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青春校园 > 夜夜灼心

更新时间:2019-02-18 16:58:50

夜夜灼心

夜夜灼心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阿槐舅舅分类:青春校园主角:周灿宋羽卿

《夜夜灼心》小说简介主角叫周灿宋羽卿的小说叫《夜夜灼心》,它的作者是阿槐舅舅写的一本耽美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他是嵌入心头的刺,他却不舍拔除。1v1双洁,[马蚤]里[马蚤]气。宋羽卿诱惑周灿之前,根本没想到那一夜会是他倒霉的开始。自从那夜之后,周灿这“鬼畜冰山大直♂男”缠上他了!陷害逼迫、没完没了,周灿把他绑在身边,宣泄对他的恨意。他求死无门,终于认输,抛弃一身骄傲,卑微求放过。做好饭,伺候下班的周...展开

《夜夜灼心》小说简介

主角叫周灿宋羽卿的小说叫《夜夜灼心》,它的作者是阿槐舅舅写的一本耽美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他是嵌入心头的刺,他却不舍拔除。1v1双洁,[马蚤]里[马蚤]气。宋羽卿诱惑周灿之前,根本没想到那一夜会是他倒霉的开始。自从那夜之后,周灿这“鬼畜冰山大直♂男”缠上他了!陷害逼迫、没完没了,周灿把他绑在身边,宣泄对他的恨意。他求死无门,终于认输,抛弃一身骄傲,卑微求放过。做好饭,伺候下班的周董事长更衣用餐。气氛很好,宋羽卿捏着围裙小声乞求:“周灿,我真的不爱你了,以后再也不敢爱你了,放我走吧。”周董事长贵气逼人的脸沉了下来,一放筷子,将纤瘦的男人抱上餐桌……“宋羽卿,你先睡的我,就得对我负责!”宋羽卿哭了,早知如今夜夜受罪,他当初乱撩个什么劲儿啊喂!虐渣,很甜!疼的只有渣攻一个人,真的!...

《夜夜灼心》 第036章叫得他心化了 免费试读

宋羽卿听到那句“折磨死了”,心底恐惧万分。

随江……随江难道……

他想到在监狱时,随江几次遭遇的凶险,一次又一次,分明是有人要至随江于死地!

随江好不容易出狱,摆脱过去的阴影,变得开朗。

都怪他!又把随江卷入麻烦!

“周灿……”宋羽卿脸上毫无血色,颤声问:“你能救出他的,对吗?我知道你可以,你那么厉害,什么都能做好,帮我救出他,让我做什么都行。”

他卑微地乞求着,苦难早就教会他,别在不合时宜的时候讲尊严。

尊严从来都是凭本事挣得,他现在就是个阶下囚,没本事,更没尊严。

周灿喜欢看他依恋自己的样子,但宋羽卿为了别的男人求他,只能让他更加烦躁!

“做什么都行?”

“是,做什么都行!”

最大的侮辱他都受过了,还有什么不能忍。

周灿觉得自己得到块“免死金牌”,但一想到这块“免死金牌”的代价是救出那个奸夫,他又觉得咽了个苍蝇似的!

“宋羽卿,你是多爱他?”周灿嘲讽了一句,拽着他的胳膊把他拖回房间。

宋羽卿局促地站在床边,看着周灿脱衣服。

他今晚不会是……要跟他做那种事吧?

唯二的两次经历,都是和周灿,没一次得到**,除了疼就是疼。

宋羽卿觉得自己都要对SEX恐惧了……2

高大的男人赤着上身,转过来走向他。

宋羽卿不安地缩着肩膀后退,视线飘忽,不敢看他。

他终于被逼得跌坐在床上,头顶压下的气场让他极度紧张。

“哼……”周灿看他这幅吓坏的样子,低笑一声,弹了弹他脖子上的项圈。

“你可还没自由,我要洗澡睡觉,去准备更换的衣服。”

戏弄了他一顿,周灿去洗澡,那股压迫感消失,宋羽卿总算能喘过气。

原来周灿是要提醒他,他还是他的男仆,得伺候好主人。

宋羽卿准备好干净衣服,尽职尽责按照周灿的习惯备好睡前的一杯水,把床铺整理好。

周灿洗完澡出来,正看他撅着**,在抚平床上的褶皱。

啧!这家伙是完全没有自觉,随时随地都在勾引人!

