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青春校园 > 奈何时光终觉浅

更新时间:2019-02-20 14:35:06

奈何时光终觉浅

奈何时光终觉浅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桀少然分类:青春校园主角:何浅北辰

《奈何时光终觉浅》小说简介主人公叫何浅北辰的小说叫做《奈何时光终觉浅》,它的作者是桀少然最新写的一本浪漫青春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二中是恒城的传说,人才辈出的中学。用校长的话来说……“我感觉自己像一个山大王,手下一帮妖魔鬼怪。”何浅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老大姐,平时最多的便是替小妹妹们解决难题。二中绝对欠她一个知心姐姐的奖状。一本正经的青春,总会被一群二货带跑偏,最终脱离原本的轨道。我希望书中二中的...展开

《奈何时光终觉浅》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何浅北辰的小说叫做《奈何时光终觉浅》,它的作者是桀少然最新写的一本浪漫青春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二中是恒城的传说,人才辈出的中学。用校长的话来说……“我感觉自己像一个山大王,手下一帮妖魔鬼怪。”何浅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老大姐,平时最多的便是替小妹妹们解决难题。二中绝对欠她一个知心姐姐的奖状。一本正经的青春,总会被一群二货带跑偏,最终脱离原本的轨道。我希望书中二中的小怪物们,能沿着自己的轨道,一路走,不回头……...

《奈何时光终觉浅》 第八章 淡定温柔如他 免费试读

何浅默认,索性坦然道:“也没什么,是我太神经了,做事完全不过脑子。”

nonono,北辰摇头,脸上的笑意逐渐消失,换上了难得的严肃模样。不得不说,一向跟你笑脸相迎的人一旦绷起一张脸,那比一直黑着脸的人还要可怕。

“是……出什么事了吗?”何浅试探道。

伸出了三根手指头,北辰淡淡地说:“从今天出榜单到现在,我清清楚楚的至少听见了不下三个人议论这件事。模模糊糊没听清的,不知道怎么数。”

所以还是在意的吧,任谁被这样议论,都会很不爽的吧。何浅眉头都快皱成一团了,北辰却突然笑了。

有人的笑,张扬肆意如阳光,如同童奈一般。有人的笑,温柔和煦如春风,就像北辰这样。

“让我猜猜,你是不是既想骂人输不起。又怕我以为你也觉得我配不上第一的名次,所以从站在这里到现在,总共和我说了不过四五句话?”

何浅微囧,却点了点头,这家伙真的,一击即中要害。

“低头看我的影子。”

嗯?何浅下意识地低头看,就看见了一团缩小版北辰的黑影。有点小,有点宽,有点挫……

“再看看我。”

我去你玩老娘呢!何浅猛地抬头,北辰就笔直地站在原地,说真的,到底体育锻炼对身体有好处。这家伙往那里一站,真的是板正又精神。身正不怕影子斜嘛!她最擅长接收这种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暗示了。

“我不怕别人说什么,但不代表我不介意。”北辰朝何浅伸出了手,他的食指和中指上有些青紫的痕迹。“今天和同学在一起玩,因为这件事走了神,差点伤到别人,以及已经伤到我自己了。”

十指连心,何浅想,那一定很疼。

“疼吗?”何浅傻缺地问了一句,北辰也没笑她,反而认真地点点头。

“疼,所以身体上的伤痛让我明白了,我有比那些流言蜚语更应该去重视的东西。”

……

何浅神情恍惚地走出班级,心不在焉地回到班级。一个不小心,腿卡在了桌子上,要不是她练过,早就学杀猪叫了。

“啊哈哈……”何浅揉着被撞的地方,脸上扭曲的表情在控诉着这桌角有多硬,童奈见她着实可怜,没忍住又讥讽了一番。当然迎接他的,永远只有何浅的白眼。

要不说何浅是鱼的记忆,好了伤疤忘了疼,放学时早就把腿受伤的事情忘到了脑后,兴冲冲地朝着新买的自行车跑过去。于是今天戏份超多的腿在她纵身一跨准备上车时,又在车座上卡了一下。

呜呼哀哉!何浅最后是推着车回家的,等到了家,老妈已经做好了饭。而且应何浅的要求,加了不少她认为有营养的菜。

“吃腿补腿!”何浅豪气地夹起一根鸡腿就啃,丝毫不在意老妈那嫌弃的目光。

“老妈,你说如果我是艺术生或者是练体的,考了年级第一,会不会被喷死。”吃完饭洗碗的过程中,何浅突然问老妈,想听听她的想法。

“你说倒数还是正数?”

何浅想她知道老***想法了,她不是很喜欢这种偏见,就像讨厌自己自以为是闲的没事干去安慰人家,结果被人家反灌了一顿心灵鸡汤。

“你当你人民币人人都爱着你?知道为什么这年头这么多明星有黑粉吗?”老妈劈头盖脸对她就是一顿说教,“那是因为有的人天生就见不得别人好,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罢了。”

何浅觉得老妈是在暗讽自己,因为当晚的饭后水果从葡萄到苹果,都酸的要死。要不是那是何浅自己买的,她真的要怀疑老妈是故意的。

(2)

高中的体育课是难得的放松时光,万一哪天被其他老师以学业重的名义占用,回首这三年没好好地运动一下,难免会有一丝丝一丝丝的遗憾。

为了好好运动,何浅还特意买了一个质量看上去不错的篮球,书店老板满脸堆笑地跟她说一分钱一分货,结果买回来还没怎么玩。篮球就坏掉了,坏的猝不及防,搞得上体育课何浅两手空空。

