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承蒙错爱

更新时间:2019-03-13 09:32:55

承蒙错爱

承蒙错爱

来源:追书云作者:若晴天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廖思凡楚落月

《承蒙错爱》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廖思凡楚落月的小说叫《承蒙错爱》,它的作者是若晴天所编写的婚恋生活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是商界里人人吹捧的廖总裁;是黑道中人人敬仰的二爷;是官场上人人惧怕的四少……他,廖思凡——俊逸非凡,淡然优雅却行事狠绝她是商界里人人羡慕的楚小姐;是黑道中人人拿捏的月姐,是官场上人人讨好的许家女……她,楚落月——妖娆多娜,善变精明却干练无情。他伤。她悲。...展开

《承蒙错爱》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廖思凡楚落月的小说叫《承蒙错爱》,它的作者是若晴天所编写的婚恋生活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是商界里人人吹捧的廖总裁;是黑道中人人敬仰的二爷;是官场上人人惧怕的四少……他,廖思凡——俊逸非凡,淡然优雅却行事狠绝她是商界里人人羡慕的楚小姐;是黑道中人人拿捏的月姐,是官场上人人讨好的许家女……她,楚落月——妖娆多娜,善变精明却干练无情。他伤。她悲。兜兜转转,命运早已经为他们圈下了永远剪不断的羁绊……...

《承蒙错爱》 第008章 饭局(下) 免费试读

黑暗之中,突然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还有一声大力的开门关门的声音,众人一片惊呼,然,一句话“怎么回事”还没有说出口就已经再也没有开口的力气。

“小心。”黑暗中,楚落月握着他的手,手心里布满了一层细眯的汗珠,暗自咬牙,这该死的洛斯到底长没长脑子?没有万无一失的计划就贸然的请他们来赴宴,结果还未出手就已经损伤了一大半!而且这些人行动要比普通的杀手敏捷的太多,由此看来应该不是一般的杀手组织!

廖思凡反握住楚落月的手,听着外面的动静。感觉到脚步声越来越远,而枪声却集中在右上角,想必屋顶上应该也有不少人。虽然是装了消音器,但是怎么可能一点声音都没有。这种时候他靠的只有自己过于灵敏的听力,冷静的分析着当下的情况。

依稀记得他们两个人的位置正对着门口,然而从门口进来的敌人听声音应该只有两个,却听不见脚步声,好像想起了什么,双手向前摸索着,果然摸到了一双皮靴,这种皮靴质地及软,最大的好处就是走起路来脚步声极轻不易被人察觉,看样子这个尸体应该是被派过来的杀手。继续向上摸,在那人的口袋里翻出了一包子弹,随便抓了一把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夺过那死人手里的那把枪递给了楚落月

“拿着这把枪,有机会就跑,这里是子弹。”将子弹全部给了楚落月,“等我把桌子掀起来,你就去找出口!记住,一定要快!”听着大厅的嘈杂的叫喊声渐渐的减小了,每减小一分就证明又有一个或者多个的人已经躺在了地上。

“那你呢?”又将手里的枪递了回去。不等廖思凡推辞,楚落月已经吻上了他的唇,“廖思凡,我允许你留在这里作战,前提是你手里要有家伙!”她也一样,不允许他出一点事!

“你……”这个时候多说一句就多一份危险,廖思凡接过手里的枪不敢在推让,楚落月的意思他明白,她要让他和她共同进退!

“我数三下,我把桌子抬起来,你就藏在桌子后面。”桌下廖思凡小声的嘱咐着楚落月。那帮人是有备而来,各个都装了夜视,他们在这里马上就会被发现。确定门口的方向没有敌人,深吸一口气,在心里数着数字。1…………3!迅速的将桌子掀了起来,挡住了楚落月娇小的身形。随后就听见密集的枪声朝这边射了过来。拉着桌子一直向后退,不知道退到了那里好像摸到了一个像把手一样的东西。应该是门口!

“月,你还好吗?”

“我没事思凡,你有没有受伤……”声音满是急切,虽然知道可能会遭受袭击,但是没想到却是如此狼狈。飞鹰党的人都是吃大便长大的吗?这屋子里手里拿枪的人至少不下0个!

