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道号缺德

都市生活 | 主角:曹玄 | 168点击 | 2018-05-25 11:19:05 | 来源:掌中云

《鄙人道号缺德》小说介绍

《鄙人道号缺德》是一本不可多得的都市小说,网络作家把曹玄之间的故事写的生动感人。这本小说主要讲了多谢大师,帮助我等诛杀此妖,不知我该出香火钱几何啊?随便给个1000万吧!1000万?大师,我……没这么多……啊,没有啊,好说,我观贵兄膝下女儿生得甚是俊俏,与我颇有一番道缘,不如拜入我胯……咳咳,门下做个入室弟子吧!...

《鄙人道号缺德》精彩试读第十六章 墨萤

曹玄见老板娘张茹离开,长出了一口气,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我练功的动静真的很大吗?没有啊!”

管他那么许多,以后还是小心点为好,尽量少暴露自己的手段为好,知道的人越多,麻烦越多。

曹玄想不通为什么老板娘会知道自己的底细,虽然不太准确,但也八九不离十,他怀疑老板娘可能在跟踪自己。

越想越乱的曹玄一拍额头,干脆不去想那么多,抓起桌上张茹送来的西瓜,切下一块来直接往嘴里猛塞。

“西瓜好吃吗?”

一个突兀的女声突然在曹玄的房中响起,吓得曹玄差点被西瓜给噎住。

“谁?”

曹玄闷吼一声,环顾四周,房间不大,一眼便尽收眼底,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呵呵,给我吃一块怎么样?”

那声音并没有回应曹玄,自顾自的说着,向曹玄讨要西瓜吃。

随后曹玄的房中,一缕缕黑气聚集,凝聚成一只黑猫。

“猫妖!!!”

“好你个孽畜,没想到你竟然敢自动送上门来!”

曹玄见来者竟是那个于自己交手两次的猫妖,气不打一处来,猛然的从沙发底下抽出自己的桃木剑,毫不犹豫的斩了下去。

“喵~”

那猫妖一闪,化作一缕黑气避开曹玄的劈砍。

“好好说话,动什么粗啊!”

那猫妖闪身,出现在房间的窗台上,慵懒的伸了伸懒腰,仿佛根本不把曹玄放在眼里。

“墨萤是吧,你找道爷何事?”

曹玄见自己拿这畜生根本没有办法,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语气平缓的问到。

“呵呵,长进了啊,竟然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看你有趣,聊聊而已!”

那猫妖发出一阵令人心生寒意的女子笑声,前爪一招,那茶几上的西瓜便飞了一块到它的口中。

“西瓜很甜!”

“你这妖怪,别太放肆!”曹玄愤怒的说到。

“放肆什么?那女人不错吧?何不从了她?”

猫妖两只爪子捧着西瓜,一口一口的细细舔舐着瓜瓤,随后抬头看着曹玄,也不见他嘴有任何动作,就凭空发出声音来。

“妖孽,道爷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过问!识相的话就赶紧投降!”

“呵呵,你这鬼门小道士,倒是有趣,根本打不过我却还叫嚣让我投降!”

“你……”

曹玄无言以对,他知道猫妖说的是事实,两次交手,自己几乎都算是完败,而且还是在这猫妖并未怎么出手的情况下。

“怎么?被人揭短生气了?那我以前被人抛弃的时候……唉,说了你也不懂!”

曹玄一听猫妖话语,心中一惊,感情这猫妖还有过去的故事?怪不得想找个人说话,估计除了自己跟其比较熟识之外,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的人了吧!

虽然自己跟这猫妖处于敌对关系!

“你这妖精还有过去?”

曹玄听得猫妖我见犹怜的声音,忽然的心头一软想听一听猫妖的故事,于是故作不屑的问到。

“只是过去而已!云想衣裳花想容……唉!”

那猫妖哀叹了一句,蹲在窗前,望着窗外的夜色,夜空中一轮皎洁的明月正挂当空,忽的从 口中蹦出一句李白的诗来。

曹玄看着猫妖,仿佛觉得这妖精似乎并不是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虽然的确有可怜的身世,让人同情,但到处犯下命案却不容饶恕!

“你为什么要杀他们?”

“喵!”

猫妖墨萤听到曹玄的质问,忽的回头凶狠的盯着曹玄,“那是因为他们该死!”

“该死??我看你杀的都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如何该死,你害人性命岂不该死也?”

猫妖见曹玄咄咄紧逼,身形一晃,化作一缕黑雾,凝聚到曹玄的肩膀上,一只爪子拖着曹玄的脸,两只墨绿色的眼瞳紧紧的盯着曹玄。

“小道士,有些事情你不懂,欠下的债,始终是要还的,我劝你就此收手,不要再跟我作对,否则后果自负!”

曹玄没想到猫妖的举动如此大胆,坐在沙发上立着身子,一动不动,这猫妖的爪子可不是吃素的。

猫妖见曹玄闭口不言,蜷腿跳下曹玄的肩膀,扭动着身体往窗户前走,一边走一边说道,“西瓜很好吃,关山坡最大的桂树下有些钱财,先拿去用吧!就当我谢谢你的瓜了!”