其实学校的体育设施还是蛮全的,不是没有篮球,只不过那属于公共财产。而小时候因为喜欢搞破坏的属性,何浅不小心毁坏过忘了是哪里的公共设施,结果被老妈和保安连着训了两顿。

从此,何浅小盆友就对公共财产敬而远之,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一只蚂蚁,两只蚂蚁,三只蚂蚁……”百无聊赖的她坐在篮球场旁,拿着根顺手从旁边薅下来的草,拨弄着地上并不存在的蚂蚁。

迟意和秦笑两个家伙集体去教学楼里上厕所,童奈和一帮男生在玩篮球。男生嘛,至少在何浅认识的范围里,没有不会篮球的人。唉!她也手痒痒嘛,可惜不大好意思和他们一起。

这边厢她正出神,那边厢就不知道从哪里飞过来一个篮球,稳稳地擦着她的头飞了过去。

“干什么呢?”背后响起了北辰的声音,何浅一回头,他正在不远处的空球场里站着。

他是盯着看了好几秒才认出那是何浅,她幽怨的背影就像是个被体罚,然后蹲在地上画圈圈的小学生。有些滑稽,有些委屈,他是实在不忍心看她那么孤独地蹲在那里了。

何浅跳起,拿着球就跑了过去,“你一个人?”太好了,正好她没事可做。

北辰的脸上仿佛写满了那怎么可能的字眼,朝某个方向挑了挑眉,“还有我的一些同学,算上你正好。”

“额……”看着正走过来的一群男生,何浅有些犹豫,“我……要不我算了吧,我在哪边,那不是给哪边拖后腿吗?”

“你怕的是给某一方拖后腿吗?”北辰试图打消她的某些顾虑,“相信我,我以你对我的信任保证,只要你愿意,他们绝对不会让你感到害怕。”

好吧,何浅觉得自己可以试着放下包袱,至于最后能不能成功她也不敢确定。

(3)

“辰哥,这不是上次那个女高音吗?”一起打篮球的男生有一个似乎对何浅还有点印象,中场休息的时候,便凑到北辰身边问。

“嗯。”北辰倚着篮球架,点了点头。

“啊……”那男生直接一**坐在了不知道是谁脱下来的校服上,“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么牛的女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啊,大队长啊!”

北辰看着颓成一团的男生,感觉挺好笑的。他挺想说,智体美或许何浅能占上,德和劳就省省吧,一遇上什么特殊情况,以上两样东西在她那里基本上连根毛都看不到。

他觉得,某些时候她也挺缺德的……

和何浅打篮球的男生,一开始队伍里多了个女生还稍稍有点不习惯。但是一玩开了,这群男生本身就有点自来熟,加上何浅是个人来疯都不惧的人,大家的友谊便在这一场篮球上建立起来了。

“我说辰哥,也不是所有的好学生都像那姓陆的一样那么狂嘛!”瞅着下课时间快到了,大家都收了玩篮球的心和手,聚到一块儿准备一起回教室。

“就是!”有人附和道,“这个叫……对了,你刚才喊她何浅是吧?咱们浅姐可比三班那群输不起的男生都要豪爽,那姓陆的,考不过你就背后使阴招。”

“怎么回事?”何浅目前对考试加北辰这个话题比较敏感,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她自己咸吃萝卜淡操心。

北辰是想制止也来不及,何浅一问,一群男生一个个七嘴八舌的就开始议论,何浅捕捉到两个关键词。陆时浩,背后使坏。

但是……谁能给她一个完整的过程啊!这样一知半解很容易让人误会的!

“嘶……谁掐我?”

说的最欢的一个男生被自己的小伙伴掐了一下,看众人的眼神齐齐落在他身后。扭头一看,站在他身后的,不正是三班那个陆时浩?

这种时候能让气氛蜜汁尴尬的,估计就是他们议论的男主角陆时浩了。何浅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不喜欢,这是她的第一感觉。

人的长相都是各有千秋,有的人,一眼看上去舒服,就会让人很想和他做朋友。有的人,长相就太过张扬,若是在配上一对满是蔑视的眼睛,那绝对是大大的扣分。

陆时浩,属于第二种。

所以,何浅第一眼就先给他打了个叉。

“你们证明自己的方式就只是在人背后说人坏话吗?”陆时浩简直是从头发丝张扬到脚趾头,连看人的眼神,都让人觉得充满了傲气。

“嘴碎是我们的不对。”何浅深吸一口气,“可证明,成绩单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本来三个班的事情,怎么搞的现在好像全校都知道了一样?”

人的嘴,一传十,十传百。一只草鸡,都能给你说成凤凰。只是流言都是偏向陆时浩的,无论站在任何角度,她都是站在北辰这边的。

“你是谁?女生没个女生样子,和个男生似的。”陆时浩背后也站着几个人,刚刚那句话不知道出自谁口。

陆时浩心有不悦,面上是一点没表露出来,此刻两拨人在操场上这样对峙,有点像是要打群架的样子。

只是北辰方默默地加了三个人,正是看形势不对凑过来的童奈,以及终于从教学楼出来的迟意和秦笑。本来两边人数堪堪均等,这样一来,平衡直接被破坏了。

正当火药味越来越浓时,远处罗一心大喊,“下课,点名集合了!”一句话,直接把所有人的气都憋回了肚子里。

“哦呦,真不巧,下课了。”迟意说话的样子欠欠的,惹的童奈和秦笑一起白了她一眼,心想大姐你是生怕这两帮人不来个群殴是吧。

猜你喜欢

  1. 热血小说
  2. 生活小说
  3. 宠文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