“月,冷静点,我没事。等一下我把桌子推开,我们两个迅速的从门口逃走!”桌子斜倚在门上,又圆又大的桌子刚好抵在门与墙上,成了一个三角,一时间那些杀手也不好下手,只能拼命的开着枪,击打着那厚重的木板。

“走!”感觉到有人接近这里,廖思凡暴呵一声,快速的推开身前的桌子,拉着楚落月的手以最快的速度拉开把手跑了出去,大门关上的一刹那,子弹潜入门板的闷声也应声响起。

“快跑!”透过外面一点点的亮光,廖思凡带着楚落月快速的飞奔,长廊上七横八竖的全部都是尸体,廖思凡从地上拉起一具尸体背在了背上,用皮带固定好,横抱起楚落月迅速像前面奔去。

“快点联系南宫傲,我最多只能撑五分钟!”身后传来了整齐的脚步声和枪声。子弹打入廖思凡背后的尸体上一股腥臭味弥漫开来。

楚落月迅速拿起手机联系南宫傲,“小三,我们现在被追杀,限你五分钟内赶过来!”将手机扔到地下,拿起廖思凡手里的突击步枪在前面开路。

“该死,怎么这么多人!”只见前面又涌来了一批人,各个身手敏捷训练有素,子弹密如雨点的朝他们射过来,廖思凡迅速的蹲下身抄起旁边的具尸体。“抱住他!”此时他的身上又多增加了一个死人的重量,料是再厉害的身手背着这么多人也会被拖累。

看着两边人的迅速向自己靠拢,廖思凡一个转弯,脚下飞速的不远处的安全扶梯跑去,后面的杀手依然紧追不舍,背上的尸体已经被打烂,正在想着从哪里逃出去的时候却被另一只手瞬间带到了旁边的一个房间!

“别冲动!”一只大手瞬间罩上了楚落月的枪口,声音有些急切。闻声楚落月将自己身上的将尸体推下,方才看清了眼前的男人“龙少?”

“嘘,他们就在外面。”龙亦承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转身走向后面。

楚落月从廖思凡的怀中跳了下来,仔细的打量着廖思凡身体,“有没有受伤?”

“你也看见了,我很好。”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楚落月一路悬着的心方才落下来,大致的扫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里是客房。一张水床一个壁柜一目了然。

“他们很快就会找过来。嘶……”伤口早已经和上衣黏在了一起,撕裂上衣扯动伤口鲜血再次流了出来,龙亦承拿起旁边的毛巾笨拙的擦拭着。

“你受伤了?”楚落月见状连忙走上前去,夺过手中的毛巾小心翼翼的擦着龙亦承手臂上的伤口。“可能有点痛。”拔下自己头上的簪子,一头长发披散了下来,拂过他的手臂有些痒痒的。

“思凡,过来帮忙。”廖思凡闻言没有多说,双手大力的箍紧了龙亦承的手臂,楚落月从廖思凡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打火机,将簪子在火上简单的烤了烤,找准位置快速的将簪子扎了进去,一瞬间纵是铮铮铁骨的硬汉在此刻也是汗如雨下。

紧闭牙关,一烧灼的痛几乎要把他疼的昏死过去,不知道过了就多久,疼痛才慢慢的减轻。

“好了。”一枚小小的子弹用簪子挑了出来,撕下了自己的裙摆为他把手臂上的枪伤包扎了起来,“此地不宜久留。思凡,你手里还有多少子弹。”

“10发。”

“嗯,枪里还有10发,0发子弹一发不许浪费。”楚落月将手里的枪重新交给了廖思凡,“它在你身上比较有用!”

“我这里还有一把。”龙亦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手枪,“只有七发子弹,给你留着防身。”说完将枪递给了楚落月,楚落月也推辞,接下了枪。

“嗙!嗙!”一阵枪响。

“是隔壁!”想不到他们的速度竟然这么快!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各自找了一个位置。

“砰!”客房的门被踢开,外面涌进来了一批人,手里拿着枪四处的巡视着。“老大,这里没有!”一个杀手从浴室中出来,除了客厅的两具千疮百孔的尸体再无其他,很显然没有找到人。这里简直就是一目了然,除了浴室在也找不到别的地方可以藏人了。

“再找找!”有些不甘心,领头的男子拿着枪在室内继续巡视,他刚刚明明就听见了这里有声音。

“是!”0几个人一下涌到里面显得颇为有些拥挤。

“老大,你看!”一个男人将屋子里发现的东西递给了那个领头的男人。

“果然,给我仔细搜!”将手里那块沾满血祭的碎步扔到了地上,他们一定就在这房间里!

“滴答!”一点湿热落到了那领头男子的脸上,“嗯?”摸了摸脸,血?猛然抬头!“他们……”一颗子弹正中眉心,男人毫无声息的倒了下去。

“在上面!”瞬间二十几把枪一齐指向屋顶,只见廖思凡和龙亦承各自站了屋顶的一角,双脚踩在墙上大理石打造的装饰烛台上。

“把他们打下来!”话落,前面开枪的那几个人瞬间倒下,只见床下的抽屉瞬间拉开了一个缝隙,一阵枪响,最前面的六个人瞬间倒下,每颗子弹都稳稳的嵌在那六个人头颅上,趁着众人怔仲之际,楚落月双手扣着床沿,一个用力将抽屉再次合拢。此时屋顶上也响起了枪声!

