉煌的包间里,强烈危险的男性气息逼近,那层层叠叠涌上来的压迫感,和那锐利的视线,都让郁灵溪怔在当场。

灯光笼罩在包厢真皮沙发上的男人身上。

他慢条斯理抿着红酒,一身昂贵的黑色西装,灯光摇曳下,他的周身都仿佛被镀上一层金光,男人冰冷的目光一瞬不瞬望着她,将她逼得退无可退。

“看来你已经想好了。”

薄晋琛将手里的酒杯放下,勾唇魅惑的笑。

郁灵溪条件反射想躲,可是还没离开包厢,就被强势而来的男人一把狠狠的抵到门上。

咣当一声,身后的坚硬冰冷疼的她脸色顿时就白了。

男人怒气冲冲的吻,直逼而来,他的动作一点都不温柔,那双满是粗茧的手,恶劣的顺着她开叉的裙摆摸上去,“很厉害啊?为了这么一个小比赛穿成这样?”

“你滚开!”郁灵溪想躲,可却躲不掉。

薄晋琛半眯着眸子捏紧她的下巴,强势的逼迫她看过来:“看来我真没看错你,五年了你还是狗改不了吃屎!是个男人的床就往上爬!”

郁灵溪被羞辱的很委屈。

她眼眶通红的抵着他的靠近,咬唇狡辩:“我没有!”

“还说没有?”薄晋琛最讨厌她的嘴硬,“怎么演个女配你就满足了?你不如这次勾引勾引我,说不定我能把女一号的角色给你呢?”

“薄晋琛,我真是看错了人!白白欣赏你这么多年!”郁灵溪满眼失望,倔强抬头。

这句话,彻底激怒了薄晋琛,他蛮横的一把将郁灵溪扔到沙发上,强势的压了过去。

……

半个小时以后,包厢的门打开。

薄晋琛衣冠整齐的离开,他长腿笔直修长,一步一步似乎将大地万物都踩在脚下,他远离喧嚣的人群,从VIP专属电梯离去。

没人知道,在大众视野里消失了五年的薄晋琛曾经出现在了这间酒吧里。

甚至还恶劣的轻薄了一个姑娘。

郁灵溪一个人坐在包厢里,很委屈,她的唇上火辣辣的,身上的裙子的也被撕碎了,可幸好,薄晋琛并没有对她来真的,到最后竟然大发慈悲放开了她。

她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为何对这么对她。

明明厌恶她,却又对她纠缠不清,她不相信薄晋琛只是为了报复,像他这种男人,动一动手指就能将她这样的小蚂蚁碾死,又何必用的着亲自动手?

身上的裙子不能穿了,郁灵溪也没心情再去管什么比赛,她裹紧自己从包厢离去。

此时酒吧里正是高潮,郁灵溪一路躲躲闪闪躲进洗手间,她打开水龙头给自己洗了把脸,没想到一抬头就在镜子里看到了郁灵珊那张妆容精致的脸。

郁灵珊冷笑着靠在门框上,长而卷翘的睫毛浓密,正轻蔑望着她。

“呦,这是怎么了?又在哪儿受了委屈?是为了一个小比赛就这么豁的出去?要是周青岩看到你这幅样子,你说他还会舍不得跟你离婚吗?“

郁灵溪直起身,水珠顺着她清丽脱俗的容颜滑落,她并未在意。

颦起眉心,质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要离婚?”

要和周青岩离婚的事,是她今天早上才提的,郁灵珊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

是周青岩告诉她的?

她什么时候和周青岩关系这么好了?好到家丑都可以分享了?

郁灵珊鄙夷的瞪了她一眼,冷哼了一声就要走。

很显然她不想正面回答这句话。

她怒气冲冲仰着脖子哒哒哒离去。

郁灵溪望着她的背影,突然开口,“等等!我有话问你!”

郁灵珊顿住步子,颇为意外的扭头,抱着肩膀挑衅。

她压根就没把她这个怂包姐姐放在眼里。

“有屁快放!”

“五年前海蓝酒店,我喝醉的那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郁灵珊的表情蓦地一僵,“什么五年前,我早就忘了。”

她不耐烦的转身就走,却被眼疾手快的郁灵溪一把拖进了洗手间。

洗手间的门被郁灵溪反锁。

“你别想蒙混过去!我再问你一次,那天晚上,是不是你给我下了药?”

郁灵溪一直在分析那段时间发生的事。也一直在分析薄晋琛跟她说的话,唯一有破绽的地方就是郁灵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言情小说
  3. 宫廷小说
  4. 仙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