猫妖说完,一步窜上窗台,化作一缕黑雾消失在了夜空中。

曹玄有点懵逼,这叫墨萤的猫妖什么情况,来自己这里就为了威胁自己,让自己不要碍事吗?

“不可能的,身为金行门传人,岂能放弃捉鬼封妖,维护正道的职责?”

曹玄暗自嘀咕了一句。

猫妖说的关山坡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这妖精要给自己送钱?难道仅仅只是为了感谢我的瓜?

曹玄凭着自己敏锐的嗅觉,察觉到这猫妖是在像自己暗示什么,但又不敢明说,这让曹玄有些懊恼,决定抽时间要去那个所谓的关山坡看看究竟。

………………

张茹告别曹玄回到自己房中,脸上那随时带着的魅惑笑容瞬间消失不见,整张脸冷若冰霜,缓缓的走到自己的卧室中,在化妆台后摸索了一阵,一道墙啪嗒一声,向两边分看来,显出墙后的一个暗室。

暗室内有些腐臭的气息传出来,张茹眉头一皱,缓了缓神,然后走了进去。

暗室内……

只有一张床,此外别无他物,张茹缓缓走到床边,床上躺着一个精神萎靡,形容枯槁的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具骷髅。

那人脑袋上只剩下不多的几根白色毛发,整张脸上布满了老年斑,看起来十分恐怖。

“老东西,还没死吗?”

张茹脸上露出嫌恶的表情,冷冰冰的问到。

那床上的人缓缓睁开眼,“水,水!”

张茹嘴角一撇,端起床头柜上的水壶将壶嘴塞进那人的嘴里。

那人咕咚两声喝了几口,仿佛恢复了一丝神采,“媳妇儿,我的病还没人能治吗?”

“哼,你以为那么容易就能找到那种高人?”

“唉,那千眼血尸,不会出来害人吧?我悔啊!”

床上的人缓缓的说着奇怪的话。

“老东西,早就让你收手,碰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吧,活该!”

“你怎么能这样说,我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能过好日子!”

床上的人见张茹张口闭口骂自己老东西活该,情绪有些激动,仰起头粗重的喘息两声,仿佛下一刻就要断气一样。

“好了,我这里前几日来了个后生,也许能他能有办法,你再等等看吧!”

张茹见床上的人情绪激动,心下一软,赶忙安慰到。

“你这婆娘,竟然背着我勾搭小年轻,等我病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床上的人听到张茹的话,不喜反怒,根本不相信张茹做的事情是为了给自己看病。

“老东西,老娘在外面累死累活,回家还得给你端屎端尿伺候你,你竟然怀疑老娘,老娘不管了,你自己等死吧!”

张茹气愤的说完,恨恨跺脚,走出暗室,一把拍在暗处的一个开关上,那门重新合拢,根本看不出任何迹象。

这老头,名叫黄九生,早年乃是南朝城出名的土夫子,凭着自己一身通天彻地的寻龙勘穴之数,挖到不少宝贝。靠着淘来的宝贝转卖给他人,赚了不少黑心钱。

乃是公安部A级通缉令的在逃人员,但在几年前,突然就消失不见了,警察一直都没能找到他,警方一度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已经死了,但不成想这老东西竟然还活着,躲在南朝城里。

…………

几日之后,曹玄依旧一如既往的窝在自己的出租屋内疯狂修炼,他的长虹道气决已经到达聚善期大成,只要再进一步便是聚善期圆满了。

再过两天便是二月二日,曹玄望着墙上那不大的凹坑,心中回想着那约战自己的小妖怪,心中猜疑,如果只是那日的那个小妖,曹玄自然有信心战胜,但如果那小妖精只是替人传信的呢?

曹玄不敢想象,他猜不到对方是什么来头,多高修为,只能尽力提高自己的修为以应对即将到来的恶斗。

不过,那妖精竟然不是搞偷袭,而是光明正大的挑战,这让曹玄心中有些好笑,笑这妖精到有些气魄,不过也充分说明对方并不怵曹玄,甚至有些轻视自己。

“拨守灵台,万念具泯,一灵独存,呼之至上,上不冲心,吸之至下,下不冲府,一阖一辟,行之一七。”

曹玄口中默念口诀,内府中丝丝热流萦绕全身,内劲在体内不断循环,壮大!

直到,曹玄深吸一口气,感觉内息再也无法增加分毫,随即气息一沉,咬紧牙关控制着内息猛地冲刺进内府之中。

“轰隆!”

曹玄只觉得他的耳膜生疼,体内仿佛有一股犹如雷霆的巨大声响,震得曹玄差一点内府出血。

“还是差一点,再来!”

曹玄心中并不气馁,缓缓提起内劲,调整好呼吸,再次轰击内府!

“轰隆!”

曹玄仿佛听到了自己肚子炸裂的声音,痛苦的蜷缩在沙发上,半天没有缓过劲来。

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言情小说
  3. 现代小说
  4. 热血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