简直想就这么把他压下去,狠狠贯穿一顿!

宋羽卿从大床上下来,扭头险些撞入周灿怀里,踉跄退了几步,才被周灿捞住扶稳。

“你从小就是这个毛病,磕磕碰碰,没完没了,哪天带你去做个脑部CT,看看你是不是小脑没发育完全。”

周灿毒舌起来不是人。

宋羽卿差点习惯性还嘴,还好及时想起自己阶下囚的身份,咬唇忍住了。

“换衣服,睡觉。”周灿命令。

宋羽卿松了口气,不让他陪睡就好。

他乖乖按照指令行事,给周灿擦干身体,伺候他躺下,这才准备回房休息。

没料到床上的男人根本没打算放他走,一把搂住他的腰,把他拖回床上,大手从衣摆滑入他衣服里。

“周灿——!!”

宋羽卿失控尖叫,死死抓住那只作乱的手,颤声求饶:“我的伤还没好,你、你能不能别这样……”

周围的气息骤然凛冽,宋羽卿躺在他怀里,浅色的双眼透着惊恐,抗拒简直不要太明显!

明明和那个奸夫亲热的时候,热情得不得了!

他恼怒了一阵儿,最终还是妥协,将宋羽卿抱到身边,拉上被子盖住。

“你少想那些脏事,我是要检查你的肋骨。”周灿不悦地说了一句,关灯,躺下,背对着宋羽卿道:“睡觉,我明天找任世钧谈谈你那奸夫的事。”

“……谢谢。”

宋羽卿攥着被角,僵硬地躺在那里挺尸。

不知过了多久,他呼吸变得绵长,周灿这才小心翼翼转过身,在昏暗的光线中,看着他的侧脸。

从小到大,这张脸无数次出现在他的梦中。

有时候是美梦。

梦到他们小的时候,手拉着手,无忧无虑地疯跑。

卿卿太受小朋友欢迎,总有很多人来跟他抢,于是他每天都要和那些抢卿卿的家伙打架,不打到对方哭着逃走,绝不停手。

卿卿每次都会拽着他,哭哭啼啼叫他不要再打人了,他后来想了个办法,叫所有小朋友集合,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抱着卿卿说:“卿卿是我的,你们谁再敢抢他,我保证打得你们再也不想来幼稚园!”

其他的小孩们气愤,问他:“你凭什么说卿卿是你的!卿卿自己说才算!”

他攥着小拳头,冲那个小**挥了挥,卿卿立刻回抱住他,一叠声和其他小朋友说:“我是,我就是阿灿的。”1

他忘了自己当时几岁,可这句话却再不能忘。

他永远记得宋羽卿亲口承认时,自己激动到战栗的感觉。

卿卿是他的,他得保护好自己的宝贝。

他一直记得要保护好卿卿,直到后来大人们的事情,影响了他们的感情。

有阵子,他常做噩梦。

梦到他为宋羽卿付出了所有,结局却是宋羽卿抢走了他的母亲。

生父再婚,有了新家庭,母亲也结婚,进了别人的家门。

就连妹妹,也跟着改了姓氏。

他一下变成了没有家的人,寄宿在学校,周末也没人接他,只能窝在宿舍看书。

唯一会惦记他的,只有宋羽卿。

宋羽卿明知道他不想理他,还是战战兢兢要和他住同个宿舍,周五晚上回一趟家,周六又匆匆赶回来。

两个人也不说话,就那么各自坐在床上看书,有时候他去上厕所,回来就发现宋羽卿不见了,同时在他床上会多一大包好吃的。

他一开始觉得自尊受伤,会把那些东西扔在地上踩碎。

后来不经意看到宋羽卿蹲在地上哭着收拾,他无论如何也踩不下去了。

宋羽卿一掉泪,他就疼得喘不上气。

趁着黑暗保护,周灿靠近昏睡的人。

他听到宋羽卿呓语:“阿灿……”

这一声唤得软软糯糯,叫人心都化了。

哼,果然,这家伙连梦里都是他。

周灿俯身,想吻他一下。

“痛……阿灿……很痛……”宋羽卿抽泣着,身体绷紧。

他梦到他,是噩梦。2

周灿被兜心扎了一刀似的,转身下床,离开卧室。

猜你喜欢

  1. 虐恋小说
  2. 宫廷小说
  3. 武侠小说
  4. 情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