不待敌人反应,已经死了一半。剩下的方才想起举枪射击。廖思凡对着龙亦承使了一个眼神,龙亦承点了点头,只见他纵身跳下,而在龙亦承跳下去的一瞬间,廖思凡的枪也刚好对准了侧方的水床。

“嘭……”一声闷响,水床瞬间裂开,水在大力的挤压下喷涌而出,溅落了众人的一身。

“砰!砰!砰!”迅速几声枪响,眼前的人已经全部倒下。

“小心!”

“砰!”抽屉再次拉开,楚落月的枪在廖思凡的身后响起,最后一发子弹正中想要偷袭的杀手的心脏。七发,一发没有浪费。

“好枪法。”饶是他也不得不佩服她的枪法,快,狠,准。

“给我杀,一个活口不许留!”接到了楚落月的电话南宫傲迅速向这里赶来,推开大门,一股子血腥味瞬间扑鼻而来。走廊上,大厅上横七竖八到处都是尸体心下瞬间揪紧,希望月姐和二哥没事。

“仔细点搜着,碰见活人全部打死!”说完这句话自己则不顾众人的阻拦冲了进去。

“头,那边有一个!”只见三五个人正在庆祝完成任务的喜悦,突然有个人指了指后面。

“给我……”那个杀字还没有说出口,人已经倒下了。

“啊……”“砰!砰!砰!”的几声枪响,前面那几个杀手应声倒地,料是再专业的杀手也终究逃不过死亡的束缚。

“行风?”早在南宫傲要出手的时候,沈行风就已经将那些人解决了。

“你还真是冲动!”沈行风擦了擦已经发烫的枪管,将枪随手扔进了口袋中。

“我这不是着急吗。”南宫傲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有二哥在,你还担心什么!”

“也是。”有二哥在他还担心什么,二哥会把月姐保护的很好的……可是,可是他就是会忍不住担心。

“蹲下!”说时迟那时快,沈行风迅速从兜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枪对着南宫傲的位置就是一枪。南宫傲突然听见他这一声暴呵下意识的就蹲了下来,在蹲下的那一霎那,两颗子弹碰撞“啪”的一声发生了不小的爆炸。

“没事吧?”看着自己的手下也已经赶到了,沈行风连忙拉起了南宫傲检查这他的身体。

“我还顶得住。”除了手上有些擦伤其他的也没什么大碍,沈行风总算是放下了心。

“走吧,去找月姐。”

看看墙上的石英钟,五分钟不多不少。想来南宫傲他们已经来接应他们了。

果不其然,刚出来就听见了南宫傲焦急的声音,“月姐,二哥!”找遍了整栋大厦,才找到了这里。看见楚落月和廖思凡还好好的站在那里,一路上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你们有没有受伤?行风你快点过来看看!”南宫傲围着两个人转了好几圈,对着廖思凡又是解扣子,又是挽袖子,真的没看见一点伤口方才放心。

“外面的人已经解决了。”看着沈行风在一旁为楚落月检查着身体,廖思凡的眼神如冰,“三儿,这件事情交给你。”

“是!二哥,这位是……”原来这里还站着一个活人。

“龙亦承。”

“龙少。”听着南宫傲的这声龙少,龙亦承也仅仅点了点头,随后关切的看着楚落月“她有没有什么事?”

“多谢龙少关心,我没事。倒是你的伤,行风去帮龙少包扎一下。”刚在死亡线上绕了一圈,对于龙亦承她倒是没有了原来的那么多戒备。

“不用了,我的手下也过来了。”用手指了指前面,一群黑衣人迅速的朝这边奔了过来。“老大。”

“你们来的太晚了。”他早之前就已经联系了他们,结果还是来迟了。也怪不得他们,毕竟路途太远。“洛斯呢?”

“洛斯受了重伤,被飞鹰党的人带走了。”一个戴墨镜的男子如实的汇报。

“哼,好了,我们也走吧。”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的手下先下去,而自己却来到了楚落月的身旁,将她头上的簪子拔了下来,“这个,归我了。”说完头在众人的簇拥下头也不会的走了出去。

“就……这么拿走了?”这男人到底是谁?此时南宫傲的脑袋里充满疑问。

“我们也走吧。”廖思凡抱起身边的楚落月,楚落月的一双高跟鞋早已经在刚才逃命的时候嫌碍事,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现在正赤着脚站在地上。

“思凡……”任由他抱起她,懒懒的靠在他的怀里,“还在生气吗?”

不理她?“别生我气了。”

依然不理她。“思凡……有你在真好,嘿嘿。”

“回去再收拾你。”努力保持的深沉在她面前全部都破功,看着在自己怀里酣睡的小女人,嘴角溢出一抹宠溺的笑容,他就是没有办法生她的气,对于她,他恨不得将自己所有的感情都放在她的身上,可是她能受的住他那强势的爱意吗?

再抬头,温柔的神情已经不复存在,脸上已经换上了一片冰冷之色。眼下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洛斯,你此刻最好祈祷你能重伤致死,不然……

猜你喜欢

  1. 仙侠小说
  2. 虐恋小说
  3. 乡村小说
  4. 贵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